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三章 朝拜(3)



第二日宫女阿凉的尸首在建章宫门外被发现,虽然因是奴才的命不值钱,很快悄声处理好了,但此事仍是传遍宫廷。%D7%CF%D3%C4%B8%F3

昨夜设宴之后,四国使臣包括元烈都出宫回了各自驿站,又各自递上国书奏折给拓跋弘,商议领土纠纷以及共同抗击匈奴的要务。拓跋弘方看完折子,起身想去后宫就得知了有宫女在夜宴之时意外身死的事。

他本无心理会,身旁有内监提醒道:“死的人是静妃娘娘身旁的一等宫女,名唤阿凉的。”

“阿凉?”身为静妃心腹,别说在后宫中有头有脸,就连皇帝也有些印象。他皱起眉头道:“此事不可大意了。传令慎刑司彻查阿凉的死因。”

如此,事情竟在两天后就水落石出,查明是慧昭媛林氏亲手打死宫女。

拓跋弘听了禀报只觉惊怒交加,起身至新修的玉照宫中揪了正午睡的林媛出来,劈头道:“朕素日里宠坏了你!朕知道你性子刁蛮,又与静妃吃醋,但再怎样你也不能打死她的贴身宫女出气!媛儿,你已不再温柔可爱!”

面前的林媛渐渐地泪眼朦胧。

拓跋弘看她这样子终究是心软的,罚她禁足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就罚你半年的月俸……”

“皇上!”林媛哭泣道:“您为何不听臣妾解释呢!臣妾才不认罚!”

“哦!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拓跋弘冷声道:“知错不改,你真让朕失望!”

“臣妾何时有错!”林媛满面倔强:“皇上,那天晚上是臣妾不胜酒力才出去吹风的。宫女阿凉前来寻臣妾,臣妾以为她是好心,却不料……她将臣妾往太液池里头推……当时臣妾身边只有初雪一人,阿凉身上有些功夫,臣妾差一点就……”

拓跋弘顿时震惊:“你说什么?阿凉她……想要刺杀你!你怎地不早说!”

“正因为当时四下无人,就算说了也没有证据,反而会被人疑心是臣妾要陷害静妃娘娘呢!”林媛越哭越厉害。

当时阿凉试探与她,就是想趁着夜色四下无人好方便行事。此时林媛正好利用这一点,只要她一口咬定是阿凉心怀不轨想要行刺,皇帝疑心却找不到证据亦不能洗脱阿凉清白,这事儿越搅越黄,静妃亦没有办法。

拓跋弘怒不可遏,当即传唤了姚福升,传旨下去彻查当晚之事。又叮嘱林媛道:“发生了这种事,你最近几日就都不要出门走动了。还有六皇子也要看好。”

林媛低头称是,拓跋弘扳过她的肩膀,盯着她的面庞:“还有,媛儿。蒙古王元烈不请自来,这几日的各国庆典你亦不必列席了。你应该知道分寸。”

“是,臣妾怎么会不明白呢。”林媛连忙道:“臣妾亦不想看见蒙古王暴戾可恶的面孔。”

“好,朕相信你。”拓跋弘转身离去,又传了静妃至建章宫里问话。

因着四国使臣都在京城中,后宫丑闻自是不能传出的,拓跋弘在彻查阿凉时也压下了消息,只对外称是一位宫女在太液池畔不小心落水身亡。

后宫林媛依旧与赵昭仪一同理事,一切都仿佛平缓无波。只是玉照宫中六皇子感染了风寒,林媛闭门不出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几日都不见人影,还将许多事物推给了赵昭仪。

而华阳宫合欢殿里的静妃,此时愤恨交加地挥手将一桌子丰盛午膳扫落在地。

“林氏贱人!”她口中第一次吐出了市井粗话:“不知廉耻与蒙古王苟且,还杀了我的阿凉!”

“娘娘,慧昭媛杀人灭口,娘娘不如彻底在皇上跟前捅出她和蒙古王之事!”一位嬷嬷扶着静妃,进言道:“这种事情,只要皇上疑心,就算查不出证据也够她受的了!”

“你以为本宫不想这样做!”静妃大怒之下,挥袖拂开那嬷嬷,又砸了手边上一个首饰匣子:“她根本就不惧怕皇上。她活活打死阿凉,又造谣生事说阿凉想要刺杀她!她就是想要让皇帝插手彻查!”

静妃心里清楚,慧昭媛敢以阿凉的死为引线动用皇帝的力量彻查那晚的夜宴,就是丝毫不惧自己与蒙古王之事泄露出去。若说“杀人灭口”,静妃却不怎么信。她得知林媛与蒙古王私下纠缠,是早在两年前的秋弥中就打探出来的消息。想必林媛在昨夜与阿凉交手时也察觉了这一点——林媛做事滴水不漏,在亭中与初雪说话时,周遭早有小成子几个内监暗中把守着。阿凉亦不可能偷听到了她与初雪的谈话才得知她的秘密的。

杀了阿凉的目的并不是灭口。

而是要将皇帝牵扯进来。

静妃趁着蒙古王来访秦国,便遣了阿凉前去激将林媛,若是林媛慌张之中在皇帝面前露了痕迹,那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最好的效果了。

林媛的确被阿凉激怒了,然而静妃不曾想到的是,她的反应并不是急忙找法子遮掩,而是杀人。

静妃缓缓坐下去,她感觉到四肢百骸的冰冷——可恶的女人!她不但不惧怕皇帝察觉蒙古王对她情缘未了,甚至主动出手引皇帝注目!皇帝一旦开始彻查,自己这边行事也不便动手脚了!

她的目的就是用皇帝的力量来克制住自己的暗中动作?

为何要这么做!

难道是已经察觉到自己……

天哪!静妃头皮发麻,她虽然在两年前就获悉林媛的秘密,自以为抓住了她的把柄,等待今日时机一到便立即动手。表面看来,她占了先机,又早早布下陷阱只等林媛猎物入网。然而若是林媛亦早早发现她的打算……

不会!静妃咬着唇。林媛或许知道自己有意利用蒙古王对付她,但应是不可能知道具体布局。

念及此处不由冷笑,林媛,你也不是神!

这一次,且让我们分个胜负吧。

宫外驿馆中的蒙古王与各国使臣都有些平静,几日下来相安无事。除夕过后的元月初八,四国进献贡物入秦国宫廷,当日数十辆载满珠玉宝物、香料丝绸、黄金美人的车辇从宣武门驶入皇宫,盛况异常。而在车马的最后,蒙古国献上的是千斤的长白山山珍并雪猿、白虎、人熊、巨蟒等奇珍异兽。珠玉黄金倒也罢了,藏在车内也不容人窥视,然而那些被关在笼中,时不时向天怒吼的骇人的猛兽却是十足的惹眼,京城百姓蜂拥至宫门前看热闹,一时万人空巷。

看到各国的华美贡物,拓跋弘龙心大悦,大手一挥赏赐下无数秦国的珍宝给列国。礼尚往来,大秦是天下最强盛的国家,百年以来经历过许多次朝拜。而中原人最爱惜颜面,每一次列国奉上贡品,秦国皇帝都会转而赏赐下更加丰厚的礼物,以扬国威。

对于这种做法林媛不置可否。若是国家真的强大,爱面子也就罢了。若是如南宋那样的……哦呵呵呵。

各国奉上的贡物很快被皇帝做主分赏下去,京城内各王公贵族、皇室亲族都得了赏赐,后宫嫔妃中亦热闹非凡。一小内监叩门进了玉照宫求见林媛,禀道:“昭仪娘娘在尚宫局那儿分发赏赐,各宫的主子娘娘们都到了,十足地热闹。昭仪娘娘遣奴才过来问昭媛娘娘的意思,这一遭的贡物还是按着以往的规矩分派么?”

“这是小事,请昭仪娘娘做主就好。”林媛扶着下巴,心不在焉道。不一会子想起一事,又道:“过了这个年已是乾元十一年了,长宁殿下的婚事虽不急,但也该提早准备着。你去回禀昭仪娘娘,就说本宫主张将大月国进贡的一千颗九眼天珠赠与殿下。”

“是。”内监应声退下了。林媛疲惫地传了午膳,初桃一壁为她布菜一壁道:“娘娘对赵昭仪母女的恩情还不够多么,为何要将珍贵的天珠尽数送给长宁殿下呢!”

“你觉得够了么?”林媛抬眼瞥她一眼。

初桃低头不敢言。林媛道:“宫中与我交好的嫔妃里,只有她最有权势,亦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这一遭元烈居心叵测来到秦国,不成想静妃竟也参与其中。我只怕凶多吉少,对赵昭仪我已经不是拉拢,而是求助了。”

“娘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初雪打发了初桃出去,亲自服侍在侧焦急道:“皇上命令娘娘不准出门……实则是禁足了!”

“皇上一贯多疑,又生性霸道,若是元烈在宫里呆的日子长了,他忍受不了,怕就会将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林媛言语中透着怨恨。

她这辈子遇上的男人都堪称奇葩,坐拥天下的帝王拓跋弘就不必提了,为了刷他几乎耗尽了林媛的生命与青春。结果这个元烈比拓跋弘更奇葩,性格贪婪暴戾,占有欲极强。

上一辈子她的未婚夫是典型的经济适用男,哪儿都好,是她自己作死把人家作走了。然后这辈子,老天就用这两个奇葩来虐她。若是拓跋弘是个普通男人,林媛觉得还是可以考虑的,但人家是皇帝,皇帝自带渣属性。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