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九十六章 和亲(下)



“林氏,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身后是元烈愤怒的吼叫。林媛却连头都不回,只专注地看着拓跋弘,哀求道:“皇上救救嫔妾,嫔妾很怕,嫔妾真的没有勇气离开。前方就是黑水河了,若今日嫔妾无法回头,就只能投水自尽。”

北塞的夜里狂风呼啸,此时松枝的火焰都弱了下去,纷飞的大雪竟是没有停的迹象。林媛双膝实打实地跪在雪地里,冻得浑身打颤,心里更是煎熬。这一次就算能捡回命、能回秦国去,这以后的人生估计也很难翻身了。拓跋弘可是拥有天下的帝王,怎么能容忍她被别的男人觊觎,尽管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她可能会被废位、被贬斥、被幽闭一生,或者被祥妃等昔日的敌人给趁机除掉。人生一片灰暗……

“你起来。”胡思乱想之际,一声平静的男声似乎将林媛冻僵的身体给暖回来了。林媛惊喜地抬头:“皇上,嫔妾……”还未说完,旁边已有下人过来将她扶起来。姚福升低着头,说话的声音却大:“小主还生着病,怎么能出城来骑马玩,皇上可是担心得很呢!皇上吩咐了请小主立即回行宫安歇……”

元烈在旁边听着几乎气得吐血,他冲上前一手扯住林媛的袖摆衣角,力气大的让林媛一个趔趄栽倒在地。林媛失声尖叫起来:“放手!你这暴戾的王!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死在这里!”她一只袖摆被元烈拉扯,另一只手拔下头上的蓝宝石攒梅金簪指着自己的脖子:“我是大秦的皇妃,你以为我会屈从你!”

已经逼到了这一步,生死只在一线!林媛明白今夜只要被他触及了自己的手,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拓跋弘的脸面,那回宫后等着她的也只有死!

她生生地撕裂了自己的袖摆,在她破口大骂之下,元烈的愤怒如一头雄狮。他扑身上前想要再次拉扯住她另一只手,还好身边的亲兵拦住了低声说了句什么,他最终生生地收住脚步,攥拳怒视着拓跋弘一众。林媛哪里还敢面对他,忙爬起来跟着宫人上了来时的小轿子里躲着,手上的金簪慌忙掉落在地,脖子上却已有淡淡的血迹涌出。

周围乌泱泱都是秦国宫里服侍的人,倒也安心。

元烈的神色狠戾,一直到林媛躲进了轿子里他那目光似乎还能穿透帘子一般。他又看向拓跋弘,竟然冷笑一声道:“本王感兴趣的东西只有她。至于你们的帝姬,本王不稀罕。”说着命令左右:“那红色轿子里的女人本王懒得看,抬回去送到西偏帐子里为贱妾。”

元烈再放肆也不敢把和亲的帝姬退回去,不过收下之后要怎样安置,拓跋弘就无权置喙了。元烈已经得不到林媛,心头又气得不轻,直接向拓跋弘一拱手,转身就走。后头温庄帝姬的轿子孤零零地停在两国人马的交界处。

林媛不知道这个可怜的皇女将会有怎样的命运,同时她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依着拓跋弘的吩咐,林媛被先行送回宫。西北戈壁的夜晚漫长而阴沉,出城时风雪凄凄前路晦暗,回城时依旧满目漆黑,看不到一丝光亮。

***

大秦温庄帝姬和亲之事昭告天下,蒙古王亦在三天之后离开了逐鹿围场回国。至于林媛,因着最后和亲的人不是她,这事自然而然地掩盖了下去,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宫里头的人只知道林媛莫名其妙地得了重病,又不说是什么病,倒是没把事情和蒙古王牵连起来。其实这种莫名暴病的事在宫里太常见了,哪个嫔妃触怒了龙鳞,皇室不便对外宣示,就让这个妃子一病不起。甚至很多时候的赐死都是以病故为掩饰的。

而林媛这一病就遥遥无期了。直到数十天后年关将至,皇帝领着一大票王公贵族回京城的时候,她还病得起不来。

她乘着一辆由四个嬷嬷、十二位宫女随行的小轿,跟在队伍的最后方。文嫔等人看得清楚,说是皇帝遣了御前的人来服侍她,这架势简直就是监禁吧。看起来,这位隆宠的慧贵仪真把皇帝得罪得不轻。

轿子里服侍的人倒还是初雪初桃几个旧人。初桃绞了一个热帕子给林媛擦脸,战战兢兢地小声问道:“小主,咱们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林媛一路上一直闭着眼不说话,初桃都怀疑她是被打击得傻掉了。她抓起自家主子的手腕摇晃了两下子,一壁流泪一壁道:“小主,您可千万要想想办法,再这么下去,皇上真废弃了小主,咱们可怎么办啊。”说着就觉得命苦倒霉,不由哭得更凶:“小主又没有做错什么……”

“够了,别再招得小主烦心。”初雪的脾气也有点糟了。她叹着气伺候林媛梳洗,手里的头发光滑得像缎子,只是不知这般天姿国色又有谁来看。

初雪现在亦是心急如焚,却想不出半点法子来。半晌安慰林媛道:“小主看开一些,至少咱们回来了,比那位可怜的温庄帝姬好上许多。”

在所有的秦国女子心里,和亲外邦的帝姬是最凄惨的。但事实上,温庄的命运根本无需担忧——大秦康靖帝之第三皇女康颐温庄大长帝姬,十六岁下嫁蒙古大汗,十九岁封金帐阏氏,二十五岁拥立幼子忽顿邪为王,成为蒙古历史上最年轻的摄政王太后。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很多年后林媛都会想,如果当时她没有选择回秦国,是否会有更广阔的天地。

因着冰雪封山,御驾回来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去的时候。黄昏时分方行到了幽州地界,御林军的刘统领看天色不早,安顿了圣驾在就近的驿站歇息。

幽州是秦国北方的重镇,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此处的驿站也因此修成了一个华贵的大宅院,专为征战的大将军甚至是亲征的皇帝准备。

林媛的位分还在,四个嬷嬷将她带到了后堂里的主屋安顿,没冻着她也没饿着她。一众主仆安静地就寝,午夜时分突然被敲门声吵起来,开了门却见是两位御前的内侍。初雪和初桃都吓得脸色发白,这个时候皇帝派人过来,莫不是要赐死吧!

一屋子人都不敢说话,林媛平平静静地披了一件外裳出来。两个内侍面无表情地,沉着声道:“皇上传召贵仪小主。”

林媛也不怕,跟着走了。拓跋弘屋子里的烛火还亮着,光影之下一个男子负手立在窗边,也不知他为何大半夜地不睡觉。

“你来得倒利索。”门扇打开的瞬间,拓跋弘冷声开口。

林媛垂手道:“即便皇上是来取嫔妾的性命,嫔妾也会来的。”

拓跋弘似乎笑了一笑,回身一手捏起了林媛的下颌,神色凌厉逼视与她:“林媛,朕本以为你是个好女人,没想到惯会招蜂引蝶!”

“嫔妾罪该万死。”

“你的确该死。蒙古王对你真是情深意重!还有救命之恩?呵!”

“皇上,嫔妾没有,一切只是蒙古王一厢情愿……”林媛一招泪眼朦胧早就运用地炉火纯青,但她也知道这种时候怕是早不管用了。

“就算如此,那也是你失德!”拓跋弘容不得她辩解。在这个时代,只要一个女人染上不洁的名声,不管她是否做过什么,世人都会认为她有错,连佛教上都有类似的解释。这只是一种观念而已,此时的拓跋弘显然也这么认为。

“是,千错万错都是嫔妾的错……”林媛垂下了头,下颚处已经被对方捏得生疼。

拓跋弘冷笑一声甩开了手,继而大步踏出门槛拂袖离去,再不理林媛。

夜凉如水,这位帝王身上的寒气更是冷得如千年的寒潭。林媛知道如果今天就让他这么走了,等待自己的一定是冷宫无疑。她提着裙子就追了出去,顾不上嫔妃的礼仪奔在拓跋弘身后,哀哀地道:“皇上既然恼了嫔妾,就亲口赐死吧!索性嫔妾活着也是丢了皇上的脸面,不如一死……”

面前男人的步子那样大,身影魁梧却决绝,林媛不得不小跑着才能堪堪跟上,心内更是绝望。她咬了咬牙,上前一手拉住了皇帝的衣袖,也不怕冒犯了帝王,心内恨恨暗道:如果就此被皇帝弃置了,这一辈子还不知是何等凄惨。拓跋弘你这个臭男人,我对你忠心耿耿,对蒙古王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你还想要我怎样!

拓跋弘不料这女人会这么大胆,他可是皇帝,竟被她强行扯住……他回头便要拂开这女人的手,转身的瞬间,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破空而来,带着凛冽的危机。而后他感觉到滚烫的液体喷上了自己的脸颊,眼前的女子已然瘫倒在他身上。

“媛儿!有刺客,快来人啊……”

寂寂夜空中只剩下男人惊愕的高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