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八章 夏国(3)



难道元烈想要用一个刺客来抵抗他身边的众多杀手么?拓跋弘嗤笑之余,.cOM若那人用刀尖指着自己的脖子,拓跋弘就根本杀不了元烈。

“你当真以为秦国没办法杀你么!”怔忡的瞬间,殿门缓缓滑开。一个女子身着月白色大袖裳宫装,发髻上簪十六枝鎏金攒梅点翠步摇,她一步一步地走近,那是宫中女子的“莲步”,意韵姗姗,风姿袅娜。

蒙古至高无上的王,元烈,他一身桀骜狂妄,满面戾气地回头看去时,神色却猛地愣住,仿若心脏都漏跳一般。

“林媛……”他喃喃喊出这两个字。

在围场木林的火场中,那张沾满灰尘污垢的脸庞上的一双妙目,似乎装满了三千世界的灵动。身下战马的鲜血溅上脸庞,温度仿若昨日,令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

就在他分心的这一瞬间,林媛扑身上前。等元烈反应过来时,一把小巧而精致的匕首刺在了他的前胸。

“王!”元烈的随从猛地惊呼出声,而这一刻,上首的拓跋弘也满面震惊,高喊道:“媛儿!”

林媛一击扎在了元烈的前身,有点偏,算是扎在腹部了吧,距离心脏太远了。随后她被一股力量猛地扯倒在地,是那个随从。

此人两手抓住了林媛的肩膀,将她压在了建章宫冰冷的寿山玉石地面上。林媛本能地抓过匕首往前刺去,然而对方亦抽出随身的弯刀,随手一挑就挑开林媛的匕首,继而横在了林媛脖子上。

与此同时,一众身着铠甲的军士从帘幕后闪出了身形。百余张弓箭,箭头上泛着盈盈绿光的淬毒,均指向元烈。

“够了!都给朕住手!”拓跋弘猛地拍案:“林媛,你太放肆了!元烈,如果你不肯放开她,朕现在就会射杀你!”

林媛的整个脊背都被压在下头,寿山玉虽然贵重,却不是暖玉,刺骨的冰冷传遍全身。她喘着粗气,竭力平静地道:“皇上,您看,臣妾做到了。元烈身旁唯一的随从已经把刀放在了臣妾脖子上,您可以……安心地射杀元烈而不必担心他会刺杀您……”

“媛儿!”拓跋弘猛地站起身,而此时左丞相扑通跪下,恳求道:“皇上!这是机会啊!慧昭媛再如何都只是后宫嫔妃……”

“闭嘴!”拓跋弘怒喝。他死死盯着倒在地上的女子。

林媛今日能够出现在这里,都是因着他的授意。拓跋弘心思缜密又惯熟了贵族权谋的争斗,面对性情狠戾乖张、且在玩弄权术上丝毫不逊于自己的蒙古王,他做了最周全的准备。他不单下令御林军埋伏在建章宫内,又悄然命林媛在恰当的时机进入大殿。

元烈来到秦国皇宫,撇开国与国的利欲纷争,林媛此女亦是他的猎物之一。

而那恰当的时机——就是在林媛突然之间出现在元烈面前时,这个男人必定会有一瞬间的分心。这一瞬间,足以决定成败。

这还是陈秀给他出的主意。陈秀是个武士,他清楚这一瞬间的短暂时光,足够一支箭从五十米开外插入人的心脏。

只是,林媛这个放肆的女人显然没有听他的话……她没有听到预先的信号再行动,而是自作主张!她不顾自己的性命,心智疯狂地提前冲了进来。

然而不得不承认,她这样做的结果是很让人满意的,至少在陈秀看来。她虽是女子却性格刚毅果决,一刀刺伤元烈令那随从选择攻击她。拓跋弘在想,其实所谓的时机已经到了,林媛在这个时候出现恰到好处,自己迟迟没有命令她只是因为……

还是不够狠心吧。

现在林媛被弯刀逼在脖子上,拓跋弘就更狠不下心了。

若是以往,他不会犹豫。元烈身旁那个随从很可能是武艺极高的刺客,刺客不是战士,以一敌十不擅长,却擅长在万军中取将帅首级。就比如现在,就算做了周全准备,他仍然有被刺杀的可能,所以不能掉以轻心。此人现在被林媛牵制住了,他的危机大大减少,便能够放心射杀元烈。

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那个随从会斩杀林媛。用林媛的命去换元烈的命,何其值得。不过现在,拓跋弘稍有犹豫,他在思考有没有别的办法。

他不希望失去林媛,这种感觉何其诡异,在他充满杀戮、背叛与阴谋的生命中,他从小就学会了果断与牺牲,如此才是千古一帝……然而现在他不想失去。

两个君王长久地对峙着。

元烈捂着腹部的伤口。林媛在武斗方面实在太不擅长了,那一刀不过划破了点皮而已,点点血迹透过元烈藏青色的衣衫渗透出来,并无大碍。

少顷,他一笑打破僵局:“秦国陛下为了杀我真是煞费苦心啊……只是我们真的没有合作的可能么?陛下为何不想一想……”

“朕当然想过!”拓跋弘恨得咬牙切齿:“你以为你为玩弄赌局,便会逼得朕不得不让步么?不错,现在夏国与秦国已经开战,屠城这样恶劣的手段,这场战争不可能终止!秦国已经陷入了两面夹击的困境,为了同时征战夏国与匈奴,就只能再度与蒙古联手……呵,元烈,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开口就是要吞并夏国!”

在拓跋弘眼里,元烈简直不配为人。为了逼迫夏国与秦国为敌,他用上了战争中最卑劣的手段,强占夏国城池并屠杀平民。夏国国主为此大怒,不得已用同样的手段来作为反击。夏国与蒙古的接壤之地是号称“生命线”的死亡地带,祁连山宗务冰川,他们自然不会傻到直接翻山脉去攻打蒙古,就只能从玉门关进入秦国。

元烈打得好算盘。

“看起来陛下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呀。”元烈面上居然是轻松的笑意:“其实陛下何必这样拔刀相向呢,我们才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匈奴虽然兵马彪悍,论长久战显然无法战胜秦国,夏国国力薄弱就更不必提了。陛下,咱们还是商量一下如何瓜分……夏国祁连山以北的地方属于蒙古,以南属于秦国,如何?自然匈奴那边蒙古也会鼎力相助,届时再……”

“朕不需要与你商量。”拓跋弘淡淡道:“你放开朕的皇妃,这些弓箭手也会放过你,然后你可以走出京城。”说罢冷笑:“不过能不能走出秦国的国境,就看你的造化了。”

他已经决定了。不可以再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合作下去,他今日吞掉的是夏国,且秦国还分到了半个夏国,看起来很不错的双赢。但长久的将来——

拓跋弘直觉他会把秦国吞掉。

皇后说得不错,此人必须要除掉,不惜一切代价。

元烈闻言勃然色变。他冒这么大的风险,连命都不要了,就是为了那半个夏国——当然还有林媛。

不料拓跋弘宁愿将整个秦国陷入征战的危机中,也要杀他!

“好!”元烈气恨道,一壁从地上将林媛抓了起来。他抓着林媛的衣襟,朝拓跋弘道:“蒙古的王位会由先可汗的第六子,虎王来继承。我与你虽同为君王,但我并不怕死,若是能够看到蒙古的强盛,死又如何呢!秦皇恐怕还不知道吧,蒙古的使臣在出使秦国的同时也出使了匈奴……”

“元烈!”拓跋弘目眦欲裂:“你太疯狂了!”

竟然想要与匈奴结盟?

天啊,元烈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不明白,蒙古与匈奴的接壤之地长达千里,且都是一马平川的草原……这意味着蒙古是最容易被匈奴吞并的国家。而在两国长达一千多年的王朝更迭的历史中,事实亦的确如此,匈奴盛产铁矿与汗血宝马,天生在军力上凌驾蒙古之上,曾两次灭亡了蒙古。

最近的一百年内匈奴以秦国作为大敌,只是因着秦国逐渐强盛,土壤更肥沃,便于他们打秋风。在地理位置上,匈奴想要吞并秦国很难,但对西北重镇的抢掠令历代秦国国君恼火不已,两国这才开战。

说白了,对于秦国来说,匈奴只是个偷肉的狐狸,会被偷穷却不可能灭亡。对于蒙古,却关乎生死存亡。

与匈奴结盟后会有什么后果?

只要匈奴的王脑子稍微正常,都会暂且交好,之后等待时机吞并蒙古。这块肉太肥了,没有人会不动心。

拓跋弘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如果就这么让他走了的话……

蒙古的将来不是他一个秦国皇帝需要考虑的。他真正要担心的,是蒙古即将与匈奴结盟一同攻打秦国,还有西部的夏国……

都说蚁多咬死象,而秦国显然还没有强盛到能够自称为象,最薄弱的夏国亦不是蚂蚁。

如此一来秦国会在五年之内灭国。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