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十五章 关押(2)



而此时那肥胖的嬷嬷又凑了上来。%D7%CF%D3%C4%B8%F3此人在慎刑司当差三十年了,见过了太多从云端跌到地底的人,每一个来人,都会被她和几个狱卒一块儿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剥得干干净净。这次遇到林媛这个异类,她就有点适应不了。

上司已经严厉地叮嘱过她,这位娘娘是个不同寻常的金贵人,万万要小心服侍,不可得罪……

但这嬷嬷的脑子里头,还是根深蒂固地将每一个进慎刑司的人当成可以抢夺东西的摇钱树。

自然,她并不敢真抢,只是将眼睛定在珠宝上头,而后充满希冀地抬头看着林媛:“娘娘……”

求赏赐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嘭”地一声巨响打断。林媛将一整匣珠玉都扫在了地上,而后慢慢地转向她:“方掌刑……直视主子,是为大不敬。”

“啊?”方嬷嬷还未反应过来。很快地,一位衣饰不俗的女官忙不迭小跑近前,道:“昭仪娘娘有何吩咐?是不是方掌刑笨手笨脚地,做错了什么……”

砸在地上的那个匣子里,装的全是翡翠。这一砸,所有的东西碎了个精光。她看也不看那位女官,轻轻抬起下巴点了点,道:“不错。她真令本宫讨厌,就将她拖下去杖毙吧。”

这次轮到那位女官惊愕了。她从前听闻过昭仪娘娘是个手段凌厉的女人,但宫里这些娘娘们,再厉害也得顾及名声,随意处死宫女本就是坏规矩的!且昭仪娘娘如今被皇后关进了慎刑司,她更该收敛小心,对待慎刑司里的奴才们也应该示好笼络……

总之是绝不该随意杀人的啊!

她方想问什么,抬眼就触及到林媛冰冷的一张脸。她当即唤了两个人道:“都没听到昭仪娘娘的吩咐么?”

她或许不知道,方才这个果断的决定救了她一条命。

林媛满意地点头,随后就是方掌刑鬼哭狼嚎的声音。林媛站起身,一脚踢开翡翠匣子朝门前踱了几步,那女官连忙为她开门。她出了屋子,端起一杯冷茶喝了一口,又看到了楚华裳那张苍白虚弱的面孔。

楚华裳正如那女官一般愕然,出了自己的屋往她这边瞧热闹。

不知哪里来的火气,林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五脏六腑都揪在了一块儿。方才处死了老宫女又喝了冷水,她的怒火稍稍平息,然而看到楚华裳她竟又控制不住……

她攥紧了手指,而后她三步跨上前,将手上一杯水尽数泼在楚华裳脸上。

“啊——”楚华裳猝不及防尖叫起来。她双手抹脸,而后愤怒而不可置信地看向林媛。

“给本宫滚。”林媛直视她吐出这四个字。又阴测测道:“别让本宫再看见你了,否则……本宫会要了你的命。”

林媛是个美艳的女人,这一点楚华裳从来都自愧不如。然而这一瞬,楚华裳眼睁睁看着那张绚丽白皙的面皮渐渐变得狰狞阴冷。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人的脸怎么会那样可怕!楚华裳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多日之前在雍和宫中,那个疯癫地抓着自己的刘小仪……

她没说一句话,兔子一般地转身跑开,并关死了自己的房门。

林媛给整个慎刑司带来的灾难才刚刚开始。第一日死了个方掌刑,第二日、第三日又有数名内监宫人被处死。这些人,都不过是做了一丁点不和她心意的举动——比如一个宫女没有按时给她布膳,一个心理扭曲的内监用下流手段折磨犯人让她听到了难听的惨叫声,几个宫人私下议论她不小心被她听到……

这样的杀戮连总管女官都看不下去了。她自是不敢凑上前劝解林媛,只好报给了上头。

这一日是乾武十二年九月二十七日。

拓跋弘在这一日亲口下旨,命在重华宫佛堂为淑嘉帝姬祈福的赵昭仪辅佐皇后,管束六宫。

赵昭仪自淑嘉死后就极少露面,许是因着愧疚理亏,亦或是避开风头怕被皇后拿捏。不过林媛已经进了慎刑司,皇后那边又咬着林媛不松口,林媛暂时是出不来了,拓跋弘只好抬出赵昭仪来。

彼时静妃似乎是伤愈了,她不单能日日给皇后、太后请安,还渐渐地开始理事。林媛的变故并没有引得后宫动乱,有静妃和赵昭仪两人接下担子,后宫中倒还算井井有条。

刘贵姬丧子之事将林媛都牵扯了进去,拓跋弘想不注目都不行。他甚至亲自询问皇后、翻阅刑部的宗卷。其实事到如今,刘贵姬的那个孩子不可能死而复生,拓跋弘当皇帝这些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并不会因着一个孩子的死而一辈子耿耿于怀。事实上,他那股子最初的痛惜和愤怒已经消逝,现在的他只希望这事儿快点了结,还后宫一个安宁。

若是楚华裳一人牵扯也就罢了,偏偏林媛也卷进去了。而且看上官璃那副样子,分明就是不想放过林媛。拓跋弘对此感到头痛。

他虽然心疼林媛,却也是很喜欢上官璃的,而且上官璃呈上的那些物证十分有说服力。或许真的是林媛所为呢?这件事情,拓跋弘并不想插手。

很快地,在林媛被送进慎刑司的短短几日,拓跋弘就得了底下禀报,说慧昭仪张狂成性,处死了慎刑司中的多名宫女。

“胡闹!”拓跋弘生了气,拍案与上官皇后道:“皇后,你所言不错!是朕宠坏了媛儿……”

静妃与赵昭仪都在座,静妃自是隔岸观火一言不发,赵昭仪踟蹰了片刻,还是开口道:“许是右昭仪真有冤情,心怀愤恨所致……”

“左昭仪觉着林氏冤枉?”上官皇后冷冷的一瞥,顿时令赵昭仪缩了脖子。她随手捻起被皇帝摔在地上的奏报,匆匆看过道:“就算是受了委屈,也不能拿人命出气,林氏此举太过分,按着祖训,打死下人就要降位禁足。”

“罢了。”拓跋弘的火气有些消了。他叹一口气,摆手道:“到底是刘氏那事儿闹得太大。媛儿脾气倔,她处死那些人,或许是慎刑司里的日子苦,宫人们又不好好服侍,触了她眉头。”他想起来了自林媛被关押后,拓跋琪小朋友就不肯住玉照宫,搬来建章宫里缠着要和父亲住。拓跋弘不忍拒绝,结果那孩子就整日地问他娘亲去哪了。

拓跋弘想着这些,又看一眼皇后:“当初是你一力接下刘氏母子的惨案,还望你早日查出端倪,再这么闹下去牵连太多,实在不好。”

上官璃的手指一缩,咬了咬下唇道:“皇上说的是。”她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又忙道:“时辰不早,臣妾要快些去环秀山庄了,臣妾告退。”

拓跋弘点点头,随口命人从库房里拿了一些风铃塔、玛瑙树之类的精巧玩意,让皇后带过去赠给两位嫡皇子。

随后静妃亦退下称要去长乐宫服侍太后。赵昭仪领着六皇子玩了一会子七巧板,抬头小心翼翼地与皇帝道:“皇上……不若您去慎刑司瞧瞧右昭仪吧。若是她无故处死宫女出气,自然该罚。若是因着受了冤枉太过怨愤,皇上过去亲自询问,也能早日查出害死刘家姐妹的真凶啊。”

拓跋弘挥手道:“昭仪,你先回吧,朕自有考量。”说罢又埋头在厚厚的一摞折子中。

直到这一日的傍晚,皇帝才料理完一日的政事。等进宫面圣的两位吏部的官员告退后,拓跋弘腰酸背痛,换了身衣裳准备去后殿打一套拳法。突然间他记起了今日正午时林媛的事,深思片刻,他命摆驾慎刑司。

堂堂帝王自是不可能去牢房这种地方,不过那慎刑司里关着的两位皇妃都不是等闲之辈,宫人们远远瞧见圣驾往慎刑司的方向走,不由都感到惊奇。这个时候正赶上上官皇后的凤辇从宫外回来,她甫一进了宫门,立即有人将拓跋弘的动向报给了她。

上官璃一听就愣了,随后满面怒容,下令调转车头直奔慎刑司。然而不幸的是,从环秀山庄进皇宫中走的这条路是在宫廷的正北,慎刑司却建在西南角上。整个大秦皇宫占地百顷,从北到南一路要走多远?上官皇后紧赶慢赶,却连皇帝的影子都没追上。

那边的拓跋弘也还没到。慎刑司是处置犯错的后宫女眷的地方,众人都觉得晦气,选址修建时就建在远离后宫的偏僻处。皇帝从建章宫出来赶了足足一个时辰,终于到了地方。

早有腿脚快的宦官事先过来支会了,彼时慎刑司里大小官吏都跪在外头迎驾。领头的女官还是第一次看到皇帝,哆哆嗦嗦地磕着头。拓跋弘抬脚跨进厅堂,一壁问她话:“听闻慧昭仪很难伺候?你们稍有不妥,她便要处死人?果真是这样的吗?”

往上奏禀的折子就是这位女官亲笔写的,她只是想将林媛这尊大佛快点送走,却是万万不料皇帝会亲临。她吞吐着道:“是……正如皇上所言,这里的宫人们都被昭仪娘娘吓怕了……哦不不!也是奴婢等人服侍不周,惹了昭仪娘娘不喜……”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