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三十章 昭仪(3)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宠妃》最新章节...

于是梳洗一番前往合欢殿。华阳宫合欢殿是先帝时李贵妃住过的,奢华自不必说,也能让人想象出来韦昭仪当年的隆宠。好些人都说,若不是韦昭仪病了,怕是贵妃也没法子宠冠六宫。

马上要到除夕了,宫里头挂满了大红的灯笼和绢花帷幔,华阳宫里也布置地喜庆。林媛进合欢殿时皇帝恰好也在,华阳宫里随居的几位嫔妃陪坐,大殿内娇声笑语不断。

华阳宫里除了主位昭仪娘娘,偏殿中还住着四位嫔妃,齐容华、张婉仪、方才人、王采女,都不是很得宠。此时看这大殿内,这几人都来齐了。

韦昭仪还卧在床上,拓跋弘坐在床头与她说话。见林媛进来,拓跋弘面上的喜色更浓,招手道:“媛儿,过来这边坐!华阳宫里好不好?朕特意选了绯烟楼给你居住,是一座精致的小阁楼,想来你喜欢。昭仪又是性子沉静好相处的人,你在这里住着不会受委屈的。”

林媛行了礼上前,抬头看一眼坐在床上的女子,又跪下行了一个大礼,口中道:“嫔妾绯烟楼林氏觐见主位昭仪娘娘。”之后才肯落座。出乎她意料,面前的韦昭仪虽然美丽,但并不如贵妃那样妖娆艳丽,而是五官完美、透着清雅。这份姿容在整个后宫都是极出色的,但不会有人将她和“狐媚惑主”联系起来。

许是大病初愈,韦宓庄的身材很瘦弱。她看着有二十三四岁,听宫人们说是乾武元年进宫的,在娇花遍地的后宫里年纪不小了。但她保养地极好,昏睡过去的五年丝毫没有给她留下病痛憔悴的痕迹,反而因为常年不见日光,她的皮肤十分白皙细腻,面容光滑无暇,被拓跋弘握着的手腕比门外的积雪还要白,乍一看上去几乎透明。

她看着林媛,面上带着笑意,一双杏核般的妙目在对方身上上下打量,扭头对拓跋弘轻轻地笑:“皇上,林妹妹果然很漂亮呢,也很懂事。”

拓跋弘抚掌而笑,面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朕说得不错吧!媛儿一贯很讨人喜欢,她住在你宫里,时常过来陪你说说话,你也不会觉得闷了。”

林媛听皇帝这样说,心里方才了然,笑着道:“原来皇上在昭仪娘娘面前说起过我?”

“让你搬到华阳宫里居住,还是昭仪的主意呢。”拓跋弘慵懒地道。

林媛心里暗暗思索,面上只不动声色地朝着韦昭仪笑道:“想不到嫔妾还没有住进来,就得到昭仪娘娘的赏识,嫔妾真是受宠若惊,日后一定好生侍奉昭仪娘娘。”

“好。”韦昭仪不是昌和贵妃,她有些沉静,只说了一个字。说完看着林媛微笑,面容亲和。

倒是下首坐着的齐容华笑盈盈道:“昭仪娘娘病了这些年,华阳宫里的姐妹们都快发霉了。如今娘娘醒过来,又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婕妤娘娘,咱们的华阳宫一下子就喜气盈盈了。”说着又转向林媛:“我闺名叫成玉,婕妤娘娘以往还不知道吧?我倒是知道娘娘闺名是媛儿。娘娘以后也是华阳宫的姐妹了,昭仪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婕妤娘娘肯定会喜欢华阳宫的……”

眼前的齐容华一张鹅蛋脸,姿容虽然是上乘,只可惜有些胖,下巴都是圆的。林媛瞧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十分地能说,不由好笑,便安静地微笑着让她说个够。韦昭仪病久了,看她这样嬉笑热闹亦喜欢,并不打断她。

齐容华是自来熟,拉着林媛的手一番寒暄,说完抓一块枣泥糕塞进嘴巴里,又掰一块塞林媛手里道:“来,婕妤娘娘尝尝,我小厨房里新做的。几年前昭仪娘娘一直很喜欢的。”

林媛看着那糕点上头洒满了红糖和酥酪,默默地放下了,转了话题道:“啊呀这华阳宫的景致真好,合欢殿外头种的玉兰花儿是什么品种,我都叫不出名……”

“哟,那是阴山玉兰!花瓣很清甜的,可以熬汤喝!”

林媛:“……”

林媛在合欢殿里并未停留太久。众人言笑晏晏地闲坐了一会子,皇上便要赶回去处理政务。皇帝走后,韦昭仪也神色疲倦,林媛便和嫔妃们纷纷告退了。

回了绯烟楼,初雪端上了雪水煮的茶给林媛,林媛一壁喝着一壁问她道:“韦昭仪当年的确十分受宠么?是如贵妃一样得宠?”

“是。”初雪毫不犹豫地点头,又思忖着道:“其实也不是。奴婢在宫里服侍了十多年,当年昭仪娘娘的盛宠也是亲眼所见。昭仪娘娘不但貌美,又善解人意,很得皇上的喜欢。但若说和贵妃比……她们二人是不一样的。贵妃要强,性格刁蛮,霸着皇上不许别人分宠。但昭仪性子和顺,在明面上从来不会和人争执,更不会顶撞皇后娘娘。正因着这样,她从未‘霸宠’过,皇上临幸地久了就会劝皇上去别处的。”

“她是什么病?只是因承受不住皇次子之死才晕厥的么?”

“昭仪病重是有些复杂的。”初雪细细地解释:“昭仪当时是难产,听说流了很多血,遭了很大的罪。她拼着一口气将皇次子生下来,可皇次子一落地就死了。昭仪承受不住,身下血崩,是一位姓崔的御医用‘熊宝’入药强吊着她的命,这才活了下来。那个‘熊宝’是熊胆里头的结石,而且必须是产自蒙古的成年雄性人熊,寻常黑熊、棕熊和母熊都不会长结石的。‘熊宝’药性很霸道,昭仪用的量大……”

“兼之昭仪那时候急火攻心,神智上十分脆弱,在熊宝的效力下就更容易一睡不醒了。”

“昭仪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却是半死不活地。崔御医为了这事自请辞官了。”

林媛托着下巴听完,微微点头:“真是挺可怜的。不过她现在看起来倒不错,面色红润,精神也好。”

“所以说她命好呢。五年前血崩都没有死,五年后还得皇上爱重,念念不忘。连肌肤体态都没有被疾病拖垮,依旧是一位清丽脱俗的美人。”初雪声色里有着隐隐的担忧,韦昭仪一朝醒来,这宫中局势不知要变成什么样?自家主子的恩宠,怕是要被分去不少。且此人是敌是友还说不清,安知她日后不会给林媛使绊子?

依着皇帝对她的宠爱,若是对立,那实在是一个劲敌啊。

初雪兀自焦急,林媛只浅浅地笑。她不急,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论韦氏是何方神圣,想和她林媛交手还是要好生掂量掂量的。

“宫里人都说她性子好。”林媛说得散漫:“和贵妃相比起来,她的确担得起这样的夸奖,只是不知是明面上做样子还是真性情?我进宫的日子晚,对她不熟,你还知道些别的什么吗?”

“昭仪性子好是真的。”初雪实话实说:“她是那种随和的性子,从来不挑别人的刺,很好相处。奴婢曾经有一个同乡在华阳宫当差,她说这位昭仪娘娘就算在自己宫里关起门来,对下人也和颜悦色地,不似有些人出门做人回宫做鬼。”说着又皱起眉头来:“不过有关昭仪的事,奴婢知之甚少,奴婢的那个同乡很久之前就得急病死了。昭仪娘娘是个安静的人,不喜欢四处走动,话也不多。哪里像贵妃,有个什么事情满宫都知道了。”

“这个无妨。”林媛淡淡一笑:“她好像对我很有兴趣,竟然亲口向皇上建议让我搬进这里来。以后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该知道的,总会知道。”

说着又笑:“今日那个齐容华才有趣。从前我和她不深交,她也不得宠,只是每日在长信宫里见一见面罢了。我现在才知道她那一张嘴巴……”

初雪听着也笑了,道:“别看齐容华嘴巴长得小,却既能吃又能说。娘娘放心,她没什么心眼,和她处着不会累的。她是和昌和贵妃一块儿进宫的,一直在华阳宫的偏殿里住着,那会子昭仪还风风光光地。后来昭仪病了,她还住华阳宫,也还是老样子。她容貌上乘,爱说爱笑很讨喜,刚进宫时皇上很喜欢的。只可惜……可惜她长胖了,皇上就不喜欢了。”

林媛“哦”了一声,把拿到嘴边上的一块栗子糖放下来了:“原来是这样啊……她那个样子,刚刚我从合欢殿出来的时候看见她往外走,她腰上的肉把衣服都给鼓起来了,别说皇上,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的!”

“这也不能怪她。齐容华的父亲是国子监祭酒齐大人,是个大儒,为官很清廉。听说她家里穷得连玉饰都戴不起!鱼翅鲍鱼更是从来没有吃过!”初雪露出一副怜悯的样子:“后来她进了宫,顿顿都有鸡鸭鱼肉吃。她又好这一口,从此就收不住嘴。”

“那很好,看她一时半会瘦不下来,也不会和我分宠了。”林媛把齐容华划到了“空气”一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