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十四章 秋弥(2)



就算不关乎名利,林媛也想给皇帝伴驾。一路上坐在软轿中颠来倒去,她脑子里想的都是白色帐篷、无边绿毯、还有少数民族又帅又壮硕的小伙之类的美图。

但是,这秋狝和游山玩水还是不一样的。

林媛本来身体就不强壮。在奢华宫殿里头住久了,天天地锦衣玉食,还用玫瑰花和牛奶洗澡,娇气病越来越重。她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塞北呼呼的风往嘴巴上一吹,那灌凉水的感觉不是盖的。林媛差点就被唾沫呛到,然后蹙眉捂胸口,一副西施样。

随行的人和逐鹿围场的原住服务员一同高呼万岁。三个皇妃和一群帝姬、亲王的正妃站在一块,和林媛一样一边咳嗽一边喊万岁的大有人在,其中包括男人。

这群米虫贵族是该多出来练练了。

林媛缓了口气才开始举目四望。她发现眼前的建筑物亮了——恩,真的是帐篷。

还以为是宫殿呢。

心里真兴奋啊。

听说帐篷里头都是席地而坐、毛毯裹榻的,哦,与众不同的享受。

不过当林媛走进自己的帐篷里的时候就瞎了。包装啊包装,刚才还在说这帐篷咋看起来这么大捏,原来里头就是墙做的宫殿呀。

巨大的帐篷里连隔间都有,五室二厅不含糊。香炉里燃着驱蚊虫的香料,地上铺着毡毯,四角立着蟠龙宫柱,床榻是华丽丽的紫檀木雕梁月洞。连天花板——都是齐整的千年古木加琉璃瓦盖起来的,辉煌壮丽,上头铺着一层毛毡宣告道“我是一只帐篷”。

贵族不愧是贵族啊,就算来秋狝也不可能真的去吃苦,锻炼的程度很有限。

大到墙柱小到花盆都是照搬皇宫里的。连画风都一样,骊山那儿好歹是照着江南园林建的。

真无聊。

其实林媛的想法纯属吃饱了撑的,如果让她住真正的帐篷——毯子铺地上就当床睡了,屋子里不修柱子,空间狭小灯光昏暗地,吃饭坐地上让那冷气蹭蹭蹭地往上窜,没有黄杨木做门关不严实爬进来蝎子蜘蛛啥的。基本上一天就扑街了。

还有很多事她还没想到呢。塞外气候恶劣哪里是说说而已,一路上的风沙把衣裳都吹出来一层灰,唯独到了围场风就小多了,至少没有沙子了。空气也不那么干燥,至少不会让皮肤起死皮了。这是为啥呢?因为当初建这地方的时候人家专门挑了个南傍山、北临水、草木茂盛花果飘香的大峡谷。去过西藏的都知道,在气候恶劣的地方峡谷就是小江南。

***

第二天举行邦交仪式。

就是和蒙古国一块儿围猎的开幕式。

蒙古现在有八个部落,他们的八个王都和拓跋弘面对面坐着,不过只有巴尔虎部落首领是说话算数的,也是蒙古整个部族的领袖汗王,其余七个都要听他的——当然是因为他的部落最大。

令林媛感到惊讶的是,那巴尔虎部落的首领竟然是个非常年轻的毛头小伙,看面相也就十七八岁吧,长得也干瘦,一点不似其余七个部落首领那虎背熊腰、络腮胡子的模样。当初和拓跋弘一块儿抗击匈奴那事儿已经是十年前了,恩,那位应该是他爹。

“这位年轻的汗王长了一副白净面孔呢!”立在林媛身后的初桃悄悄地和她咬耳朵:“以前还听说蒙古王有暴君之名,很是嗜好屠杀。今日看来定是谣传的。”

林媛多看了一眼那位坐在正中的汗王,真是个白面书生一样的人物,也不知这么个年轻人是怎么压得住其余七个部落的。她无谓地笑一笑道:“你们净会八卦。这位是几年前登基的新王,倒是他们的先汗王有滥杀的名头,人们以讹传讹,把先汗王的说辞扣到了这一位头上吧。”

蒙古的宗亲贵族来了不少人,骑马场面和秦国一样的浩浩荡荡。唯一的差异就是人家的女人比秦国这边的女眷多太多,王女王妃命妇,都会骑马,还会喝酒。

蒙古人热情又实在,巴尔虎首领元烈送上了百桶佳酿和马奶等特产,还赠送汗血宝马一百匹,回敬拓跋弘送他的绸缎和瓷器。亲王贵族们的性格都太开朗,摔跤比赛根本不计较身份,某无品的蒙古侍卫把一个王子摔得七荤八素还被提拔为侍卫长。

夜晚的时候手拉手跳篝火舞不要太激动。其中塔山部落的一位公主斯琴从另一个篝火堆狂奔到拓跋弘的篝火面前,伸手搂住了某秦国小伙:“英俊的勇士,请将我的心带回家好么……”该男还从未见过如此大力的女人,肩膀上的骨头差点被她扭碎,他身子一抖,跌坐在地也没能从斯琴的怀抱中挣脱。

塔山汗王看着女儿哈哈大笑:“很好斯琴,嫁妆都给你准备好了,向着你爱的人追吧!”

拓跋弘微笑着当场赐婚,还夸奖了该男:“杨老宰辅的嫡孙如今也出息了,你日后可要好好待公主啊!”

杨墨谦目瞪口呆,哦原来是公主啊,好好好就算她长得挫力气大也是能娶的……在发挥了中原人擅长心术的优点之后他开开心心地接了旨,然后斯琴公主一手提起他将他扛回了蒙古帐篷。

大家散席回帐篷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众人已经很久没参与过蒙古国的大了,折腾一天下来,还都挺开心。

斯琴公主是年轻的郡王、世子们的主要议论对象。他们三五结伴窃窃私语,并不是所有的公主都像斯琴那样怪力,如果能得到明月公主或是几位美貌的亲王格格,那真是划算的买卖呀。

拓跋弘则没心思考虑要不要娶蒙古的公主当妃子。

他深更半夜都不休息,传了萧阁老和几位臣子彻夜议政。此时林媛这个妾室派上了用场,她负责亲手给皇帝煮夜宵,虽然比不上大厨,但皇帝好她这一口。

林媛给累得腰酸背痛,都快困死了还得给他煮饭啊。初雪陪着连连打呵欠。

也不知皇上最近在忙什么大事,蒙古国和秦国的友谊一向稳固,他们现在由巴尔虎部落来统领了,又没有发生内斗,能有什么事值得拓跋弘这么操心的?秦国境内也挺稳的啊,国富民强,没有洪灾和旱灾。

翌日清晨,围猎正式开始。

逐鹿围场里头的野兽品种多,数量大,质量不敢恭维。

狼啊虎啊狗熊啊这种猛料都在高山和深林里。给皇家办事的人勤勤恳恳地从那些地方把它们活捉了,然后放围场里圈养,导致围场野兽密度远远高于正常值。不然怎么叫围场?真去打猎的话一天扛回一只羚羊都是高手,哪来的“圣上一日猎X头熊Y头羊”?

正因为圈养,这些野兽已经没那么野了——平时皇上不来打猎,围场里的仆人们都把动物们一个个单独关笼子里,好吃好喝伺候着。难道还能真让所有的动物都在这么一大片的围场里乱跑吗?过不了多久老虎就能把羚羊吃光,再等几天老虎争地盘打架,打到最后剩一只虎王,自然规律还你一个正常的世界。

然后现在拓跋弘和蒙古王领着一大群王公贵族们来打猎了。

四周的侍从们骑马跑场子,拿着套杆将各种野兽往贵族们身边赶。那群人很开心地发现狼和狐狸一只又一只,搭弓射箭,哎哟歪了……啊不对,本世子还是射中了呀,野兽密度大,旁边那只躺枪了!

***

后头的的帐营里,林媛和文嫔两个正在学骑马。

皇后有些无聊地端坐在她那雕着凤尾的华丽金帐里头,一边笑眯眯地听着膝下北静王的两个小女儿说些猎场上的趣事,讨论着哪家的王爷才俊文武双全。她可不需要苦逼地去学骑马来接近皇帝,因为整个秋狝皇帝和她在一块的机会实在太多了。再说中原的皇后就不兴骑马,她唯一要干的事就是站在皇帝身边撑场子。

和皇后一样清闲的是沈云容。她就没有皇后这么轻松了——既不能名正言顺地和皇帝在一起,又不能学林媛她们。皇上宠爱林氏和徐氏,一人赏了一匹小马让她们去玩,偏忘了自己。

不过沈氏来围场的任务就是照顾皇长子的,可不是伺候皇帝,和林媛她们当然不同了。如此她应该一门心思扑在儿子上,自己去玩乐那就不对了。

沈云容叹一口气甩手出了帐子。她朝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那孩子把手里的马球杆递给侍从,骑着一匹矮小的红枣马不快不慢地跑过来,下马笑着说:“母妃,师傅说儿臣的骑术很不错呢……”

沈氏不悦地打断他道:“你父皇的队伍已经进了深林子里,你在后头跟一群年幼的郡王世子打马球有什么用!怎么不跟随在你父皇身边!”

拓跋琰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我骑得慢,射术又刚学,跟上去也射不到猎物的,还会拖累父皇他们……”

“不论如何,你都要跟过去!”沈氏说得不容置疑。

拓跋琰哦了一声。

沈氏心里有些烦躁,琰儿就是个不太出众也不是很差的孩子。而皇帝对待她们母子总是不冷不热,就算册封琰儿为赵王也没有给予太多的关心和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