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章 立储

即便没能交换到城池,拓跋弘听了也万分欣喜了。匈奴这地方也是个部落制国家,他们的汗王是个十分勇武的君主,主宰匈奴朝政二十年,几大部落都被他收的服服帖帖。十多年前匈奴与秦国交战,就是这位国主雄才大略,不断侵吞秦国国土,逼得先帝献上帝姬求和,又派遣皇子上战场。

唯一不足的,便是这位可汗膝下空虚,他的两个嫡子都是没出息的窝囊废。而以部落联盟组成的国家,有一个关键之处和秦国等地不同——一旦国主身死,激起的不是皇子们的夺嫡之争,而是各个部族的生死博弈!

可以想见,甚至不需要外患,匈奴内乱就能拖垮这个国家。

拓跋弘不顾军备空虚,龙心大悦之下下旨减免赋税,随后,他又为西梁众将士加官进爵以做封赏,并擢升冯将军为幽云总督。西梁的军士们都是曾经跟着西梁王征战多年的,他们十分忠义,得了爵位恩赏后还上奏请求皇帝一同追封病逝的西梁王。

皇帝欣然应允,将西梁王追封为一等忠勇王。

冯怀恩是在五日之后才赶回京都的,他来给西梁王送行,同时受邀入宫参与了皇族的夜宴。筵席上众人都开怀畅饮,连几位文臣都十分钦佩地逢迎冯将军。冯将军却面露谦色,摆手朝皇帝道:“末将能俘虏匈奴可汗,亦不是权凭着人力……若没有上苍显灵、襄助我大秦,我们也不能有今日的功绩啊……”

众人一听来了兴致。拓跋弘一贯不信鬼神,此时喝得有点醉了,露出想听故事的模样,玩笑一般地与冯将军道:“爱卿何出此言?不是人力,难道有什么神仙之力么?”

“此事不可不信啊,皇上!”冯将军却面露虔诚:“两月前,末将领十万兵马在北塔山迎击匈奴可汗。可汗御驾亲征,兵马亦十分强悍,秦军久攻不下已经准备撤退。然而在班师之途,军士们在北塔山峡谷入口处发现一灵石——”

“唔,灵石?”爱好八卦的左丞相睁大了眼睛:“山上的石头多了去,为何称之为灵石呢?”

“这块石头远看也只是普通,近看之后却发现其上有刻字!”冯将军急急道:“那上头刻着‘秋冥谷,天尽头。血染枫,天下奉秦’”。

原本筵席上的众人只是当个趣闻来听的,听到此处,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拓跋弘微微清醒了些,蹙眉道:“天尽头?此语是指匈奴可汗会死在峡谷中?”

“正是啊,皇上!”冯怀恩道:“末将是个粗人,却也懂得什么叫‘天尽头’。末将受灵石启示,定下峡谷伏击的战术,最终成功俘获了匈奴可汗。战后,我等军士们都前去跪拜灵石叩谢天恩,有好事者想要将灵石挖下带回京城,进献给皇上。末将便吩咐大家开挖——”

“然而我们挖了整整一天,将地面挖下两丈深,竟然仍无法将其挖出!军中随行医官懂得土质,他上前查看后断言,这是一块巨石,深不可测,怕是将整座山夷为平地都不能挖得出来。”

就算不信鬼神,这个故事听起来也足够有趣了。席间众人都听得兴致勃勃,几个迷信鬼神的年迈臣子还纷纷追问起来:

“那灵石长什么样子?是不是个人形?”

“土质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石头么?该不会是紫晶石或是璞玉?”

冯将军摇头淡笑:“没有的,那石头上只是刻了字而已。不过……”他突然思索起来,而后道:“那石头上的确有一部分是璞玉的!我等挖掘的时候,在那刻字下头发现了一层粗糙的玉质,上头同样刻着字。似乎是什么武曲星下凡之类……”

说着,他挥手令人抬进来一个红木小箱,打开了对皇帝道:“这是我等在那石头上凿下来的玉质和紫晶原石。我等本不敢冒犯神灵,但在开挖时,那石头上的土质松软地很,一稿头下去就凿掉了不少玉石。这些玉石质地粗糙,算不得上品,不过上头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我等便将它带回来献给皇上。”

拓跋弘笑着点点头,命身边人收了箱子,又抬手道:“冯将军所言,的确算得上怪志。就将这些石头送去翰林院,让学士们好生地看看究竟是何宝物。若无不妥,就按例存放在国库中当做藏品吧。”

“灵石”一事,为沉闷的宫廷生活增添了不少谈资,然而这种事情就当说着玩,大家闲谈过后就丢开了。文臣武将们都钦佩战功赫赫的冯将军,认为是他智勇双全才能斩杀了匈奴的可汗,是人家冯将军的功劳,和鬼神有什么关系。

直到两日之后,翰林学士们在朝堂上联名上奏——是关于那块灵石的。

他们的神色都万分惊骇,为首的是国子监祭酒齐大人,虽是联名上奏的,他跪在皇帝跟前说话却是小心翼翼:“那些玉石臣等都查看过了,的确是寻常璞玉,然而那上头的刻字却实在让心心惊——武曲星下凡,天下以‘五’为尊,可保大秦国泰民安、万世永昌。若违逆天道,则国运衰败……”

他一壁说着,身侧的同僚就从袖中拿出一张白色丝帛呈给皇帝身前内侍,道这上头的文字就是他们誊抄下来的玉石上的刻字。齐大人是个数读圣贤书的文臣,他虽然害怕,却仍是声色清晰地,一字一顿念出了这些文字。

拓跋弘满面震惊,将丝帛拿到手中细细研读后,更是脸色大变。他一手拍下丝帛,喝道:“尔等所言确凿无虚么?”

齐大人打了个哆嗦,道:“微臣岂敢欺君!臣等今日上奏,将那些玉石也一并带来了,皇上亲自查看即可。那上头的字密密麻麻,小得几乎不可辨认。不过,只要在其上放置一块透明的翠玉砚台,放在阳光底下,就可放大字迹。皇上如法炮制,一定能看得清清楚楚。”

拓跋弘没有接话。半晌,他冷哼一声道:“将玉石带回宫中!退朝!”

不同于寻常的鬼神怪志,几位学士的进言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齐大人等都是清流学士,并不是如左右丞相一般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他们提出此事只是为了尽臣子本分,却不料到会惹起一番血腥风雨。

皇帝回宫后立即召集了几位重臣,一同查看玉石。当他们真的将翡翠砚台放置上去后,透过砚台,果然看到了和丝帛上所书丝毫不差的文字。

彼时左右丞相都在座。这两位一同缄口不言,倒是张御史和工部尚书、礼部尚书等人争相议论起来。张御史道:“皇上,这上头的文字再清晰不过了!武曲星下凡,天下以‘五’为尊。微臣斗胆,叩请皇上立五皇子为东宫……”

礼部尚书亦道:“臣附议!天降灵石,助我大秦旗开得胜,皇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五”为尊,灵石上有言,若是逆天而行,我国必将遭遇大祸啊!还请皇上尽快推举五皇子为太子!”

如此,立储大事竟再次被牵扯出来,朝堂内外热议。

那块灵石,已经由皇帝亲眼看过,确定是写武曲星下凡的。而朝中原本主张立五皇子的臣子们,纷纷再次上奏。这一回他们可不必担心赵王和六皇子,也不必担心病重的慧妃,连上苍都降下神祗,他们不过顺应天命罢了。

拓跋弘对此甚至拿不出反驳的理由。那灵石上写得清清楚楚,群臣亦纷纷赞同。

长乐宫太后听闻此事,又惊又怒,病重沉疴。

帝后二人都去长乐宫探望太后。哪知太后不愿见皇帝,只招了皇后入内,与她道:“皇帝这些年四处征战,苦了百姓不说,亦养出来一群狼子野心的武将来!那冯怀恩,怎配得起他那好名字,竟想出鬼神的法子来扶持五皇子,以战功和兵马要挟皇家!”

太后一壁说,一壁竟咳出血来,上官皇后看得触目惊心,亲手拿着帕子擦拭她的嘴角。

“他们打量皇上和哀家都是糊涂的?”太后越发怒骂:“西梁王!冯怀恩!为了五皇子,还弄出什么天降灵石,以五为尊?!难道一个四岁的孩子,就能撑起家国社稷么!荒唐,荒谬!”

上官璃听太后骂得厉害,自个儿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垂着头静默。自征战匈奴以来,太后多次劝过皇帝,不可穷兵黩武。匈奴人侵入秦国边境,打回去也就算了,至多命令他们上缴黄金和马匹作为贡品。至于灭匈奴?这个代价太大了啊。然而皇帝一意孤行,妄图吞并列国。

正是因着连年征战,才造成大秦国重武轻文,西梁王之流手中的权柄也越来越大。

上官璃暗暗心惊,太后大骂冯怀恩,何尝不是指桑骂槐,指责她的父亲上官将军呢?自父亲成为西北主帅,她成为皇后,上官一族就被捧上了云端。

如今放肆的是想要拥立五皇子的冯怀恩,而上官一族手中的兵马,显然比西梁更强盛。太后一番话,莫不是在敲打她、敲打上官一族!她被册封为继后迎回宫中后不久,就曾跪在长乐宫里,当着皇帝太后的面起誓自己亲生的两个嫡子不会去争夺帝位。但显然,在权势面前,她的誓言并没有取得夫君和婆母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