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九十二章 扇玉



林媛领着扇玉,两个人踏着青石板肩并肩地走,头上星光璀璨。

“我真是白操心了。还以为把你丢在林子里了,想不到还是皇上把你给接回来……”林媛说不担心是假的,当初两人落难的时候好歹签订了个口头的合作协议,结果自己一个大人跑出来了,扇玉一个小孩子生死不明。稍微有良心的人都会觉得愧疚。

“当时是你自己跑掉的吧?”林媛有些气:“害得我还以为我把你弄丢了!你不想跟我一块儿向蒙古军求救,反倒是朝着穆武王的骑兵队伍里跑!嗐,枉费我自身难保还拼命地拉着你,你丢了我还到处找。简直就是被人耍了的感觉……”

扇玉低着头不说话,半晌嘻嘻地笑了一声。

林媛翻了个白眼。

心里却惊愕万分。听皇上身边的大太监说,这孩子是在叛军军营里找到的。秦军去找赵王的时候,把她一块儿接回来了。

林媛相信赵王不可能在叛军手里。最后穆武王被处死,叛军余党无力回天,他们一定会杀了赵王泄愤。但扇玉在叛军那里,这倒是有几分可信。

西北桦木林山火冲天,扇玉既然不是被蒙古人救的那就只能是被叛军救起来的。只是这孩子也是皇上的血脉,叛军怎么会放过她?还是她隐藏得好?最让人费解的是,她流落在外八年拓跋弘都不闻不问,这会儿怎么突然接回来了,还口口声声称帝姬,这是真打算拿她当女儿啊!

林媛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用审视的目光在扇玉身上扫来扫去。

“不管怎么样,我们俩现在都平安了呀!”扇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我慌了,一下子就看不见你,这才跑丢了的,你就不要怪我了。唉,我就是运气好,叛军里头也有好人,他们看我可怜就顺带着救了我。在他们那个兵营里头,最后兵败的时候都乱作一团,我年纪小,根本就没人来防备我。后来父皇的人过去了,杀光了逆贼,发现了我就把我接回来了……整个过程就是这样。”

“少给我编!”林媛忍不住呵斥她:“你一个小姑娘倒是不老实得很。你费尽心力来到逐鹿围场,定是有自己的目的。被皇后追杀进密林,也定是因着你有事在外头奔波,不幸被她抓到了。还有,那天的火那么大,你又是怎么找了叛军里的人救命?哼,你现在已经是帝姬了,真是有能耐,还哄着皇上认了你这个女儿。你硬说这中间没出什么事,鬼才信呢!”

“哎呀,林娘娘您就别提那天的事了,咱俩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您一提我这又开始怕了……唉这天色不太好呀,我们快点回去睡觉,待会下雨了呢!”扇玉说着,一壁拉着林媛越走越快,更不肯给她说话的机会了。

林媛叹了口气,看来想套话是不可能的了。那天两人在林子里说夜话的时候,本来是个套话的好机会,可那时候生死未卜地哪有心思和扇玉耍手腕,所以到了现在,林媛对扇玉这个人还是很不了解的。

算了,她也懒得计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这个谜一样的皇长女。

扇玉小心地觑了一眼林媛的神色,看她不像是真恼了自己的意思,方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是一点都不敢得罪这位林娘娘的,父皇和皇祖母对她都没什么情分,旁的大小主子们也不喜欢她,偌大一个皇宫只有林娘娘才对她好一点。她心里惶恐得很只好求着皇上让她和林娘娘住一块。

至于她是怎么回来的,这种事她是真不敢和林媛说。

两人回了寝帐,大宫女初雪领着一众宫人出来迎接。当众人看见自家主子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姑娘时,都面色惊愕,初桃还大胆地问了一句:“呀,这位可是谁家的小郡主么!”

扇玉回宫的事,皇帝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晓谕六宫,所以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她。按说初桃这话说得也聪明,围场里没那么多规矩,藩王、臣子们的女儿被领进来玩耍很正常,这些贵女中自是郡主的身份最高,初桃是怎么都不会得罪了人。

不过听在扇玉耳朵里那可简直是辛酸了。

扇玉咬着嘴唇竭力保持着平静。她倒不怪这个有眼无珠的宫女,只是感叹自己命运坎坷,身为皇长女皇宫本该是她的家,可现在连下人都不认识她,日后知道了她不受皇帝重视,也不可能会承认她、尊敬她。

林媛皱着眉瞪了初桃一眼:“真是无礼!这位是皇上刚刚从宫外接回来的皇长女,扇玉帝姬。还不快给帝姬赔罪。”

初桃一众这才真正地惊愕起来,又忙跪下行礼。扇玉哪里敢受她们的大礼,忙摆着手道:“你们都快起来,我刚进宫来一个人都不认识,哪里会怪罪你们。说起来还是林娘娘对我最好,带着我回来一块儿住,叨扰了林娘娘我很过意不去呢……”

林媛看她这个样子,想起来京城里的昭纯帝姬、长宁帝姬都是自称本宫的。扇玉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皇长女的身份,本该更加贵重……

也罢,各人有各命。她自己都过得艰难,哪有心思管别人。

“呀,这是驼毛的毯子!”进内室时扇玉看见了帐子里的地面上铺满的藤纹绣成的长毛毯,忙面露惊讶地奉承起来。现在的她举目无亲,只能竭力地巴结着林媛。

“恩,都是蒙古王送来的好东西,皇上分了我一些。”林媛打了个呵欠:“你不是困了么,今晚你就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吧。”

夜凉如水,两个人都很累了,很快就一同倒在了床上。

林媛的大床是紫檀雕花镶象牙的,睡着舒适又安神,扇玉却有些睡不着。她八年来都是住在庙里,能吃饱饭都是幸运,哪里会有什么好日子。初入宫廷的她还是第一次享用到贵族的待遇,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八年了,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回宫。她是皇帝的女儿,她不想在大觉寺那种地狱一般的地方凄凉地度过一生,然后被折磨而死。可回了宫又怎么样,父皇甚至没有给她一个迎接的仪式,没有和她说上三句话,没有多看她一两眼……还让姚福升等人随便安顿她的住所,若无意外她一个失去生母的孩子一定会落到皇后手里,父皇竟丝毫不为她考虑,可见心里压根没有她。

为了这个回宫的日子,她是赌上了性命才得来的啊。她求了大觉寺里的主持慧慈师太带她来北塞,来的时候袖子里不但装着匕首,还藏着蛇毒。穆武王来北塞的那天晚上,她瞒着慧慈偷跑了出去——光这一点就足以让明觉寺的人打断她的腿。

她想去找穆武王,可惜她不但没有找到,还被皇后手下的齐嬷嬷认了出来。她被塞进麻袋丢到了西北的林子里,她觉得自己死定了。但老天可怜她,林媛竟然和她一块儿落难,后来她们还遇上了蒙古军。

那时候如果她选择跟着林媛,她就能活下来。但活下来之后呢?她一定会被送回慧慈大师身边,然后被毒打一顿后跟着回去大觉寺。继续以前的那种日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或许是年纪太小了,她还有些异想天开,所以她再次赌了一把。她以小孩子的优势装作无辜可怜被一位铁甲军救起,而后就一直呆在穆武王的兵营里。

她没有考虑太多。她不曾想穆武王会输还是会赢,也不曾想自己会不会被叛军处死。但老天一直在帮她,穆武王真的输了,父皇的秦军也追杀了过来。在穆武王被秦军团团围住的时候,她从乱军中闯了进来,把荼毒的匕首刺进了穆武王的胸口。

她很清楚自己为何不被亲生父亲接纳——是因为穆武王。如果她不做点什么,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回宫,一辈子都要替自己那可怜的母亲赎罪。

最终,她达成了目的,而且做得很轻松。当时的穆武王已经被秦军的大将逼到了四角,她闯进来的时候,这个野心勃勃、一生尊贵的男人对她没有丝毫的防备。

当然,没有她穆武王也会被秦军射杀。她所要做的,只是让父皇看到她的决心。

被秦军带回来的扇玉直接被送进了拓跋弘的金帐中。拓跋弘很明白这孩子在耍什么花招,他虽然痛恨甘氏,但也不至于痛恨自己的女儿。他笑一笑说:“好吧,不管怎么说是你刺死了乱贼。”

想起这些的时候她不自觉地抓住了旁边林媛的胳膊。现在她睁开眼睛就是皇后阴测测的面孔和宫里人们的轻视鄙夷,闭上眼睛又是满脸鲜血的穆武王。那个男人临死前死死抓着她的手说“为什么不原谅我”,这句话如同咒语一般在心间缠绕,令她难以入眠。

“呵,你也配得到原谅么!”八岁的女童喃喃地低语,满面恨意。

靠着杀人和赌命才回宫的自己,前途却又那般漂泊无依。她缓慢地流下泪来,为什么这样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