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十二章 药方(3)



里头的产婆按着宫中规矩,将婴儿用明黄锦缎包起,小心翼翼地挑了帘出来至皇帝面前跪着,高声道:“是一位小皇子!”其实并不用她明说,拓跋弘看见孩子身上锦缎的颜色心里就沉了一截子——若是帝姬的话,是会用大红色而不是明黄色的。

他心里一阵气闷,可也不好在众人面前表露,只好扯了个笑面,大手一挥道:“赏!赏祥妃,赏麟趾宫上下。”又问那产婆:“祥妃现在怎么样?朕要进去看她。”

他还有很多话要问祥妃。

产婆方欲答话,却突闻内室里一声惊呼,一个御医慌张地跑出来,迭声道:“娘娘肚子里还有一个!刘宫人,你快些进去接生,这可耽搁不得呀!”

皇后惊道:“竟是双生子!”随即,嫔妃中的王淑容“哎哟”了一声,双手合十拜了一拜道:“这是大吉呀!”

谨嫔亦欢喜道:“大秦一贯将双生子奉为吉兆,先祖爷就是双生子,可怜文宣皇帝为了先祖爷死在了战场上。自先祖之后就只有玄宗皇帝曾有过双生的皇子,后来景帝登基正是因着玄宗看重双生子,执意要传位给景帝的……这么又过去了百年,宫里再没有双生了,如今祥妃娘娘终于有了这个福分。”说着喜滋滋向皇帝拜道:“真是大喜事!臣妾恭喜皇上,恭喜祥妃娘娘!”

对于大秦皇室,双生子的确非同寻常。双生在民间就是多子多福的吉兆,但在皇室里头,这还不单单是吉兆而已。因着开国皇帝隆宣帝就是与他的双胞胎弟弟一块儿打江山的,且后来被追封的文宣皇帝还死在了战场上,隆宣帝十分伤心遗憾。因此从开国以来,后宫里头就尤为看重双生子,甚至有了“一旦出现双生皇子就应当立为太子,方能顺应天命、福泽绵长”的老规矩。

一时间,外殿中尽是恭喜的声音。刘产婆早就爬起来跑回里头接生去了,御医们的神色也并不轻松。虽然双生是天大的喜事,但正是因为这个才导致祥妃早产、难产。

原本祥妃的身子是没什么问题的,后来心情抑郁、食欲不振,怀像有些不安稳,但御医诊脉后都断定能顺利生产,也没担心些什么。只是妇科的王御医曾经提醒过同僚,说看着祥妃这肚子,恐怕是胎儿过大,生产的时候会有点麻烦。

然而双生是不曾想到的。王御医诊脉的时候倒曾瞧出几分端倪,觉着那脉息有点像,但此等大事在还没有结果的时候是不好贸然说出来的。到时候若万一不是双生,岂不是令皇帝大喜之后再失望?宫里人做事都很有章法,王御医也懂得,遂就单单给祥妃透了口风,对皇帝太后都瞒着。

岂料祥妃当时也是要瞒着的意思,还郑重地叮嘱他道:“我只是寻常宫嫔,本不敢肖想双生的富贵。大人诊脉觉得像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若说出去最后万一不是,我岂不是要出丑了!等着最后真的生了,皇上自然会知道的。”

所以这事儿就给瞒到了现在。

现在结果出来了,的确是双生,这喜讯也由皇后吩咐宫人报给了长乐宫太后。但此时还完全没到欢庆的时候,第二个孩子还在肚子里没出来,若最后关头再出什么意外,那可就不是喜讯是丧报了。

都说福祸相依,双生是喜事,但怀上双生的孕妇早产的几率比常人高很多,生产的时候也会分外艰难。母亲的羊水和力气都是有限的,生了一个之后什么都快耗干了,再生第二个哪里容易?而且时间耽搁久了,第二个孩子就尤其容易窒息。世宗皇帝的四皇子和四帝姬一对龙凤胎,就是因着难产随母亲一块儿死的。

拓跋弘心里五味杂陈地,面上也沉沉地。他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大秦看重双生子,他也对此很是期盼。不单是为着讨吉利,也因着他多年子嗣单薄,若后宫中有人能生下双胎,这滔天的福泽泼下来,前朝的臣子们统统都会闭嘴,那些觊觎皇位的宗亲们也再不能拿皇嗣说事。可……这双生子却是祥妃产下的……

真真是意想不到。

本是喜事,此时却是天大的麻烦事了!祥妃生一个皇子都够他受的,这一下子有了两个……这都是上官家手里的筹码啊!

更可恨的是……原本他打算好了,要找个理由将这个皇子过继给诚王的。但双生子的话,这法子可怎么行得通!双生的吉兆,怎能拱手让人做继子呢!于情于理都说不通,朝臣们一定会对此大惊失色,觉得皇帝做事实在不妥当,进而联名奏报……不,不,就算不过继,他们也会在两个孩子平安诞下后联名奏报的!是奏请立太子!

拓跋弘的脑子都有点乱了。他开始搜肠挖肚地思考应对之策,心里对祥妃也更加恼恨。他最厌恶的就是给他找麻烦的女人!

再看这一屋子的人都说着恭喜的贺词,他更是烦躁,挥手道:“既然是双生,这第二个还不知要多久才出来。你们先回吧,这都过了晌午,时辰不早了。”

嫔妃们心思各异,有的早就等得疲累不堪,想要回宫好生歇息;有的却对祥妃产子很是不甘心,想要等在这里瞧一瞧最后的结果——第二个孩子和他娘一块儿死了才最好呢!只是圣命已下,皇帝那样子瞧着又不大对头,众人不敢停留,纷纷地都告退离去了。

林媛夹在人堆里一块儿走了。她跨出门槛的时候,悄无声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挂着厚重帘幕的内室。

心思回转之际,手腕上已经被人握住了,扭头一看就是谨嫔。她面上带着笑,亲近地道:“祥妃娘娘大喜,麟趾宫这边我也放心了。你今儿还要迁宫不是?也是喜事,我陪着你一块儿回去吧!”

林媛并不推拒她,只是不着痕迹地抽开了手,亦笑道:“也好,谨姐姐来帮我参谋参谋,景仁宫里头该怎么布置才好。”

两人遂面色欣然地结伴同行。

旁的人看她们俩并不觉得奇怪,祥妃生了双生子,不论大家心里是什么滋味,面上总要高高兴兴地,为皇室贺喜。因此旁的嫔妃们也都是一副欣喜的模样,互相说话闲聊,言语间艳羡地提及祥妃,还有人顺势朝上天拜礼希望自己日后也能生下双胎。

偌大的麟趾宫里,众人转眼间都走了个干净,只剩帝后二人。

萧皇后和皇帝并肩坐着。这种时候,也只有她有资格停留,不仅因为她是后宫之主要看顾嫔妃生产,也因为大事之上皇帝总要询问她、和她商议。

此时的萧皇后也是很累了。她揉一揉胸口,缓解那自病后就时常席卷而来的疼痛,一壁在脑子里思考——祥妃的事还真有些难办。

她原本只想借那张方子来令祥妃失宠,但祥妃产下双胎却是出乎她意料的。如此自然更好,皇帝就更不喜祥妃了。

那药方也不是她派人去麟趾宫里偷的,是五个月前的一日清晨,挽秋在长信宫偏殿拾掇的时候瞧见了一封密信,里头装着药方,还写着是祥妃吃过的。

机会从天而降。萧皇后至今都不知道送信的人是谁,但她乐意与之合作。

不过她也一直在查。后宫里头有这么一号人物,能摸透皇帝的心思,还能把这么致命的东西从麟趾宫里拿出来,手段实在高明,也实在令人忌惮。萧皇后决定一旦找到这个人,要么收为己用,要么就必须除掉。

“皇上准备怎么办呢。”萧皇后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来。她知道,依着拓跋弘的性子,这两个孩子是不能留的。但用什么办法来把孩子送出宫?

一个办不好,要么会闹成皇室丑闻,要么拓跋弘无可奈何地留了孩子,上官家那边就该借机会生事了。

拓跋弘的眉头紧锁,冷哼了一声道:“能怎么办!明日请左丞相进宫一趟,由你去请,不要声张出去。你先回去准备着。”

萧皇后连忙应了声,回宫去找人传信给自家父亲了。

皇后前脚出了麟趾宫,祥妃那边后脚就有了消息。

当产婆第二次将婴孩抱出来的时候,拓跋弘一张脸都青了。他恨恨地站起来,高声道:“两个都是皇子?!”

上官璃还真能干!拓跋弘觉得老天都在戏弄他,登基八年,年年求子不得,这一下子就从天上掉下来俩!这双生子托生在谁肚子里不好,偏偏是祥妃!就算是沈氏也好,沈家倒了之后,沈氏的孩子也就能顶用了。可祥妃……她父亲上官越手里还有五十万兵马,动一个上官家哪里会像动沈家那么容易。

还有,大秦皇族里头双生的几率很小,尤其是皇宫里,几代皇帝都出不了一对双生,这所谓的福运怎么就砸到他头上来了!

他脚下如风一般,闪身撩了帘子进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