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六十九章 邀月楼(下)



而此时的林媛也完全没有理会韵修容。她定定地看了那个说话的小宫女两眼,而后伸手把整个盘子放在自己眼前,拿起签子将里头金灿灿的美味一颗一颗地挑进嘴里,很快就吃得一干二净。她抬头朝着祥妃笑得灿烂:“娘娘可真是大方呀,这样珍贵的瓜果都给了嫔妾……恩,实在是太好吃了!”

林媛吃芒果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整个过程中祥妃很想出言制止,但又怕旁人说自己小气,最终是眼睁睁地看着林媛吃光了。

祥妃已经瞠目结舌。方才她虽然说了要赏赐林媛可那意思只是赏赐几块,并没想着把一盘子都给她。而对于接受赏赐的林媛来说,她应该优雅地坐着等待宫女挑出来几个放在她碗里而不是把一盘子都抢去啊……祥妃以手扶额,不甘心地看着林媛面前的空盘子——你个该死的女人啊本宫还一块都没吃呢,皇上给本宫的芒果也就只有这么一盘子啊!

再说了,自己方才嘲讽她没能分到芒果,她最合理的反应不应该是拒绝接受自己的“施舍”么!混蛋,混蛋,本宫的芒果啊!!!!

好在人来齐了之后皇帝就吩咐开宴了,又伸手拉着祥妃一同坐在上席。祥妃给林媛丢了个大白眼,继而用心服侍起皇帝来。

丝竹悠扬,鼓罄清脆,后宫的美人们围坐在皇帝身侧一壁热络说笑,一壁享用佳肴,当是歌舞升平的场面。不得不说拓跋弘是个擅长享乐的帝王。

宠妃们频频上前与皇帝敬酒,亦不忘了奉承祥妃。上官璃起初因林媛的存在心有不悦,此时瞧着面前的觥筹交错,面上也渐渐染上欢愉,不住地笑到:“淑媛,你多喝一些!白氏,不是轮到你对诗了么,可不准耍赖……淑姬,你快出一个对子来,对死她们……”

因着是自己的地盘,这个一贯放肆的女人此时越发地没规矩,高声欢笑不顾体统。

赵淑媛被她硬灌了两杯,一张脸都通红了,直笑着求饶。白秀薇一贯惧怕她,做出来的诗不合她的意,少不得自罚一杯。楚华裳很守规矩,喝了两杯后就说什么也不肯继续,说怕失了仪态。祥妃皱着眉头责怪她无趣,好在也没再逼她。除了她们,连上座的皇帝都被祥妃灌得不轻。

好酒好菜地享用着,林媛和几个嫔妃都感到很满意,祥妃在某些时候也挺好相处的嘛。

祥妃一贯奢侈,一个小小的宴饮不整出百两银子来不罢休,各类珍馐海味流水一般地往桌上端,吃得林媛都对祥妃的厌恶少了那么一二分。此时宫人们端了一道汤上来,禀道:“祥妃娘娘奉皇上雪蛤玉笋汤——”

皇帝抚掌笑道:“果然邀月楼里不会少了雪蛤。”

祥妃亦笑,旁侧早有宫女拿了一对缠丝白玛瑙小碗各盛了一勺,端给皇帝与祥妃。雪蛤是产自长白山的贵重食材,且宫规森严,妃位以下的嫔妃有些菜是不能够享用的,所以这一道雪蛤汤也只有祥妃和皇帝的份。

几个嫔妃们看着皇帝与祥妃言笑晏晏地共同举箸,再看那被煎煮成金黄颜色的雪蛤和白玉一般的笋尖在汤水里头飘着,心内艳羡不已却只能干坐着。

皇帝率先执金匙吃了一勺,大赞其美味,祥妃也跟着端起小碗要吃。此时站在祥妃身旁的一个服侍的宫女却突地“啊呀”一声,惶恐地跪地道:“今日的雪蛤太过油腻,娘娘有孕不宜如此的……”

祥妃听着面色一变,手里的勺子立即放了下来。接着她脸上就显出怒色来,横眉道:“这小厨房是怎么做事的,明知今日是服侍皇上用膳,呈上来的汤膳竟是……”

“好了,你也不要生气。”皇帝知道祥妃因膳食不够完美,觉得自己在众多嫔妃面前失了东道主的面子,便开口安慰她:“不过就是略有瑕疵而已,你有孕之后口味越发地刁,汤不合你的胃口,对朕却是无妨的。那个做菜的厨子让璃儿不满,贬了就是,明日朕再赏赐你几个手艺好的。”

祥妃抿着嘴不再计较。

拓跋弘继续喝着雪蛤汤,一会儿又笑道:“这汤也足够美味了,璃儿不能吃,浪费了却太可惜。”说着扫一眼几个嫔妃,见白秀薇正直着眼睛满面企盼地盯着自己手里的汤,遂笑说:“把祥妃那份赏赐给容姬。”

祥妃还未发话,白秀薇身旁的贴身宫女就拿到了自家主子面前,白秀薇一脸喜滋滋的,一壁谢恩一壁端起来吃。她出身显赫并不看重吃食,但她明白这一道简单的膳食其实是身份地位的象征。雪蛤何等贵重,她若不能晋到妃位的话这辈子都吃不到的……皇上能赏赐给自己,虽说是祥妃嫌弃的,那也比旁人得不着要好。

祥妃并不看她,伸手夹了一片鹿尾喂进皇帝的嘴里。

此时却突闻“砰”地一声,白秀薇扶着桌子瘫倒下去,盛着雪蛤汤的碗已经摔碎在地上。

鲜红温热的液体从她的唇角潺潺流下。

四座皆惊。皇帝喝了一声传御医,有人指着白秀薇牙色衣襟上染红的大片血迹惊恐道:“血色发黑,是中毒……”

御医来得很快,因为今日恰好是请平安脉的日子,距离麟趾宫最近的华阳宫里按例有几个御医在给卧床昏迷的韦昭仪问诊,听了消息忙就近赶过来了。为首的人是李太医,身后跟着的冯、杜两位医官,那个冯医官就是常给林媛请平安脉的。

林媛对这位冯医官并没有特别的留心。她虽明白宫里御医是一种很微妙且重要的人脉,但因着自己在宫里头势力弱小,至今也没能拉拢上一个有用的。而冯医官这个人,从来都不和林媛多说一句话,每每诊脉之后的禀报都是“小主稍有体虚”、“望宁神静养”之类的套话,具体是哪里有疾病、该怎么保养之类的关键话,冯医官从来都不会提。

林媛进宫得宠甚多,知道有人和自己过不去会给冯医官施压,冯医官的这种表现很正常。不过好在冯医官除了对她不尽责任之外,其余的扎针下毒熏药动手脚之类的手段都没用,林媛就懒得计较了。

此时早已昏死过去的白秀薇被抬进偏殿,几个御医匆匆地赶了过去,林媛和一众嫔妃都面有惊惧,寂静无声地瑟缩着。皇帝并没有跟着进去瞧,只是命令要全力救治,又下旨要姚福升领着人在膳食中验毒。

白秀薇是在端着雪蛤汤碗时倒下的,不出人所料,当一个小内监将银针探入泼洒在地面上的汤汁时,一层黑黢黢的锈迹迅速染上银针。再探膳桌中央赤金双耳罐中未盛完的雪蛤汤,银针并无任何异样,而皇帝所服用的那碗也是如此。可见只有白秀薇手上的那一碗是毒物了。

在场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皇帝冷哼一声,目光从在场嫔妃的身上一一扫过,众人瑟缩得更厉害了。

屋子里的气息很是冷冽,林媛几人都明白在这种混乱的时刻皇帝为什么不命众人回宫,也没有一个人胆敢说出告退的话。

林媛不由地抬眼瞥着祥妃——此时的祥妃半阖着眼紧贴皇帝坐着,手掌护在小腹上,一言不发。而在她的正后方立着一位宫女,这个宫女就是方才祥妃即将服下雪蛤汤的时候以汤膳过于油腻为由出言阻止的人,而祥妃也听从她的话立即放下碗筷……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宫女名唤蕊儿,年纪约莫只有十三四岁,是祥妃身旁的二等宫女,算不上体面风光也不为人所注目……但在祥妃去任何地方所随行的大队人马中,总是会有她;祥妃进膳时,她也总会侍立在旁做些粗活……此时的蕊儿正站在距离祥妃最近的身后为她打扇,而另一位有脸面的贴身大宫女沐霜虽在侍立,那距离却不如蕊儿离得近呢……

林媛低下头,不敢再看下去。

隔了一会子李太医出来了,神色上很是恐惧,跪在地上道:“皇上,小主她……”

“怎么了?性命不保么?”皇帝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只是有些愠怒,却看不到多少担忧。显然白容姬的命能不能保住并不是多么重要的问题。

而李太医却仍然在哆嗦:“容姬小主服下大量砒霜,能否保命只能看天意。并且……小主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胎儿刚刚流掉……”

皇帝一掌拍在了膳桌上。

一屋子的嫔妃宫女都跪下了。祥妃也扶着腰身跪下,伸手拉住皇帝的手掌,流泪道:“以往臣妾与白妹妹多有嫌隙,如今看来都是臣妾的不对……那碗雪蛤汤原本是要给臣妾服用,偏偏叫白妹妹喝了。这一遭,就是白妹妹在帮臣妾挡灾,臣妾对不起她……”

皇帝看她一壁流泪一壁将右手紧紧地护在小腹上,心里不由地升起许多怜惜,伸手搀扶起她道:“那些砒霜是冲着你去的,朕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也给白氏一个公道。你不必如此自责,这又不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