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三十四章 上官(2)



封后圣旨顷刻间晓谕六宫,昭告天下。%D7%CF%D3%C4%B8%F3

彼时京城里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九月份的天已经凉了,后宫女子们穿起了缂丝锦缎,屋子里也用上了火盆子。在华阳宫中跪着的静妃正十分诚心地悔过自己的罪责,手上还转着一串翡翠佛珠,突然地,华阳宫一位二等宫女惶急地奔将过来,裙摆上溅满了泥点子:“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太后娘娘今日早朝时颁布了立后的旨意……”

静妃微阖的双目猛地睁开,不等她问,那宫女火急火燎地道:“娘娘,太后娘娘已经……册封了昌和贵妃为皇后!”

冰冷的秋雨滴落在静妃额头上,她满面木然地愣了许久,而后僵硬地转动着脖子看向说话的宫女:“贵妃……立为继后?真的么?”随即晕了过去。

“娘娘,娘娘呀!”宫女惊恐地高呼起来:“娘娘您怎么了……”

“死丫头,闭上你的嘴!”她正喊着,突然脸上狠狠挨了一掌。只见刘姑姑如一尊罗刹立在她跟前,扇了一巴掌又扭着她的耳朵:“大事不好了?这话也是咱们华阳宫的人能说的?皇上立了上官皇后,这是喜事,你这等话传出去,自己死不要紧,拖累了娘娘你有几个脑袋砍!你给我滚下去,从今往后不准在娘娘跟前伺候。”

处置了宫人,刘姑姑连忙和身后几个内监一块儿将静妃给架起来了,摇着她的身子唤。一宦官道:“姑姑,快传个御医吧。”

“不能传!”刘姑姑的手微微颤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立后的圣旨才刚传下来,咱们娘娘就病倒了。这传出去,多少闲话等着说咱们娘娘不尊敬新皇后,这才气病了呢!”想了想咬牙道:“娘娘晕倒的事儿谁也不准说出去!把素日里服侍娘娘的那两个医女叫过来就行了,娘娘今日只跪了一个时辰,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下雨天冷,娘娘提前回去了。”

“啊?”那宦官也是个忠心的,低着声色为难道:“娘娘这些日子苦苦撑着,就是为了将那损了的名声给补回来啊。好容易有了点气色……”

“哎哟,你这说得也是啊。”刘姑姑搓着手,满面忧愁:“连倾盆大雨都扛过来了,今日下这点水滴子,这一回去,玉照宫那位可不得抓把柄啊。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唉,现在阿凉不在了,华阳宫里当真有些乱了。刘姑姑这些人,论魄力城府都差阿凉太远,一出事儿就没个主意。

何况现在静妃还晕着。

就更不知该怎么办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将娘娘扶进屋里去啊!”突然地,一身着累珠叠丝粉霞茜裙的女子从前厅穿廊而过,迈着碎步小跑过来,急道:“娘娘都晕了,自然是娘娘的身子最要紧!”

“谨嫔娘娘!”刘姑姑等人连忙见礼。谨嫔做静妃心腹已经三年多了,一直是做暗棋的,寻常宫人不熟悉,刘姑姑却是什么都知道的。

她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静妃因为不再信任谨嫔,对萧皇后动手的时候利用了五皇子的事。

她见了谨嫔,神色缩了两缩,随即拉住了谨嫔的手道:“娘娘,您怎么过来了!这正好,我们主子晕了,还请娘娘帮衬一二!”说着低了声色:“娘娘,我们主子今日还没有跪满两个时辰呢,又不敢对外称病……这怎么扶回去啊!”

谨嫔上前亲自架住了静妃的胳膊,道:“姑姑,你听我的就好。这个时候扶娘娘回去,反而是好事呢。”说着指使宫人:“不传御医是对的,咱们就说娘娘自己不想跪了。快,去拿火盆先升起来。”

***

华阳宫里的混乱并不能为人所知。然而,旁的宫室里的乱子可一点不比华阳宫里少。

玉照宫中的林媛正在吃一碗酥酪樱桃,刚舀了一大勺送进嘴里,就有宫人来报立后的消息。她眼睛猛地一睁,张大嘴巴惊呼了一声,结果声音没发出来,一颗樱桃被吸进了气管里。

她一边咳嗽一边掐着脖子在地上打滚,四周宫人们大惊失色。

最后她飞奔到茅厕里头,扣着嗓子眼吐了半天,终于将东西弄出来了。她满脸通红,擦着咳出来的眼泪对扶着她的初雪道:“你们真会挑时候啊,没看见本宫在吃吗!刚才回话的人是谁啊,罚他一年不准吃樱桃!”

“娘娘恕罪!”初雪连忙道:“娘娘,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皇上立了昌和贵妃为皇后啊!”一壁拉着林媛的胳膊回屋:“娘娘,咱们快些拿个主意啊……”

“拿什么主意?”林媛瞥她一眼:“事情都这样了……我心里早有准备,如今只能说是意料之中。”

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赢面最大的是静妃,她身处皇宫,在宫中百般谋算布置,只为夺位。上官璃却远在千里之外呢,什么都做不了。

连林媛指使右丞相打压那些支持上官璃的臣子、以致半年以来甚少有人在皇上面前提起立她为后,上官璃都无可奈何,

就这么着,还让上官璃给得去了。

伐开心……

在林媛看来,这么个结果和静妃做皇后是一样的。皇宫副本的噩梦难度照旧开启。

“立后的事,怕是皇上心里早就有主意了,可笑我还和静妃她们斗得你死我活。”林媛冷笑一声,低低自语道:“唔……难怪他要拖延立后,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上官皇后做准备的。”

为何要立上官璃为皇后?林媛稍稍思量就能明白。拓跋弘的野心太大了,他想吞并夏国和匈奴。

所以上官大将军的用处大了去。

其次才是,拓跋弘太喜欢上官璃了。这种喜欢,是曾经持续七年的宠冠六宫。大秦倾国倾城的绝色皇妃上官璃,这样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绝不是静妃这类姿色只算得上清丽的女人可相较的。

然而上官皇后的册立,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弊端。拓跋弘最恨外戚弄权,现在为了西北战场,他没办法,只能放任上官家做大。

但还是要做点什么的。比如拖延立后,不仅断了静妃的前路,最重要的是利用这半年的时间铺路——就是扶持其余朝臣来钳制上官氏。

林媛这时候才隐隐约约想起来,就在这半年期间,各州郡的官员升迁、贬谪十分频繁。尤其是北塞几个重镇的节度使和提督。

不过等等……皇上为了迎上官皇后……

林媛猛地一拍脑门,难怪恬嫔的事情皇上并不肯惩罚静妃!唉,这脑子怎么变蠢了,静妃和那些或升或降的官吏们不都是一样的么!

他是拿着静妃来做钳制新皇后的棋子呢。不单是静妃,自己和赵昭仪几个还不都是一样?

天哪,怎么早没有想到这一层呢!林媛现在万分后悔,这种种迹象她早该留心了,先是左丞相建言推迟立后,而后皇帝放任朝中争吵、放任后宫厮杀,最后静妃栽在了恬嫔身上,皇帝还轻轻放过……

这么多事儿串下来……

若是提前想到答案的话,现在也不必这般措手不及了。

林媛抓紧了手指,若是早有准备的话,这半年她也可以做许多事情,等新皇后回宫了,她这边一切有准备,一定是个不一样的开始。啊呀天哪,和静妃互掐久了,自己竟然也变得和她一样浅薄了,萧月宜死了以后只顾着和她掐……

好烦躁啊。

“初雪,萧臻他究竟有没有遵从我的命令啊!”她无处发泄,便指着右丞相骂起来:“赵昭仪与我同心,这一次可是她吩咐了长宁帝姬来给右丞相传话,难道话没送到么!”

她几月之前就吩咐了右丞相去给上官璃下绊子。她的注意力大半盯在了静妃身上,不过上官璃那儿还是小小关注了一下。

虽然知道这些小动作可能没什么大用……

初雪抿着唇道:“娘娘,右丞相还是帮了您的。今日早朝上,右丞相就领头反对立上官氏为皇后呢。”

“他都说了什么?”

“先是说突然决定立上官氏为后太仓促了……”初雪回忆着:“然后就说上官皇后有跋扈之名。”

林媛眨巴着眼睛。半晌道:“方才你们来回禀旨意的时候,除了立后,好像还有个事情……是说皇上在朝堂上亲口命令静妃、赵昭仪和我协理宫权?”

初雪点点头:“娘娘,您别太难过了,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有好事呢!以后不过是多了一位新皇后,您还是协理六宫的妃子。”就算没有新皇后,后宫主理人还是静妃,没轮到自家主子呢。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