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十九章 作死(上)

接下去就是林媛一个人伺候了,太后眼睛往哪里看,她就往哪里伸筷子。嘉贵人和叶绣心两个简直成了木头桩子,伸手也不敢,不伸手兀自站着尴尬。

旁边的之景嬷嬷瞧得有些惊愕,她们这些宫女平日里就是这般服侍太后的,这是多少年攒下来的默契。可林氏第一回过来就知道该怎么做。

瞧瞧人家的那气度,那展样,那灵巧,和另外三个小主放在一块儿,高低立显。之景在心里暗暗地佩服,林小主不过十五六岁的丫头,这副能耐倒像是在宫里历练了了几十年,或者在别的历练人的地方练出来的。

等太后不急不慢地用完午膳,回去换衣裳的汪承衣刚好回来了,她一进屋看见林媛服侍地手勤脚快、剩下两个人站着手足无措,一时间也是惊愕。她瑟瑟地从墙边绕过去,和嘉贵人一块儿杵木头桩子,两个人同样阴郁的脸色倒是很相配。

太后放下筷子,林媛给端上净口的茶水。太后漱完口,对林媛道:“今日你伺候得好,哀家多吃了半碗。”

林媛并不喜形于色,稳声答道:“承蒙太后夸奖。”

太后笑一笑,道:“你们都回去吧,哀家今日还要礼佛。”

四人遂躬身退出大殿。一出来,其余的三个人就齐齐看向林媛。昨日和今日都是林媛大出风头,还得到了太后亲口夸奖,嘉贵人简直要气得粉面通红,一双眼睛恨恨的瞪着林媛。

叶绣心缩在最后头,看前头几人火星子四溅,不敢上去多嘴。汪承衣还沉浸在被太后责骂的忐忑中,扯着嘉贵人的袖子问道:“姐姐,太后是怎么个意思啊,我们以后到底要穿什么衣裳来长乐宫……”

嘉贵人气得一把推开她,骂道:“蠢货,太后说的什么话都忘了吗?太后是嫌你穿得老气,并不是嫌你素淡!以后咱们还要穿素淡的,但要穿浅色,别整那些鸦青色和胡桃色了!”

说着又对林媛冷哼了一声,愤愤离去。

这时候,之云嬷嬷赶上来拦住了她,对四人同时行礼道:“小主们请留步,太后娘娘念在小主服侍有功,遂有赏赐。”

几个人一听面上都露出欣喜,嘉贵人也不生气了,忙和林媛等一同跪下接赏赐。之云传太后口谕,念道:“赏嘉贵人周氏东珠双缠丝手钏,赏林美人、叶承衣、汪承衣莲花祥云翡翠珮。”

身后有内监捧了红丝绸盖着的漆盒过来,四人一一接过,口中一壁说着“谢太后娘娘赏赐”。嘉贵人忙不迭地掀开了绸缎看,只见那手钏上共有十二颗东珠,颗颗浑圆足有拇指肚大小。

她又惊又喜,想拉住之云问上两句话,之云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转身行礼告退了。

林媛三人的赏赐都一样,不过是寻常的翡翠玉佩,并不是多昂贵的东西。嘉贵人心里暗暗计较着,脸上的喜色越发浓重。

汪承衣也是看懂了这其中的差距,忙不迭地奉承嘉贵人道:“东珠贵重,是三品以上的嫔妃才能佩戴的,太后娘娘赏赐了东珠给嘉姐姐,定是对姐姐青眼有加了!”她说着心里也暗喜自己跟对了人,想着日后只要紧紧扒着嘉贵人,自己说不定也能让太后喜欢呢?

“方才看着太后称赞了她,还以为对她有多么满意呢。”嘉贵人满面得意:“依我看啊,太后对林美人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你说是不是呢,林美人?”

林媛面上淡淡一笑,也不恼,道:“贵人小主说的对,或许是您夹的那块茄盒让太后高兴了。”

嘉贵人虽然不明白太后喜欢自己哪一点,但她可以肯定那块茄盒是不受太后喜欢的,还导致了尚食局的掌事被免职。这时候听林媛拿出来说嘴,不禁又恨起来,跺一跺脚道:“本小主的位分原本就高于你,如今又得了太后娘娘的喜欢,你竟还敢和我顶嘴?林氏,你给我……”

她刚想说“跪下”,说到一半就想起来这是在长乐宫的门前,只好讪讪地住嘴。

林媛嘴角扯起冷笑,不过是个贵人位分,比自己高一阶,就想着罚跪了?这么个浅薄的女人,也配选在君王侧。

嘉贵人发作不得,只好离去。汪承衣急急地跟在她身后。

叶绣心上前扯了扯林媛的袖摆,道:“嘉贵人就是这样的脾气,说话直,林姐姐不要生气。”

林媛看向她,心里微微沉思了下,问她道:“嘉贵人得了东珠,看起来前途无量,承衣你怎么还和我在一处呢?”

叶绣心笑一笑,道:“嘉贵人的前途,不是现在就能说得清的。”

林媛听了这话,瞧着叶氏的目光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个叶绣心还是真不是一般人。她说嘉贵人的前途说不清,言下之意就是不认为嘉贵人会有个好前途,也就是不认为太后喜欢嘉贵人。但当众议论太后的心思是不合规矩的,所以她就换了一种说法。

看到嘉贵人得到东珠的赏赐,任何人都会觉得这是太后对她的肯定,但叶绣心不是这么认为的。

这样的回答让林媛很惊讶——不仅惊讶与叶氏说话的内容,更惊讶与她说话的方式。林媛问她为什么不舍弃自己去扒上更胜一筹的嘉贵人,她没有姐妹情深地说自己多么喜欢和林媛做姐妹以后也绝不会背叛等等,而是回答嘉贵人不是个好选择。这样的回答很直白,不带一丝的遮掩和做作,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目的。这是聪明人之间开门见山的方法。

林媛知道,这个外表怯弱的叶氏并不简单。

两个人各自怀着心事往回走。

然而走到宁寿门的时候,二人就闻见前头一阵嘈杂,叶绣心拉着林媛,有些惧怕地道:“是祥妃娘娘的声音。”

林媛看前头隐隐约约有十数个内监,估计都是祥妃带出来的宫人,自己和叶氏两个站在这里怕是早被人看见了。既然遇见了祥妃,如果不去请个安就是无礼了,恶名在外的祥妃还不知会如何刁难她们。

二人遂要上前见礼。过去之后却是一惊,只见嘉贵人和汪承衣两人跪在正中,一旁宫人搬来的红木椅子上坐着祥妃。

祥妃今日着了一身缕金百蝶穿花绣罗裙,宽大的袖摆散漫地搭在扶手椅上,面容一如往常般艳丽,眉眼处却添了许多的凌厉。林媛和叶绣心两人齐齐地行了礼,祥妃转过脸,道:“今儿倒是热闹,林氏也过来了。”

祥妃对林媛是有点印象的,她隐约记得自己曾经找了个由头罚她跪,不过现在她连当初找的什么由头都不记得了——因为她那一天是在和皇后斗气,气了个半死看谁都不顺眼,为了泄愤就顺手抓过来一个出气筒命罚跪了。

她觉得林媛就是一上不得台面的蚂蚁,当初那可是后宫活死人一个,当出气筒挺合适。可现在,祥妃对林媛的得宠和晋位感到稍许的惊讶——想到这里,祥妃就不由地嗤笑了,林氏能得蒙圣恩还是因着自己的缘故,那一日为了给白氏使绊子才劝皇帝去了宜春苑,结果就便宜了林氏……

现在,祥妃的确对林媛留了一点点注意力,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祥妃厌恶任何一个得宠的嫔妃,林媛晓得这一点,低着头道:“嫔妾只是路过。”

祥妃哼了一声,不再理她,又命令左右道:“还等着做什么!周氏冲撞本宫,照规矩掌嘴二十,就在这儿打了给本宫看。”

林媛低头站在一旁,听祥妃所言心里倒是明白了些。怕是这嘉贵人不知怎地惹上了祥妃,祥妃一贯不容人,嘉贵人又是有宠爱的,被抓住了把柄后怎可能被放过。

此时跪着的嘉贵人已经满脸泪痕,看那两个膀阔腰圆的姑姑要来扭她,又不跌地磕头求饶道:“祥妃娘娘饶命,嫔妾真的不是故意的。嫔妾只是在看手钏,没有发现娘娘的车驾,不小心摔倒在轿辇面前……请娘娘宽恕嫔妾啊……”

汪承衣是一同跪着的,此时早被祥妃的威势吓傻,哪里敢为嘉贵人求情;祥妃睨着嘉贵人,面上只透出烦闷之意,不悦道:“贵人坏了规矩,自当受罚,若人人都如你这般找理由躲过,那这宫中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林媛和叶氏两个在侧听着,只觉得这嘉贵人今日是霉运大了。虽然周氏本身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祥妃也实在太跋扈。远远地看着这边又是哭又是磕头的,还当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冲撞了车轿,又不是把你祥妃撞倒在地上,也值得当众掌嘴羞辱。

祥妃说话间,一个姑姑的巴掌已经落在了嘉贵人脸颊上,声音清脆且响亮。

嘉贵人自幼被家人娇养长大,哪里受过这样的责打和侮辱。她先是被打傻一般地愣了愣,而后才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呼声。她一把抓住了那姑姑的手,扬着半肿的脸喊叫道:“娘娘何必咄咄逼人!您知道的,嫔妾近日都要去伺候太后娘娘,若到时候过去了,脸上的伤被太后娘娘看到了,太后娘娘问起来可怎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