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八十章:帝姬



林媛只是笑:“后宫贤良淑德者大有人在,嫔妾哪里敢托大。”

太后想着这段日子宫里头的糟心事,蹙眉不语。

她早就知道沈云容无德、皇后不贤,但她们折腾来折腾去把她可怜的未出世的小皇孙给折腾没了。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皇长子虽不出众,也算是个过得去的孩子。皇上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却偏偏摊上那样的母妃……若那孩子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该多好。若是眼前的林氏所生,立太子又有什么不可。万事不如人意……

林媛觑着太后的脸色,乖巧地为她续了一杯安神的阳羡红茶。

太后面色稍霁。

林媛在长乐宫里呆了两个时辰,太后方才玩够了撂下棋盘。林媛看太后眉色疲倦,便不敢多留,为太后冲了一壶茶就知趣地告退离去了。

从长乐宫出来的时候她遇见了王淑容。这样的遇见并不是偶然,王淑容几乎把长乐宫当成她第二个家,林媛等人想伺候太后还要等着传召,王淑容就可以随意出入长乐宫。于是林媛和王淑容渐渐稔熟起来,王淑容对待她也由冷淡地陌生人变成了有稍许交集的能够打招呼的人。

林媛很满意自己与王淑容的关系。她原本还有些担心,王淑容是把太后当做最大的依仗,如今多出这么些人来伺候太后,她就不吃味?好在事实证明王淑容有能耐守住自己的东西,林媛等人再得太后赏识,在太后心里都和王淑容不是一个档次。换句话说,人家王淑容在太后跟前早就把地位坐稳了。而太后和皇帝又不一样,不会因为她失去年轻的姿色而停止对她的庇护。

此时王淑容淡笑着对她说:“你要回宫了?”就像在问你有没有吃饭。

“是。”林媛一贯地恭敬守礼:“淑容娘娘又过来为太后娘娘煮花茶?”

王淑容的笑意僵了一下,往身后瞥了一眼道:“不是呢,是帝姬要来拜见太后……”

“帝姬殿下?”林媛有些惊讶地望向王淑容的身后。昭纯帝姬和长宁帝姬她都是知道的,两位殿下年纪还小,来长乐宫都会有母妃陪着,王淑容和祥妃、赵淑媛二位又不交好,怎么会帮她们带帝姬过来。

很快,林媛看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那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王淑容的阴影下面。若不是王淑容提起,林媛一定会忽略她。

这可不是长宁帝姬……

宫里头无奇不有,既然王淑容口中说的是帝姬,林媛心里再怎样费解也不会失了礼数。她给这个身形瘦弱、衣饰穿着也很简素的小姑娘行了一礼。

对方的眼睛中流露出些许的惊愕,而后才抿了抿嘴,按着宫中的礼仪朝林媛点头。做完了这些,她仿佛很不习惯,连忙又将头扭向旁侧。

王淑容在旁道:“宫里人并不认这位帝姬的,也亏得你还守礼……”说着低声解释:“你进宫晚,很多事情不知道。这位帝姬一直在宫外的大觉寺里为国祈福,因着生下来时就得了重病,只能送庙里带发修行来续命。今日她要来太后这里觐见,我受太后所托,也只好领她过来……”

王淑容一番话说得玄妙百出,任何人都能听出遮掩的意味,而她身后的女孩虽身材瘦弱,却不像是个有重病的。林媛不计较也不追问,立刻做出一副了然的神色道:“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有见过帝姬。”

王淑容点头笑笑,迈步往前走去。

林媛也不想在此地久留,很快找到了等待自己的宫女初桃,由初桃扶着回去。

***

林媛回宫后,命人去备下了热水沐浴。

初桃等屋子里没人了,伸手拉住林媛的衣袖,小声地说:“刚才在长乐宫,那位……帝姬,她和我说了一句话。”

“她?”林媛猛地回过身来。

林媛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小女孩一点都不了解。但凭着王淑容的态度,她也知道那个孩子不受宫中人待见。王淑容并不是性情刁钻的人,谈论起她来言语间却是视她为麻烦包袱,恨不得躲开一般。可见那个小女孩不是能随便结交的。

所以林媛一点都不想和她有任何纠缠。

但是竟被她拉上了初桃?

林媛有些不悦:“她说了什么。”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做扇玉。”初桃明白主子的不快,为自己招惹的麻烦感到羞愧。

“扇玉。”林媛念了一遍,而后笑起来:“她为了牵连上我,第一次见面就把名字显露出来,真是求胜不求稳。算了,她不过是个孩子。”

初桃的头埋得更低了:“小主,她会不会对我们不利呀……”

“没有那样严重。”林媛并没有太担心:“她是女儿身,又不是皇子,就算有麻烦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你去把初雪叫进来。”

初桃年纪小不会知道太多宫廷的秘闻,初雪则有这方面的擅长。

林媛和初雪说了今日之事:“……我其实猜到她是皇上的第一个女儿。长宁帝姬只是第二皇女,也不知那位长帝姬到底在何处。”

初雪听了后并没有太大的震惊。她轻叹了一口气道:“长帝姬的尊号可不是那孩子能够享有的。她的事情鲜为人知,奴婢在宫里服侍了十年,恰好赶上了那时候……这才知道的。她就是皇上登基那一年生的,算算有八岁了。甫一出生就说身子弱,必须在佛祖面前才能养活,这才给遣出宫……”

“那时候?是夺嫡的时候?”

“是,奴婢当初是尚服局里针线上的宫女,身份最卑贱,却反而最安全,怎么牵连也牵连不上奴婢这样的。”初雪说着苦笑,六局里做粗活的宫女和主子娘娘身边服侍的人是天上地下的差别,那些低贱的日子也是很辛酸的。

“当初几次传言废太子,立穆武王,死了很多人。不过咱们圣上还是真龙天子……”初雪平日是绝不敢议论这些的,不过今儿要说那位帝姬的事:“帝姬的生母就是,”初雪的声音停住了,而后她咬着林媛的耳朵说完“甘氏”两个字。虽然这里是自己的宫殿,而且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

林媛这次是真的很惊讶了:“竟然是她!难怪呢……”

弑君之罪啊!甘氏这个人林媛是知道的,最后被诛族了,只可惜没能把幕后主使穆武王给拉出来。但林媛是真没想到,甘氏最后还留下一个女儿!

难怪身为皇女却不得不在宫外长大,谁都不待见、不尊重,连见太后一面都这样难。若是摊上了性格残暴的皇帝,因为其母的罪行处死亲生女儿都是有的。

她能活着就已经是幸运了啊。

初雪唉、唉了好几声,摇头道:“宫里什么样的可怜人都有呀……这位帝姬的事情说严重,其实也不严重的,只是提起她皇上就会想起她的生母,就会不悦,宫里人怕得罪了皇上都不想和她沾上边。皇上虽然没有下旨抹去她的存在,但大家都缄口不言,久而久之就像没有这个人一般。像小主这样进宫晚的人就更不会知道她。”

“小主今天在长乐宫里看见她,真真是凑巧。她在庙里头住着,皇上不喜欢她,她一年半载也不会进宫一次。只有太后娘娘怜悯她,允许她偶尔来拜见一趟。至于淑容娘娘,听说也很不耐烦她,只因是太后的事情就很忠心地去办了,办的时候还提心吊胆地,生怕被皇后娘娘知道迁怒于自己。”

“您知道皇后娘娘当初落胎的事情吧?就是因为……唉,皇后娘娘一辈子不能生育,恨不能杀了仇人的孩子呐。说句大不敬,如果这孩子真的养在宫廷里头,怎么可能在皇后的眼底下活下来。送庙是为她好……”

说完了,初雪最后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好歹是堂堂的皇女呀。”

林媛面上淡淡地。她已经见惯了太多可怜的人,不会多愁善感。

原本这么一位帝姬,林媛是没有兴趣关注她的,甚至不想过问更多她的底细。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在宫廷里生活的资格,就好比被打入冷宫的废妃,她早已“出局”了。她对林媛没有任何威胁,也没有任何价值。

但是今日的经历,却让林媛对她另眼相待。

那女孩小小年纪,也太有不甘的心性了,真不愧是拓跋弘的女儿啊!

林媛不知她为什么在第一次见面就选择拉拢自己,而且还那样真诚,把她的名字交给了自己。难道是她饥不择食,好不容易进宫一次凡是遇到有身份的主子,都要极力地拉扯纠缠?

林媛笑笑,不可能是这样的。那个孩子经历过被逐出的厄运,明白宫廷的残酷和父皇的无情,皇后又仇视她,她能在大觉寺里活到八岁就一定有过人的自保能力。她知道宫廷的危险,断然不会随意地找一个人依附。

她是在一面之缘中,选择了林媛,这对她来说何尝不是冒险。万一林媛是皇后的势力,暗中毒杀了她,皇帝甚至不会为她讨回公道。再,万一林媛性格刻薄,趁机羞辱她甚至给她难以承受的伤害,那又会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