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八十九章 山火



迷蒙之中,林媛似乎又看到了死神。

好似是做恶梦的感觉,又好似不是。

从登机梯上摔下来时她见过死神一次,她再也不想见第二次了,可眼前,分明又是那个神的影子。火焰,硝烟,还有高亢的呼喊声,天地都快要被撕裂……

“林娘娘!”扇玉大声地尖叫起来,摇醒了她。林媛满脸冷汗地睁开眼睛,她却真的看到了火焰。那是漫天的,十分壮观的森林大火。

她一骨碌就爬起来了,已经来不及弄清楚状况,脑中唯有逃生的意识:“跑,我们快跑……”

两个弱女子疯狂地逆风奔逃,这么一大片森林,竟然真的烧起来了。

“这一定不是皇后做的,她有再大的胆也不敢放火毁了整个皇家围场!这场火对我们来说根本是殃及池鱼,那不是冲着我们来了,我们真的是太背运了……”扇玉在逃命时还在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地说话,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缓解恐惧。

林媛却不轻易开口,她清楚自己的身体,这种时候丁点的体力都不能浪费。天哪,她绝不能葬身火海……可火烧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啊。

二人根本辨不清方向,只是朝着没有火的地方跑。在从一个低矮的山坡上跳下来几乎摔断了腿的时候,突有一匹高头大马冲撞着奔了过来,差点将林媛撞飞出去。

林媛在惊恐的同时也生出了希冀,只要能遇到人就有救呀,这人还骑着马呢……可再次抬头时,她一颗心却跌落谷底——那根本不是一人一马,而是大队人马。是军士,浩荡的大军呀。

而那个冲到自己面前的武士甚至不曾多看一眼两个女子,他迅捷地调转马头疾奔而去了。林媛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大军,心里起起伏伏,她知道出大事了,这样整齐彪悍的大军出动,空气中这样浓烈的血腥味,这根本就是战乱!难怪会有大火,火攻可是兵家常用的战术啊!

逐鹿围场是皇家的狩猎场,皇帝的圣驾如今还在此地呢。此时战火燃起,林媛却并不觉得吃惊。她在拓跋弘身上得到的信息是兵不血刃地解决穆武王,现在显然出意外了。拓跋弘没能完全掌控住局势,他不愿意看到的战事已经发生了。

短短两天而已,到底出了什么事呢,让一向自信的拓跋弘竟然没能按照最初的计划行事……林媛习惯与猜测大局,但她现在已经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了,她能不能活着见到拓跋弘都是个问题。

这群被追杀的军士们正在逃命,很多人还不停地回头,搭弓射箭。林媛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乱,但她也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么可怕。战火纷飞中的军士们是不可能大发善心地救助她这样的无辜女子的,战乱中的平民永远都只能靠自己逃命。

如果面前的大军是秦军倒还有一线生机,可看他们身上的白色铠甲,根本是穆武王的铁甲军。而追杀他们的人,是蒙古军。

林媛只能继续跑。

扇玉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了。

北塞本就干燥,这林子又密,两个没有骑马的女子是不可能逃得过山火的。林媛很清楚这一点。

绝望如影相随。

蒙古的汗王首领元烈挥刀连斩了两人首级,火光中能看到四溅的鲜血。林媛惊骇地看着面前最真实的血肉横飞,看着那个身材并不魁梧的年轻的王手起刀落,目色凌厉而狠毒。

然而,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林媛拉住扇玉的手奔了过去,在汗王的战马前伸手挡住了他。

她已经无可选择,若不想被烧死,就必须找到能帮忙的人。在战场上向他国的武士求援……只能赌一把了。

林媛从大军中直直横传过去,几次差点被马蹄践踏,所有的蒙古军士都只顾着杀敌,根本不可能有人发善心来拉她一把。只是,当她真的奔到了这位年轻汗王的战马面前时,她只看到一道凛冽的刀光。

汗王元烈的反应没有丝毫犹豫,他扬起刀柄,直直劈向林媛的面庞。

林媛暗暗叫糟,真是最麻烦的情况!她突然想到了曾经听过的蒙古王的传言,这是一个有着暴虐名声的王……当初她还以为是谣传,不曾想竟然是真的。

眼前这位就是个极端狠辣的人,年纪轻轻,却杀伐如此果断。

然而在他的动作之前,林媛手中削尖的硬木已经刺入他身下的马匹中。这一下用尽了林媛全身的力气,她的木刺没入战马胸口至少两寸,热烈的血液顺着手掌染红她的衣袖。越是这种时候,她越是不会害怕。

战马受痛挺起前蹄,马背上的汗王被迫往后仰去,手中的砍刀就偏了位置。战场上容不得丝毫差错,任何胆敢拦在马前的人都应该被看做敌人,包括看起来无害的老人和女人——历来扮作弱者让军士们放松警惕却趁机投毒刺杀的事多了去。元烈也的确这样做了,且很有把握能够一刀解决这个碍眼的女人。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此女竟然比他先出手,而且是选择攻击战马。若是直接刺向他的话,凭他的武艺是不会令对方得逞的,但射人先射马,这招实在太好使了些。

林媛眼睁睁看着明晃晃的刀光在眼前划过,她没有闭眼。她清楚自己争取的这一瞬间到底有多短,她不能浪费分毫,在下一刀劈下来之前她一定要说服汗王。

她高喊道:“我,是大秦皇妃……蒙古与大秦是盟国,求您救妾身离开火场。”

砍刀在距离头顶一尺高的地方停住,但没有被收回去。汗王的目光很冷冽:“大胆的女人,本王大可令你死在乱军中。”

“您不会!”林媛抓住了他的缰绳,这位汗王并没有放弃杀死她的念头,但她也绝不能放开这个唯一的救星。她拨开脸上的乱发,仰头直视着面前的男人:“汗王协助大秦皇帝追杀穆武王,一定是想从大秦手中得到什么。您若伤到我分毫,就会得罪大秦皇帝……”

“你很狡诈。”元烈的面容越发狰狞了,大约从未有人如此威胁过他。

元烈抬手向上作了一个手势,随即不再多话,飞马便疾驰向前。林媛不解其意,但其后汗王的一位女性随从下马,右手握拳放于胸前对林媛行了草原上的礼。她不通中原的语言,只是伸手请林媛上马。

林媛又惊又喜,虽然没有遇上秦军,但蒙古人因着利益与合作的关系也成了她的救命稻草。她想还好蒙古军在追杀穆武王,如果没有追杀的话她今日岂不是走投无路了,去找穆武王的部下寻求帮助不是会被杀就是被当做人质。

此时骑在战马上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安心,她想她不会再怕骑马了吧。

但是原本跟在她身后的扇玉却不见踪影了。

她高喊了一声扇玉的名字。与她同乘一匹马的蒙古女侍从却催马就跑。林媛回头看去,冲天的火焰已经逼近。

她被这位力气很大的女侍从压在马背上,随着大队疯狂奔逃。她心里很不安,她不知扇玉现在在哪里。她嘱咐过扇玉要跟紧她,和她一起逃命。她并没有冷酷到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被烧死。

但现在显然无法回头去找人。

战马带着她奔过倒塌的树干,掠过灼热的烈火,在一条宽阔的溪流之前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到了对岸。风在耳边刮过,林媛死死地抱着马脖子,她看到那些白色铁甲军们被驱赶至最猛烈的火焰中,有人回头反击想要冲出包围,但只是将死亡的方式从烧死变成射杀。血花四溅,烧焦尸体的恶臭也越发浓烈。

林媛忍着没有吐出来。女侍从带着她从大军身后绕到了另一条岔路,林媛知道这是一条通往大帐的路。骑马逃离密林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她却在里头瞎转悠了两天。

女侍从带着她往秦军的大帐去,因着交战,一路重重关卡,土地、房屋、兽栏都有烧杀的痕迹。女侍从一手举着蒙古汗王的虎头金牌才得以通行。

林媛没能见到拓跋弘。来接应她的是皇后身边的宫人。

她草草沐浴、换了件干净衣裳后立即就去拜见皇后。她跪在皇后的金帐内,很是动容地哭泣道:“皇后娘娘,妾身差一点就见不到娘娘了,妾身真的好害怕……现在见到了娘娘,妾身心里才刚刚安稳了一点……”

皇后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并不认为这个林氏会将她当做亲人看,还哭得这么认真。

她客套地安慰林媛:“真是苦了你了,好在现在平安无事,说起来还要多谢这位蒙古的女官搭救你……”说着叹了一口气,做出很同情的样子:“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就能在林子里迷了路呢,还遇上了乱军。一个女眷在乱军里活下来,可是很不容易的,好在你福大命大,遇上了一位救命的大贵人呢。”

皇后说着“大贵人”三字的时候并没有看向蒙古女官,而是笑着望向蒙古皇室行宫所在的西北角方向。

林媛眉头一动,继而唇角绽出了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