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章 病发



林媛渐渐好转,而华阳宫静妃因失了熊宝入药,很快变得体虚,终于在乾武十二年的寒冬时节病倒。%D7%CF%D3%C4%B8%F3

静妃其实不是用熊宝治病,而是用来“催命”。她那身子,重伤之后早就垮了,为了如常服侍皇帝才用了熊宝。如此她能够和常人无异,却会折寿。

如今停了药,在医者眼中还是一桩好事,她会活得久一些。

但在漫长的人生中,真正关键的时光也不过就是一个十年罢了。静妃如今就处在这种关键中。

就算折寿她也心甘情愿。

现在的静妃正焦头烂额。没了熊宝支撑,她的身子很快就不济了。夜不能寐,还日日呕吐,右肋骨那儿的旧伤发作,痛不可支。皇帝起初常来探望她,随后就渐渐地淡了。长信宫皇后隆宠依旧,玉照宫慧妃亦开始承宠,麟趾宫云昭容夹在这二人中间卯足了劲儿争宠,另还有正得势的玉婕妤几个。她卧病后,这宫中哪里有她静妃站脚的地儿?

她对林媛恨得咬牙切齿,深深悔恨当初下药的时候太小心谨慎,就该再翻一倍的用量直接将林媛送上黄泉路才对!

日子很快到了乾武十三年的春节。

阖宫喜庆之时,皇帝下旨,将五皇子送至温婕妤叶氏宫中抚养。

兜兜转转,五皇子终于回到了生母身边。

宫人们对这个消息并不感到吃惊,五皇子已经有过两个养母了,几经转手,一次又一次地折腾。从前是叶氏位分低,皇帝又瞧不上,不肯让她抚养皇子。现在被寄予厚望的楚华裳死了,时年四岁的五皇子也已经懂事,整日念着亲娘叶氏。

拓跋弘思量再三,决定将五皇子还给叶氏。

叶绣心喜极而泣,她从长乐宫里接回了五皇子之后,就日日吃斋念佛。

许多与叶绣心交好的嫔妃去了汀兰小筑与她道喜。林媛坐在玉照宫中,抱着自家的六皇子,与他道:“琪琪,你五哥终于和亲娘住在一块儿了,可惜他的亲娘是个平庸的人,更不通文墨,恐怕不能教养好你五哥。”

拓跋琪正念着《论语》用功,头也不抬地敷衍自己的娘:“反正五哥很高兴就是了。”

“恩,只要能和亲人在一起,无论怎样都是好的。”林媛伸手抚一抚儿子的衣襟:“琪琪,如果有一天娘不在了,你也要和你五哥一样,被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收养。你准备怎么办呢?”

琪琪突然将眼睛从书本上挪开了。他睁着大眼睛看向林媛,一句话都不说。

林媛噗嗤笑了,道:“你放心,永远不会有那一天,娘会一直陪着你,绝不会离开。”

永远……不会离开。

她一定要活下去。

***

的确如皇帝担忧的那样,叶绣心是个没念过多少书的女人,又出身小户,并不懂得如何教养出一位经天纬地的帝王之才。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五皇子自从回了叶氏身边,文武功课上都开始异常用功起来。他再也不似从前贪玩,每日师傅下了学,他都要在书房里再念一个时辰;将军教了剑术,他也要趁着夜色在前院里头苦练。

一月过去,五皇子的功课不退反进,令拓跋弘大为惊奇。五皇子则胸有成竹地对父皇道,母妃虽然没有才学,但只要他自己用功,难道就不能成材么。而母妃是个很贤惠的人,比起养母楚氏,他的生母会煮很多好吃的,会亲手给他缝被子缝衣服,他的日子过得比从前好很多。

拓跋弘感念五皇子的心气,彻底熄了重新给五皇子找养母的念头。

“叶绣心的儿子回来了。”林媛缩在寝殿角落里的软榻上,一口灌下手中的虎骨药酒。五石散药效再次发作,她根本压不住内心的疯狂情愫,竟想出了灌酒的法子让自己沉醉。此时的她披头散发,面色黯淡,眼窝深陷,若是皇帝看到她这个鬼样子她甚至会有失宠的危机。

好在这几日皇帝被云丹缠得紧,她亦没有去争,倒是好久不曾来玉照宫了。

她喝完了一盅,又去捧了一大罐子仰头往嘴里灌。四周宫女早被屏退出去,初雪初桃两个服侍着她,都吓得满脸惨白。突然,林媛霍地起身将手中酒坛砸在地上,怒道:“混账!到底是谁,是谁陷害了楚华裳……”

她一定要查出来是谁,这个人太危险了,从刺杀云丹事件开始,楚华裳就渐渐不济,最终父亲死后遭陷害处死。不应该是皇后,上官璃忙着对付静妃和自己,没心思理会楚华裳。也不应该是静妃啊,静妃为了毒杀自己,废了多大的精力才投毒成功,她也不太可能分心去对付楚华裳了。

楚华裳被处死时,唯有云丹一人有所动作!难道这就是实验的结果么?

难道就是云丹么?

不,不对,云丹不是那样的人。她最恨的是上官皇后。

林媛的处境已经很糟糕了,静妃一击得手,她身中剧毒只能等死。而又出来这样一个人物,杀了楚华裳!事情越发地脱离掌控,那人心志太坚强,竟是从头到尾岿然不动,让林媛无法窥探出蛛丝马迹。

“娘娘,别再喝了……”初桃跪在地上求她。林媛一手推开她,将手边上一具琉璃花樽也砸了,口齿不清地喊道:“皇上今儿还在云昭容那儿?狐狸精,这群女人统统都该死……”

“娘娘,皇上今儿在华阳宫合欢殿呢!”初桃不知死活地说了一句。林媛双目圆睁,倒下去揪着头发崩溃地道:“是静妃?哈!静妃啊,那个可恶的女人……不行,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我要杀了她……”

说着竟然奔进后殿暖阁,从柜顶的匣子上抽出一把匕首。宫中是绝不准带凶器的,然而玉照宫里却样样都不缺,林媛的袖带里也永远都藏着一把寸长的小巧毒簪。她受五石散毒害,已经失去了理智,满身酒气地举着匕首就要冲去华阳宫杀静妃。

几个宫女都扑上来按着她,然而也只有初桃几个罢了——她这副疯样子哪里敢传出去让人知道,故而每次发作,都只留心腹在身边,旁人断断不准进来。

林媛挣了几下子,竟然给挣开了,而后就猛地踹开门扇。正在此时,她看到了乌泱泱的人群从玉照宫正宫门蜂拥而入。

“听闻慧妃得了疯病!”为首的女子直视着她,朝身后威仪挥手道:“如今看来果然不假!来人,将她捆了,带回长信宫!六皇子是断断不能再留在她身边了,快将六皇子抱过来,一同带走!”

相比于林媛容色憔悴,上官璃却依旧是一张光洁白皙的倾城容颜。她一声令下,四周的宫女纷纷上前,毫不客气地来扭林媛的胳膊。

林媛的脑子“轰”地一声,她不知为何上官璃会知道自己得了“疯病”。她服食五石散的事儿不敢透露一丝风声,一是怕自己的样子被拓跋弘瞧见了遭嫌恶,二是怕后宫女人们借此事来暗害自己。身旁服侍的人也都是绝对忠心的,不可能背叛她。然而……上官璃是怎么知道的?!

皇帝与嫔妃们都知道她中毒,甚至性命堪忧。然而却没有人知道她为了活命,用五石散来解毒!

那么,毒害她的到底是静妃,还是皇后?!

“六殿下呢!”上官璃的注意力显然并不主要是放在林媛身上的。她开始指使左右搜查玉照宫,找到六皇子。

似乎是什么东西划过脑海,此时的林媛竟倏地清醒几分。她长长吸一口气,而后跪倒在地吐出大口的毒血。她将手中匕首猛地扎进手臂,剧痛让她彻底醒悟,她膝行上前抓住了上官璃的裙摆,哀求道:“皇后……救救臣妾,臣妾没疯,臣妾是寒毒发作。救救我……”

在晕过去的最后一刻,她看到小琪被一个女官抱着,交到了上官璃手中。拓跋琪小朋友不哭也不闹,甚至在看到亲娘跪在地上一壁吐血一壁哀求的样子,他也没有愤怒地做出什么伤害皇后的事情。

他早已明白,在比自己强大的力量面前,愤怒只会适得其反。

他盯着面前漂亮的嫡母,一双乌黑的小眼睛里星芒闪烁。他轻轻地问:“母后,我母妃怎么了?她会不会死?”

就像一个真正的四岁小孩子一样,他只是惶恐,只是不知所措。

林媛看到上官璃从袖口里拿出一块棉糖来哄琪琪。随后,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醒过来时已是两日之后的黄昏。她觉得自己总算理解了重病之人的痛苦。

剧毒让她失去了太多。失去了再次做母亲的资格,失去了往日姣好的容颜,失去了大半的寿命。五石散药性霸道,她用量又大,几乎日日都会发作,发作之时便会满心的疯狂情愫,痛不欲生。

她在上官璃面前晕厥,就是因着寒毒与五石散的毒性一块儿发作,她身子受不住。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