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二十一章 药方(2)



张医官此时还跪在正中,忙上前拿了方子细细看过,而后有些惊讶地回答道:“这……这,哎呀!真是弄错了。这是一张助孕的方子,难产的时候用可是驴唇不对马嘴。唉唉,也不知柳医女是在哪里拿到的方子……不过倒也是好方子,瞧着是一位医科圣手开出来的,里头各类药材的搭配,还有用量的细微差别,都不是寻常方子可比拟的。最可贵的是,这方子里有一位糖灵脂,十分贵重,是前朝后宫里为着生出男性皇嗣的用药,服了这方子的妇人怀上男丁的几率多少会大一些。”说着额上微有冷汗伸出,对皇帝叩首道:“定是底下的药僮不当心,拿错了方子,还请皇上恕罪。只是这药也绝不是害人的,若是祥妃娘娘服下去了对生产并无帮助,但也绝无害处。”

拓跋弘起初只是烦躁不满,听到最后面色已然是变了两变,脸颊都有些恼怒的青白了。他两步上前,一脚踢在了那还未被拖下去、此时正跪在角门处的柳医女身上,怒道:“说!这方子是从哪儿拿得!”

在座诸人都有些惊恐,不明白皇帝为何动了大气。不过是奴才们做事不谨慎,若是不满就把他们处死了就好,哪里值得生气呢?大家噤若寒蝉地坐着,只以为皇帝是因着祥妃生产不顺,迁怒罢了。

柳医女更加可怜,事事都撞在枪口上,此时身子抖得如筛糠,哭着道:“是……是在麟趾宫偏殿的药房里拿的……梁院判大人叫我去拿补气养血的方子,我一时着急,就找错了……皇上,皇上饶了奴婢的性命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拓跋弘却并再看柳医女,只扭头对着蓝蕊,似笑非笑道:“蓝氏,你来说!这张助孕的方子,为何会出现在麟趾宫呢?”他一只手平伸着,轻飘飘地捏着纸笺的一角,悬在蓝蕊的头顶上。

其实,在那纸笺出现的一瞬间,蓝蕊浑身的血液就凝结起来了,之后柳医女被斥责、王德海拿着方子去而复返、皇后又察觉不对,所有人的话听在她耳中都有如催命的钟磬,脸上却是一片麻木,更是不敢开口插半句嘴。直到张医官滔滔不绝解释了一番,蓝蕊才发觉自己仿若从人间彻底坠落到了地狱,伏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她哆嗦着双手不敢去接药方,然而那淡淡的黄色纸张和上头熟悉的玫瑰印花却让她不用看就明白上头写了些什么。

该来的总要来,是祸躲不过。

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皇帝的话。几个月前那张方子丢了的时候,祥妃就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心知早晚要东窗事发。虽然只是一张薄薄的纸,但一旦被皇帝知道自己求孕,求的还是男孩,这些年的辛苦经营就会一朝尽毁。

如今拿出这张方子的人是皇后的奴才,倒也在意料之中。

时光仿佛停滞。拓跋弘面上的怒意越来越盛,蓝蕊跪着讷讷不敢言,旁的嫔妃们都迷惑不解,却也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蓝氏对祥妃身边的东西好似并不用心,连药方的来源都不知晓,可见是玩忽职守。”拓跋弘冷笑着,转首道:“也罢,今日这蓝医女变哑巴了,朕也就不问了。然不论如何,这方子是在麟趾宫里拿出来的。蓝蕊医术卓越,想必就是你亲自拟写的吧。”

蓝蕊的惊恐与紧张更令拓跋弘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就是上官璃,是那个女人,她用了助孕的方子!

“张医官,朕问你。这张方子的效力如何呢?”

“怀孕一事需天时地利,非人力可操控,寻常的助孕方子就算服用了也无太大作用。”张医官慢慢地道:“但这张方子拟得好,里头的药材又贵重务必,那效果应该是要强上几分的。”

张大人说完这些,看着皇帝那越发铁青的面色心里还十分地疑惑,这方子既然是好方子,祥妃用了还为皇帝怀上了龙胎,这是好事啊!

这皇上又生得哪门子气呢?

拓跋弘面上的神色却更冷了:“呵,祥妃私底下倒是用了不少心思。”他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枉费他还心软地让祥妃留下这一胎,却不曾想那女人是在背地里使了力气想要有孕,自己还以为她是意外怀上了!助孕方子里还添了糖灵脂……有了女儿傍身不知足,妄图生出个皇子才好啊!

为着怕他容不下,还巴巴儿地求太后,利用她老人家的心慈!上官璃入宫六七年,又是重臣之女,怎能不晓得他心里的忌讳,却偏偏要忤逆他!还总在面子上做出一副不争权柄的样子!

他本以为上官璃和萧氏、沈氏两个不一样的!这么些年了,即使心里不悦,他也从没有如楚氏一般每每侍寝都给她赐避子汤,就因为上官璃曾经说过,想要给喜欢的人生一个孩子!他大为感动,以为上官璃是真心待他,而不是如沈氏一般爱他的身份地位!

可是,上官璃终于欺骗了他。呵,她并不是想要孩子呀,她想要的只是太子的位置吧!

拓跋弘越想越气,扬手道:“将麟趾宫里服侍的医女和药僮们都捆了,送去慎刑司严加审问!朕要听她们亲口招认这方子是祥妃用过的。”

虽然方子是在麟趾宫翻出来的,但抖出方子的人却是皇后身边的柳医女。拓跋弘明白后宫阴私,为着防止此事是栽赃嫁祸的,也必须要让这些医女们去慎刑司走一遭,求个准数。

听到这样的旨意,四周的人都吓了一跳。冯庄姬很惊愕地上前道:“皇上,祥妃娘娘还在生产,受不得惊呀……”话音未落脸上就挨了拓跋弘一掌,她倒在地上惊恐地捂着脸哭泣,再不敢发一言。

不说室内祥妃如何,外头的宫人们却是按着皇帝的旨意将祥妃身旁的六位医女统统押了出去。这六位医女中的四位跟随祥妃多年,是祥妃心腹,其余两位又是她有孕后她亲自从内医院挑选的。她们的医术比不过蓝蕊,但除了服侍之外也为祥妃做过很多其余的事,算是极得力的人了。皇帝命令慎刑司对她们用刑,无疑是打了祥妃的脸。

祥妃一向得宠,即便是出了巫蛊的事端也被皇帝维护,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更何况此时此刻她还在内室生产,她将要产下的是大秦的皇嗣,是拓跋弘的孩子。

嫔妃们都坐着不敢言,看着那六个人被五花大绑地拖走,却碍于祥妃在生产,没有一个人敢哭喊喧哗。拓跋弘想了一想,还是吩咐姚福升道:“你挑御前妥当的医女进去服侍祥妃,就与祥妃说朕因她生产不顺而动怒,撤换了麟趾宫所有医女。总之不要惊扰了祥妃,一切事宜都等她生产后再说。”又与蓝蕊道:“你进去服侍,务必保全祥妃性命!朕知道你对她十分忠心,但审问的事现在告诉了她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应该清楚这一点。”

蓝蕊忙不迭磕了头奔回内室,她的脚已经软了,走起路来踉踉跄跄。

上官家是她们蓝家的恩人,祥妃也是她一辈子的主子,即使在祥妃生产后她便会去为皇帝效力。她数年下来宫内苦苦周旋,为祥妃做了很多事,但想不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

她终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主子。

外殿里的拓跋弘犹自发怒。

皇后小心翼翼地道:“祥妃再怎么样,等她生产后皇上处置便是,可千万不要置气伤了身子。”萧皇后很清楚拓跋弘的心思,沈氏才死了多久,祥妃这边又闹出来事端,一个一个地野心那么大,拓跋弘怎能不震怒。

那方子的事虽然是萧皇后抖出来的,此时她看皇帝这副样子,心里暗喜之余也不免担忧。皇帝平日里对祥妃宠爱有加,今日一朝被触犯了底线,就遭来他的滔天怒火。自己身为皇后却是做得比祥妃更过分,揽权数十年、视皇长子为眼中钉时时找机会下手,夺走叶氏的孩子为日后做准备……样样都被皇帝看在眼里。若没能等到自己手中的筹码足够多而拓跋弘就准备动手了——真到了秋后算账那一天,还不知会是什么下场呢。

外殿里正乱着,很突然地,一声婴儿的啼哭响了起来。

众人都愣了一愣,皇后连忙道:“皇上,孩子生了!”又温言劝解着道:“皇上,不管怎么说祥妃平安就好。”

嫔妃们都起身恭喜皇帝,恭喜祥妃,好几人还竭力做出欢欣的模样,满面笑盈盈地。这些嫔妃们都是寻常妇人,出身尚可,却完全无法和萧皇后等人相较。她们只懂得在后宫中争宠,哪里能摸得透皇帝的心思,又哪里看得懂朝堂局势。此时的她们是万万想不到皇帝并不欢迎这个孩子的出世。

拓跋弘瞥过她们,神色中全是厌恶。

“是皇子还是帝姬?把孩子抱出来,朕看一看。”拓跋弘声色压抑地追问,神色已经重归于如水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