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九章 用膳



皇后,你很好!懋嫔便是上一次领头折腾的人,苏贵人也是自己宫里的人……不曾想皇后这么快就来回报她了。还是想要告诉自己这座宫是她的天下,她动动手指头就能让懋嫔和苏贵人掉进水里,若再不客气一些就能直接让自己掉进水里?!

柔妃攥着手指离开了,霁月瑶台里的茶会却热闹依旧,丝毫没有因着懋嫔她们而蒙尘。她们是因着集荷露掉进水里的,是一件很丢脸很狼狈的事,而不是一件受人同情的事。以往和懋嫔不对付的赵淑媛还与众人“称颂”道:“懋嫔和苏贵人是为着服侍皇上才损了自个儿的身子,这样的心意皇上知道了一定会很感动的……只是不知皇上会赏赐她们什么呢?”

旁边的刘婕妤掩口笑了,谁都知道懋嫔几个殷殷勤勤地去给皇上做粥却没有捞到一丝一毫的好处。

正拈着一块双色马蹄糕往嘴里送的祥妃就笑着道:“可惜了,现在皇上好似用腻了甘露粥,本宫瞧着这几日各宫呈上去的粥都没动呢……”说着又摆手道:“不过就算皇上不赏赐,本宫也要赏赐。来人,去把本宫库房里的一匣子雕木的偶人分送给懋嫔和苏贵人,那还是上元节时候皇上分下来的,本宫瞧着是个不错的玩意。”

众妃里有的正喝着茶,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上元节时候分下来的雕木的偶人……那貌似是小丑吧?骂人也不带这样的啊,祥妃果然是不留情面啊。

这宫里最会整治人最嚣张跋扈的还是祥妃莫属,偏偏不管谁受了她的欺辱都不敢说出什么来,皇后与柔妃也在她手上讨不到丝毫的便宜。宫里头因着楚氏姐妹与后来居上的慧贵姬正闹腾得厉害,祥妃这儿却是有几分平静。她三月有余的身孕已经显怀,往日纤细的腰腹不再,却因着进补和保养面色越发红润,其美艳倒是丝毫不输于往日。旁的嫔妃们争的都是晚上的侍寝,白日里皇上却总是会陪着祥妃,这么些年过来众妃对于她从来都是万分欣羡的。楚氏姐妹势起势微和林媛的钻营谋算都是围绕祥妃而起,祥妃本人如今却过得最滋润……

林媛不经意间瞥了祥妃一眼,心里有些闷。这女人恐怕是自己最难对付的人了……

茶会热闹了一个多时辰才散去。皇后大方地赏赐了众人茶叶和茶具,一群人都心满意足地告退离去。

还没等到这一日的黄昏,御前就来了轿辇将林媛送进了九州清宴。拓跋弘这边刚摆了晚膳,见林媛来了,对她伸手道:“今儿有北海的鲟鱼,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来,陪着朕一块儿用。”

林媛迈着细细的碎步走上前行了礼谢恩,又端着双手跪坐在大红案几的右侧边角。旁侧的宫人流水般地将色泽鲜丽、做工精致的菜肴摆上案几,林媛略扫一眼摆在前头的一大碗乳白色的泛着鲜气的羹汤,笑与拓跋弘道:“宫里虽锦衣玉食,鲟鱼这东西嫔妾却是没尝过的,有皇上在,真是嫔妾的好口福。”

说着顺手舀了一小碗汤端到拓跋弘面前。

心情不错的拓跋弘并不急着用膳,只端坐着和林媛两个闲话。“别说是你,朕也难得吃一回。北海离京两千里,这鱼和咱们东边海上的鱼也大不相同,捞起来就算养在海水里,不过一个时辰就要翻肚。北地的巡抚早想着送京城来上贡,可那死鱼的味竟是连河里的鱼都不如了。”拓跋弘笑着,面上隐隐有自己拥有地大物博的疆土而产生的自傲:“还好民间一位渔夫偶然之间找到了法子让这鱼不死,咱们今儿才能吃得到。”

林媛觉得自己貌似听说过这鱼的故事,不过还是追问道:“那是什么法子呢?”

“听说是在鲟鱼堆里头放几条鲶鱼!”拓跋弘说着就笑:“鲶鱼可是吃肉的,钻在鲟鱼堆里就赶得那鲟鱼不住地逃窜,最后有那不中用地被鲶鱼给吃了,可剩余的却都是鲜活着运到京城的。虽然算下来死了不少,但那活着的一部分的价值是那死了的十倍百倍不止,也只有活着的才能运进皇室做膳食了。”

林媛听完了这个故事,点头称赞此办法的确很高明,那位渔夫的确很天才。她知道拓跋弘想听的是什么,斟酌了片刻就道:“这鱼的故事真让嫔妾大开眼界,做鱼是这样子,做人也是一样的。有鲶鱼作伴的鲟鱼就是鲜活的,能赢过对手活到最后的人也是成材的。那些一辈子在长辈庇佑下长大的人就跟那没有鲶鱼的鲟鱼一般,最后都是没有价值的;那些被鲶鱼吃了的,也就都是些不中用的。”

拓跋弘点点头道:“就是这个理。朕今儿吃着鲟鱼心里就在想这些事。”说着面上那笑意都有些自得:“以往朕学诗书礼义,只晓得何为‘正道’和‘仁义’,现在想想这些也觉着迂腐……若全天下都是正道了,每个人身边都没有个使坏的、吃肉的鲶鱼,那我们大秦的人才也都成了废材。只有那些从对手手里头杀出来的人才是有能之人。所以朕现在觉着,为着生存或利益而产生的血腥的杀戮,不光是有益的,还是必不可少的呢……”

瞧着他这个样子,林媛在旁边陪着他点头,心里却在发毛。尼玛的血腥杀戮,你当初登皇位的时候应该杀了不少人吧?先帝除了你之外还有九个儿子,你登基前都是活着的,你登基后的头几年就死了四个,他们的死因大概有问题吧?皇子倒还罢了,先帝时的几个朝堂上的重臣和当初京城里的四大世家,这几年都死的死垮的垮,一朝天子一朝臣,把你拓跋弘拿到历史上来比较都算杀人多的,这做得挺狠呐。

哦呵呵呵,你以前觉着害死这些人有点违反道义,但现在你总算找到理儿了。你这鲟鱼的故事还算不那么残忍的,我想那个“九犬一獒”的故事貌似更适合你吧……算了算了不瞎猜,这种事和我没太大关系。

不过拓跋弘的道理也是对的,若一个皇子从未有过任何的对手,从出生到登基都顺顺利利地,那长成小肥羊的他当皇帝后被外姓臣子吃掉的几率就大了去……可惜的是,拓跋弘老爹那一代的人用这个道理养出来一个拓跋弘,治国能力较强,对黎民百姓来说算不错。到了他自己这一代……

嗯哼,后宫里属鲶鱼的人实在太多了点,而且鲶鱼们的胃口也太大了点吧……嫔妃们和皇子们都不是吃素的,最后良性竞争就变成了相互厮杀,杀到现在的结果就是只一个大皇子活着。自己身边的这位皇帝同志真有点可怜呐,都奔四的人了,身体没有不孕不育问题,每天却在为生不出儿子而发愁!

拓跋弘讲完了一通大道理,这才端起碗开始用膳。因着林媛在侧,一旁负责布膳的宫女们都识趣地退下了,林媛一个人尽职尽责地伺候拓跋弘吃饭。用的还是伺候太后的那一套规矩,看拓跋弘眼睛往哪儿瞟自己的手就往哪儿伸,并不开口劝膳。

自然,那道身为主菜的鲟鱼汤是多盛了一些的。

此时的林媛虽是安守本分地服侍皇帝用膳,但这和在长乐宫伺候太后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她在太后面前是妾是奴,在皇上面前还要多一个宠妃的身份。她不必小心翼翼地只伺候人自己不敢吃,在给皇帝夹菜的同时她面前的碗里也是满满的大鱼大肉,一点儿也没亏着自己。

但这个样子就导致了林媛伸筷子的频率过快——一个人夹两个人的份,能不快么。还有那鲟鱼实在鲜美,这么满满的一大锅拓跋弘肯定吃不完,索性就一碗又一碗地往自己嘴里送。反正这东西若剩下了,那可是暴殄天物。

拓跋弘看看面前如雪片般飞舞的筷子,再看看旁边腕力精准、吃相利落的林媛,默默地想这女人瞧着柔弱,实则是一副厉害性子。

等二人吃饱喝足了,林媛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笑与拓跋弘道:“皇上对嫔妾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好吃的御膳能让嫔妾享用,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呀……”

拓跋弘瞧着中央那碗所剩无几的鲟鱼汤,情不自禁地伸手刮了刮林媛的鼻尖道:“能吃是福,朕瞧着你最近越发圆润了些,身子定也是越加康健,不知何时能给朕养个皇嗣?”

林媛舔着嘴巴笑了:“皇上不这么说,嫔妾也知道努力的。”心里却在暗骂,谁TM想现在给你生孩子,生了还要被抱走,那不找虐么。

“恩,朕和媛儿一起努力。”拓跋弘说起这种事的时候从来都不害臊。旁边撤膳的宫人们听着他语气不对,便都乖觉地加快了收拾的速度,很快都做好差事退下了。寝殿内仅留了这帝妃二人。

林媛瞧了拓跋弘两眼,倏地便笑了:“皇上已经宠幸了嫔妾五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