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三十一章 乌丝草

这一路注定坎坷。幽阁蒙古虽在内乱,如东桓那样为了内斗勾结敌国的到底是少数。秦军一路南下遇上不少蒙古部落,都无一例外要经历一番恶战。

皇帝身边最后剩下的几万人马,都是万里挑一的骑兵,人人武艺精湛,这些时不时前来阻截的部落骑兵并不能造成真正的威胁。敬文太后那儿果然出手,但距离太远八成是追不上的。

大军顺利回国不成问题,问题是拓跋弘的身子撑不下去。

速度是个天大的难题,蒙古兵马整日偷袭,再怎么想快都快不起来。

有驿官快马加鞭回京城传信了,京城里头接了消息,应该已经动身前来。

***

拓跋弘在昏迷数日后醒了过来。他眼前迷蒙,看什么都是黑沉沉地。心中升起从未有过的恐惧,他习惯性地抬起手指:“来人…”

“皇上,皇上您醒了……”云丹的脸色没比他好多少,拓跋弘昏了三天,她硬是哭了三天,哭得脸上都发紫。她慌乱地去喊人,结果连路都走不稳,加之心绪大起大落,不小心一头撞在门框上。

“珍妃……是么?”皇帝实在是看不清东西。很快有侍从进来端药、换毛巾,皇帝闻着四周有一股子丁香花的清幽,皱了皱眉头:“这是靖边城?”

匈奴大城靖边城,千年来遭战火屠戮。地处偏北算不上富饶,更没有珍稀的铁矿金矿,不过是因着四面悬崖峡谷易守难攻,这才成为边陲重镇。这个地方唯一值得称道的物产,却是丁香花。

自从秦军攻下了这儿,宫中的丁香供奉比往年好了许多。

圣驾长途奔走五日,终于出了蒙古,抵达靖边城。此地有数万秦军驻守着,靖边城又在半年之前举办了献俘仪式,已经算得上是秦国国土。各地都接到圣驾传出的加急奏报,地处北塞的靖边城率先派出一万先锋接应圣驾,紧赶慢赶地将皇帝挪了回来。

彼时拓跋弘的病情已经十分棘手。御医商讨半日,说是一路颠簸,皇上旧伤一直流血不止,最好不要再赶路了。靖边城丝毫不必担心战火险情,然而这种贫瘠荒野的鬼地方,连上品的药材都没有,气候又干燥阴冷无益于静养。

都说征战苦,到底苦在哪儿?吃不好睡不好都不是事,病了伤了没条件治疗才是大事。

珍妃和一众臣子束手无策,皇帝五天前暴病时倒是及时传信回去了,此时那年近八十的梁御医和一众国手就在来北塞的路上。长白山产的山参、吐蕃的雪莲之类明日也该送到了。两年前皇帝出征前是准备地很周全的,各类珍稀的补药都有带,不过上次大角峪一战受伤时就给用完了。

珍妃捂着额头爬起来,出去端水。皇帝一醒,四周侍奉的人都涌进来,御前的人训练有素,面上倒是没乱起来。那四个御医因着治不好皇上,连日下来都是惊惶不安的,拓跋弘的心腹侍从们见主子境况不好,也都悲痛地生不如死。

药僮捧了碗进来,珍妃接过来给皇帝喂,她说话的声音都是哑的:“……听说南边大理产一种红果,可以治瘴气毒,姚总管亲自带着人过去了,该是有用的……”

拓跋弘平静地呼吸,一言不发望着头顶房梁。方醒过来那会儿眼前发黑是正常的,可是等了半晌,他还是看不清楚。茶盏书本什么的轮廓能看个大概,屋子里牌匾上头的小字却认不得了。

他伸开双手扣住床栏,死死地用力抓着想起来,这一下就真发现自己一点劲都没有了。

这一生都没有这样害怕过。

一个坐拥天下的帝王,所有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他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他掌控一切,旁人的生命在他看来都微不足道,有什么能够使他害怕呢?

他还不满于现状,想要拥有更广阔的天地与更耀眼的权势,于是他征战四方,侵略邻国。最终四周的小国都如同他的子民一般臣服了,他也终于成为整个天下的主宰。

他拥有强盛的武力,所以总是会赢。唯一无法战胜的,就只有死神。

拓跋弘突然记起父皇濒死前的一年。他是第五个儿子,他的父皇那个时候年纪已经很大了,七十古来稀,活到五十四岁对于平民来说就该知足,当然对于皇帝来说这远远不够。父皇生命的最后一年,每日都在研习道家法术、寻求长生不老的丹药。

他一直深恨父皇昏庸,他继位时才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拥有最宝贵的青春。他在皇位上又坐了二十年,从来相信“怪力乱神”,觉得道家丹药不过是些骗人的邪术。他才四十二岁,远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

但是现在,动动手指头都会筋疲力尽,肩头的旧伤痛得连骨头都麻木了。这种绝望的感觉……

他无奈苦笑,原来这么快……

“将玉玺拿过来,摆在朕眼前。”他吩咐道。让诸位皇子从京城赶过来的话,估计是来不及的,玉玺放眼前看着,用的时候马上就能拿到。

珍妃浑身颤抖。她扑上去抱住了皇帝:“皇上别说这样的话。臣妾还等着跟随皇帝回京城,接受匈奴新王的朝拜啊……”

***

此后几日皇帝都歇在靖边城。

珍妃贴身侍奉他,御医用雪莲吊着命,说是还能支撑些许时候。

林媛并没趁着机会去和珍妃争。对于她这个东宫之母来说,难道在皇帝面前刷存在感就能让那一纸诏书上头写上拓跋琪的名字么?时间所剩无几,该做些更要紧的事。

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所有的准备都还没有做周全,就要面对最艰难的挑战。

直到又过了四天,外头瓢泼大雨,七八月份的天气冻得人发抖。北方荒凉地,要么不下雨,一下就是暴雨,四周山上草木稀疏还容易引发泥石流。一个戍守的侍从浑身**地奔进正房里头,朝里头轻声叩门禀道:“圣上,淑妃在外求见。”

里头传来珍妃压抑的干咳。下雨天冷,珍妃日夜守着皇帝,疲惫之下就着凉了。而病榻上的拓跋弘情况更糟,重病之人需要个温暖舒心的地方静养,偏靖边城这种鬼地方还下起了暴雨。

拓跋弘刚吃了药,半闭着眼睛打瞌睡,听见淑妃二字眼皮微动。云丹咬咬牙,附身问皇帝见不见。

拓跋弘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似乎过了漫长的时间,他才轻轻点头。

林媛在门外等了半晌才等了准许。她低着头迈进里屋,与几日前不同,里头不单是一股子闻着发苦的草药味,所有窗扇上头都挂着厚重帷幔,光芒射进来之后只剩下黯淡的灰色。

“皇上不能见烈日,更听不得半分吵闹。”云丹细声细气地垂头和林媛说话。林媛点一点头:“本宫不会叨扰皇上的,不过送些东西,很快就走。”

皇帝召见淑妃,云丹照例不敢入内,放下内室珠帘后垂手老实地站在穿堂里。她心内狐疑,这淑妃林氏早失了体面,皇上防着她,还派了好些心腹整日看押。为何今日却称“本宫”?

也罢,这种时候,她没心思与淑妃计较。思虑片刻又叫来御前侍从,问他们姚福升何时能到,那大理的红果有没有送来。

想到此处心里又是绝望,大理的确有些治疗瘴气的药材,但却是没什么奇效的,大理那边的官吏常年为了瘴气发愁,若真有好药何至于此。

内室林媛走得悄无声息。最初从容镇定,此时却是越走心越沉。面前这个男人是陪伴了她十三年的夫君,是她孩子的父亲,宫廷搏杀皇权交迭中的人不配谈情说爱,但他们所拥有的是另一种代替爱的东西。多年的扶持和陪伴,那是生存的依赖,比热烈的爱还要牢固。

这么多年,她总以为拓跋弘是个强横的帝王,她用尽一切手段,不过是通过依附于皇帝来得到天下最珍贵的权势和荣华。

然而她的帝王正在走向腐朽。

“皇上?”林媛缓慢地走进,她看到床榻上的男人是睁着眼睛的,想是刚睡醒。她将手里的匣子放在小几上头。

拓跋弘没有说话。很长时间后,林媛的脚都痛了,他伸出手抓住了林媛的手指。

林媛低下头看他的手。枯瘦,关节肿大。

他是虚透了的人,这一个动作就耗尽了力气。林媛亦不敢让他多说话,连忙跪下道:“臣妾自知不配得到皇上爱重。后宫中皇后母仪天下,珍妃千娇百媚,相比下来臣妾白般不如。皇上病着,臣妾是个没用的,只是前两日偶然得了一味乌丝草,听闻可以治疗瘴气。”

说着捧过匣子,从里头捻出几粒小小的黑色药丸。

拓跋弘干咳了几声:“乌丝草,朕记得,古籍上有云……”

“是呢,皇上,这是千金难求的东西,百年前在苗疆那一块儿盛产,那时候卖到中原来,不过是和山参一个价,也算不得什么……”林媛拿了药碗,用白水将两粒药丸化开。

比起千年山参,乌丝草的确算不上珍奇,它是一种解毒药,而且药效用有限,只能解蛇毒和瘴气。

“不过后来泑泽干涸了,乌丝草竟然再也长不出来,您还记得么,您继位时将宫中仅剩的一勺乌丝草种子赏赐给兰陵王,命令他在白湖培育它。但毫无结果……”林媛絮絮地说着,声色一如在京城后宫中那般温和甜糯:“苗疆等地多生瘴气,没了乌丝草,那些中毒较深的人就救不过来了。”

直到这种植物随着泑泽一同泯灭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它的珍贵。因为它无可代替,瘴气中毒导致肺出血的人,使用任何药材都无济于事,没有乌丝草就是死路一条。

她的手指依然扣在拓跋弘手上,看着皇帝没有松开的意思,她也紧紧地握着。

拓跋弘的呼吸很平稳,林媛静静听着,却不敢去看他青白的面色。很久没有动静,林媛挤出一抹浅笑,低下头道:“臣妾今儿用的是腊梅的胭脂,皇上从前很喜欢的。您还记得么?”

拓跋弘亦笑了。半晌道:“朕的媛儿怎样都是美的。你看你的手指,就像白葱根一样的。可惜朕不再年轻。”

一气说了这些话,他开始喘息起来。林媛给他顺气:“皇上这话可怎么说的,臣妾已经二十六岁了。女人过了三十就枯萎,男人过了四十却正值盛年。”

她说的不错。但是真正倾国倾城的女子,三十哪里称得上是坎呢。宫中上官皇后比她还年长五岁,去年皇帝前线得胜,捷报回京,京城百官与命妇都进宫朝拜皇后、东宫。众人都称赞道:“中宫实乃绝色”。

说着这些林媛眼睛里突然发酸。她掩面哭了起来。

拓跋弘就看着她哭。“媛儿,朕做不到全心全意的爱,你也一样。”他闭上了眼睛:“别难过。朕知道东宫不曾谋反,但出了那样的事,朕也无奈……”

他想起了十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林媛的时候,是在梅树底下。其实真正的第一次是选秀女的时候,但他早忘了。

多年帝王宫,他享有万人膜拜,林媛亦是一心一意地对他。只是从东宫册立后,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丝疏离。

他察觉到了林媛完美面孔中的裂痕,他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或许只是常年相处之后,巨大的熟悉背后的直觉。尤其云丹入宫后,这种直觉最为强烈,对比云丹,林媛的确爱他,但这个女人并没有付出全部。

但他也总以为,造成这种“不完美”的原因,是因为东宫,因为夺嫡。琪琪与他政见相左,导致他从心底产生不悦,林媛贵为淑妃,每日周全侍奉更让他觉着,她们母子对他的好是为着皇位,而不是真心实意。

此时濒死之时,他也不能分辨——

到底是媛儿付出的爱不够,还是自己生性多疑,因着夺嫡之事误解她们母子?

“做不到全心全意的爱”,林媛听他这样说,如何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她没办法发出一点声音,泪水却流得越发汹涌。

这辈子,她和拓跋弘之间,平心而论竟是拓跋弘待她更好。皇帝当然是古来最薄情的人,她却是比皇帝更吝啬、更绝情的。

就算后来有了琪琪,有了十几年的相依相靠,她和这个男人之间也不过是“夫妻”而已。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才凑在一起的合适的人。

拓跋弘至少还因她的美色而动心,她哪里有给过一点真心。

她并不后悔。她很清楚地知道,她所拥有的代替爱情的东西,同样宝贵。她是帝王身边的女人,是储君的母亲,是这个王朝贵族臣子之间的纽带。她和拓跋弘,已经是亲人了。

“臣妾不怪皇上。”她呜咽着:“相反,臣妾很感激皇上。臣妾与太子绝没有一丝异心,且臣妾一直坚信张开山是冤枉的。皇上有皇上的难处,外头整日征战,张开山却领着几十万的京城守军撞开了居庸关的城门,就算没有反心也是该死的……”

这件事有多惊险?虽然张开山一直喊冤,一众兵卒也都跪地请罪,但万一他们真的有反心呢?只要有这万中之一的概率,拓跋弘都必须处死张开山,因为他承受不起这万分之一的风险。

“皇上疑心臣妾和太子,但您最终也没有起杀心,臣妾很感激……”她捂着脸啜泣。

若是拓跋弘真的绝情到底,将他们母子一同处死才是最妥当的法子,但他到底没这么干。

且他还保留了林媛的淑妃之位和小琪的东宫之位。

拓跋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谋反是天大的事,就算心里有杀意,有挣扎,他仍然狠不下心。

张开山被斩首后,他就派遣心腹回京城监视东宫,彻查此事。东宫被他软禁,身旁服侍的人都送去了刑部审问,果然查出东宫和张开山过从甚密,当天张开山率军至居庸关,亦是东宫亲口下的旨。

他早就知道,他的琪琪结交朝中重臣。虽有不悦,却也没动怒,这并不是不可饶恕的,哪个皇子没干过类似的事?

而张开山事件,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东宫。拓跋弘的确查不出什么切实的谋反铁证——什么密信、私制龙袍之类。但张开山是东宫党羽,又受东宫命令前来北塞“救驾”,怎能让人相信东宫清白?

拓跋弘心里也是苦的,他不愿意去面对“谋反”的事实。他不遗余力地彻查,最终从几个人证口中得出只言片语——说是张将军动身的前一天晚上被东宫召见,两人议事时,的确提及了“救驾”等等。

“误以为敌军攻进了居庸关,故而攻城”,这种说法似乎也有理。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