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章 巫蛊(4)



林媛怒火乍起,扭头看过去,便见说话的人是冯庄姬,祥妃驭下麟趾宫的人。她心头恼恨,自己在宫中披荆斩棘终于得到今日的地位,却一着不慎被皇后算计,如今连一个失宠的冯庄姬都胆敢欺辱她了。

旁的宫妃们多是冷眼旁观或面露嘲讽,她们早就看不惯林媛一步登天成为与祥妃相提并论的宠妃,却不料上天如此公平,那一箭没能射死她,她自个儿却莫名其妙卷入了巫蛊之案中。往后,这慧婕妤就算不会进冷宫,也再别想得宠得势了。

林媛强压怒火,左手紧紧攥在木扶手上,冷眼瞧着这群人面兽心的可恶女人。皇后看她面色不好,心里自是得意,笑着吩咐慧慈道:“师太这一次准备周全,想来那妖怪是必死无疑了。还请师太尽管行法事,不必忌讳宫中规矩了。”

慧慈点一点头,伸手在青玉案上的白瓷瓶中抽了一只杨枝,对身后几位女尼微一摆手,便听鼓乐声大作,吟唱佛经的声音如波涛汹涌而至。

佛乐声色恢弘,众人听着都心中凛然,想不到这法事做起来也是无比震撼人心,那吟唱的人至少有上千,才会产生重重叠叠的回音。林媛知道这是慧慈领了明觉寺的所有僧侣入宫诵经了,和尚们不得出入后宫内廷,便只能在外宫墙处打坐等待,一听到宫内传来的鼓声便知法事开始,齐声吟诵起来。

而此时,慧慈却突地将杨枝蘸了瓶中水,朝宫中挥洒。众女尼们不知何时手中都拿了一沓厚厚的黄色纸张,在慧慈洒水的同时,她们高高扬起手,无数符纸挥洒在空中,纷纷扬扬如飘零的雪片。

黄色符纸飘散空中的瞬间,林媛的面色猛然惊怒,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而她身旁的宫女更是抑制不住地尖叫起来。那是年纪尚小的初桃,她惊得面容都扭曲了,扑通一声就跪下来高呼道:“不可以,不可以啊!镇鬼符怎么可以洒在镜月阁里,我们小主不是鬼,不要再洒了啊……”

佛乐升腾之中,初桃的哭喊声尤为凄厉。皇后眉头微蹙,立即有内监上前架住初桃,堵了嘴巴拖下去。镜月阁旁的宫人们都焦急恐惧,林媛则摆一摆手,压下众人道:“都不必慌乱,只看着慧慈大师做法事即可。咱们是人是鬼、是妖是魔自有天注定,心中坦荡何惧鬼神,旁人再如何污蔑也是徒劳。”

林媛说着,起身行至正中青玉案的案前,目色凛冽地与慧慈对视,口中则微笑道:“师太真是神通广大,这法术我们都看得眼花缭乱,想来那真凶在师太威慑之下定能伏法了啊。”

林媛孤身挺立,漫天黄纸都落于她的肩头,许多纸张上还带着未燃尽的火焰,火星子将她的外裳都烧破,她却动也不动。旁侧众妃早被这浩大而诡异的法术吓住,再看林媛竟毫不忌讳鬼神,皆是满面惊愕。

“贵主所言不错。”慧慈声色平缓,亦紧紧盯着林媛的面孔。突然间,她伸手从前襟出摸出一道紫色符纸,手一抬,将其往前贴去。慧慈明明身材臃肿,所有动作却皆在一瞬间完成,快地令人眼花。等林媛反应过来,自己的胸前已经挂着一块黑黢黢如鬼魅般的符纸。

胆小的宫妃们立即惊呼出声,冯庄姬更是不顾仪颜地高喊了一声“林氏就是妖魔!快,快离她远点……”

众人并不通晓佛理,却也知道,符纸一类的道具都是镇压鬼怪所用,而紫色,更是对付僵尸常用的。符咒本是道家常用,但在佛家,万字符多做摆设,做法具则是轻易不会动用的。

站在众人面前的林媛,伸手轻轻扯了一下那符纸的边角,并未撕下来。

那上头画着密密麻麻的梵语万字,笔画弯曲如爬蛇。林媛看着有点想笑,真不知这么个东西是怎么唬住眼前一大群贵妇的。

她朝慧慈笑道:“师太,恕本妃驽钝,这东西是做什么的呢,为何要贴在身上?”

慧慈看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反倒无言以对。她本以为宫中女子娇弱又笃信鬼神,只要稍稍弄些噱头就会吓得半死,无奈眼前这人肤浅无知,对佛学更是一窍不通,面对镇山万字咒竟也不知道怕。

身后有女尼解释道:“这位贵主身上染了邪气,故而用符咒镇压。”此时旁的女尼们正双手捧上一个红绸布包,小心翼翼地放在青玉案正中的香炉顶上。而那口硕大的铜鼎之下也被加一大捧干柴点燃,鼎里头烧着黑红色的水,不知是什么东西。

“贵主请安心。”慧慈一壁将杨枝在黑水里头搅拌,一壁对着林媛絮絮地说:“贵主如今邪物侵体,是奸人为祸所害,而贵主宫殿中发现的邪物也并不是贵主所为,以此论说,您亦是无辜受害,本是没有罪过的。”

慧慈说到此处,伸手把青玉案上的红绸布扯开了,里头正是那天从镜月阁里拿出去的木偶。她眼皮子略略抬一抬,道:“只是贵主您命数不济,与圣上八字不合,本不该进宫的。这宫中您的阳气最弱,所以这些妖魔鬼怪才选中了您。”

林媛听着越发哭笑不得。

这古代神棍编起诓来倒是头头是道啊!

皇后也算费心思了,从慧慈嘴里吐出来的话听着恭敬,却是一句比一句狠辣。今儿这法事一做完,别说皇帝,满宫里的人都会相信她林媛是个鬼怪附体的女妖精!

虽然事实上,她的确不是正常人类……林媛想到此处不由打了个喷嚏。

镜月阁里喧闹不止,那些女尼们也有些本事,扬手洒去的符纸竟腾空纷飞,一脱手便飘得比房檐还要高,显然她们是习过武的人。慧慈不再和林媛说话,口中一直念念有词,手中的杨枝在院内的每一位大小主子头顶扫过,吓得众人一个个都面色青白,大气不敢喘。

少顷,慧慈突地大喝一声,声色沉重如钟。她将杨枝插回了瓶内,沉声与皇后道:“那真凶,并不在这诸位贵主之中。”

皇后惊道:“这宫中所有的嫔妃、皇子、皇女都在此地了,怎么会找不出来?”说罢又紧皱了眉头:“难道真是那一位……”

“真凶一定还在皇宫中,但皇后娘娘,您是否遗漏了什么人。”慧慈笃定道。

听着慧慈与皇后的言语,在座的嫔妃们才真正惊恐起来,原来皇后召集大家来此地并不单单是为着做法事,真正的目的却是查出凶手!好在方才慧慈也说过,真凶并不在她们当中。

“今日没来的人,除了叶氏就只有祥妃娘娘了!”人群中一位嫔妃高呼出声,林媛望过去时只见人海茫茫,也不知是谁。她的高喊几乎是提醒了众人,因着对妖魔的恐惧,这些嫔妃们也顾不得畏惧祥妃,纷纷接口道:

“连赵王殿下都来了,宫里头所有的主子都凑齐了,却独独缺了祥妃娘娘!”

“是呀!叶良媛虽然也不曾到,但此事是冲着她去的,她是没有可能的。”

“算下来就只有祥妃娘娘……皇后娘娘,您快下旨吧,这妖魔在宫中一日咱们就一日不得安宁呀……”

皇后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见这一个个地都呼喊着要惩治祥妃,唇角隐隐透出快意的冷笑。她站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慧慈道:“祥妃还有孕在身,怀像又不好,本不该惊扰她的……只是叶氏的孩子同样是我大秦的皇嗣,祥妃若是心肠歹毒之人,她所生的子嗣又哪里能传承大秦江山。也罢,来人,去麟趾宫请祥妃!”

林媛未料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她坐下来定定地瞧着皇后与慧慈几个,心里头只有冷笑——还当你们有多大能耐,要与鬼神相较?原也不过是寻常的设计陷害吧了。这宫里的人都笃信命理鬼神之谈,林媛却是断不相信祥妃那样的人会用诅咒的方法来除掉对手。祥妃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会不明白怪力乱神,这巫蛊诅咒只是人的心魔罢了,怎可能真的有效果?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去麟趾宫办差的宫人们已然回来了,足足二十多名孔武有力的内监将祥妃团团围在正中。祥妃一袭月白色的百蝶穿花云缎裙,外头罩一件银白底色翠纹织锦的羽缎斗篷,发髻虽简单地绾成高鬟如意髻,上只插两根凤尾金簪,但一眼瞧上去却是穿戴整齐,分明是还不曾入睡的。

长信宫的宫人众多,祥妃身旁则没带几个人,唯有大宫女沐霜与医女蓝蕊两人随行服侍着而已。她见了皇后,又一一看过众妃,看着眼前兴师动众的架势面上却没有半分畏惧,昂首直视皇后道:“皇后娘娘真是好兴致,大半夜地在这儿跳大神,还把臣妾请来了一块儿热闹?”

她一贯说话无礼,皇后平日里不与她理论,今日却是凌厉地挑起秀眉,沉声道:“祥妃,你真的不知今日召你前来,所为何事么?”说罢对着慧慈扬一扬脸:“去验一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