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四十七章 元荣(2)



“荒谬!”上官璃拍案大怒。透过压抑的重重帷幔,她隐约能看到里头躺着的豆芽一般的小身子,有医女不断地为她擦身、喂药,但那女婴全然没有反应,连寻常婴儿呜咽的哭声都没有。

上官璃一贯将元荣看做“宫里头多了个吃饭的嘴”,只是为着皇后的体面才会尽一尽本分。然而,元荣的母亲萧皇后与她不睦已久,如今她为继后,若是元荣有闪失,旁人第一个要诘问的就是她。

上官璃的理想就是让元荣平安长大,随意打发一副嫁妆嫁出去。

她知道元荣早产体弱,与皇太后一道指派了很多医女来服侍,还将自己的两位贴身嬷嬷赏赐给帝姬,让她们日日禀报帝姬的状况。她不希望元荣出一丁点的意外。

然而今日好巧不巧,太后因着选秀照例去了明觉寺祈福,保佑大秦皇室开枝散叶。偏秀女中还出了人命,上官璃不得不急匆匆前往朝华堂,长乐宫这边就撂开了。

元荣死在她眼皮子底下算什么?狠辣无情的继母,不肯好生照料原配幼女么?她的凤位本就坐得不稳当,若再多了这么一个硬把柄,即便自己是上官大将军的女儿,那些朝臣们联名上奏也够自己受的!

“高丽,一介藩国而已!”上官璃冷眼扫视众人,抬手吩咐了身后侍从去建章宫请皇帝:“元荣的身份贵重,皇上抛下使臣前来探望有何不可?”

众人虽怕皇帝怪罪,却也不敢拂逆皇后,连忙有人应声跑了出去。上官璃喝了一口冷茶压下心绪,招了个医女细细问话。

长乐宫的医女都是万里挑一,眼前这位陈医女年近半百,官至六品,若不是身为女子早就成了国手御医。陈医女医术精湛自不必说,此时她却是失了往日气度,额上冷汗涔涔地回话:“娘娘,帝姬是受了风寒……娘娘您知道的,帝姬早产,身子一直不大好,由太后娘娘亲自挑选了得力的乳母照看,细致周全地不得了。然而就在今日晌午……照看帝姬的两个乳母打了个盹……”

“竟有人胆敢玩忽职守,怠慢帝姬?!”上官璃十分惊怒。陈医女叩了头,又道:“娘娘,帝姬身边的火盆不知怎地灭了!二月份天寒,帝姬就给冻着了……”

那两个打盹的乳母早被之映做主捆了起来,上官璃看着烧得昏迷的元荣,只求能治好她,一时之间也无心去审问。她顾不得忌讳,掀开床帐看了一眼,双手紧攥了衣袖道:“只是冻着了么?”

“娘娘明察秋毫。”陈医女叹了一口气:“若只是受凉还不会这样严重,然而……帝姬一病来势汹汹,奴婢以为,这是疫病。”

上官璃浑身一僵。

疫病……

虽然不似鼠疫那样必死无疑,但历朝历代民间爆发的疫病,动辄横死百万人。越阳、清州等几个古都在百年前惨遭屠城并不是因为战争,只是因为疫病。

致死率太高,且极易传染。

“你能够肯定么?”上官璃感觉到自己的声色已经失去了往日沉稳:“疫病与伤寒太相似,不容易诊治。”

“您可以传召御医大人们再来诊治。”陈医女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娘娘,微臣恳请您回长信宫,元荣帝姬由医官照料就好。”

陈医女话音方落,上官璃身旁的宫女扑通一声跪下,扯着皇后凤袍哀哀劝道:“娘娘,您不能在呆在这里了!元荣帝姬固然要紧,然而娘娘也是千金凤体,马虎不得啊……”

上官璃静默矗立半晌,最终轻轻叹气:“本宫是她的嫡母,怎么能离开呢。”随后,她命令长乐宫上下焚烧艾叶、洒烧酒和陈醋。

若自己是元荣的生母也就罢了,偏偏是个继母。

继母难做,若这个时候她不守在元荣身边,被人指摘不慈是小事,被陷害谋杀元荣……那才是难办了。

元荣病得急,上官璃没有时间去彻查是谁、用了什么手段将伤寒传染给她。她将内医院所有的御医都传召过来,将今日出宫去杨阁老家中诊治的梁守昌也叫了回来,下旨道一定要保住帝姬的命。

她想,如果蓝蕊还在的话,这类手段哪里能难住她。

处死蓝蕊的正是萧皇后。

上官璃面露苦笑。若萧氏当年没有那么做,现在她的女儿元荣就不会在生死之间挣扎。甚至于萧氏自己,她或许也有一线生机。

萧皇后的死因她是知道的,寻常的宫寒症恶化成了五脏衰竭,最终难产而死。这其中的诡异上官璃安能看不出来?

萧氏的病,连梁院判都束手无策。但若是蓝蕊活着,怕是会有办法的吧?

上官璃回宫后曾前往帝陵拜见萧皇后。她虔诚地跪下,面容无比恭敬肃穆,心内却冷笑着,默默低语:“这就是……报应!”

是她杀了蕊儿的报应啊。

重病的元荣让上官璃心神恍惚。她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想起了萧皇后,甚至是沈废妃。她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死在萧皇后手里的……

往事随风散。

“本宫就在这里守着,等帝姬醒过来。”上官璃疲惫地在床前的小杌子上坐了下来:“皇上圣体不能沾染上疫病,但元荣这边的事必须禀报上去。你们每隔一刻钟就去前朝催一次,让皇上快些赶来,隔着寝殿的窗扇看一看元荣就行。”

***

元荣帝姬急病的事很快传开。

林媛等人并没有随着皇后一道去长乐宫,皇后也嫌人多手杂,不准嫔妃们过来探望元荣。

黄昏时分皇太后的凤驾才匆匆赶回来,皇后一直坐镇不曾离开。内医院大小医官都被传召过去了,长乐宫愁云惨淡,直到太后回宫时都没传出一点好消息。

疫病非同小可,未免朝堂动荡,皇帝下旨压住了消息。宫里人只知道元荣病得重,但也没有多心,那是个早产的女婴,大病小灾地太正常了。

而对于林媛之流的妃妾来说,元荣和她们半点干系都没有,亦没有人会真正关心这位帝姬的死活。但此事还是惹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不少嫔妃在宫内闭门不出,祈祷着元荣病死——这样的话,上官皇后可就倒了霉,若是能趁势将这位霸道而凶悍的皇后拉下马就最好不过了。

嫔妃们相安无事,只是麟趾宫的华贵人犯了哮喘,内医院偏连个医女都没有,她一个人在寝宫里咳得嗓子出血。林媛心知初春的柳絮最容易引发哮喘,看华贵人这副样子就是被人整治了。

林媛没帮华贵人,也没去落井下石。她和赵昭仪两个都忙着安顿秀女的起居,处理朝华堂的大小事情,哪有心思管别的。

到了入夜时,元荣帝姬依旧昏迷。长乐宫太后暂迁居至偏殿寿康殿,皇帝隔着帘幕看了一眼元荣后,回建章宫召梁御医觐见,命他率内医院医官即刻找出救治帝姬、隔绝时疫的办法。而元荣身边,只有皇后一位主子陪着。

第二日太阳升起的时候,皇帝不曾上早朝。

午时,皇后被太后软禁在长乐宫,皇后宝玺被皇帝收回建章宫。

满宫哗然。令人震惊的不止是皇后被禁足,更是太后以懿旨的方式晓谕六宫,将这件事坦诚地公之于众。

没有人敢去打探消息。太后身旁通传的姑姑倒是说得清楚,说是已经查出了元荣帝姬发病的缘由。

帝姬因为体弱,夜晚时常会惊悸难以入睡,身边便要准备安枕的玉器。用上等的羊脂玉雕塞在枕头底下,或者直接用暖玉做成的席子。

暖玉价值连城,其贵重已经超出帝姬的份例,是皇后特意下旨赏赐给元荣的。

经御医查验,帝姬所用的一盏暖玉琉璃茶碗的碗盖上被掺了脏东西。

帝姬每晚睡前都会用这个茶碗冲泡一杯蜂蜜来喝,事情败露时,正有一个小宫女将茶碗兜在袖口里准备顺出去,被人撞破后皇帝还以为是偷盗案,梁御医拿过来用药物试了才知道是祸害帝姬的元凶。

不单这些暖玉都是皇后送过来的,那小宫女也是皇后指派来照看帝姬的。皇帝盛怒之下命人审问宫女,一着不慎被她咬舌自尽,皇后遂百口莫辩。

太后和皇帝将时疫的事一力压着,却对外宣称元荣帝姬中了毒。

林媛不敢贸然打探,故也不怎么知晓真相。但她私下寻思着,若是中毒的话——仅凭一个小宫女的指认就能将堂堂皇后禁足么?事发之前,皇后甚至还不辞辛劳地守在元荣床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样的态度也难以让人怀疑是她想要元荣的命。

怕是皇帝还查出了什么别的,不便告诉众人罢。

然而林媛一点都不因皇后的危机感到开心。她很清楚,就算犯下再大的过错,只要上官皇后的父亲还活着,皇后就不可能被废。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