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七章 败露(3)



“梁守昌,你们看这些脉案如何呢?”拓跋弘满面阴鹜。

梁院判等人是后来到的,并不太清楚内情。他们看了方子后不敢妄言,就只是如实地将方子解释了一遍,果然和吴御医所言一般无二。

“看起来事实确凿。”拓跋弘长叹一声,看向静妃道:“韦氏,你还有什么要分辨?”

韦宓庄本就在病中,被皇帝踢了两脚已是重伤。她艰难地摇一摇头,随即竟轻轻笑了起来,荷荷的破碎声音从喉咙中挤出来,渗人地紧:“我机关算尽……罢了,请皇上赐罪吧。”

拓跋弘转过脸,淡淡道:“赐车裂,将这贱妇五马分尸。”

“皇上,韦氏毕竟是欣荣长帝姬的女儿,又是皇妃。”林媛缓缓起身,恳求道:“车裂有损皇室名声。”

“那你说该如何呢?”拓跋弘满面狠色:“欣荣帝姬是朕的太姑母,是皇族血脉,不该牵连的,然而对于韦氏的罪过,若只是赐死未免太轻纵了!”

“皇上说不可以牵连大长帝姬么?”林媛望住他:“皇上有没有想过,‘子母劫’这种稀罕东西,她是如何得到的呢?当年换子大案,她又如何做得滴水不漏?她母族本败落了,全靠帝姬支撑着,若没有帝姬的力量来为她驱使,怕她并不能做到这些……”

拓跋弘顿时沉思起来,片刻道:“你说得对!欣荣并非无辜。”又挥手道:“传旨,将韦氏满门抄斩。韦氏,赐白绫吧。”

说罢拂袖往殿外走去。

韦宓庄突地大声哀嚎起来,扑过去想要追上皇帝,却很快被下人们按住。她目眦欲裂直视林媛:“贱人!皇上只是赐死我而已,你竟要杀我的母亲和家眷……”

话音未落脸上已然挨了一巴掌,王承衣手上两寸长的指甲将她的秀颜划伤了三道血痕,触目惊心:“韦宓庄,我这些年受尽欺辱,今日终于一并都讨回来了。”

韦宓庄见是她,骂道:“蚂蚁一样的人……”说着脸上又挨了好几巴掌,王承衣一下一下地打,还是赵昭仪拉住了她。

“皇后不在宫中,此事该请昭仪处理。”林媛缓声道:“齐容华,淳容华,张良媛,还有王承衣,你们都回吧。”

这四人对韦宓庄都恨之入骨,方才看王氏打得解气,还想自己再动手打呢,如今淑妃发话,也不得不暂且告退。辞别时,淳容华还扑在了林媛床榻前磕了个头,谢她救命的大恩。

“倒是不用谢我,谢韦氏吧。”林媛喝了一口茶:“宸皇后的死因,恕我无能,实在查不到证据。好在韦氏作恶多端,宸皇后之事扳不倒她,还有十年前的旧事,她总是不缺辫子让我抓的。”

说完看她一眼:“这一遭的事,你们也尽了力,我还要谢你们。”

今日之事,淳容华几个出力良多。其实韦宓庄实在太聪明,她给张良媛下药的事儿,本是不该被查出来的。

她有心腹的医官,精妙算计了子母劫的用量,无论是当年乔采女还是现在的张良媛,她们的脉象中实则是什么都看不出的。就算梁御医诊脉,怕也无法窥探出有子母劫的踪迹。

是林媛查出蛛丝马迹后,命令与张良媛同住一宫的两位容华,在张良媛的焚香中加大了西番莲的用量,她吸入量大,方能显现在脉象中。几月前张良媛曾在寝殿中晕倒,也是量大的缘由。

如此前尘铺垫,才有了今日一场大戏。

片刻后殿内人都告退了。玉照宫的宫人们受命将门窗关了,初雪几个心腹又守在门外边。寝殿内林媛歇在榻上,面前只剩赵昭仪、韦氏两个,还有几位孔武的心腹内监。

赵昭仪指着被压在地上的韦氏道:“娘娘,如今皇后在山庄里,臣妾是协理人,是该当这个差的。不过按着规矩,赐死皇妃都是在冷宫里,您看……”

“不必了。”林媛轻声吩咐:“昭仪,将她留在玉照宫,我有用处。你先命人去韦氏府中,那里有右丞相的人守着。你给右丞相传我的吩咐,让他拦住行刑的官差,趁乱留下欣荣帝姬的性命。”

赵昭仪点头称是,亦告退了。

下首韦宓庄咬牙切齿道:“好啊,淑妃!你和赵昭仪两个勾结朝臣!”

“勾结?”林媛不屑道:“赵昭仪的女儿,长宁殿下是右丞相家里的准儿媳。赵昭仪派人去给右丞相传话,难道有什么不妥么?倒是韦氏,你方才也听到了,本宫已经下令救下你母亲。”

韦宓庄的脸上并没有喜色。相反,她开始恐惧起来。

“将寒毒的解药给我,你母亲就能活。”林媛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我今日杀你是为了什么!”

韦宓庄陡然高声笑起来。从前娴雅静谧的面容如今被鲜血染就,她猖狂大笑,望之十分狰狞:“林媛,你以为我会说么!我已经死到临头,自然要拉你陪葬!哈哈,咱们一块儿去死吧……”

林媛眸中勃然大怒,手指紧扣在象牙床沿上。她瞥一眼侍立的几位内监:“去拿家什吧。”

***

乾武十三年六月十二日,静妃韦氏以“女德有亏”见罪,赐死与宫中。韦妃宗族受牵连处斩。

同一日,玉照宫病危的淑妃渐有痊愈之象。淑妃福禄深厚,十日之后,她竟真的身体复原,慢慢重现了健康。皇帝十分惊喜,命令明觉寺的高僧们进宫做法事,为淑妃祈福。

林媛受寒毒侵体已久,得了解药后终于救回命来,孱弱的身子却是需要调养的。她在宫中静卧了三个月,期间服下大量补身的汤药,又按着皇帝的意思将玉照宫上下贴满佛印、符节,日日焚香祷告。

终于在乾武十三年的九月深秋时,她盛装列席在重阳节上,坐与皇后对面的最高位,姣好面孔容光焕发,身姿袅娜窈窕,惹来旁人无限的艳羡。

三月之前,她为了威逼韦氏交出解药,将韦氏的十个手指头都用钳子拧断了,又抽了她的肋骨,将玉照宫的寝殿折腾的满地是血。可惜韦氏死活不肯说,她没法子,最后给她送上了欣荣帝姬的十个手指头,这才逼得她开了口。

自然最后欣荣帝姬亦被她处死。右丞相是趁乱将早已预备好的替身送去了刑场,暗中扣住了欣荣,然而窝藏犯人毕竟是死罪,他们不敢涉险,就将欣荣毒死后焚尸。

经历生死浩劫,林媛觉得自己简直是再次穿越了一回。她从容微笑,起身给皇帝、皇后奉酒,俯瞰座下众妃,心中则是五味杂陈。

“淑妃病愈后美艳如常,本宫甚是欣慰。”皇后挑眉道:“愿你日后能更加用心地服侍皇上,辅佐东宫。”

上官璃发髻上戴着紫金冠,那个原本十分俗气,却独独她能佩戴出绝世风华的首饰。林媛望住她,笑着低头道:“臣妾谨遵皇后娘娘的教诲。”

拓跋弘已然有了醉意。他伸手同时揽住一后一妃,笑道:“璃璃,媛儿,朕有你们两位在侧,实在是有福。咱们今日去明台听戏,如何?重阳佳节,尽可以大肆欢饮。”

***

林媛病愈后复了宠,虽因着太子之事皇帝与她们母子有了隔阂,但因怜惜她是从鬼门关挣扎出来的,倒也不曾冷落。

随后她复了协理六宫大权。

皇后的恩宠却越发盛势。

几月之后,在乾武十四年的春节中,前线连封捷报中夹杂了一封不太好的消息,是镇北统帅,上官将军因在苦寒之地呆的久了,犯了风湿病。如今他因病不能再上战场,只好迁居至边关重镇凉城的府邸中静养,由陈秀将军领兵,他不过是坐与幕后随时听着战报,做些指挥罢了。

拓跋弘看了忧心忡忡。他一面越加隆宠上官皇后、给皇后的几个堂兄加官进爵,又做主封了皇后的妹妹、贤禹王妃的嫡子为王府世子。另一面,他慌忙举行武举科考,在年轻将领中擢拔可用的人才充盈前线。

如此又是数月过去。上官璃在乾武十四年的五月份再度有孕,六月份时因她年纪不轻,又曾生育双生子亏了身子,这一胎没能保住。皇帝为了安慰她,下旨将元荣帝姬养在她宫中。

因着皇后父亲的抱病,拓跋弘在忧心前线战况的同时,对上官氏族亦是松了一口气。上官氏族只要没有能战善战的武将,就不会是大威胁。这一轻松,他对待皇后的心境越发与从前不同了,他宿在长信宫中的日子最多,甚至会在清晨早起后亲手为上官璃画眉。

随后,他索性将凉城的上官越抽调回京城,又遣了两位督军顶替上官越的统帅之位。一个不能亲临战场的统帅实则是没什么价值的,如此上官一族越发令皇帝放心。

虽然失掉了北疆的兵马,然而如今的上官一族已是顶天的大族了。从上官璃成为皇后,历经四年,上官氏族积攒势力,朝中多有拥戴者,和当年左丞相门生遍天下的盛况如出一辙。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