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二十一章 贡物(2)



女人,若抛开生死,.cOM几个来拜访的嫔妃都围成一圈儿去看那册子,众人越看越喜,满面笑意盈盈地。这些贡物不仅珍贵难得,还胜在分量大。蒙古王出手尤为阔绰,他来秦国一趟就吞掉了半个夏国,能吝啬这点本钱么?

即便自己位卑、不得宠,也多少能分到一点好的了……

“我们都等急了,不如娘娘现在就下旨分发吧!”一位婕妤性急,拿了账簿双手捧给静妃。

静妃笑着接过来了。趁热打铁拉拢人心,也是不错的。

她漫不经心地打开了账簿——那曾经对于她来说很熟悉的东西。虽然在主持中馈上头她不如皇后得心应手,但也是自觉能够胜任的。

然而这一瞬,她的面孔僵住了。

手上厚厚的账本,首页上四个大字——会计分录。

再翻,每一页都好诡异,一条横杠一条竖杠架着,竖杠两侧写满数字。借?贷?资产?负债?

还有偶尔冒出来的“表外业务收入”?

这都尼玛的什么鬼!!!

出身高贵、家教良好的静妃第一次在心里爆粗口。

几个嫔妃们仍然围在她身侧。好在这些人的眼睛都盯在礼单册子上,没看见账簿上的鬼画符,也没发觉静妃一副傻掉的模样。

静妃强自镇定地合上了账簿。她绝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

“本宫有些累了。”她淡淡地开口:“各位姐妹放心,最迟三天,各宫的赏赐一定会到你们手上。”

静妃喊累,几人还以为她小产后身子尚未复原,便不敢再缠着她。

嫔妃们陆续都告退了。

高美人的影儿从帘子后头消失的时候,静妃霍地从藤椅上起身,将账簿往案上一摔:“来人,把慧昭媛给本宫传过来!”

***

怒火中烧的静妃,深感自己被林媛耍了。

起初还疑惑这林氏怎么变了脸,顺从地交了凤令上来?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

宫里不比寻常的大户人家,不仅有皇帝、太后、皇后三位正主,还有无数太妃嫔妃小主皇子帝姬女官宦官,和上万的宫人。这么一个大家子,账本可不是个简单东西。

而管钱管账这种事,每一年都要和上一年接洽起来,没有将从前或亏损或剩余的银子丢掉不管,这一年从头开始的道理。

静妃想接手宫务,就必须把林媛留下来的东西看懂。

否则,眼下连分发贡物这个活都进行不下去——分东西也要考虑物价啊,看着账本做事,价高的送去太后皇后处,不太贵重的分给嫔妃们。最后还得统筹一算,看看这一次分下去的东西总价多少,记录在册。

静妃在合欢殿里抓狂。果不其然,半个时辰后她的宫女过来禀报,说慧昭媛现在正服侍皇上呢,抽不开身。

静妃崩溃地扯着头发,捡起账本看两眼妄图自力更生,结果更崩溃了。

三天之后,她没能拿出分赏贡物的安排来。

彼时林媛还在建章宫里头日夜缠着皇帝,美男在侧,春宵帐暖,日子不要太潇洒。这日晨起时迷迷糊糊地服侍了拓跋弘上早朝,突然就见建章宫门外几个嫔妃来求见,她烦躁地与通禀宫人挥手道:“让她们哪来的回哪去!越来越不像话了,还敢跑到这儿和本宫抢皇上?”

宫人唯唯道:“不是的……刘婕妤她们是来求见娘娘的……”

“唔,宫里头是静妃主理,她们来求我做什么?”林媛披散着头发正喝粥,不耐地说着。

“娘娘,静妃娘娘原本答允了各宫娘娘们要分发列国贡品,然而三天过去,静妃娘娘不巧又病了……刘婕妤等人眼馋珍宝,便来求娘娘做主想早日得到赏赐。”

林媛端碗的手一愣。

咦,静妃是咋了,这么个鸡毛小事都做弄不好?

皱眉思索了片刻才想起来——哦,她八成是看不懂账本吧!

林媛真心没有在这上头坑她的意思,就是当时交接的时候给忘了。

这会儿才想到——不过一个账本而已,就能把静妃卡死啊。恩,这办法不错啊,就让她那么卡着吧。

林媛伸手拢了拢头发,散漫道:“你去传话,本宫刚起身,等梳洗好了就去主持这件事,让嫔妃们安心等待即可。”

说罢继续慢条斯理地用着早膳,又传洗漱。宫人们端着洒桂花瓣的金盆进进出出,尊贵端方的慧昭媛娘娘需要净手、净面三次才能够开始擦脂粉,发髻要用桃木梳与篦子油细细地绾一个时辰方能成髻,而早膳前换一次外衫、梳妆后再次更衣的习惯也被她从萧皇后那儿学来了。

终于打点完,她扶辇离开了建章宫。并不是去华阳宫帮着静妃分发贡品,而是径直去了衍庆宫。

衍庆宫的淑嘉帝姬脾胃不适。赵昭仪越发地无心理会宫务,她的亲女长宁整日在乾南五所里和萧公子掐架,养女淑嘉又处于婴儿期这种最难照料的时刻。两个女儿都不省心,她忙得团团转。

林媛过去的时候淑嘉正闹着不肯喝奶,赵昭仪和薄小仪两个手忙脚乱地哄着。林媛身为协理的妃子,尽职尽责地上去帮着哄,结果很明显,被一群人围得密不透风的淑嘉更不听话了。

“娘娘,万春宫和麟趾宫里的嫔妃都去了玉照宫想求见您,听说您在这儿,已经有好些个扶辇往衍庆宫这边来了……”小成子从外头推门进来了,瞅了个空给林媛禀报。

“哎,小成子,你没看到本宫手头上还有正事么!”林媛用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他:“你说,是分发贡物要紧,还是帝姬的身子要紧啊?”

小成子顿悟,跑着出去打发嫔妃们了。

很快,刘婕妤、安小仪等人便不敢再来叨扰林媛了。没有人胆敢冒着怠慢帝姬的罪名来衍庆宫喧哗,她们的内心都是崩溃的,明明说好了要分东西,可现在一点也没见着,之后的几日预计也不太可能见到了。

第二日的时候,如林媛所预料的那样,宫里越来越乱。

静妃是打定主意称病不出了,林媛和赵昭仪围着淑嘉帝姬团团转,根本不想去理睬那群女人们。

焦虑的众人最终开始怨声载道。

静妃坐不住了。她是嫔妃中位分最高的,这一次复了宫权后自然是主理,林媛和赵昭仪两个早挑明了只是帮衬她的协理。宫中嫔妃为了贡物不依不饶地,最后遭骂名的一定是她,而不是林媛她们。

且宫中渐渐有风言风语传开——说她是在装病。

三月初十那天,静妃无奈顶着压力出来见人。她豁出去了,大不了先随意地将一部分贡品分下去,安抚人心。等日后弄懂了账本,再做打算。

六宫嫔妃得了消息,皆惊喜地来华阳宫中拜见她。静妃强撑着端坐上首,命内监们将几个大箱子从库房里抬出来了。

众人脸上都见了笑颜。女子们莺声俏语,围拢上去想要瞧个新鲜,一壁议论着:“你们说是咱们秦国的羊脂玉贵重,还是这楼兰的火焰玛瑙尊贵呢?”

“听说蒙古白虎的骨髓是美颜的上上品,若是做成脂粉来搽,那个玉容华怕就不是宫里头一份的白美人了……”

合欢殿里正热闹间,一个小内监风一般地小跑进来了,宦官服侍上头还沾了满裤腿的泥水,在铺着贵重的长毛猩猩毡的合欢殿里踩下了一长串泥印子。

静妃身旁的姑姑当即大怒,上前就要呵斥,这小内监却是十分大胆地跪下高声喊道:

“娘娘,出大事了!长信宫皇后主子早产了!”

***

静妃领着华阳宫众人赶到长信宫时,殿门前厅处已乌泱泱立了一大片人。

林媛和赵昭仪比她来得稍早,支使着宫女去请御医、熬药、准备产室之类。萧皇后事出突然,好在长信宫里一切都已提前预备了,四个嬷嬷四个医女镇定地将皇后挪到了产室里,宫人们手脚麻利地烧起了热水,在御医到来前的一刻钟里又煎了益母汤给皇后服下。

听闻皇后刚下了红,眼下意识还清醒着,也能进食。

是凶是吉,还未可知。

静妃瞧着眼前神色各异的嫔妃们,微微蹙眉,挥手道:“这样多的人挤在一处,也帮不上忙,反而会吵了皇后娘娘。你们不如先回宫等待。”

“皇后娘娘这个样子,嫔妾等若不在殿前守候,怎能安心?”静妃方下了令,竟就有人当场反驳,说话的却是华良人。她微分卑微,抬眼挑眉望着静妃的模样却是桀骜非常:“我等都是过来探望皇后娘娘的,心里期盼着娘娘能化险为夷,若静妃娘娘觉着我等碍事,我们就去长信宫暖阁里的小佛堂中为娘娘祈福吧。”

一席话堵得静妃哑口无言。她真不知后宫里怎么会出华婉莹这类奇葩,一个小小的良人,也胆敢当众与自己顶撞!

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遭就是她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害得方才人被罚入冷宫!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