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章 围场(3)

任何一个自认为“还会活很久”的皇帝,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儿子们太过强势。

若她此时也加入其中,皇帝立即会疑心她在暗中结党营私,与五皇子共成一派!

因着两位嫡子生来体弱,拓跋弘并不看重他们,素日里也有意疏远。云丹大约能揣测出,东宫之位是会在赵王和五六两位皇子三人中选出了。赵王生母犯下重罪,赵王自身又不讨喜,遂能够与五皇子相争的怕只有六皇子一人了。

如今六皇子的生母病危,朝中臣子唇舌参奏一个濒死的可怜女人,她这边还和朝臣们一道扶持五皇子——在皇帝看来,五皇子、六皇子都是储君人选,甚至六皇子天资聪颖,更得父亲看重。此时的天平往五皇子那边倾斜了一大块,皇上必会发怒,认为五皇子党羽早有动作,暗中拉拢了朝臣。

五皇子还是个四岁的孩子,其生母叶氏也是个平庸的女人,母族不显。那么后宫之中,到底是谁在帮五皇子呢?

若云丹胆敢说出支持五皇子的话,这结党的帽子就跑不了了。

云丹再不敢多嘴,老老实实跟着皇帝回了宫,又备了厚礼和众人一道去玉照宫探望慧妃。

皇帝回宫当晚,长乐宫太后颁下懿旨,惩处朝中参奏慧妃的官员。

事到如今,聪明人都看明白了,慧妃和六殿下母子两个惹不起,至少在慧妃“病危濒死”的这段日子里惹不起。皇帝不喜欢看到其中一位皇子声势过大,太后还十分怜惜慧妃,五皇子想进东宫,怕要等到慧妃死了才行。

而那些支持五皇子的朝臣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甚至还有些窃喜——慧妃不是快病死了么?等她殁了,六皇子再无依仗,还不是任人拿捏!

几日之后,五皇子入主东宫的提议渐渐无人再谈,后宫女子更不敢提。

乾武十三年的春日额外地冷。已经入了三月,杜鹃花开得稀稀落落,冰雪虽已消融,每日夜里却仍会下霜。这样的春寒料峭对林媛中毒的身子来说,显然是雪上加霜。

拓跋弘回宫当晚就赶去了玉照宫陪伴她,随后几日都宿在玉照宫里,将勤政殿、南书房的折子都搬过来了。宫内大半的御医都被传召过来,轮番给林媛问诊开药。林媛病入膏肓,昏昏沉沉地说了一句要见琪琪,他又去了长信宫里将六皇子从皇后怀里拖出来,塞进林媛床上。

身为一个皇帝,拓跋弘对她实在够意思了。无奈林媛并不感到高兴,她如今最需要的不是皇帝丈夫的奢侈陪伴,而是——五石散!

皇帝一片好心,请了满宫的御医来要留住她的命。林媛却碍于这么多御医在场,根本不敢服食五石散。

她对外宣称是病危,皇太后甚至命令礼部准备了贵妃仪仗,等她殁了再追封。不过这都是吓唬人的,林媛是病得不轻,但还没到鬼门关那一步。御医给她加大了熊宝的用量,用药吊着,她时而昏睡时而清醒,就这么一天天地撑了下去。

拓跋弘在玉照宫里住了大半月,林媛还活得挺好。他一点没联想到什么欺君之类,就单纯地为她高兴,觉得是自己的帝王阳气扛过了死神索命。

这快死了的慧妃总吊着气,朝中臣子们心思各异。没人敢再提五皇子了,但立储之声还是甚嚣尘上。长信宫皇后唯恐天下不乱,竟也跟着附议,劝皇上早日立东宫。

皇帝日夜都守在玉照宫,上官璃也是拿着奏表到玉照宫里上奏的。她说得头头是道:“皇上年富力强,本不该立储。然而这种事情,一旦被朝臣们挑起,就必然不会轻易罢休。几位皇子、皇妃和支持他们的势力看到这个苗头,也会心中不安,开始动起心思来。皇上一力强压不肯立储,反倒会积压隐患,等到数年之后若是发现哪一位皇子暗中积蓄了强势的力量,甚至挑衅父权,那该如何是好呢?”

皇帝深觉此言有理。立储的事一旦挑明了,皇子们立即就会开始为之操持。没有人不想当皇帝,他明面上给压下来了,几位皇子和他们的党羽必会暗中动作。等发觉了他们的势力,怕是已经来不及打压了。

林媛看出来了,上官皇后不想支持任何一位皇子——她又不傻,皇帝防她跟防贼一样,自己亲生的俩孩子是绝无可能了。若是她再表明态度支持另外的某位皇子,那拓跋弘就会率先打压这一位。

她此时似乎是玩心大起,对立储之事添柴加火,在云昭仪和慧妃几个当中搅和,挑起更多内乱。

林媛身为六皇子之母,自然知道避嫌,对立储一声也不敢吭。五皇子的生母叶绣心同样如此。

因着皇后的进言,皇帝开始重新考量立储。

三月二十一日,怀恪长帝姬进宫参拜。

一同进宫来的是西梁王妃陈氏,和世子的妹妹,隆昌郡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扇玉省亲没有给后宫带来任何波澜,嫔妃们的眼睛都盯在几位小皇子身上,哪里会去关注一位早已出嫁的长帝姬。

扇玉去长乐宫磕了头,又去建章宫坐了一会子,随后果然去了云昭仪的麟趾宫。

林媛得到消息时已是三月二十二的正午。她昏睡许久,醒过来还迷蒙着,就听服侍的宫女随口道:“怀恪长帝姬来玉照宫请过安了,娘娘还睡着,就没请帝姬进来。帝姬现在去了麟趾宫见昭仪娘娘……”

林媛剧烈地咳起来,手帕上都带着血丝。“什么时候的事……是昨日么?”

“帝姬是昨日傍晚进宫的。”那位宫女并不以为意,起身端了汤羹要服侍林媛用膳。

林媛沉默许久,最终挥手道:“都撤下去。”

她没有想到,扇玉竟然坚持进宫来,还去了麟趾宫。

朝中已经无人敢推举五皇子了,她本以为扇玉会识相地离开京城,但她还是进宫来了!

外人都说,西梁王府里世子病重,怀恪长帝姬无力应付夺嫡之争,这才进京来求助父皇。然而林媛清楚地很,扇玉的目的不会这样简单。

扇玉和云丹同为皇女,两人如何相交,林媛并不清楚。然而当年吐蕃使臣进秦国,献上皇女云丹一事,就是由西梁王牵线。因着西梁王,云丹才决议嫁进秦国。

林媛头脑混乱,眼前境况显然对她大大不利,而她重病在床,对所有的危险都没有反抗之力。

她思来想去没有法子,只好又求了赵昭仪带长宁帝姬过来,让长宁给右丞相传话。

还没等到她想出应对之策,三月三十日,西梁王病死于前线的奏报快马加鞭地送进京城。

对此皇帝不感到意外。西梁王和世子得的一样的病,几年前就有御医诊断西梁王短寿。西梁王受皇命领兵出征后,也无法亲自上阵,只是将云州城的二十万精兵搬上前线罢了。他最终并不是如楚达开一般英勇死在敌人的刀下,而是在幽州城中的一座宅院中安详病逝。

此事在朝堂内外都没有引发多少波澜。西梁王生前领兵时就无法上战场,他死后依旧由云州城的两位将军统帅兵马,征战匈奴。西梁王的棺椁则被以隆重的仪礼迎回京中,按祖制葬入皇陵。

唯一对此津津乐道的是宫内宫外的命妇们。她们对战事一窍不通,对西梁王府后宅起火却感兴趣地很。她们伸长了脖子和眼睛,盯着那病重的西梁世子和他那两个上蹿下跳不安分的庶出弟弟,以及为袭爵焦头烂额的怀恪长帝姬。

西梁王妃陈氏是个柔弱的女人,在丈夫死后,她竟然没有任何力量保护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好在扇玉有帝姬的架子撑着,携家眷进京城来求援。

四月初十,西梁王棺椁抵京,葬仪厚重。当日,皇帝下诏令西梁世子袭爵。

可怜那世子,病得连床都下不了,甚至无法进京来接旨。扇玉替他捧了圣旨,在公公的丧礼上满面愁苦之色。虽然父皇一时偏袒她,将爵位赐给了她那半死不活的丈夫,然而世子已经时日无多,她日后成了寡妇,如何争得过两位庶弟?

宫中嫔妃从前和扇玉无甚交集,此时都觉得她可怜。皇族的长帝姬,命运不过如此。

就在四月十七,西梁王棺椁停灵七日下葬之时,匈奴战场又传来急报。

西梁军主将冯怀恩俘虏了匈奴可汗,并当场将其斩首。

这是征战三年以来,皇帝听到过的最振奋人心的捷报。据传信的先锋官所言,原本冯将军想要将匈奴的国主活捉送进京城来献俘,同时要求匈奴拿出十座城池来交换国主的性命。然而那一战也是十分惊险的,他们的骑兵在山谷中奇袭抓住了机会俘虏那可汗,匈奴的大军却很快夹击过来。冯将军担忧生出变故,被敌军救走了可汗,只好就地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