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十一章 兽斗(2)



&nb元烈从善接过她手中酒杯,面色一动不动,亦懒得开口说话。.co翼在他身侧坐了,赔笑恭敬地服侍着。

&nb元烈是个暴戾的王,这一点名副其实。温庄永远记得第一夜服侍他时——那时候她的身份连蒙古初入宫没有封位的贵族少女还不如,元烈又将没有得到林媛的怨愤尽数倾泻到了她的身上。她,堂堂秦国大长帝姬的新婚之夜,就是在无尽的痛苦与屈辱中度过。

&nb而后为了成为阏氏,她忍下一切屈辱取悦元烈。她甚至无心去计较波斯王的女儿、东帐金月阏氏对她的百般刁难,这类从小就见识过的后宫女子的肮脏手段相比起元烈对她的欺辱,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动辄打骂已经是幸事,一次她为元烈布菜时割下的牛肉不合他口味,他竟下令剁掉自己的双手与舌头……好在大妃与她交好,替她求了情。

&nb两年地狱般的日子,她好歹摸清了些元烈的习性,如今封了阏氏,也算是有些风光了吧。

&nb她坐了一会子,与元烈耳语几句,持着甜白瓷酒樽侧身与拓跋弘敬酒道:“皇兄大概是第一次看到人熊和雪猿吧。您瞧,那看着像黑熊的其实是蒙古的人熊,不同于秦国的熊罴,它喜欢站立行走,最大的高约有一丈……不说猛虎,这个天下怕是没有比它更凶悍的猛兽了。”

&nb拓跋弘淡淡地笑,客气地赞赏几句“蒙古盛产奇珍异兽”,拉过身侧的林媛笑问道:“你怕不怕?你看,那么大个的熊……骁勇著称的蒙古武士们都不敢近前,人人拿着牛角盾和长枪与之周旋呢。”

&nb说罢又叹气道:“听说人熊的‘宝’是世上最珍贵的药材,若有了它,皇后的病还能再拖上几个月呢……唔,温庄,你来帮朕看看,这头人熊头短、前肢长不过膝,是母的吧?”

&nb“皇兄博学,这是一头雌性。”温庄回答道:“皇嫂需要熊宝入药么?可惜熊宝只有在公熊身上才会长,蒙古的人熊近年来几乎绝迹,宫廷中都没有公熊熊宝了……秦国长白山中的寻常黑熊与人熊不同,亦不会有熊宝的。”

&nb温庄一壁解释着,心中五味杂陈。她是先皇最小的女儿,比拓跋弘小上了十多岁,自幼是眼看着皇兄皇嫂二人由太子东宫入主帝位的,也眼看着皇嫂福薄无子、随后还渐渐失宠,帝后情意淡泊,貌合神离。

&nb然而再不合,他们好歹亦有过年少美好的时光。皇后再如何不对,拓跋弘也没忘了当初的情分,甚至如今皇后病入膏肓,拓跋弘亦将她认作唯一的原配,不允许包藏野心的静妃冒犯她。

&nb同样的,萧皇后再热衷于权势、终其一生与拓跋弘作对,她亦真心爱过这个男人。

&nb然而自己嫁给元烈后……虽然是夫妻,她对元烈连一丁点的喜欢都没有。异国他乡冰冷的长夜中她还能拼命地活着,支撑她的只有秦国长帝姬的骄傲,与骨子里的执着与坚韧。

&nb一旁的林媛倒是看得兴高采烈。她拉扯着拓跋弘的胳膊,一壁伸手指着道:“呀,这真的是熊么,那么大!我也是第一次见呢!皇上您说的,这熊身上还会长‘熊宝’,是续命的神药?”说着又与静妃嬉笑:“听说当年静妃姐姐还用过这一味药。”

&nb静妃微阖了眼,轻声道:“熊宝是熊胆里头长的结石……我原本在五年前就该死了,如今还坐在这里,这些时光都是向上天偷来的。早知道皇后娘娘有此一劫,当年我就不该动用宫中唯一的熊宝……我终究是罪孽深重啊。”

&nb“你言重了。”拓跋弘看她一眼,面上有不忍之色:“当年的熊宝能救宓儿一命,朕已经感谢上苍。如今皇后病重,实在是难以预料的灾难,怎能怪罪你呢。”

&nb静妃因着掌管后宫不力、又因长宁的婚事受了贬斥,如今早不似一年前得宠,不过提及她曾经重病濒死,拓跋弘还是心软的。

&nb“啊呀,皇上快看呐!”林媛突然拍着手惊呼起来。静妃与拓跋弘回过神来,纷纷望向场内。只见一头白色的猛虎被驯兽人牵着送进了围栏里。它起初还算老实地跟在驯兽人身后摇头摆尾,伸着毛茸茸的大脑袋去蹭人的手讨食物,甫一见到人熊他就仰天怒吼了一声,四爪扒着泥地。

&nb在座皇族宗亲们都唬了一跳。白虎的吼声太过惊人,几个女眷已借故离席。

&nb这些猛兽都是蒙古皇室自小驯养的,素日里听从人的命令,但野性难改。几个驯兽人看老虎发威,都连忙飞身跑出围栏,将大铜门锁死。如此,关在里头的就只有一头熊和一头老虎。

&nb元烈抚掌大笑,想必他在蒙古就很喜欢这类节目。林媛亦嬉笑着,与赵昭仪等人道:“你们说是老虎会赢还是熊会赢呢?”

&nb“当然是熊啊。”同样爱看热闹的刘婕妤兴致勃勃地道:“你看熊的体型是老虎的两倍!”

&nb“可那老虎的毛色发白,和咱们以往见过的都不一样,个头也更大。”赵昭仪道。

&nb“我也觉得熊的胜算大。”林媛赞同刘婕妤,转首看蒙古的臣子们也在议论纷纷,便唤过一个宫女,吩咐道:“蒙古人看样子是在押注。你去支会一声,就说我出一千两押那头熊。”

&nb赌博什么的最开心了!林媛这次跟着拓跋弘来围场算是玩了个痛快。

&nb元烈面上噙着莫名的笑,侧首朝拓跋弘道:“陛下,这人熊是蒙古与匈奴的特产,白虎却是来自于更北面的基辅公国。其实它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虎……除了毛色发白,它亦有更多与寻常老虎不同的地方。”

&nb“不过是头畜生,朕瞧着它的体型是打不过熊的。”拓跋弘挑眉道:“你们蒙古真有稀罕东西,年节筵席之上,你们也常常观赏这样的节目作为欢庆么?”

&nb元烈知他是嘲讽蒙古人野蛮无礼,并不张口反驳,扯着笑道:“我们怎可能一天到晚看猛兽角斗呢!那也忒地无聊了。”说着目色一瞥:“蒙古的亲贵们真正乐意看的,是人兽角斗。本王的哥哥,先可汗的长子,就是因自不量力地在各部落首领面前闯进围栏与猛兽角斗,这才丧命。”

&nb“唔?”拓跋弘面上露出惊疑,而后嗤笑道:“难道汗王的大哥不是因着冒犯了汗王,被动用了‘兽刑’处死的么?”

&nb“这是谁在以讹传讹呢!”元烈冷笑着:“角斗如此精彩,陛下还是用心观赏吧,旁的事儿就无须多提了。”

&nb拓跋弘瞧他一脸桀骜的模样,也不恼,摇头淡笑不语,径自放眼去看场上的精彩去了。

&nb说话间,熊率先扑向了虎。

&nb为着让这种角斗更加热烈精彩,被关进围栏中的两只野兽身上都会被涂满鲜血,或者让它们饿上三天。此时的白虎被驯兽人泼了一桶鸡血,白毛尽数染成血红。

&nb人熊喜欢站立行走,但四肢着地时的速度丝毫不亚于猎豹。

&nb人们眼睁睁看着白虎被它轻易地按倒在地。人熊张开了血盆大口,吼声如闷雷一般。许多秦国贵妇们尖叫着闭上了眼睛,林媛张大了嘴,随后一巴掌拍在桌上:“太没劲了!快,我赢了,把银子给我拿来!”

&nb人群中武将席位上发出一阵嘘声。张开山道:“真是无趣,一下子就把老虎弄死了!我们还看什么啊!”场上那只白虎的体型虽大,但相比于熊就太不够看了,熊这么一扑,它整个儿被压在底下不知死活,只有尾巴露在外头徒劳地挣扎。

&nb“张将军所言为时过早吧。”陈秀微微皱眉:“人熊虽然庞大可怖,却也不是不可战胜,白虎身为虎中异兽,怎么会不堪一击呢!”

&nb“呵,我看这世上没什么东西能赢得了那头熊!”张开山笑道:“若是不信,陈将军自个儿下去试试啊?”

&nb“看张将军兴致勃勃的样子,下官觉着,倒是将军您很想下去试试啊!”陈秀年纪不大,战场上号称智将,还有一个过人之处就是嘴巴不饶人。

&nb“别吵了,再吵把你们俩一块儿丢下去!”九王正看得起劲,他的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白虎摇摆的尾巴,希冀老虎能从熊身下爬出来。

&nb就在他紧盯之下,那只老虎竟真的挪动了下爪子。随后,人熊爆发出一声痛吼,他的身下伸出一只虎抓来。

&nb人熊皮糙肉厚,利刃都难以割开它的皮肉,唯一柔软脆弱的地方却是腹部。此时它猛地从老虎身上蹦起来,双手捂着腹部狂吼乱蹦,鲜血淋淋沥沥地从爪子缝里流出来。老虎的爪子是两寸长的锋利钩爪,这一下又用尽全力,隔得近的人甚至能看到熊腹部的伤口处有肠子往外滑。

&nb“好!”场上不知是谁高声喝彩。拓跋弘也来了兴致,指着场中笑与四周道:“那白虎聪明!原本以虎的速度是能躲过熊的,它起先不躲,就是等着熊往身上扑呢!”

本站访问地址入:&&nb&nb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十一章兽斗(2))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爱猫咪的小樱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