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十三章 交战



一年戎马,他自然比在宫中时黑了很多,脸上亦瘦了些。这个样子的拓跋弘更让人感到心安。

“臣妾有罪……”她抓着男人的手掌,那里有一层粗糙的伤疤,不知是何时留下的。“臣妾一介妇人,来北塞怕是给皇上添乱了吧。”

“哪里会,朕很想念你。”他温和道:“东宫的事情朕都听说了,太子果然没有辜负朕的期许,‘鸾仓案’一事,朕很满意。”说着低头捧着林媛的脸:“媛儿,今日朕带你去前线看看好不好?”

云丹在侧站着,看林媛被皇帝揽在怀中,面上虽有郁色却不敢发作。她笑着道:“淑妃娘娘该去骑马走一走,这里的风光和京城大不相同,很是壮美呢。”

林媛的心一寸一寸平静下去。

她自作主张来到北塞,皇帝没有任何责怪之意,认为她不安分或是给自己找麻烦。显然,拓跋弘明白如今东宫与吴王夺嫡的激烈,乐意看到身为东宫之母的淑妃不远千里前来,为自己的儿子铺路,也乐意看到东宫顶着压力往上爬。

虽有吴王跟在皇帝身边朝夕相处、并肩作战,但目前看来,皇帝的心还是偏向东宫的。

为了东宫和太子的夺位,她心力交瘁,生命充满了煎熬和焦虑,但在拓跋弘面前,好歹有一丝的心安。

于是她微笑点头。

第二日时,皇帝再次领兵出关,淑妃、珍妃随驾。

大军征战时,有先锋,有侧翼。皇帝圣驾是处于大军的最中央,林媛和云丹这种本不该出现的女流,则是骑马跟在队伍的最后。先锋军和主力的距离往往超过十里地,远远看去只能看到前方飞扬的尘土,身处大军当中,其实是十分安全的。

鼓声震天,隔着黑水河,林媛看到了匈奴的战旗。

而自己的周围,是秦军的几十万大军,绵延数十里地的骑兵。方才她随众人一同淌过一片草场,这里的泥土都是赤红色的。云丹对她说,几月之前匈奴人和秦人争夺靖边城,匈奴战败,有五万的俘虏被就地坑杀,就埋在这片草地里。

所以它才会是红色。

心脏都被攫住,她太震撼了。原来这就是战场,一个用鲜血和白骨堆成的,一个象征着帝国威名的神话。

“娘娘放心,我们不会有危险的。”云丹朝她恬淡微笑:“我们跟在大军的最后。您瞧,前头是吴王和洛将军领侧翼兵马。”

吴王年岁尚小,虽领了将军名头,但只是被皇帝命令跟随大将洛容真,领副将职权。

林媛的眼睛眯了起来。刚满十岁便能够领兵么?

在秦国,武将氏族的公子,十岁上战场是个不成文的规矩。而以战功显赫的楚家、上官家,祖训严厉,战场上父子兵,就算是嫡出的公子也必是从无名小卒做起,一步一步凭功绩往上爬。

只是皇族中的皇子,他们征战、立功,多是为了夺皇位。一上战场就有了统帅的名衔,亦不足为奇。

林媛明白吴王这个十岁的孩子是多么强有力的对手。他的身后站着西梁,站着吐蕃。

她绝不能掉以轻心——皇帝没有责怪她擅自奔走北塞前来夺嫡,却也没有怪罪吴王擅自领兵出宫。拓跋弘和康靖帝不同,他不是那种眼睛里只有一个孩子的父亲,他给所有的孩子公平的机会。看到吴王小小年纪就习武有所成,且不畏生死亲上战场,他心中十分宽慰,也乐意培养吴王。

若是吴王的确比东宫更出色……

林媛握住缰绳的手指猛地缩紧。

小指指肚被刮破一层血点。她缓缓拿帕子擦去了,侧目看向云丹,温和道:“珍妃的骑术比本宫出色很多。哦对了,那几个武士用得可还顺手?今日怎地没见他们跟出来随驾服侍你呢?”

云丹一愣,随即敷衍地笑笑:“淑妃所赠,自然都是好的。只是今儿跟随大军出城,想必不会有什么意外,臣妾不喜欢那么多人跟着。”

林媛点头不语,偏过头去眺望北塞草原尽头的群山和雪峰。

“列阵——”很突然地,有一位武将沙哑地高喊起来。林媛还未反应,四周军士已大动起来。随行的亲信武士将两位皇妃围拢在中央,而旁的军士则抽出弯弓,迅速骑马往两侧奔走,排成“雁阵”。

前方有尖利的哨声,风沙骤然刮起,林媛惊恐瞧去才发现约莫一里外的草场上,有黑压压的军士从对面袭来。刀剑碰撞的声音非常刺耳,身旁随从拱手道:“娘娘,号角的声音不像是匈奴。是蒙古人来袭。”

林媛的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料到,这么快就会经历一场短兵相接。这一日出城时,拓跋弘本是要跨过黑水河攻打“单于庭”,匈奴哒袒部落的边境。但蒙古军横插一脚。

洛容真抽出长剑,直指天际,喊道:“王司马率军回防备!靖边城空虚,蒙古人必会趁机攻城!”

军令如山,林媛身旁扬起漫天黄沙,一队约莫三万的人马浩浩荡荡地匆忙骑行往回赶。四周更多的军士又在几位将军的命令下趋前作战。

林媛隔得远,甚至看不清前头的盾阵,但弓箭射在盾牌上的清脆金属声色还是如雷贯耳。最前方的军士是三排人马持盾防守,虽然素日里他们训练有素,但片刻之后,还是有箭羽冲破盾墙,擦着林媛的衣衫划过。

林媛眼睁睁看着一位挡在自己面前的心腹随从被一箭射穿了脑袋,翻滚摔下马。她死死地捂着嘴不敢尖叫,整个身子都趴在了马背上。

“杀光他们!”拓跋弘挥手命令:“要快,今日之内我们必须赶到单于庭!”

洛容真眉头紧蹙。若是散兵游勇也就罢了,然而蒙古人来势汹汹,是数万的精兵。他尚且不知他们是冲着秦国皇帝的性命来的,还是身后疏于风范的靖边城。

秦军调转马头迎击从侧面袭来的蒙古人。因是奇袭,蒙古人起初占上风,秦人随后稳住了盾阵,才堪堪减少伤亡。先锋将冯怀恩率先带人列开“锥形阵”,直插蒙古军。

“请皇上回城……”有将领风尘仆仆地快马赶至皇帝身旁,劝道:“今日遇袭,单于庭怕是要搁置了。蒙古军骁勇,我们不可急于一时,回靖边城才是上策!”

前方战火已经越发猛烈。冯怀恩率领的一万先锋被蒙古盾阵挡得太死,迟迟打不开缺口。另一位张姓偏将见敌方凶悍,皇帝又催得急,竟命令拉起了深埋在草地下头的“木锥”。

木锥向来是最后一道防线,一排削尖的硕大木块斜向拉起,指着敌军。我方人马能够踩着木锥,顺着坡度跳到对面,而骑兵从对面过来,鲜少有能跳得过去的马,大半都会被木头尖戳死。这东西拉起来了就再没有底牌。

“单于庭必须在七日之内拿下,不能再拖了。”拓跋弘非常坚持:“不惜代价,解决掉这一队蒙人!”

传令官很快将圣旨传到了最前方的冯怀恩耳中。他抹一把脸上的血,无奈看着眼前坚固的敌军盾墙,不得不再次提剑冲杀。

“将第五排木锥拉起来!”他大声喊道。

第五排木锥冲出了地面,横亘在先锋军和主力军之间。

这意味着先锋军一旦回头,就会撞上木锥。冯怀恩使用的是一道最简单的兵法,背水一战。

绝境求生,先锋军果然勇武大增。冯怀恩身先士卒地杀进蒙古军团里。

后方大军的箭羽从头顶上飞过,援助先锋。还有更多的军士从木锥上踩踏过来,加入到近身战中。

甚至年幼的吴王都骑马过来了。

战火如荼。拓跋弘面色沉沉,心绪很是恼怒。他看到了蒙古人的援军从天际浩浩荡荡地赶过来,粗略估计有数十万人。

冯怀恩当然也看到了。他手下的士兵们有人开始惊恐起来了,但没有人能跳得过木锥,所以都不敢做逃兵。

冯怀恩高声喊杀,领兵越发地深入蒙古人腹地。蒙古将领见此立即命重兵包围冯怀恩,但被秦军后方军士冲破。

这一战注定艰难。

突然间,面前敌军有退兵趋势。冯怀恩追击了几百米,四周的蒙古人纷纷退走。拓跋弘神色一变,问道:“方才他们还在击鼓,为何撤走?”

传令官飞奔与两军之间,半晌后带回来消息道:“蒙古大妃携汗王长子,在两军中央劝和。”

“温庄?”拓跋弘微微眯起双目。

两年之前,蒙古汗王原配阏氏病逝,元烈扶了育有长子的温庄为正室。

这些年秦、蒙交战,拓跋弘早已不再指望和亲的温庄了。但凡温庄有一丁点能耐,蒙古人也不至于和秦人翻脸。他还以为,作为和亲的帝姬,温庄怕是早就按照蒙古旧例,被处死了。

然而后来却得到温庄被尊为金帐大妃的消息。拓跋弘那一次动了大怒。

显然温庄站在了蒙古这一边,为了个人利益不顾母国。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