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二章 兽斗(3)



“只是老虎的鼻子刚刚也被熊咬破了啊!”张开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瞧着,一壁接皇帝的话。

“白虎体型弱于熊,这是天然劣势,若是硬拼的话它该是打不过熊的。”拓跋弘的兴致完全被这只白虎给激了起来,指点着道:“它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好歹杀敌一千字损八百,有赢的希望了。”

人熊性蠢,此时这个庞然大物受了伤,痛得疯狂地在围栏内四处乱撞。趁着这当口,白虎极快地扑身上前,前身立起,一口咬在熊屁股上。

熊屁股可就没有腹部那么好咬了。好在白虎的利齿不负虚名,一口下去熊又是一声惨嚎,屁股上被生生撕裂一大块肉。老虎一击得逞,竟不再继续攻击,松口狂奔到围栏角落里舔着嘴角上的血。

等那熊暴跳如雷地转过身来,找到了老虎又想扑上去,老虎拔腿就跑。

于是围栏里头上演的不是角斗,而是一场追逐。

观众们看得酣畅淋漓。林媛虽花了一千两赌那熊赢,此时瞧着老虎智斗人熊,也开始希冀老虎的胜算了。人熊胜在绝对的力量,在速度却比老虎稍逊一筹。它追了半晌都追不上,更是暴怒,狂吼着用手掌拍地。

一壁又撅起泥土来塞住自己腹部的伤口。

看到此处一众秦国臣子们都欢呼击掌起来。有的道:“白虎胜在智谋!那人熊就蠢多了,最后周旋一番未必能赢呢!”有的道:“人熊不但力大无穷,且极为顽强,表面看着老虎重伤了它实则也没什么,它还会掘土来堵住伤口继续奋战呢!瞧着这架势,就算它一动不动任老虎咬,怕也要许久才能死,我看还是人熊会赢……”

这时老虎看人熊停下来,又掉过头来小心地靠近。

人熊朝它怒吼一声,放下土扑上来。老虎这一次不躲了,凭着速度稍快绕到熊身侧,躲过一个熊爪,而后前身跳起咬在了熊脖子上。

熊虎的吼声震得人耳膜生疼。场上两只猛兽鲜血四溅,惨烈无比,血从熊脖子的血管出喷涌而出,而那好歹也算千斤重的老虎在熊的拼命挣扎下,竟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胡乱地甩来甩去。相比于熊方才掘土疗伤,这一次它的脖子被咬烂,血流了一地,却还能久久地坚持着与白虎搏斗。

林媛只觉着四周都是震耳欲聋的嗡嗡声。仿佛过了很久,她终于看到人熊无力地倒地。

四周喝彩声不断。

林媛悻悻地输出去一千两银子。元烈瞥着拓跋弘道:“陛下看得如何?”

“真是精彩,朕要感谢汗王献上这样出彩的节目。”拓跋弘赞赏道:“最后竟是白虎赢了,朕都没有料到呢。”

“是啊,陛下身处中原有所不知,本王年幼的时候第一次观看熊虎斗,起初也以为熊会赢。”元烈微微眯着眼,悠然道:“不妨告诉陛下,事实上,在蒙古历年举办的角斗中,熊都不是白虎的对手。这种产自严寒北地的虎,因着食物匮乏、生存条件恶劣,变得极为聪明,连猎人的陷阱都能够识破,何况是以蠢笨著称的人熊。”

说罢,又似笑非笑地看一眼拓跋弘:“其实胜负并不在于身形与力量,陛下您说是不是呢?”

拓跋弘的面色微微变了。他如何听不懂元烈话中所指,他无缘无故地献上这么一出熊虎斗,难道真的只是礼尚往来么?

不是的。他只是想告诉自己,告诉秦国的臣民们,蒙古虽然不如秦国繁荣、广阔,却也有能力打败秦国。

不由又想起昨日,元烈向他呈上的书信中提及一同出兵抵抗匈奴和夏国、以及瓜分夏国的事宜。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狮子大开口,放肆地向他索要二十万精兵协助攻打夏国,又扬言要在征战结束后,将夏国国都以北的广阔草场都划做蒙古的领土……

远远超出了事先在建章宫中谈到的祁连山以北的范围。

“汗王什么时候学会打哑谜了。”拓跋弘呵呵地笑起来:“汗王,熊死了是真的,但那虎就真的赢了吗?”他伸手指着场上站立不稳的虎。

元烈的目光顺着看过去。只见老虎的口中不断吐出鲜血,不一会子,它摇摇晃晃地软在地上。

小心翼翼上前查看的侍从们禀道:“白虎方才被熊甩来甩去,脑袋都撞在地上和栏杆上。瞧这样子是头颅被撞碎了。”

元烈嗤笑一声:“不中用的东西!”侧目与拓跋弘道:“陛下说得不错。两败俱伤!”

“而且熊之所以会被咬死,究其根本还是因着蠢。”拓跋弘淡淡地笑:“汗王,若是熊与老虎一样聪明,你觉得最终结果会如何呢?白虎还可能把它耍得团团转,最终有了赢的机会?汗王,莫非你认为所有力气大、体型大的东西,都会和这头熊一样蠢罢?”

“对,假设熊和老虎一样聪明……”元烈面上笑意不减:“陛下,这只是假设而已。事实上,那些力气大的东西到底蠢不蠢,咱们暂且还不得而知呢。”

“想必汗王很快就会知道了。”拓跋弘面露冷笑地看着他。

一壁寻思着明日该如何与蒙古臣子们商讨国务……

虎和熊的尸首都被宫人们抬着下去。拓跋弘不想再继续观看这种血腥恐怖的表演,向元烈提议去木兰行宫中举办夜宴。不同于以往秦宫大殿中的筵席,这一次拓跋弘来了兴致,希望能够在木兰草场之上办个篝火宴,大秦的臣子们如蒙古人一般围坐畅饮,行乐至天明。

拓跋弘虽然勤政,却亦擅长享乐。元烈献给他的角斗表演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对这样稀罕而热烈的节目表示十分满意,随即好奇起蒙古的习俗来,准备体验一把蒙古人夜宴欢饮的盛况。

元烈欣然赞同。林媛方才聚精会神地看熊虎斗,此时已经有些累了,打了个呵欠道:“皇上先行一步,臣妾要去换一身衣裳再来。”

随即告退了离去。

她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已换了一身玫瑰紫绣蝶纹的锦缎,身披着靛蓝色狐裘大氅,手中拿了小巧的暖炉铜鼎。拓跋弘拉了她坐下道:“怎地这般怕冷么?琪儿呢,夜宴也不把他带出来?”

林媛笑着坐下:“夜里头风大,这里又不是宫中,想是会很冷的。小奇被臣妾先行送回寝室中了,白日里的熊虎斗没敢拉着他看,他睡了一整天,这会子还在睡,想是对夜宴也没什么兴致。”说罢瞧着拓跋弘膝下扭股儿糖一般往父亲身上蹭的五皇子,掩嘴笑道:“珷儿好似又长高了呀!”

谨嫔在侧小心护着五皇子,一壁朝皇帝尴尬解释道:“珷儿越长大越淘……哎哟,他抓着您的衣裳不肯松开呢。”

拓跋弘倒也不和五皇子计较,伸手抱了他坐在膝盖上,拿了一串葡萄喂他。五皇子如那没头没脑的小猴子一般抓着葡萄往嘴里塞,模样可爱惹得拓跋弘哈哈大笑,又侧目对谨嫔道:“两岁的小孩子调皮起来的确看着可爱,但是你不要忘了他是大秦的皇子,日后好生教他规矩。你看六皇子虽然沉静,叫人觉着死板,但那孩子却是真的比五皇子懂事,吃东西都知道先奉给父母长辈。”

此时夜宴,元烈一众蒙古君臣还坐在对面饮酒,其余众人也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白日里的“熊虎斗”,席间热闹非常。拓跋弘说这些话,也是满面闲散的模样,一壁笑着逗弄五皇子。然而谨嫔听在耳中仍是惊了一惊,连忙道:“五皇子还小……”

“他这个年纪在宫外算是小了,放在宫里头,也是该懂事的年纪了!”拓跋弘面上虽笑着,声色已有些冷意:“等他再长一岁都该开蒙认字了,可不能再不知礼数、整日淘气。”

“皇上恕罪!嫔妾今后一定好生教导殿下……”谨嫔惶恐地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她如何不明白皇上口中“不知礼数”指的是什么,此前五皇子冲撞皇后,虽然皇后保住了命,皇帝后来也查明此事是有人蓄意为之想要同时谋害皇后和五皇子,皇帝心里却终究是对五皇子有了芥蒂了。

如今指责这孩子不知礼数……

尤其六皇子和五皇子年岁相仿,相比之下,六皇子更加得父亲疼爱不仅仅是因着其母盛宠,亦是因着六皇子性格沉静懂事、安稳成熟。这种差距起初也没什么,她亦看得开,知道自己的珷儿是比不上人家的琪儿的。但等到将来……

难道珷儿就不能去争夺那个位置么?

自己心里何曾真的认为珷儿会比琪儿差!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