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十章 北上(1)



小成子抖着腿道:“娘娘,不用瞧了……您看前头碧波湖那儿,大队人马,可不是吐蕃的仪仗?”

林媛定睛一望,果然是许多身着长袖长衫的异国人,正浩浩荡荡地抬着一乘轿辇匆匆走过。紫>

“算了,她已经动身了。”林媛叹息一声:“去衍庆宫,本宫要见庄妃。”

长宁出嫁后,驸马萧源时常能够出入宫廷。比起自小受到严厉管束的长宁,萧源根本是个半大的孩子,进了宫就到庄妃跟前蹭吃蹭喝。萧源能够随意出入宫廷,无疑是极大的方便,如此一来林媛更加肆无忌惮地拉拢朝臣、结党营私。

这一次也不例外,林媛在一日之后收到了右丞相的回信。

此时吐蕃使臣堪堪离开京城,一同离宫的,是受了圣旨传召的珍妃。

林媛匆匆浏览舒心,随后面露恼怒,恨道:“真是个废物!本宫不过想要随云丹一同北上伴驾,他堂堂丞相,军机处的揆席,却连这点事都做不到!”

林媛这一次求萧臻,就是要让他送自己去北疆。没有人不害怕打仗,林媛一介女流,对战场这种血肉横飞的鬼地方自是敬而远之的。然而如今云丹已经北上……

皇帝出征,所有后妃都留在京城,云丹一人伴驾定是独获恩宠,羡煞旁人。然而此时境况,林媛根本是无心争宠的。云丹此行北上的目的也一定不简单。

她是吴王党羽!吴王在十多日之前已经擅自离宫往北去了。

叶绣心诈死,此时不知所踪!

林媛可以预感到,若是守在宫里安稳度日,等皇上回来,东宫之位八成会易主给吴王了。珍妃、吴王这两人都不顾生死去了北塞,安知他们在谋算些什么!距离北疆战线极近的地方就是西梁云州,以冯怀恩为首的云州将领都支持吴王。而北塞中,吐蕃盟国亦派遣了数十万兵马援助秦国征战。珍妃在吐蕃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那些吐蕃兵马都会听令于她!

虽然六皇子已是东宫,朝中又有右丞相一众文臣扶持,然而林媛自知吴王身后势力强大,万不可掉以轻心!

林媛没法子,只好一同跟去北塞,陪在拓跋弘身边。

送信的人是长宁旧日的宫婢,如今随嫁去了丞相府,又成了府中心腹。她诚惶诚恐地道:“娘娘,这么大的事儿,丞相大人的确难办……淑妃娘娘是太子之母,地位超然,若您去了北疆,必将引发朝堂大动,皇后与吴王党羽定会百般阻挠。不过若是由华贵姬小主代您千万的话,倒是要简单得多……”

林媛听着火气就上来了,伸手一拍,炕桌上一把金剪刀跳起来差点戳到胸口:“萧老匹夫!本宫早就知道他赏识华氏,你回去告诉他,休想用华氏代替本宫!这一次北疆战场,本宫势在必得,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必须给本宫做到!”

萧臻不久前刚坐上了军机处揆席的位子。杨奇是个幸运而倒霉的人,倒霉的是他的身子本还能支撑两年,却偏巧他那不成器的长孙女与某穷书生私奔了,将他活活气死。幸运的是他是发病猝死的,到死也没牵扯到夺嫡之争,皇帝追封他为安王,以亲王礼厚葬。

杨奇是乾武一朝的高官大员中,为数不多的善终者。

如今萧臻接手了揆席一职,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左丞相压得连头发都看不见的卑微寒门子,朝中几年都不曾有人敢轻视折辱他,更遑论林媛这般肆无忌惮的大骂。

宫女吓得面无人色,慌忙道:“娘娘,我家大人的确有难处……”

“本宫知道很难!”林媛轻蔑地瞥她一眼:“若是萧大人做不到,本宫可以另寻能人。左丞相大人和上官皇后势不两立,这些年一直在观望东宫与吴王二位,想要在其中选择……昨日左丞相大人还曾传信给本宫……”

宫女听得一惊,林媛已挥手令人带她下去。

如林媛所言,左丞相日渐式微,他的女儿昭睿皇后没能留下一个皇子,萧家想要得到将来,就必须从其余皇子中选择一个。

左丞相在吴王和东宫之间犹豫,他的确曾给过林媛暗示,然而他开出的条件太高了,林媛不想给。

林媛定定静坐着。半晌,她扶轿辇往长乐宫去。

太后薨逝,长乐宫却一切如常,里头的摆设都是按着太后生前的意思置办的。之凝、之云、之景几人遵太后旨意不可殉葬,余生守在长乐宫中。太后寄灵的地方不是历来宫中贵妇喜好的大觉寺,而是距离京城千里之外的武夷山桃源寺,因着离京太远,太后曾下旨无须宫中人出家为她守灵。

长乐宫果然一切如旧,门前紫竹林长势茂盛,黄金槐的叶子还是翠绿的。林媛在宫门前三拜九叩,双手合十默念,如同悔过一般。

多年前,她同样在此地叩首做出生离死别的姿态,然而那都不是真的,她那个时候病入膏肓,最终却活了下来。如今,早走的是太后。

她和太后终其一生互相利用,但无可否认,太后给予她的庇护和照拂是她一生的财富。

从前如是,现在也是一样。

前来迎她的是之景嬷嬷。之景是太后心腹,在长乐宫宫人当中地位最高。她一身藏青色僧衣装扮,草鞋束发,开门便念了一句佛号。

林媛肃然静默,两人都不曾言语一句。然而之景显然懂得林媛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她侧身退开一步,身后之凝伸手将宫门双扇洞开,林媛缓步入内。

她缓缓地走过回廊、前厅、穿堂和画屏,那回廊的帷幔帘幕下还摆着几盆茶梅,橘色的花骨朵儿刚刚打开,没有香气,只有从殿内悠然弥散过来的檀香。林媛不曾驻足观赏,她径直绕过主殿来到后殿,跟随在身后的之景又上前为她开门。

不同于敞开的主殿,后殿门扇由硕大的铜锁锁住,好在里头仍是一尘不染,显然是之景几人每日都会开锁进来打扫。林媛一人独自进入,在后殿供奉的金刚人像的案几上摸索,摸了一会子,她在从上数的第三个小抽屉里拿出一卷丝帛。

她很快离去,彼时已到了下午礼佛的时辰,之景几人都赶紧去了重华宫,来不及送她出门。

“太子什么时候回玉照宫?”林媛问左右道。

轿子走得很快,八位轿夫都累得气喘吁吁却不敢吭一声。小成子碎步跟着,道:“殿下今日回不来了。两位丞相和翰林学士大人刚刚进宫,有要事启奏。京城多事之秋,太子殿下忙碌地很,刑部接到了好些贩卖黄金的案子……”

战争年代大家人心惶惶,前几年还好,秦国一天到晚打胜仗,百姓们都觉国家强盛。自从乾武十七年大败,这个国家的人民就开始恐慌了,他们终于明白秦国并不够强大,燕州能够被夺,那么京城甚至江南的城市,是否有一天也会遭到战火屠戮呢?

于是黄金飞涨、钱庄纷纷倒闭,陕北、甘肃、山东等地的百姓往南方迁居,这些都是战时的必然现象。

林媛听着点一点头:“无妨。天下不太平,太子抽不开身,本宫不能去扰他。你现在就去长信宫启奏皇后,再将昭德太后的遗诏传下去。”

林媛手中的旨意很快通传下去。

庄穆圣诚昭德太后,薨与乾武十七年十二月,有遗诏曰:“……令皇后、淑妃辅佐帝王,规劝圣心。”

在皇帝的所有后宫中,太后唯独信任皇后、淑妃两人。太后仙去前,对大秦国内忧外患十分焦心,故而留下遗诏给予一后一妃参政辅政的权力。对皇帝而言,她们二人能够直言进谏,若是因谏言忤逆皇帝遭到圣怒,有此遗诏,皇帝就无法惩处她们。对朝臣而言,她们身为后宫却有权干政,左右丞相以及一干武将都受其牵制。

然而除了一张纸,太后没有给两人留下任何信物。太后手中玺印、令牌和龙凤双鱼珮,全部跟随太后葬入皇陵。

皇帝亲征后,京城中是太子掌权,林媛的一切决定都是以太子的名字颁布的,倒用不上太后遗诏。上官璃那边,秦国皇后历来有参政的权力,而她和拓跋弘举案齐眉,拓跋弘不可能因为她进谏一些不中听的话就要杀她,故而她也一直没去长乐宫请遗诏。

距离太后仙去已经两年了。林媛第一次请出了遗诏。

随同遗诏一同传旨的,是以淑妃金册加盖的懿旨。淑妃遵从太后的意思,主动请命上前线随驾皇帝。

朝臣哗然。

不久之前,珍妃刚刚被使臣带走。珍妃的身份与诸妃不同,在吐蕃使臣的请求下,皇帝允许她北上随驾,这是因为秦国和吐蕃是盟国,皇帝需要吐蕃的援军,自然会同意将珍妃留在身边。但淑妃,她是出身不算好的秦国女子,母家没有将领在外出征,这样的女人在前线上没有价值。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