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三章 熊宝

不过林媛只是感到惊讶罢了。她打了个呵欠,揉着额角道:“你们查不出来,静妃又赶尽杀绝,你这才扶持了张氏承宠?”

果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齐成玉自己并不邀宠,却是拼命地提携张意欢。

她们二人都居在华阳宫,想要在静妃眼皮子底下多活几日,唯一的办法就是博宠。得到了皇帝的注目,别说静妃,就连现在的上官皇后都不敢随意处死一个宠妃。

自始至终卷入麻烦的都只有张意欢。只是齐成玉与众不同,她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也要帮着张意欢。

“这也只是权宜之计。”齐成玉叹息道:“如今皇上正喜欢张意欢,静妃不好明着来。日子长了,她早晚能找到办法暗中动手。我们想活命,唯一的办法还是那盒胭脂……娘娘,如今您什么都明白了,嫔妾就将这两盒都赠给娘娘。嫔妾知道,您可能不想帮我们,但您与静妃为敌,有这样一个把柄在手,怎么说都是好事呢。”

这一次她并没有哀求。真正的谈判,撒泼求情都是没有用的。

林媛收下了东西。她有些困了,想要睡一觉再去做正事。

齐成玉的话,颇有些骇人听闻。但林媛没觉得太惊恐,她早已隐隐猜测到,萧皇后的死因与静妃有关。

韦宓庄此人是很古怪的。她已经从谨嫔口中得知,韦氏并不是昏睡了五年,而是早在乾武八年初就醒过来了。最终,在四年前上官璃被赶出宫后,韦氏才宣称病愈。

而在韦氏封静妃后的短短一年时间里,萧皇后病得越来越重。

萧皇后下葬时,殉葬的宫人闹事导致一车葬品被撞进河里。萧皇后是何许人,她的陪葬品足有几百大车,可偏偏是装着胭脂的那一车出事!单看这架势,就是为了掩盖什么!

宫中所有的事情都不能简单归为巧合。

“你们先回吧。”林媛挥手与两人道:“如今静妃伤着,暂时不会对你们怎样。上官皇后那里,你们不必担心。”又传了宫人进来,命人将几匣子昂贵的珠玉赏赐给两位容华。

齐成玉端着东西不敢回话。她心中苦涩,慧昭仪厚赏,落在上官皇后眼中,她和张意欢两个就成了昭仪座下的人,自然不敢擅动了。然而事实上,她们已经上了昭仪的船了,皇后从此就认定了她曾搀和过“胭脂事件”。

怕是从一开始,慧昭仪就打了这个盘算……

林媛打发了两人后命人传夜宵。

齐成玉拉着张意欢匆匆告退,行至殿门时又想起一事来,叫住了林媛道:“昭仪娘娘!现在的静妃……”

林媛回身看向她们:“本宫知道,静妃并没有病危。”

虽然华阳宫上下都乱作一团,静妃也不省人事,但林媛早在吴御医口中得知,静妃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一次她突然病危,她不清楚内情,但也觉着不会有人有能耐趁着静妃伤重、做些什么手脚害死她——上官皇后还忙着对付云丹,应是腾不出手来管静妃的。

“您知道就好。”齐成玉面上是真诚合作的模样:“嫔妾两人住在华阳宫,每日低头不见抬头见,到底比华阳宫外头的人能窥探出更多的东西……或许有一事娘娘还不知道,静妃如今所吃的药里头有熊宝入药。”

林媛吃了一惊:“熊宝?”

那东西和人参雪莲一类的贵重药材可不一样!雪莲是价值连城,熊宝却是整个天下几十年都出不了一块。

“静妃的吃穿用度,华阳宫的人都看得很紧,你们又是怎么发现了药方的呢?”林媛蹙眉问道。

齐成玉嘲讽地笑:“嫔妾与张氏两人,已经是在与静妃搏命了。静妃今日放出病危的消息来,嫔妾就冒死拉着意欢一块在合欢殿里守着,结果就发觉了,合欢殿前厅倒的药渣里,似乎有熊宝。”

林媛目色中的惊诧一闪而过,随即脆声浅笑:“从前还看不出来齐容华有这么大的能耐!”

在韦宓庄的地界上都能打探出这么多的消息,竟还通医理,认识熊宝。

齐成玉面上一沉,低头不语。

“也罢,本宫就不追问了,也懒得知道。”林媛伸手将发髻上的钗环卸下,扬声道:“来人,送两位容华回华阳宫。备热水,本宫要沐浴。”

彼时已经是深夜,林媛疲累之下将大小事宜推到一边,先拉着小琪一块睡了。方要熄烛就寝,初雪闯进来道吴御医求见,还神叨叨地在林媛耳边低语道:“吴大人说了!静妃娘娘这一次根本就不是病重,娘娘您千万要提防……”

静妃被刺伤后,林媛安置了许多内医院的医官们尽心诊治,理所当然地将吴御医也给插进去了。后来听闻合欢殿的众人对一位王御医很是信任,对吴御医则不予理睬。饶是如此,吴御医每日去华阳宫里转一圈点个卯,凭着他不俗的医术,愣是查出了不少事。

今日吴御医漏液求见,林媛却没什么兴趣,他要禀报的事儿自己已经从齐容华口中得知了。

遂挥手让人退下,自己抱着琪琪抓紧时间补眠。

然而到了第二日黎明,林媛却被告知吴御医整夜都在偏殿等候。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快速爬起来梳洗,一壁听宫人火急火燎地禀报新封的云昭容的绿头牌、宫装衣饰等等都还没赶工好,一壁召了吴御医来见。

吴御医打着瞌睡和她奏禀华阳宫之事。与齐成玉所言**不离十,他同样在前厅药渣里发现了熊宝,只是他最终与林媛道:“静妃娘娘是个非常可怕的人,对自己都能下得去手,昭仪娘娘日后最该小心的定是此人,而不是皇后。”

林媛眉头一挑:“这话怎么讲?”

吴御医面露一丝苦笑,道:“华阳宫的人不肯让微臣为静妃诊脉,微臣数十日下来只能‘察言观色’,然只凭着表面上看到的,微臣就能够断定静妃娘娘的伤势太过严重……虽有梁大人竭力用药吊着保住了命,但一个弱女子,落下了病根,日后也就如废人一般了。”

林媛嗤笑一声,端起眉黛粗粗浅浅地为自己画眉,散漫地道:“韦宓庄那种人,本宫只送她三个字——不甘心!她若真成个病秧子,比要了她的命都难受!”

“所以静妃娘娘绝不会放弃。”吴御医面上竟是现出嘲讽之色来。他是一个医官,在他眼里,如静妃这样不知死活的患者真的很可笑。

为了权势与荣耀,有的人连命都能不要。

“静妃娘娘在送回宫的最初几日,几乎伤重不治,一直昏迷着;后来到了三月二十日,娘娘苏醒,却因伤及内脏,梁御医断言道只能用药吊着撑命,一辈子也就是卧床不起了。然而在三月二十五日,娘娘却突然病愈一般,能够起身进食……”

林媛不是古人,她在现代的医疗奇迹中长了很多见识,一听吴御医这样说,脑子里当即有亮光闪过。

一个身体很差的人,突然间有了活力……

想要强身健体,正道上的办法自然是努力锻炼、吃一些滋补的中药来调理。然而这样的调理,效果的确非常缓慢且令人失望。大多数生来体弱的人就算一辈子吃药也不会变得健康,只能多活几年罢了。而生来带病的人,比如渐冻人、脊髓炎、玻璃娃娃等等,为了能够正常地生活他们一辈子都要进行特殊的锻炼,但不论怎样努力,病了就是病了,他们的肌肉骨骼不可能变得如同正常人。

真正想让一个病人或体弱的人,一夜之间变得活蹦乱跳,如同常人——

有一个很有效但比较歪的办法,那就是毒品。

用燃烧生命的方式,获得短暂的新生。

想到此处,林媛的脑子嗡地一声。

随即是莫名的疯狂情愫,她骤然高声大笑起来,抓着吴御医道:“你告诉本宫!韦氏那个贱妇还能活多久?哈,哈哈哈……她很快就要死了是不是……”

吴御医的脸色却并不好看。他跪了下去,同时开始叹气:“静妃已经是第二次服食‘熊宝’了。不同于上一次小产血崩……这一次她不会昏睡过去。只是霸道的药吃下去,身子总有些受不住,静妃娘娘吐血晕厥,是熊宝滋补太过的缘故,她大约会在两日后平安无事。”

“那她也活不久了吧!”林媛满面灿笑,容色如星辰一般耀眼。

“昭仪娘娘……”吴御医并不如林媛那样盲目乐观。他十分忧愁地道:“静妃娘娘本就伤不至死的,若是用熊宝催命,或许还能支持十年左右吧。熊宝不是凡物,娘娘,您别忘了这一点……”

“十年,呵,十年而已,一个只能活到三十五岁的短命鬼,本宫何惧之……”林媛依旧大笑。

说到一半的时候,她笑不出来了。

她的脸色也慢慢变得很难看。

她开始大口地喘息——十年,十年啊……

十年的时间,足够定下东宫之位,也足够再次复制萧皇后的成功经验来害死上官皇后,或者依次将她和赵昭仪整治死。更不要说这十年,是六皇子最弱势的少年时期,皇室里的孩子,太容易夭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