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十六章 关押(3)

“不必多言。”拓跋弘烦闷地打断她:“将昭仪给朕传过来!还有淑媛楚氏!”

恰在此时,一声尖利喑哑的哭号如细长的银针,从囚牢之地传向皇帝的耳朵。

“昭仪娘娘,求您饶了臣妾吧……”楚华裳哭得肝肠寸断,在慎刑司里住了十几日,林媛将玉照宫里的衣衫首饰都搬过来了,一应用度与从前一样,她吃得好睡得好一点也不似坐了罪受折磨的女犯。楚华裳却不同了,她也没受苛待,然而自从林媛进来,她就被林媛吓得魂不附体,整日胆战心惊地晚上也睡不着,坐在床头死死盯着对面的林媛。

她觉着以林媛的手段,她一定会成了林媛的盘中餐。她自知在宫内的人手不如掌控六宫多年的林媛,遂也不打算硬碰硬,而是瞅了个时机去跪求林媛,要与她合力应对上官皇后。她的想法本是对的,她们两个都被皇后发落,若能放下从前的梁子联手,脱困甚至是将皇后倒打一耙都有可能做到。

然而林媛这段日子也不知怎地了,素日里是个理智的人,如今却变得喜怒无常,脾性暴躁。她一脚踹倒了楚华裳,怒骂她自己做下了残害刘氏母子的事,却又反过来攀咬自己,害得自己也被皇后发落进慎刑司云云。她越骂越厉害,最后将桌上能砸的东西全砸了,又逼迫楚华裳一人去向皇帝认罪。

楚华裳被吓傻了,好在她很快从一个笼络来的掌刑口中得知了皇帝即将驾临的消息。她脑子一转,便跪在林媛面前不肯起来,任凭对方责打怒骂,还十分凄苦地哭着哀求着:“……臣妾真的是无辜的啊,臣妾绝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昭仪娘娘,您别打了,娘娘……”

里头不住地传来女子凄惨的哭叫和四处砸东西的声音。拓跋弘一听就火气上涌,拨开侍女们大步跨进去。只见一身材柔弱、满面泪痕的女子跪着呜咽抽泣,而站在她面前的那人,却是发髻上戴着金簪,盛气凌人,以手叉腰怒骂。

皇帝何时见过这个样子的林媛,她从来都是他心中的解语花,美艳妩媚的精灵,知书达理的小妻子。她何时变成了这般……这般仗势欺人、面色狰狞的母夜叉?

林媛却还未曾发觉皇帝到来,竟从发髻上拔下簪子去扎楚华裳,一壁骂着:“你去不去认罪,去不去?!你若敢不去,就等着本宫将你打死在慎刑司里,哈,左右本宫活不了,必要你先死在本宫前头……”

“昭仪!你太不像话了!”手臂猛然被人抓住,林媛惊愕回头,却看到了拓跋弘那张铁青的脸。她的手霎时就脱了力气,面容上的狰狞也渐渐化为惊恐。随即她颤颤地道:“皇上……”

亲眼目睹此刻的楚华裳心中别提多快活,她真不知这慧昭仪何时变得这样蠢,她还在挖空心思地想法子脱困,对方就送上门来帮她。她蛮横逼迫自己去认罪,上官皇后那边便可据此揣测林媛确有罪孽,这才如此失态。而她失了皇帝的宠爱之后,皇帝也不会帮她说话。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那建章宫里的六皇子……那孩子,人人都说他性子平和、学东西慢,然而在楚华裳眼里,他可伶俐地很。

她本想让五皇子在皇帝跟前帮衬她、打压六皇子,可是那孩子已经越发地不听她的话了。

唔,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不足为惧……楚华裳脑子里已经满是白日梦,想着这一遭的事好似并非是祸事?至少能压倒林媛……

“皇上何时过来了?”林媛的面色苍白,右手被男人的手掌紧紧箍住,她亦不敢挣扎。拓跋弘冷哼一声道:“朕不亲临,还看不到朕的昭仪原来是一个狠毒而蛮横的女人啊!”

“皇上,您不要听信谣言,她们说臣妾打死宫女,是因为那些宫女们心怀不轨……”林媛此时的分辨苍白无力,拓跋弘将她的手腕抓得越来越紧,指着瘫软在地的楚华裳道:“你连淑媛都能肆意欺辱,遑论那些奴才!朕知道,你心里委屈,无处发火,呵,难道朕的昭仪就是这样一个浅薄的女人,只会找出气筒么!”

拓跋弘想起六皇子,方想借着骂这女人辜负圣心,却见林媛的身子渐渐支撑不住,软倒了下去。

拓跋弘还未反应过来,已有刺目的红色血水,如潺潺溪流一般从林媛的裙摆上淌下来。林媛面前渐渐模糊,她没有挣扎着抽回自己的手,而是用另一手再次握了上去,喃喃道:“皇上……快救臣妾,臣妾欺君,臣妾已经有孕却不敢上报……救救臣妾……”

“你说什么?有孕?!”拓跋弘双目圆睁,随后林媛软在了他怀里。

***

皇帝亲临慎刑司,而后将慧昭仪亲手抱了出去,这就是上官皇后在前往慎刑司的半路上听到的消息。

她的眼睛一瞬间失去神采,身旁有人问她要不要直接去玉照宫。

“不必了。”她无力道:“本宫不想再和她磕下去……回长信宫,再传话给皇上,就说本宫今日受了风寒,卧病不得出。”

以她对林媛的了解,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出现在林媛面前,鬼知道那个该死的女人准备了什么样的后手对付她!

她也不想再管林媛是以什么办法哄得皇帝亲自将她带出慎刑司。

因着慎刑司偏远,尽管拓跋弘一再催促轿夫,等他抱着林媛去到了最近的建章宫时已在路上耽搁了大半个时辰。早有脚程快的内监去请了御医过来,林媛不省人事,下身的宝蓝色襦裙却已被鲜血浸透,拓跋弘心惊地催促御医们抢治。

因着内医院离这地方也不近,先过来的三位都是御前的内侍从四周宫殿中传过的、正在给嫔妃诊脉的六品医官。若等那几个身在内医院的高位御医赶过来还要不少时候,拓跋弘等不起,三位医官也只好先顶上。

可巧了,其中一人正是四年前负责给林媛诊平安脉的杜医官。

虽后来林媛换了吴御医,他也顺理成章被请走,然而这位杜大人始终记得林媛此人。他时而后悔当初没能尽忠,否则依附了林媛岂不是捞尽荣华;时而恐惧林媛斤斤计较,因他曾经的不尽职而狠狠整治他。

好在林媛自始至终都没再想起来他。

这个时候,他再次,不情不愿地,得到了一次为林媛诊脉的机会。很不幸,他的两位同僚私下交好,异口同声要他先诊脉,将他推到了最前头。

杜医官无奈上前,在榻前跪了,伸手搭上宫女们递过来的一只手。那只手比从前丰腴了些,他颤颤地抓住手腕,稔熟地扣上三指。

虽然官位不高,然能进宫做医官的人,在民间已是神医圣手一般了。这杜医官也是有些才学的,他早已从宫人口中得知昭仪娘娘似乎是有孕胎动。

他自诩对女子有孕、小产之类的简单病症还是手到擒来的。只是昭仪身下渗出的大量血迹让他有些惊恐,若是太过严重……他那点本事还真不够看的。

手指上传来细碎而虚弱的搏动。

他的心神砰然一紧!不是因为诊出了什么“血崩”、“五脏衰竭”之类可怕的后果,而是……

他无法判断!那很像牢脉,因着胎死腹中后造成大量淤血堵塞,血脉不畅;却似乎又是沉脉,沉而紧,仿佛是下腹坠涨、体内受了恶寒所致。

这副脉象的确奇特,杜医官从前是没见过的。它和“小产”非常相似,但凭着多年医术,他就是能够感觉到其中必有诡异!

皇帝见他跪得久了,已经开始不耐烦:“昭仪身子如何?速速说来!”

本着医者的本能,杜医官想要实话实说他才疏学浅诊不出来。恍然间,他看到了昭仪掌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就看了这么一眼,他惊恐的同时却也感觉到了轻松。

杜医官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态——惧怕林媛,又诊不出具体脉象急得团团转,那边皇帝还在威逼。这三大威胁足以让他丢掉性命。而这个时候,林媛加大了他的第一个威胁,顺带着帮他解决了另外两个威胁。

杜医官在宫中没什么背景后台,一直在内医院的低阶位置挣扎。他知道昭仪和皇帝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

于是杜医官果断地说:“禀皇上!昭仪娘娘已经小产了。”

拓跋弘的怒火果然滔天而来。他呵斥杜医官退下,而后命另外两人上前。

这两人的医术没有比杜医官高明多少。他们一个一个地上前,最终都露出非常惊恐而不知所措的神情。

其中一人是从没和林媛打过交道的。林媛亦没有如杜医官那样威胁他,于是他老实地说自己诊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