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章 巫蛊(1)



皇后面上气闷的神色一扫而过,林氏这伤也养了大半个月,虽还未痊愈,但弯腰点头行个浅礼还是绰绰有余的。%D7%CF%D3%C4%B8%F3不过今日也不是挑剔这些的时候,她径直在主位上坐了,侧目扫视了一眼镜月阁众人,缓缓开口道:“贵仪多日以来都在静养,自是不会怪罪的。本宫今日来此也是有要紧事,叶良媛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怕是你也知晓了吧。不知桂公公来了镜月阁没有?”

林媛如今还未行册封礼,旁人虽然一口一个婕妤地叫,但事实上她还只是贵仪。旁侧的初雪躬身答皇后道:“桂公公刚刚才搜过的,并未查出什么……”

“桂公公只搜了内殿,怕是旁的地方有所疏忽吧。”皇后声色冷淡地打断了初雪。还不等林媛开口,她朝身后宫人一抬手,大宫女挽秋立即就带着一众人往后殿偏堂走去。

镜月阁上上下下顿时慌起来,不知皇后为何要第二次搜宫。林媛手中的茶盏握得死死地,平稳声色中透出难以察觉的压抑:“如此真是劳烦皇后娘娘了。娘娘千金之躯驾临嫔妾的镜月阁还是头一回,且祥妃娘娘身子这样重,竟也一同来了。嫔妾心里都过意不去呢……”

“本宫也是听了旁人的禀报,说是镜月阁里怕是有什么东西,遂来瞧一眼。”皇后半阖了眼,唇角绽出一抹意味莫名的浅笑。

方才一直不曾开口的祥妃此时却轻缓地呵了一口气,淡漠道:“这宫里,真是越发不太平了。”

当着皇后的面指责后宫不太平,这种话也只有祥妃敢说。祥妃的跋扈,并没有因数月的病弱而有丝毫收敛。

林媛闻言不禁看向她。祥妃的气色不似林媛想象得那般差,然而说话举止之间总透着懒散,昔日的明艳妩媚似乎都不存在了。她面上的脂粉并不浓,衣着服饰甚至不如皇后艳丽,只是发髻上一支镂空飞凤金步摇上衔着的硕大东珠怕是满宫里都找不出第二颗,华贵地令人侧目。

或许是因着孕吐的缘故,林媛瞧着她明显比三个月前要消瘦,然那小腹却大得有些惊人,高耸的样子不像八个月,倒像快临盆了。脸庞的瘦削与大的出奇的肚子,此时祥妃看起来有一种令人心惊的感觉。林媛右手微微颤抖,茶盏轻轻磕在了小几上,而后抬眼定定地盯着祥妃:“宫里人多事物杂,自然不安稳。祥妃娘娘明白这一点,合该安心地在宫中静养为好。”

祥妃冷笑一声,似乎连说话都怠懒了,倒是没有动怒。

林媛的眼睛仍黏在祥妃身上移不开。

她总觉得,上官璃有些不对劲……

殿内一时静谧无声,只有翻捡杂物的声音不断从后堂传过来。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一众搜查的宫人出来了,挽秋手上拿着一个红绸布的小包裹,面色诡异地朝皇后行了一礼,声色虽低却足够殿内主子们听得清楚:“东西都在这里了,请皇后娘娘过目。”

那个包裹外尽是泥泞,红色绸缎也肮脏不堪。旁侧小宫女上前给打开了,跪着呈给皇后看。皇后只瞥了一眼,面上青筋就突地暴起,扬手将手边的茶盅扫在了地上,喝道:“什么脏东西!”

皇后从不曾这样大动肝火,满屋子的人都唬了一跳,纷纷探头去看那包裹,登时又有一个小宫女惊恐地尖叫出声,旁的人凡是看见的,也都吓得面无人色,连抽冷气。林媛紧紧地攥着拳头,她也看到了——她看到了,那个红绸布包裹里头露出来的是一块白色的边角,上头插着几根粗大的银针,在冬日的映射下闪着渗人的寒光。

“不可能!”林媛抬眼毫不畏惧地看向皇后:“镜月阁中不可能有这等东西,皇后娘娘是在哪里搜出来的!”

“林氏,且先不说这东西是不是与你有关。”皇后面色铁青,显然极为愤怒:“慧慈大师果然所言非虚,奎木狼,奎木狼踞西北……宫里西北角的宫殿中,只有你姓中带木。慧慈大师说得玄乎,本宫起初还不信,可眼前这东西,实在令本宫惊骇!”

宫女挽秋亦道:“昨晚上叶良媛腹痛不止,又下了红,请御医却瞧不出毛病来。好在昨日在宫中祈福的慧慈大师还没有出宫,皇后娘娘请了大师去给叶小主祝祷,结果慧慈大师一瞧叶小主,就看出了邪物缠身的迹象,又占卜算卦,推测出了皇宫内西北角有人下巫蛊诅咒,意欲逆天改星象、谋害后宫子嗣。”

巫蛊之祸起于汉武帝,那个生性残暴的帝王因为莫须有的诅咒,处死了太子,逼得皇后卫子夫悬梁自尽,又腰斩了嫡长公主,受牵连的人数达到了数万不止。这个时代的人对这东西有着疯狂的迷信,就算雄才如拓跋弘,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几个御医都查不出来叶氏的病情,一旁慧慈又说得头头是道,拓跋弘自然是信了几分。然皇室遭了诅咒这种事是万万不能宣扬的,拓跋弘命封了口,而后以叶氏中毒为理由大搜六宫。

挽秋说着,面上隐隐透出一抹恶毒的兴奋。她唇角含着冷笑看向林媛,面上却恭敬:“事态严重,此物既然是在镜月阁搜出,婕妤小主必定对此有所知晓吧,还请您如实向皇后娘娘禀告。”

林媛已经不想理会皇后与挽秋等人的话,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被扔在地上的包裹,而后缓缓走上前,蹲身打开了最外层包着的绸布,手指竟想要触碰那木偶。初雪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慌乱地拦着道:“小主,万万不可啊!巫蛊是碰不得的啊!”

“什么巫蛊!”林媛甩开了初雪的手:“本妃就不信,这镜月阁里还能出了鬼!呵,诅咒是么?”她拿起了那东西上下翻看:“叶氏绣心,是诅咒叶良媛的?五月二十八的确是叶氏的生辰,这生辰八字上头都插了四十九根钢针,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呵,呵!原来昨晚上叶良媛并不是中毒了,而是中了诅咒?这可真稀奇啊!”

由白缎子制成的偶人被林媛拿在手里查看,旁边的人都吓得魂飞魄散,宫女内监们都躲得离林媛三丈远,生怕碰了邪气。林媛却是丝毫不忌讳,只冷笑着朝众人道:“巫蛊为历代皇族的大忌。按着大秦律历,做出这个木偶的人,当满门抄斩诛九族!依着皇后娘娘的意思,这东西是在我宫里搜出来的,那么就是我做的,是我用妖法来谋害祥妃娘娘与叶良媛喽?”

皇后的神色倒有些平静下来,叹一口气道:“林氏,你先不要慌张。东西是在你后殿梅林的土里头挖出来的,看你这样子,或许真不是你埋下去的。巫蛊是最可怖的诅咒,那个真正的恶人必定忌惮邪物侵体,不敢放在自己附近,反而就找上了你。这东西在你宫里搜出来,反而能说明它不是你亲手所做。但不论怎么说,它是在镜月阁里发现的。这是邪气的东西,很是不祥。”

林媛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萧月宜并不是个肤浅的女人。林媛旧伤还未痊愈,萧月宜明白在这种时候想要除掉林媛很难,若是她一口咬定那地上的偶人是林媛亲手所做,拓跋弘听了只会觉得另有隐情,是皇后冤枉甚至在陷害林媛。可若说是林媛对此事也不知情,但东西是在镜月阁挖出来的,那不论此事与林媛是否有关,镜月阁都是一个不祥之地,林媛也是个不祥之人了。

尤其此事是大觉寺的慧慈师太提出,皇后按着慧慈的说法来寻,竟果真给寻到了,足可见慧慈大师法力高深。如此一来,只要慧慈开口说林媛不祥,那即便是拓跋弘也无法为她翻身。

“皇后娘娘真会说笑!”林媛冷笑连连:“依着皇后娘娘和慧慈师太的意思,这镜月阁是成了一处鬼门了?那么久居在此的嫔妾岂非同样天命不佑、福恶祸身!”她转身扫视着殿内大大小小的宫人,猛然将手中木偶抛出数米远,唬得一众人尖叫着跳脚躲开:“嫔妾倒是费解,若我身是不祥之人,又安能在皇上遇刺的时候得到上天的启示,从而看到那射箭的刺客呢?如今看来,我竟是不晓得自己究竟是个有福的,还是个为祸的!”

“林氏,你,你……”林媛说话咄咄逼人,丝毫不因皇后的地位而有所恭敬。饶是皇后一贯端庄,这一席话听下来也早被气得面色涨紫,伸手指着她说不出话来。她不曾想到后宫里还有林媛这种女人,被查出了重罪,非但不悔过或惶急地为自己开脱,反而大言不惭地指责起身为后宫之主的皇后。

皇后指着林媛的手指半晌之后才放了下来。她狠戾地将手中的第二盏茶摔在了林媛脚边上,而后怒喝道:“将慧婕妤禁足!地上这东西,用红色缎子包起来带走,再去请慧慈大师来做法事除妖!“

皇后实在忍无可忍了,她再不想看林媛一眼,也不想在镜月阁停留一瞬,迈步拂袖而去。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