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四十九章 避暑



拓跋弘并不怕热,只是皇室里不少宗亲、女眷们都身娇肉贵地,即使日日供着冰块也难消盛夏酷暑,宫里宫外离京避暑的呼声越来越高。拓跋弘和皇后私下里商量后,决定和去年一样往骊山避暑。

上头这一声吩咐下去,六局、礼部、工部等皆忙乱起来,沿途四处也纷纷开始部署,预备着迎圣驾。后宫这里,皇帝和皇后商量着拟随行的册子,嫔妃们也都有些不安。若自己没有被选上随驾就是三个月不见皇帝,等圣驾回来之后皇上哪儿还记得自己?可此事只看皇上的意思,又不好强求的。

太后因年迈体虚不宜舟车劳顿,遂留在京都。皇后、祥妃、柔妃等人自然要随皇帝同往,其余的嫔妃中能得了恩典伴驾的都是素日有宠的人,除了风头正盛的楚氏姐妹,另有赵淑媛、懋嫔、白良娣几个,林媛也有幸这些宠妃之列。谨嫔本也是有宠的,可惜她的脚伤未愈,就白白地失了出行的机会了。

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就是文嫔了。虽然因着楚华裳的缘故她失掉了才女的名头,也失了宠爱,但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还是将她的名字添进了册子——毕竟她服侍皇帝多年,有苦劳了。可她最终以要服侍太后为由拒绝了随行。

拓跋弘听了之后没有气她不知好歹,也没有夸赞她的孝心,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准了。”

文嫔的举动让林媛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清高。“清高”这东西,和一般的骄傲、自尊可不一样。

可她又不得不说,能清高得起来也是本事啊。若她处在文嫔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上——父亲是个无实权的翰林,自己除了才华外一无所长,偏偏这才华还被一个出身、容貌、年纪都优于自己的女人超越了。这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

虽然从前有过宠爱,可一没留下半点骨血,二不曾在皇上心里留下一丝的痕迹,现在失宠的局面岂不是一个死局。拓跋弘当真是个凉薄的帝王啊,他要带着嫔妃们去行宫避暑的时候,自己的名字甚至不是被他亲手写进去的,而是被皇后作了个人情。

人家恬良娣还有家族和姐姐的后台,硬碰硬显然不是对手。若从其他方面下手,学舞学琴甚至学那什么房中之术,又和自己以往的形象差距太大,在皇帝眼里一个善变的女人可不讨好。

那么又能怎么办呢?总不能坐以待毙。

文嫔此时的举动在林媛看来,和自暴自弃是沾不上边的,倒是有点独辟蹊径的感觉。

虽然林媛不清楚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但她记得那女子在长乐宫里压抑的怒火,那不会是个无声无息认命的人。

林媛特意在临行前去和她告了别,那时候文嫔已经搬到了长乐宫旁侧的一间名唤碧霄殿的宫室,方便服侍太后。碧霄殿这个名字就透着仙气,地方更是处处素淡,而站在大殿中的文嫔只着一身月白色的浣花锦罗裙,发髻上用青色的丝带高高束起,并没有用簪子。她不欢迎林媛的到来,甚至可以说是不客气:“好奇怪,你我并无交集,你为什么要来看我呢?你知道我失宠了,你在我身上已经捞不到好处了。”

林媛淡淡地笑:“娘娘,嫔妾没有想要捞好处的意思。嫔妾只是想来看看您。”她心里想,这女人说话一点都不好听。难道这就是文人墨客的清高?难怪文嫔的人缘一贯不怎么好,也难怪她没有办法用献媚的方式向皇帝博宠。

“那么就谢谢你来看我。”文嫔说着端了茶,送客。

林媛很快离去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这个时候的文嫔,记住她曾经为了什么得宠今天又为了什么失宠,记住这后宫里皇帝的宠爱有多么凉薄多么抓不住。文嫔今日的落魄源于她从前的掉以轻心,她以为凭着才学一样本事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可她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当出现一个更加博学的女子来替代她时,她在君王心中就全无价值了。而除了才学之外她还会什么别的博宠的法子吗?不,她什么都没学会,所以她只能失宠。

林媛把这个女子的落魄刻在了脑子里。她想要提醒自己前方的路有多么难走,提醒自己皇帝是个丝毫不念旧情、不值得依仗的人,提醒自己永远不要掉以轻心。

当然了,等三个月后从行宫回来,林媛一定要再看看这个有趣的女人,看看她是否真的能复起。

出宫避暑的行程已经安排妥当。在六月初五这一日,皇室亲贵、世族百官们随着龙驾一同出发,浩浩荡荡地往骊山行宫而去。

而就在临行前的一天,皇帝还特意去了华阳宫探望韦昭仪。林媛从来没见过韦昭仪,她觉得这位娘娘挺神秘,就凭着皇帝时不时去探望一二,就知她绝不是无足轻重的人。

拓跋弘不是多么好女色的人,去一趟行宫兴师动众,若再带着几十名妾室伴驾,耗费人力物力不说,在臣子和百姓们的眼里也不好看。因此,能随侍去行宫的嫔妃并不多,算算也就十数个。大半的人都要留在宫里过着既炎热又没BOSS可刷的苦闷日子。

龙驾一路向北行去,所见风光与京城中大不相同。郊外不会有什么珍稀名贵的花草,只是因大秦崇尚明黄、朱红的颜色,从京城往行宫沿途的土地上都种着枫叶林和黄金槐,算是皇家的威仪象征了。

宫里的嫔妃们已经许久没有出宫了,对宫外清新的景致有一种热烈的渴求感。很多人趁着道路旁没有外人,伸手将轿帘撩起来向外张望,只见一路上艳丽的红黄两色交织,间或有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凤仙和一些说不上名的野花,这样丛林茂密、远山朦胧的景致,竟是比宫中的上林苑更令人流连。

因着位份不高,林媛不能独享一乘马车,只能和恬良娣同坐。在皇帝面前,皇后是很会做人的,宫里人都知道林媛和白氏、叶氏两个都不合,皇后就挑了恬良娣来和她一块儿。这种专门为远行准备的马车不同寻常,里头很宽敞,两个人躺下来睡觉都不会挤,里头还塞满了锦被枕头让人坐得柔软,既不容易晕车又不会累着。林媛表示这简直是古代版的房车,高端大气上档次,且只有皇室能享用。别的王府、官宦女眷们根本没有这待遇,一个个苦逼地坐在硬板子马车里,每每到了歇脚的底都叫苦连天地出来休息。

按着京都到骊山的距离,车轿要从大清早一直走到黄昏。林媛在豪华马车上感觉很舒坦,旁边的恬良娣又是和气性子,两个人保持着疏离的客气,一路上都处得挺好。

林媛慢慢知道了楚家的女儿为什么会被皇帝扶持。楚华歆与楚华裳两个,是真正的高门贵女,大家闺秀。楚华歆身上更多的是骄傲和贵气,楚华裳给她的感觉就是从容,和她坐在同一辆马车上亲密地相处下来,林媛看着她举手投足之间的利落与大方就觉得欣赏。

这种贵女的气度,和白秀薇是截然不同的——有的大户人家家规严,教出来的女儿就是楚华歆姐妹;有的家里有权有势,富贵乡里偏还要一味地娇宠女儿,宠出来的就是白秀薇这样的。

想想也是,只有楚家姐妹这样的人,这样高贵的出身和不俗的气度,才有本事分祥妃的宠。

到了第二次歇息的时候,从前头过来一个小内监,停在林媛她们的车轿前头躬身道:“请两位小主安,皇上传召恬良娣,请良娣小主随着奴才过去吧。”

恬良娣楚华裳面上的喜色一闪而过,随即低头掩饰住,对林媛道:“不巧了,我要失陪了。”

得,人家又要去伴驾了。楚家姐妹隆宠的势头不衰啊!

林媛淡笑着与楚华裳告别:“良娣小主慢走。”

此时却突地有人道:“从前可看不出来林氏有这么好的性子!宣恬良娣伴驾的圣谕递到了眼前,你竟也忍得下。”

听这声音就知道这人是白秀薇。林媛回过头来朝着她浅浅一笑,难得地和气道:“修身养性正是女子应该做的事。您说嫔妾好性子,嫔妾虽不知道您为什么如此夸奖,不过还是先谢过了。”

白秀薇着了一身胭脂色的刻丝坠米珠宫装,亭亭地立在车轮前一块青石板上,面上满是嘲讽。她抬手拢一拢发髻,道:“林小媛一贯伶牙俐齿,想来心思也是狡猾,怎能不明白本妃的意思呢?”说着掩袖嗤鼻而去。

林媛早就懒得和白秀薇计较了,被骂又不会少块肉。

大队人马走走停停,在黄昏的时候准点到了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