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八十章 华殇



云丹对皇帝说,楚华裳是她进大秦后宫时的第一个姐妹,二人从前也曾多有误会,如今楚氏病重,她想前去探望了结一分心意。

咸福宫主殿依旧奢华壮美,入夜时分正是灯火通明一片。穿过种满了芍药花的厅堂前院,脚下踏入的是铺着大红猩猩毯、以寿山玉砌成台阶、以黄梨木做成门扇的寝殿。四周宫人垂首肃立,面前双面绣鸳鸯的屏风左右都摆着一人高的南海珊瑚树,多宝格柜上摆着各类价值连城的古玉珍玩,无一不在诉说着这座宫殿主人的高贵尊荣。

然而,撩开珍珠垂帘迈进内室,云丹闻到的只有满心满肺浓郁的苦涩药味,还有如死者一般的腐烂灰败的气息。她小心翼翼地走近那红楠木雕象牙的床榻,刚要开口问安,便听到喑哑尖利的叫声:“皇后?哈……是你吗?”

就似匕首刮在玉石上的声音,难以想象地刺耳,云丹忍住心内恐惧道:“不,你认错了,我不是皇后……你听不清楚么?我是昭容……”

“昭容?”床帐内的人疑惑地问了一句:“昭容是谁……哦,你是云丹,是暹罗的皇女?”

“不,不,你怎么都记不得了,我是吐蕃皇女。”云丹察觉到面前的人已经病入膏肓了,她记忆错乱,眼睛和耳朵显然都受了损伤。云丹听说,皇帝是给她灌了药的,也不知是什么药。

“那真抱歉,我记错了。”楚华裳睁大了眼睛去看来人,然而努力了很久都看不清,她这几日眼前都是白蒙蒙的一片。她又皱起眉头去回忆云丹这个人,半晌道:“我很多事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三个人,皇后,昭仪,还有一个昭容。”

皇后是将她送进慎刑司,最终做主将她定罪、赐死的人,昭仪,哦,那人的封号是什么来着?她忘了,好像是姓林的。昭容,她也不怎么记得,但有些模糊的印象,她落得如此田地,和昭容脱不了干系。

对了,父亲!父亲是怎么死的?天哪,她连这个也忘了,只隐约记得是父亲的心腹在父亲死后,进宫给她送了一封密信,其中提及了父亲的死因。总之,父亲并不似皇帝所宣布的那样,是简单的战死。

“昭仪如今已经不是昭仪了,她是慧妃娘娘。”云丹凑近了她,尽量将话说得缓慢清晰:“我今日来是要问问你,你父亲的死……”

父亲……楚华裳的脑子里回荡着这两个字。

想起来了!她今日惨状,虽说是皇后、皇帝下旨毁了她,归根结底却是源于父亲的死!

若父亲没有死,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宠妃!而不是如今这副鬼样子……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已经病重,却猛地扑下床榻抓住了云丹的衣襟:“昭容!我想起来了,你杀了我父亲!就是你……吐蕃,没错,吐蕃的牦牛骑兵!”

云丹当即吓的愣住,好在她自幼习武,双手一扣抬腿一踢,将楚华裳踢到了床前。她喘着粗气:“楚华裳!我今日来,就是为了你父亲的事情!我真的没有去杀你父亲,我跟本不知道夏国的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为何,你父亲明明坐拥三十万重兵,却在攻城战中被人射杀……我今日就是想要问你,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楚华裳瘫软在地,她爬不起来,却开始发出渗人的荷荷冷笑:“昭容啊……吐蕃的皇女!我父亲,是死于吐蕃骑兵之手……”

是的,那封密信,清楚地告知她父亲为何会战死。

楚达开领五万先锋攻打西平府,后方大军却遭人阻拦拖延战机,导致应援不力,五万先锋惨胜得到西平府,楚达开也在混战中被射杀。那阻拦大军的,根本就不是夏国人,而是吐蕃人。

“不!”云丹捂住耳朵,她真忍受不了楚华裳的嗓子了:“在我嫁入秦国之后吐蕃骑兵就去了西北战场,帮助秦军……对,是我命令他们找机会射杀秦国将领!但我要杀的人是上官越,不是楚达开!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吐蕃骑兵明明在与匈奴人交战,为何他们会进入夏国国境?我要上官越死,因为我容忍不了上官皇后!但我从未想过要与你作对,与楚家作对啊……”

她是吐蕃的嫡皇女,吐蕃皇室中最耀眼的孩子!她就算出嫁成为秦国妃,不单带走法王面具作为陪嫁,手中还握有曾经父王亲赐的兵符。她一人就可调动吐蕃骑兵。

千里迢迢追逐梦想,无奈秦宫的残酷超出她的想象。上官皇后容颜绝色,宠冠后宫,兼之又权倾朝野。这个女人太灿烂了,每一日,她的光芒都在啃噬云丹的心。

云丹决心铲除她。不似林媛那样没有家世依仗,只能小心翼翼地躲在暗处算计,她拥有的是整个吐蕃。她果断命令吐蕃骑兵北上应援秦国,同时伺机刺杀上官越。

武将氏族,若将军战死,这个家族也就完了。就如同楚家一样,楚达开死后,楚家即便得了爵位也已经一无是处,他的女儿也很快被后宫争斗所吞噬。若上官越死了,上官璃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依仗!

当然上官一族家大业大,上官璃的几个堂兄还在朝中做三品大员,不可能因着上官越的死就垮掉。

但如此,还是能够打压上官氏族。云丹身为皇女,对秦国政事有着天生的敏感,她能够想见到上官璃失去父亲后,朝中与上官一族作对的重臣立即会趁机跳出来,上官一族会饱受压力,上官璃也会后位不稳!上官璃封后一事,本就遭到朝臣抗议,许多人早就等着机会想将她拖下后位,然后捧上将自己拥戴的势力为新皇后。

可惜,她低估了上官将军。她失败了,上官越仍是西北主将,不知为何楚达开竟被她错杀。

一定是上官越有所警觉,反过来算计了吐蕃人……战场上传回来的消息也并没有多少,云丹还不敢着手调查这件事。她清楚,上官皇后一定在暗处等着抓她的把柄!若被查出是吐蕃人阻拦秦军害死楚将军,两国决裂就在眼前。

楚华裳早已心智受损,哪里听得进去云丹的辩解。她疯狂地再次扑身上前要抓住云丹,云丹惊骇地按着她,催问道:“你父亲一定传了什么消息给你!求你相信我,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从没有想过害你,虽然我并不喜欢你……就算你姐姐刺杀了我,我也并没有相信是你在算计我!我知道那件事是你受了冤枉!这一次也请你相信我,我需要知道你父亲的消息,我一定要知道出了什么事,皇后用什么样的手段将事情弄成这样子……”

云丹的头脑很清醒,她需要了解楚达开之死的真相,如此才能有所准备去对付皇后。

然而楚华裳什么都听不进去。

她体内药毒又开始发作,她痛苦地嘶喊起来,声色凄厉。

云丹看得心惊胆战,最终她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她没能从楚华裳口中套出一丁点有价值的东西。她心绪烦闷,思考着如何应付上官皇后。

一日之后她得到了楚华裳病死的消息。

不过恬妃的葬仪并没有太过隆重,倒是慧妃的册封礼办得喜气盈盈。

云丹因着心烦,在庆贺林媛晋封的晚宴上容色稍显憔悴。然而她今日特意穿着一身妃色广袖秦装罗裙,头戴一套白玉发簪与花钿,十二支白玉钗垂下三寸长的珍珠苏子落在她的耳侧,珍珠随风浮动,荧光幽幽,一眼看去霎是妩媚。那是秦国江南女子喜好的装束,她这般穿戴,竟又是别有一番风情。

林媛身子还未养好,气血虚弱,又因服食五石散导致肤色苍白。她甚至不能用浓重的胭脂来掩盖面色,只略略用了些香露,因为五石散和胭脂花混合后更加伤身。

相比之下,云丹容色自然胜过她。拓跋弘也发现了这一点,席间频频与云丹谈笑风生。

林媛中毒心力交瘁,哪里有闲情管云丹,在她看来,争宠的手段而已,比起韦宓庄来云丹实在太仁慈了。

她将宫女端上来的樱花酿换成烈酒“杜康”,虽是坐在皇帝右手边的上席,却整个人都缩进椅子里,低眉静坐啜饮。她喝了一杯又一杯,面色苍白麻木,在灼烧的醉意中渐渐沉沦。医理有言,烈酒能够催动人体经脉血管,达到驱毒的效果。

“皇上,您又输了,罚酒罚酒……”是云昭容娇俏的笑声,她正拉着皇帝玩猜谜。皇后因身子不适提前离席,林媛自顾喝酒,皇帝身旁只有静妃和云昭容两人服侍着。拓跋弘左拥右抱,十分惬意,而云丹竟仰头饮下一口樱花酿上前吻住皇帝,将酒灌进皇帝口中。

灌完了酒,拓跋弘摆手道:“够了够了,朕快被你们灌醉了……”侧目又看见林媛郁郁寡欢,遂道:“静妃,你去将媛儿叫过来,咱们一块儿玩。她自个儿缩着做什么呢,今儿可是她的喜宴……”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