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十八章 封赏



祥妃终于再次有孕。无论是对太后,还是对拓跋弘,她一次次地进行谈判。太后毕竟是想要孙子,皇帝也同意她保全孩子。但到头来,这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不会被承认皇子的身份,他只能作为贤禹王的嫡次子。祥妃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母子分离。

蕊儿觉得这很残忍。

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她哭祥妃,也哭自己。她对蓝氏成为帝王手中棋子的命运感到恐惧。

但是祥妃却很快冷静下来,对她说:“蕊儿,圣上他是你以后的主子,你想要活得久一些,就不要讨厌他。”

“娘娘,您不若和王妃商议,或许有转圜之地……”

“不,我不可能扭转他的决定。”祥妃想要苦笑,却只能露出悲伤的难过:“也罢,如果这样能够让这孩子一生平安,即便与我永生不得相见又如何……去将谨嫔叫过来吧。”

***

十日之后祥妃再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她在邀月楼中休养许久,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她的关注。毕竟皇帝每日都会去探望她。

她入宫六年以来,一直是宠冠后宫的那个人。

今后也是。她在心里想。

她在这个九月初一的大好天气里去长乐宫请安。一品妃位的六帷金玲桃红锦幄肩舆旁边,跟着的人不是冯庄姬,而是谨嫔,那个因脚伤养了三月有余都不曾出宫门的女子。

谨嫔因着位高与冯庄姬许多,向来被祥妃忌惮。但是在这三个多月里头,冯庄姬为人处世的能力实在让祥妃不满。还是谨嫔用起来得心应手一些。

怡然歇在肩舆之上的祥妃冷眼瞥了瞥谨嫔,她进宫也有六年了,莫说及不上自己,连当初的韵修容都相差甚远。这样的人,料她也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到了长乐宫,意料之中地,之云嬷嬷前来对她禀道:“太后今日礼佛,主子、小主们在宫门前叩头即可。”又客气地笑道:“祥妃娘娘有孕,太后吩咐免礼的。”

祥妃在太后面前自然不敢托大,迈步下轿行到朱门前头跪下了。

一旁另有数十位嫔妃,都在一一地虔诚磕头请安,看祥妃过来又连忙向她行礼。祥妃昂首扫过她们,一个也懒得搭理,只是在林媛身上多打量两眼罢了。而林媛,显然也没心思与祥妃多话。

她们两人,如今都有了更重要的事情,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纠缠对方。

祥妃给太后叩了头,接着给最前方的皇后行礼。

皇后淡淡地应了一声,朝左右道:“祥妃身子重都过来了,怎地沈昭媛还未到。”

还未等皇后的宫人回话,底下就有人笑着接口:“沈昭媛举止不端、目无尊长,皇后娘娘是该好生惩治一番了。”

如今沈云容的名声不仅仅是一落千丈了。

皇后听在耳中,心里不能说不熨帖。

只是这种程度,还远远不曾达到她的期望。

宫人小心地回了一句:“昭媛娘娘一直在闭门思过。”皇后道:“也罢,本宫只希望她能够痛改前非。”

底下又扬起一阵窃笑。思过,说得好听。怕是脸面上下不来,不肯出来见人吧。

嫔妃们很快叩完了头,簇拥着皇后离去。

林媛落在了人群后头。她这几天腿痛,总是走不快。她上辈子也是这样,觉得累的时候就会腿痛。

如今某些事情显然超出了她的掌控。皇后和祥妃的力量与她差距悬殊,在她们玩弄权术的间隙中,她一介贵姬,覆灭只在一瞬。

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命运被人抓在手心的感觉。真是活得比上辈子还累。

恬淑姬楚华裳倒是走得很快,二人之间拉开了不小的距离。自从楚华歆被废后,她们这两个人还从不曾私下见过一次面、说过一句话。楚华裳时常因着那个冷宫里的姐姐被旁人嗤笑诟病,说她没了依仗日后就难过了。她从不争辩,并十分顺从地做出一副难过忧伤的样子,让人觉着她和楚华歆实在是姐妹一体。自然地,与楚华歆为敌的林媛也不可能和她亲近了。

林媛倒是很满意她这个样子。当初那个玛瑙坠子正是楚华裳从正殿里拿出来交给林媛的,楚华歆可不会蠢到用那么打眼的东西去收买初云。现在楚华歆倒了,二人已经各取所需。

这时候,前头远远地看见一个内侍小跑着过来了,穿着御前八品宦官的服饰。他先躬身拦住了前头的楚华裳,又急急地跑过来给林媛行礼。他面上的笑意比平日更有些讨好的意味,道:“皇上传贵姬、淑姬两位小主。”

林媛知道,御前宫人是轻易不会讨好后妃的。

但她也知道,御前宫人对待祥妃的恭敬态度是宫里的头一份。那是连皇后都不曾拥有过的。

如今面前的小内监是这个样子,只能说明皇帝对她,或者对楚华裳,有了很不同寻常的态度。

林媛打量着小内监面上的神色,胸中一舒,顿时腿也不那么痛了。这些日子以来,她心里头思考了很多事,而如今,事情好似发展地越来越好了。

不论皇后多么势重、祥妃多么精明,拓跋弘都是她今生命运中最重要的决定者。

***

拓跋弘此时并没有什么政务。他正在寝殿中闲坐歇息。

这样闲散的时光,是皇帝在多日的疲累之后难得的浮生半日闲。

话说,这些日子,他可真够累啊。

动一个楚家,又动一个沈家……不容易。

林媛和楚华裳不久之后就到了。二人进殿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有人服侍着了。叶贵人正在为皇帝打扇。

在林媛等人的盛宠之下,叶绣心虽不惹人注目,但也是一点点地爬了上来。她伺候皇帝用心,几日前又提了贵人。

只是皇帝心里头仍不怎么看重她。他抬头看到了林媛二人,随意地朝叶氏挥手,让她退下。

林媛和楚华裳齐齐行礼。

拓跋弘手中的茶碗在金丝檀木小几上发出轻微的磕碰声。他的目色在面前两位年轻貌美的嫔妃身上缓慢地扫过。

林媛和皇帝相处的日子不短了,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他这般打量的目光。

拓跋弘还在思考。走出这样一步棋,他心里并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不过瞧着林氏和楚氏二人……至少她们都是顶顶好用的。

终于,拓跋弘开口了:“这段日子,你们常去太后身边服侍么?”

其实太后召见林媛她们的次数并不多。有死了的周氏做例子,太后自己不召见,林媛等人也不敢擅自过去。

楚华裳低着头回道:“嫔妾等愚钝,并不能讨得太后十分的欢心。”

拓跋弘淡淡一笑:“不过太后那边倒是对你们有所赞誉。昨日朕去长乐宫小坐,母后与朕提起你们来,还想着要给你们一些封赏。母后性子清冷,朕又忙于国事,有你们陪伴在侧,每日开怀解闷是最好不过了。”

拓跋弘这话夸得林媛都不好意思了。她觉得自己并没有把太后伺候地多么好。

她和楚华裳都低眉不语。拓跋弘翻了翻手边上的一张纸笺,那上头写了什么林媛看不清,也不敢去看。片刻,拓跋弘才道:“太后喜欢你们,论功行赏也是应该。传旨,去长乐宫服侍太后的嫔妃都赏赐绫罗十匹,珠玉三奁。另,淑姬晋容华,贵姬晋贵仪。”

大秦的后宫里头,越级晋封不足为奇。但从姬位越到容华就太……

容华以上是可以抚育皇嗣的。

林媛和楚华裳都跪了下去。楚华裳面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皇上,嫔妾与社稷无功,怎当得如此封赏……”

“你的父亲与两个兄长为国尽忠,都十分能干,朕早就该如此加恩的。可惜楚氏做了重罪,加官进爵恐遭朝堂诟病。”拓跋弘罕见地有耐心与楚华裳解释:“你却是比你那长姊要争气很多,皇太后也对你青眼有加……封赏你是太后的意思,也是朕的意思。”

林媛在旁侧静默地听着皇帝的话。

她的心绪有些复杂,说不上是愉悦还是失望。

她猜到自己会被晋封。但楚华裳的晋封,却是很出乎预料的。

拓跋弘能够扶持自己,这是最大的好事。但扶持楚华裳的话……

还以皇太后为理由。

也就是说,这封赏的主意是太后和皇帝提的。太后一直有心扶持楚华裳,因为她的庶女身份反而觉得是个好用的棋子,越发地赏识她……林媛以前还以为楚华裳的用处和自己一样。但眼下看来,太后对待楚华裳的态度可是有些诡异。

林媛被看做可以生养皇子的人,但楚华裳……在今日被册封为容华之后,她就再也不会有生育的资格了。

太后当真老谋深算,怕是早就打定了主意。在楚华歆从霸宠的位子上跌下来开始,皇帝就放弃了楚华歆这颗棋子,而太后则开始对她的妹妹楚华裳进行投资。

楚华歆那个样子,落败是早晚的事,只要楚华歆消失,楚华裳就拥有了楚家的一切。即便嫡母再不甘心,楚华裳一介庶女都是其父最大的希望和筹码,楚氏全族必须将全部的支持放在她身上。如此,楚华裳就取代了楚华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