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四十一章 不贤(3)



玉容华起初看林媛在皇后回宫后就不再争尖,还以为她性子变了,心里担忧了好久。现在看林媛在静妃都撑不住的境况下,还能在皇后面前逞强,顿时又兴奋起来,觉着那个厉害的慧昭媛终于回来了。

林媛面上笑笑,与她客套道:“玉容华抬举本宫了。本宫可不敢和皇后娘娘争锋。”

“哪儿呢,嫔妾瞧着娘娘其实丝毫不输于皇后!”安如意越发压低了声色:“眼瞧着静妃不敢妄动、赵昭仪更每日低眉顺目地,宫中能与皇后抗衡的只有娘娘您了!且……虽说她为皇后,娘娘为嫔妃,名分上是差了的。然而您别忘了,皇后娘娘今年二十三岁……”

而林媛才十八。

在玉容华眼里,皇后和林媛都是人精。她是当初受了林媛的恩才得宠的,就算将来不跟着林媛,也绝不能转投在林媛敌手的麾下——以林媛的脾气,八成会掐死她。

而那皇后也不是好糊弄的,若自己因着她现在势重就投诚,怕是根本不会得到信任,只会被利用。

且玉容华看得清局势,皇后虽强势,林媛亦有胜算。

皇后如今得宠,不过是因着容貌太艳丽,无人能及得上。若是没有了这副容颜,想想当年的萧皇后——只能靠着从前扶持皇帝登基的功劳,守着后位寂寞度日。皇帝也是男人,男人骨子里都喜欢美色。

可皇后还能美到什么时候?

女人过了三十就是那开败的花。

至少林媛比她多五年的时光。

玉容华觉着,自己是可以趁林媛得势的这几年,依附着捞便宜。若林媛倒了,自己已经有根基,不会牵连地太惨。万一林媛真压过了皇后,自己捞到的可不是小便宜了。

林媛在侧淡笑不语,半晌道:“玉容华今日好像额外高兴啊。”

玉容华何等聪明,看林媛神色间显出不耐烦,抿唇一笑道:“嫔妾今儿话多,惹娘娘聒噪了。嫔妾宫里还有些事,这就告退了。”说着命人抬轿往岔路走去。

林媛瞧着她背影,转眼瞥过了脸去。

玉容华是个有些野心的人,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不过她还挺喜欢玉容华,相比王选侍在自己跟前当宫女一样低眉顺眼地服侍,玉容华这样的既有出身又有样貌,本事还不小。这个得力下属,她用着可顺手。

再顺势想起温容华叶绣心,林媛就觉得头疼了。和玉容华不同,叶绣心要的东西太多了。玉容华不过想要荣华富贵而已,叶绣心起初是要皇宠,后来要位分,后来要子嗣,最后得了五皇子被人抢走,又想要抢回来。

虽然叶绣心也是个得力的人,但她实在太麻烦了。

这段日子皇后在宫里作威作福地,她却暗中和林媛传信,哀求林媛找个机会掀了谨嫔,把五皇子抢回来。

林媛只好一再敷衍她。

北大金融出身的林媛,心里把小算盘巴拉巴拉,就发现叶绣心的性价比真不如安如意呢。

回了玉照宫照旧传热水来沐浴,又去尚宫局取了香露回来,预备着晚上侍寝。

初桃趁着水房里无人,捧着香露一壁给林媛摸头发,一壁道:“方才玉容华娘娘说得那些,其实还蛮有些道理……娘娘,您觉着如何?现在皇后威压,众妃惶恐,静妃吓得缩起来不敢抬头了,只有您盛宠不衰!这可不是个机会么,您只需竭力博宠、利用手里的权柄震慑六宫,您就是与皇后分庭抗礼的人了!”

林媛看她一眼,笑道:“你也觉着这是个机会?”

正如玉容华所说,她是能够和上官璃分庭抗礼的人……

这意味着什么呢?她不过入宫四年,养了两岁的琪琪,位分上还不如赵昭仪和静妃。若是真能与皇后对上,就是为日后取代皇后铺路。

当然就算和皇后争斗落败,也不过如静妃现在一样。

瞧着是个令人心动的买卖。

初桃笑着说起当初林媛为贵仪时,还是祥妃的上官皇后就拿她没办法的旧事,又说起今日长信宫里头林媛的威风。林媛微笑与她道:“我是今日才出了风头而已。我只问你,你知道我前几日为何不与皇后争锋么?”

初桃一时语塞,脑子还停留在今日的事情上转不过弯。

林媛解释道:“我正是看着皇后丢了贤惠、任性刁蛮起来,我才与她对上的。若她能一直学着萧皇后的大度端庄,我还不敢在她面前张狂呢。”

初桃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宝宝,林媛却不欲将最深处的秘密说破,笑而不语。

她根本就未想过要和皇后抗衡、最终取代皇后。莫说上官璃这女人有多难对付,静妃那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现在做这种打算,为时过早。等小琪长大一些,或者立了东宫,再去夺后位还有些胜算。

而现在的情势——外人看着她风光,她自个儿却是走得提心吊胆。上官璃为何会从回宫后的贤德,转变为如今的奢侈、刁蛮、泼辣、善妒?明知前线告急还要修路,明知嫔妃们盯着她的错处要抓把柄还去处置何氏,明知选秀是国本还要当场在林媛跟前动怒?

做宠妃的话,任性一点无伤大雅的,朝臣们也不会和个妾室斤斤计较。但做皇后的话——服侍皇上还是其次,要紧的是母仪天下的贤德。皇后无德是废后最有力的理由,一个皇后连名声都不要了,定是脑子坏了。

上官璃可没抽风。

她有心做个流芳千古的皇后,只是皇帝不肯罢了。

四皇子未必是真的病了,然而皇帝说他病了,他就是病了。三皇子和四皇子两个的体质究竟怎么样?梁御医的诊断是太过孱弱必须静养,但梁御医还不是听命与皇帝的。

拓跋弘将两个孩子送去山庄里,就是在敲打上官璃。

上官璃何尝不明白皇帝的意思?她虽有母家支撑,却万万不敢违抗皇帝。做不成贤后,只能做个妖后了。

皇后无德,林媛、静妃一众才能理直气壮地来分她的权,那有野心的嫔妃也有机会趁虚而入,成为夺后位的隐患。

就像当初做祥妃时一样,毁了名声,将自己的把柄交出来,拓跋弘才能放心。

现在的上官璃瞧着静妃她们分权,心里如何不恼,却也没有办法。皇帝将她的孩子送出宫外,害得她每日来回奔波,哪里有精力去管束六宫,这权柄不想交也得交。再则就算没有这一茬,皇帝还能想出别的办法来阻止她掌宫,殊途同归罢了。

上官璃现在对皇帝是丝毫不敢忤逆的,三年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她可不想再次失去皇上的信任。三年的时间,拓跋弘当初的怒火早就消了,且还转变成得不到的思念,现在对待她也很是宠爱。但那件事到底在两人之间种下芥蒂,拓跋弘一辈子都会怀疑她面上老实本分、私下小动作不断。

上官璃头疼地很,不敢重提三年前的事再去辩解,只能越发谨慎小心地取悦拓跋弘。

对于林媛来说,上官璃的麻烦就是她的机会。

上官璃初回宫时,局势不明,连上官璃自己都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上官璃从皇帝身上找答案,慢慢地摸索,林媛则盯着上官璃的举动。瞧她改了性子博贤名,林媛就想笑话她白日做梦。有了皇后的名分,还真以为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皇后咯?

那时候林媛也是不敢擅动的,局势未定的情况下,她猜不到将来。她就安安分分地龟缩起来,从前的张狂都收敛了,生怕若上官璃过了皇帝那一关,扭头就要收拾自己这个出风头的。

直到看着上官璃决定好了——决定舍了名声,她才敢决定和上官璃对着干。

她也没想着趁机捞便宜,不过是顺着皇上的意思来。静妃并不美艳,又无妖冶之名,在博宠上是不济的。能和皇后分宠的就只有自己。

若后宫人人都惧怕皇后,上官璃一人横行,不单是整个后宫消沉下来,朝臣们瞧着也不像话。

这个时候她站出来和皇后相争,面上看着,至少皇后不是一枝独秀。拓跋弘看在眼里,自是满意。

而若说她和皇后两人就是这后宫里唯二的风光?

林媛当真不敢苟同。眼瞧着静妃偃旗息鼓,被皇后折辱一顿后就萎靡下来,林媛可不认为她是真的怕了皇后。

上官璃给林媛的感觉就是个高伤BOSS,攻击完全是碾压式。但静妃是那种拥有很多隐藏技能,打法百变又很难缠的BOSS。你不知啥时候就会栽到她一个令你意想不到的技能上。

莫说静妃城府深不可测,就算那和静妃一块儿龟缩起来的赵昭仪,也不是个好应付的主。

除开这二位,那坐拥五皇子的谨嫔、东山再起的楚华裳、心细如发性格阴郁的叶绣心、还有那不甘屈居人下的玉容华,外加一个睿智兼有胆魄的华婉莹——

林媛哪个也不敢掉以轻心。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