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八章 邀月楼(上)



林媛在他身后温温柔柔地道:“皇上往后批折子,可不要一坐几个时辰不懈怠,无益于通经脉、养气血。就算政务繁重了忙不过来,也要每隔半个时辰起来走一圈,稍微活动一二也比成日坐着要来得好……”

“你说的这些倒和梁守昌一个样,只是这样的小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麻烦。”拓跋弘依旧闭着眼睛,唇角微微上扬:“你在朕身边服侍地久了,怎地也懂了些医理?”

林媛笑意恬淡,闲闲地和他叙话:“不过也是听几个医官说的。再则这些话只要养生之人都会懂得,算什么医理。梁大人是内医院的院判,年纪老,学识又渊博。皇上平日里该多记一记他的话,好生养着身子,龙体康健了才是我们大秦朝最大的幸事。”

“他有些迂,总按着他说的做连很多美味都不能吃,很多乐趣也没得享,素日里这个也要注意那个也要当心,好好的日子都……朕可是不愿意的。”拓跋弘霍地起身握住了林媛的双臂:“不过同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朕就有那么点愿意听了。”

林媛看他眼中盈盈的暧昧笑意,心想自己如今在皇帝宫中服侍的时间真是越来越长了。她低头浅笑:“那嫔妾可得好生和梁大人讨教医理,回来好学给皇上听……再说皇上,养生这个事可不能由着性子来,爱吃的不都是好的,麻烦事不都是坏的。”

“呐,你这……”拓跋弘笑着摇头:“年纪小竟能忍受养身的约束了。说起来朕这个样子还是祥妃带出来的,她惯着她自个儿也惯着朕。她想听曲的时候就能半宿不睡觉,想学画的时候就误了好几日的午饭,贪食鹅肝和雪蛤就一日两顿,冬日里爱坐冰橇冻病了也不顾忌……还好她生了女儿,为着约束孩子自己也不得不收敛些……”

正说着这些,姚福升就从外头叩门进来了,跪在地上道:“麟趾宫的小宫女过来传话,说是祥妃娘娘请皇上同进午膳……”

祥妃这次怀孕后,把皇帝的归属划分地很明确。晚上林媛白秀薇楚华歆等人抢破头她不管,白天就要归她自己,不过有时候林媛抢她的白天她也没发火,最多不温不火地来传个话抢人。这个态度比起她三年前生完昭纯后白天晚上都霸着要进步太多了。

所以林媛并不太计较,如常笑道:“嫔妾帮皇上更衣,不要让祥妃娘娘久等了。”

拓跋弘显然也乐呵呵地:“恩……麟趾宫的膳食是顶尖的……”

***

麟趾宫是个地处建章宫东南方的庞大的宫殿,其内有主殿邀月楼,偏殿漓雨轩、倾香阁等十一座。整个皇宫里麟趾宫这样的宫殿群共有十二个,称东西十二宫供妃妾们居住。这里头的每一座宫殿若主殿偏殿全部住上人的话,整个后宫足足能塞下几百个妃子。所以皇帝们根本不需要担心美人纳多了没处安置,这么多的宫殿就是为着满足那些好色皇帝的三千佳丽的需求。

而拓跋弘是那种既不纵欲也有点好色的正常皇帝,东西十二宫里虽塞了不少人,但大半的屋子还是空着的。在麟趾宫里,除了祥妃居邀月楼外,另有谨嫔、冯庄姬等四位嫔妃随居偏殿。

此时,邀月楼中的祥妃正等待着皇帝的驾临。她着了水蓝色的纱衫,下衬的月白花笼裙直束至胸口,因着腰腹的臃肿并不束带,徐徐踱步时那宽大裙摆上绣的彩蝶霎时如飞花逐雨一般跃动,栩栩如生。只见这位艳冠六宫的美人缓步行至窗前,伸出玉臂撩开百叶合的窗纱,微笑着稍稍后仰迎向夏日热辣的日光,与寻常爱惜肌肤的女子大不相同。

旁侧并没有上前打扇、遮阴的宫女。在这个邀月楼中最奢华富丽的第三楼内殿里,本应有无数侍女,却时常被这位主子一个不留地屏退——很奇怪,大家都晓得祥妃娘娘喜欢大摆筵席、喜欢热闹的逢迎、喜欢花团锦簇的簇拥,可她更多的时候却会喜静。

她的右手习惯性地抚在小腹上,面上浅笑嫣然,那笑意却未达眼底。少顷,她极慢极慢地叹息了一声。

恰在此时,外头呼声大动,拓跋弘的龙驾来得很准时。

上官璃倏地转过身。并不是急着去迎驾的,她俯身将绣蝶儿的裙摆缠在了蟠龙案团四方熏炉的钩状龙首上。

于是当拓跋弘和一众侍从进屋的时候,看不到本该在殿前恭迎的妃子,只能看到一个低头慌乱地用脚拨弄裙摆却难以脱身的美人。

拓跋弘当时就哄堂大笑。上官璃窘迫地抬头看他,继而蹙眉道:“皇上看见了,还当众嘲笑……”这么一抬头就看到了皇帝身旁的林媛,面色中霎时透出愠怒。

她并没有想到林媛会被皇帝带过来。以往皇上召林媛随驾、用膳之类也就罢了,可今日却把人往她的邀月楼里请。难道自己不应是这后宫里独一无二的存在么,今日自己明明是要和皇帝独处,凭什么会有另一个女人横插一脚……祥妃想着这些,脚下便不住地踢那被缠住的可怜的裙摆,也不知是窘得还是恼得。

一旁的林媛看她这样子,心里只能大呼冤枉。自己原本就不想跟着来,无奈被拓跋弘硬拉过来。她瞧着祥妃,又看看仍然在大笑的拓跋弘,俯身朝祥妃行了个礼,并不多话。

祥妃的目光在林媛脸上定了定,终是移了开去,又和皇帝抱怨道:“您还在笑!”说着跺了跺脚,又努力地要俯下身。

“唔唔,朕来帮你,你小心腰腹……”拓跋弘说着走上前去。虽不至于亲自蹲下来为祥妃解裙子,却是揽着她的腰身扶住了,让宫女们在扯着衣裳的时候不会绊了她的脚。

在这种窘迫而仓促的小意外之中,帝王那带着嬉笑的眼睛,难得地显出一分真诚的温暖来。

费了不多时,祥妃的裙子就被解救下来,那薄纱一般的衣料看着脆弱实则却是天蚕丝,被又缠又勾又扯地也没被划破。祥妃由皇帝牵着手行至软榻上坐下了,一抬眼与林媛盈盈地笑:“贵姬可不许说出去。”

“是。”林媛并不和她玩笑,恭恭顺顺地在皇帝另一边的软榻上坐了半边。

祥妃对她无趣的行为撇了撇嘴,继而往皇帝身边挪,二人几乎贴在了一块儿。

拓跋弘左拥右抱,不由地心情越发愉悦,伸手将两个美人一同搂住了:“璃璃和媛儿都陪在朕身边,所谓齐人之福,真乃人生一大乐事。”说着又想起了什么,笑嘻嘻道:“璃璃素日里喜欢热闹,今日媛儿也来了,不如再叫几个人过来,一同宴饮。”

这个碍眼的慧贵姬已经坐在这儿了,再多来几个又何妨呢?左右皇帝喜欢这样。祥妃懒懒地将额头歪倚在皇帝肩上,声色清冽道:“皇上的提议自然是好的。今儿臣妾恰好预备下了丝竹鼓乐,想和皇上一块儿听曲宴饮,她们能过来便更热闹,更是好事。”

难得祥妃大度一次,拓跋弘很是高兴地招了姚福升上前,点了几个他心里喜欢的人名命传旨意去请。

旨意很快传下去,小内监们纷纷往各宫去请人,不约片刻就陆续地来了新客。皇帝一共点了五个名字,白容姬、赵淑媛两人最先到,之后又来了楚家姐妹,都是近日里得皇帝宠爱的。只有一个叶才人没有到,她的宫女来给皇帝请罪道自家主子病了不能来。

皇帝听宫人禀报,心里便想起来那个名唤绣心的温柔小意、胆怯瑟缩的女子。这个叶氏是个挺讨男人喜欢的小女子,只是容貌不算最美、书读的又少、为人太过谨慎小心,皇帝也不会给她太大的恩宠。此时他听说这个女子病了,便只是轻轻点头准许了她的缺席,懒得想太多。懒得想她的病要不要紧,也懒得想她是否在耍小心思故意不过来。

祥妃显然也不把她放在心上,她继续啜着手中的一碗酸梅汤,高挑的凤目不经意间看向皇帝另一旁的林媛,脸色中透着稍许厌烦。

众人进祥妃的邀月楼时面上都有些得意,显然能够在祥妃的地盘上刷皇帝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然而进内殿的时候都纷纷收敛神色,可不敢当面惹着了祥妃。

当然,楚华歆是绝不会在祥妃面前露怯的。祥妃是重臣之女,她的出身也不差;祥妃宠冠后宫,她入宫三年多也受尽皇恩。虽然她及不上祥妃,但她可是自认为总有一天能够和祥妃平起平坐。她进殿时的头都是昂着的,又兼昨日才侍了寝,今日的气色正好,请安的声音亦千娇百媚。

她和祥妃相处多年,此时早已准备好承受祥妃的恼怒和刁难,也准备好了反击的话。然而当她抬头看向祥妃想看看那女人的愤怒面孔时,却看到祥妃正拿了一盘子膳前的瓜果吩咐宫人道:“赏赐给慧贵姬,本宫听说她很喜欢吃这个。”

那个盘子里面装着的全是切成小块的芒果。慧贵姬立即谢恩,那个正捧着盘子的小宫女却在旁侧道:“今年江南的芒果收成不好,贡上来的只有一小筐子,宫内人大多没有口福……贵姬小主若是爱吃可以常来祥妃娘娘宫中……”借此嘲弄林媛虽然得宠却和祥妃的恩宠差距甚远。

韵修容瞪着眼睛看着祥妃和林媛二人的暗中交锋。她惊讶与祥妃对她的忽视。

人最痛恨的不是别人的刁难与伤害,而是别人根本不肯理睬你……韵修容愤恨地想,从什么时候起祥妃竟然不再将她作为对手了呢?

那个慧贵姬又是个什么东西,出身卑微的小户女子,真是碍眼……不过一个没有根基的女人能够走多远呢?上次算她好运逃过一劫,但是人的运气可不会永远都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