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四十二章 华氏(1)



那日林媛在长信宫里提及的选秀之事,惹了皇后大怒,.cOM不过半个月之后,长乐宫颁了懿旨下来,将选秀定在来年的二月份。

宫中微有动荡,上官皇后去了长乐宫拜见太后,对太后的懿旨并无反驳之言,只是笑盈盈地说:“母后思虑事情到底比臣妾周全得多。”

并没有出乎林媛意料,太后会主张选秀,而皇后立即表示顺从、

太后淡笑道:“皇后为着先皇后着想,不愿尽早选秀,本也是不错的。”

皇后因着选女的事与宠妃慧昭媛大闹一场,善妒之名昭然若揭,只是太后并没有责怪她。

婆媳两个维持着一派和睦。

宫中越发平静。皇后与林媛两人霸宠,静妃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赵昭仪专心养育两个女儿,旁的嫔妃更没能耐与皇后相争。后宫反倒比先皇后在时要安稳许多。

因着这份安稳,除夕那日皇帝当着百官的面赞了皇后的母仪风范。上官璃陪皇帝接受朝拜,皇后的凤袍大妆之后端坐上首,兼之容貌明艳,远远看去与皇帝两个当真是龙凤绝配。然而京城高官贵族中谁是个傻的,不少人暗自撇嘴,这上官皇后到底如何,天下百姓心里都明镜呢。

除夕过后的三日皇帝都宿在长信宫。初四那日柔然使臣抵达京城,拓跋弘忙碌一日后,入夜时分扶辇往长信宫去。

途经观莲所清辉亭,遇见一女在雪夜中游玩。之后不知出了什么事,皇帝不曾去得长信宫,最终回建章宫招了人侍寝。

第二日时,华良人一夜承宠,晋了贵人。

满宫的人都早早来长信宫请安,伸长了脖子要看皇后与华贵人的热闹。可惜皇后今日竟是一早就驱车往明霞山去了,将嫔妃们晾在长信宫门前。

嫔妃们三五成群,过来对着禁闭的朱红宫门叩头之后,聚在一块儿说了半日的话都不见皇后回来。这才歇了好奇心思,恹恹地作罢回宫。谨嫔领着五皇子扶辇欲回宫,看华贵人独自一人立在墙根底下,手里拿着一支嫩黄色的宫粉梅把玩,面上莫名地笑了笑,与身侧贴身宫女低语一句:“别看这华氏是宫人出身,倒像个福气厚的——不过侍寝而已就封了两级,皇后娘娘还不与她找麻烦。”

她看得出来,上官皇后是根本不想和华氏过不去。

否则以上官氏的煊赫,只要她想,就算将华婉莹乱棍打死都可以。皇帝对她的情分宠爱不是华氏能比的,兼之华婉莹出身卑贱,百官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一个下贱的舞女,死了就死了。

“谨嫔在看什么?”一声女子的娇俏声色泠泠传来。林媛扶了小成子的手走近了,笑盈盈瞥一眼谨嫔:“长信宫周遭的梅花都开了,我看谨嫔好似很喜欢,瞧得入了迷。”

林媛一贯爱梅,数年前就喜好梅花香露,曾经居住的镜月阁更是处于梅林之中。旁侧王选侍殷勤地亲自去折了几支各色的梅花过来捧给她。

王选侍一年前还得宠,后来却又不济了。她煮藕粉和推拿的好手艺渐渐被皇帝忘记。

她想着再想个什么法子博宠,然而林媛却告诫她这两年都要谨慎行事,不可再出风头。她不知林媛打得什么算盘,却不敢违抗,长久以来又沉寂下去,在林媛周围服侍着如同曾经做宫女时一般。

林媛挑了一支照水梅,放在鼻尖底下轻嗅,转首面目慈和地将花儿塞在五皇子手中。

谨嫔双足一缩,拦下来朝林媛讪笑:“珷儿是男孩子,并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只喜欢皇上赏赐的玉戈与金刀。”

“哦,是么。”林媛浅笑,手上的梅枝轻巧掉落在地。她清凌凌地笑道:“五皇子只喜欢刀剑?那可真是没有辜负皇上的期许……”

谨嫔微微咬了咬嘴唇。

“也罢,本宫今天不是来和你说五皇子的……”林媛凑近了她,低声道:“你惧怕皇后,但静妃也不是什么好选择。你日后好自为之吧——记着轻易别和华贵人作对,那女人我都头疼,遑论是你。”

说罢领了自家的琪琪上撵离去。

“娘,听说我五哥整日都在玩那些小刀和弓箭。”半路上琪琪皱着眉头和林媛道:“昨日父皇领着我去建章宫里玩,他告诉我,我年岁不小了,该早些开蒙念书了。还说五哥哥是个有出息的孩子,这样小就找了师傅学武了。”

林媛看着他的眼睛:“琪琪,你到底想说什么?”

“娘,我觉着我也不该整天贪玩了。”小小的孩子如大人一般叹了一口气,那嘟嘟的小嘴和黯淡的眼神让人看了觉不出什么悲哀的感慨,只有种滑稽感。

林媛噗嗤笑了。

她捏捏拓跋琪的小耳朵:“你父皇哄你呢。你才多大,念书?等两年不迟。”

拓跋琪还是叹气:“我虽然喜欢玩儿,但是,我也知道会念书会学武的孩子,父皇看了才高兴。”

不由又想起五哥来,他年前的时候去长乐宫里,和五哥玩了好几次。他看得出来,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个月的哥哥并不是天生喜欢学武——他最爱的还是蹴鞠球和七巧板。每每去长乐宫陪祖奶奶时,五哥都很开心地和祖奶奶说起他多么喜欢那些翡翠做成的剑,回头去了偏殿就躲在墙角里,从袖口掏出七巧板来偷着玩。

拓跋琪小朋友对此深感无语,父皇送给五哥的那些东西他都看过,什么小木剑小弓箭之类,还有神马的武术招式的图册子。那都是多无聊的东西,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本册子——用薄薄的纸蒙上去描,上辈子也干过,挺好玩的。

然而不得不说,五哥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至少现在父皇都开始夸他了。

拓跋琪小朋友明白,想得到就要付出,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恩,那个百家姓和千字文,那神马的孔子子路,虽然看着头疼,但也不是太难的事。

他和五哥争的不是父皇夸谁的问题,而是两个人的将来。皇家可不比别处,他娘早告诉他了,最后赢的人只有一个,输的人不仅仅是输了,连命都保不住。

想着想着林媛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琪琪今天想玩什么?听你乳娘说你想要个弹弓?行,娘小时候会玩,给你做一个。”

“娘——”琪琪睁着大眼睛瞪着她,欲言又止。

“你怎么净拿自己和你五哥相比呢!”林媛撇着嘴看他:“你就放一百个心,就算你五哥整天头悬梁锥刺股,你不管不顾地玩到七岁,你父皇还是喜欢你胜过你五哥——你天生命好有福气,机灵聪明,你五哥那个笨瓜还想和你比?”说着又是不屑:“你三哥四哥你这辈子都不用去考虑,他们俩连和你争的资格都没有。再看你大哥,那更是个笨瓜,比你五哥还蠢。”

“哦!”拓跋琪重重点头:“原来我的哥哥们都很笨啊!”

“那当然。”林媛一脸自信:“回去先玩毽子吧,弹弓明儿娘找给你做出来。”

在林媛眼里,自己的儿子自然不是别人家儿子能比的。虽然眼瞅着赵王自九岁后就越发刻苦用功、五皇子不到三岁就请了习武的师傅,她也不认为自己的琪琪需要和他们一样。

琪琪已经足够努力了,每天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和嫔妃们见面都要时刻看别人脸色。她不想再给琪琪增加压力。

***

几日之后上官皇后仍然没找华贵人的麻烦。

倒是谨嫔抱着五皇子往长乐宫、建章宫两个地儿跑得很勤。赵昭仪私下与林媛道:“谨嫔几年前瞧着安分守己,如今却越发急功近利。”

林媛笑道:“有个皇子在手里,心里总是要急躁的。”说着突地想到什么:“自皇后立后,静妃虽蛰伏下来,却时时往长乐宫走动去侍奉太后。”

赵昭仪并没有多想,微笑道:“静妃……她不会善罢甘休的,皇后厉害又如何。到时候她们二人交锋,咱们就有热闹看了。”

林媛垂眸不语。心里那个想法渐渐得到证实,谨嫔在皇后和静妃之间,终究是选择了静妃。

她从来都是静妃的暗线,甚少去华阳宫拜访。

她们只好日日在长乐宫里见面。

叶绣心不止一次地传信给林媛,求她早日除掉谨嫔。但林媛还不想让谨嫔这么快消失,遂只是敷衍。

谨嫔罗惜玉刚进宫时就住进了麟趾宫,成了上官璃的人。只是后来向静妃投诚。

上官璃从祥妃到继后,一路坎坷。她离宫三年后归来,看到麟趾宫的其余宫嫔,如冯庄姬、安小仪之类,早就因主位的落败出局而渐渐失宠,如今这些人里头死的死,废的废,已经没有一个顶用了。

独独谨嫔不单没有沉寂,还摇身一变成为五皇子养母。

上官璃多聪明的一个人,就算不着手彻查,仅凭这一点也能多少猜出关窍来。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