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五十七章 昭仪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责任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3 263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2-20100081-3互联网出版资质证:新出网证(湘)字11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29号

拓跋弘点一点头,又道:“之前因染病被送去宫外的人,凡是病愈了的就都接回宫,尚未完全痊愈的不得进宫,此事由媛儿做主处理。其中的嫔妃、太妃们,都遣御医出宫去诊治。还有,其中华贵人在出宫之时发觉了刺客的痕迹,报给右丞相,右丞相这才能及时遣禁军入宫。朕准备下旨封华氏为良娣。”

他并没有提及当初林媛为了六皇子,忤逆懿旨不给华贵人诊治,反而将华贵人送出宫的事。皇帝和太后都是最偏爱六皇子的,林媛这样做,并不过分。

然而看似被林媛顺手收拾了的华贵人,并没有病死在宫外,而是因祸得福又捞了一个大功。

林媛在送华氏出宫的那日就知道,华氏不会有事。她可是右丞相看重的人,出宫后自然会有右丞相遣人看顾。但,右丞相是因为听了她的消息,才领兵进宫……

林媛心里将萧臻这个死狐狸骂了一百遍。

明明是她点燃槐树求右丞相帮忙!!!

她与华贵人不同。华贵人的父亲和右丞相是旧交,华家平反又是右丞相帮的忙,古人讲究情义,好友全家死了留下来的孤女被认作义女也是很正常的。在皇帝眼里,华贵人已经是右丞相的义女了,平日里有来往并不出格。

但林媛可不敢让皇帝知道她与丞相熟识。

右丞相亲口说是华贵人传消息给他,林媛气死了也没办法分辨一句!

然而此时,拓跋琪小朋友突然蹦过来了,手掌一摊伸给皇帝道:“父皇,这是丞相大人给我的东西。”

拓跋弘正与林媛说正事,被小孩子插嘴略有不爽。他伸手捻起来看了一眼道:“双鱼密报?”

双鱼一旦打开便会留下痕迹,秦国皇室们都用这东西来传递机密。拓跋弘手上的这封就是打开过的。

“恩,我在上官府的时候,右丞相大人将这个给我,让我还给父皇和母妃。”小琪依旧是一副困倦的模样,将东西放下就找了个小杌子,坐下来打瞌睡。

这双鱼是用整块玛瑙雕成的,颇为贵重,一看就是皇族中才有的。拓跋弘看了两眼那鱼身上的雕文,又匆匆浏览过其中夹着的信件,随即散漫地将东西丢在了书案上——信上所言的正是京城中发现刺客一事。

这就是当时华贵人给右丞相传消息时所用的东西,那信笺上头还有右丞相留下的注语。因这双鱼材质贵重,右丞相事后将它还给皇帝。

拓跋弘又嘱咐了林媛几句,要她督查后宫瘟疫之事,又命她看顾重伤的静妃,随即就上早朝去了。林媛与叶氏一同告退离去。

叶绣心和五皇子短短地见了一面。皇帝没有开口令她“带五皇子回宫”,她就一句都不敢提。

谨嫔已经死了,但五皇子……仍然不属于她。

她微微咬牙,在双凤阙的岔路口与林媛别过后,并没有回汀兰小筑,而是指使着宫人们抬着轿子往朝华堂的方向去。

林媛无心理会叶绣心想要做什么。她拉着小琪急急地回了宫,一进屋子就抓着小琪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双鱼里的那封信,你是怎么得来的?”

她看得分明,那块“双鱼”,是当初她接下掌宫权时皇帝赐下来的。

历代协理六宫的妃子都有这东西。有时候后宫出事,需秘密上报,就要用它来上奏皇帝、皇后、太后。

皇帝赐给几个嫔妃的双鱼各不相同。林媛这一块,上头雕刻的是梅花。赵昭仪是芙蓉,静妃是水仙。

拓跋弘虽然一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相信他很快会发现,今日小琪呈上去的这块双鱼上有着梅花的纹理。

而夹在其中的那封密信,却是右丞相的东西。

为了给华贵人请功,右丞相做足了样子,还造了这么一封信证明华贵人的确曾向他通过消息。

那一日大量禁军闯入玉照宫时,林媛根本来不及使用双鱼传信给皇帝求救。事实上,她掌宫的这几年从未动用过这东西,一直将它束之高阁。

然而今日,小琪手里拿着玛瑙双鱼,里头还夹着右丞相的信……

拓跋琪不说话。林媛摇晃着他的小身子,突然间眼睛里溢满泪水:“说,你说啊!”

看到林媛竟然在哭,拓跋琪的脖子缩了一下,又犹豫了半晌才道:“偷的。”

费了半天劲,好在答案清晰明了。林媛将他抱到了软榻上,抹着眼泪道:“偷了右丞相的?”

小琪点点头:“其实他很好偷的。”

的确好偷,萧臻已经是人生中第二次栽在类似的手段上了。第一次是他在北塞行宫时,照着林媛的话去偷皇帝帐子里的书卷,结果被林媛派人偷走了袖子里自己的书,抓住了他擅闯皇帝寝宫的把柄。这一次他又被一个三岁小屁孩偷了。

他是真没防备六皇子。

就这么被偷了。

至于玛瑙双鱼,那是林媛的东西。六皇子可以随意出入玉照宫里的任何地方,想拿到就更简单了。

林媛喘了几口气,问道:“为什么要偷这些呢?”

“娘,您不想封妃么?”小琪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她。

将右丞相的信件装在慧昭媛的双鱼中,呈给皇帝,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了当初传消息给右丞相的不是华贵人,而是慧昭媛!

而且双鱼是由六皇子亲手呈给皇帝的,由六皇子亲口所言,是右丞相托他送东西的!拓跋弘难道会怀疑这个小屁孩在自导自演,戏弄了他和右丞相两个人么?

“右丞相大人说的是华贵人传了消息给他,娘您正好利用这一点!到时候您就说,是您先将消息递给华贵人,命华贵人去找右丞相的。”拓跋琪自信满满地道:“反正父皇一定会相信我!”

拓跋琪小朋友的想法一点漏洞都没有。华贵人从前就和林媛要好,又和右丞相熟识。林媛说是通过华贵人来找到右丞相、要他遣禁军护卫皇宫,既合情合理,又不会沾上勾结朝臣的罪过。

林媛是掌宫人。她察觉到出了事,想办法向宫外求救是职责本分。

而右丞相和华贵人两个也会哑口无言!他们不可能去和六皇子争辩,指责六皇子说谎!皇帝根本不会信六皇子能编出来这种谎话!

华贵人只能是一个传递的中间人。她接到了林媛的双鱼,并不敢打开,只是将它再次传给了右丞相而已。

林媛一手拍在了额头上。她发现,她总是会忘记“拓跋琪并不是普通的小朋友”这回事。

虽然每一世拓跋琪都没活过五岁,但那些坎坷的记忆,本身就是一种阅历。

她无力地叹息,而后道:“琪琪,娘不需要你去做这种事。”

“这一点也不难啊,既然能帮到娘,为什么不做呢?”拓跋琪大睁着眼睛:“娘,我必须要多努力才行啊,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活下去是多不容易啊!而且我很擅长偷东西的,丞相大人又那么好偷……”

“偷东西?”林媛再次抓紧了他:“你这都是从哪儿学的!这可不是好事,你给我改了。”

“哦……”拓跋琪低了头,随后弱弱地冒出来一句:“娘你都忘了吧,上上辈子咱们两个偷的可不少,那时候连槐树皮都被人吃光了,不想饿死就只能去偷。”

“啊?”林媛满头黑线:“上上辈子的事儿了还提它干嘛啊!不管怎样,小琪——这辈子咱们一定能过得好!永远都不会挨饿,永远都不能被任何人欺负!”

***

拓跋琪小朋友的设想很快得到实现。

在这一日的早朝上,皇帝与群臣设宴庆贺,同时封赏有功的左右丞相与一众京城武将们。两个时辰之后,皇帝回了宫,又下旨晋封慧昭媛林氏为正二品右昭仪,晋恬嫔楚氏为贵嫔,晋贵人华氏为小仪。

被刺杀而死的谨嫔追封为贵嫔,而失了母亲的五皇子交由恬贵嫔抚养。从前恬贵嫔就曾是五皇子生母,如今再次养这个孩子,合情合理。

拓跋弘已经将传信给右丞相的大功算在了林媛头上。不过华婉莹在这事儿中也算出过力,就给封了个小仪。

染病的华氏送出宫后并无大碍,如今吃了药之后已经见好,几日之后就能接回宫里来。

而安然解决了瘟疫之灾的皇帝,在大宴群臣之后并没有轻松下来。他在其后的日子里甚少进后宫,甚至不关心朝华堂中的待选秀女。

被六皇子耍了的萧臻,并不敢因此事在林媛面前摔脸色——说到底还是他不厚道在先。他老老实实地将最近朝中的事宜通过长宁帝姬这条线传给了林媛。

从这些模糊的只言片语中,林媛渐渐拼凑出一件可怕的真相。皇帝在解决了瘟疫大灾后仍旧日日一副愁颜,是因为他查出了,那些北国的刺客来自蒙古。

并不只是楚华裳手底下的那些冒充刺客的死士,而是所有在京城里捉拿到的真正的刺客,被发现身上带有蒙人的“白虎”图腾刺青。尤其是那五个活口,经过刑部花样百出的审讯,已经招认他们是受蒙古的汗王指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