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一百零九章 世子(1)



林媛听懂了初雪的言下之意。怕是真有冤情,先皇心里有数才网开一面,留了华家血脉。通敌这样的重罪,莫说男丁,连女眷都要处斩的。

林媛静静思考,心思浮动——原本只想看热闹的,却不想这个舞女来历不简单。

倒是可以做做文章,不但对付了静妃,对将来也是有好处的。

遂一招手令小成子过来,吩咐道:“你去一趟梨园……”

***

夜凉如水。而合欢殿里的烛火,整夜都没有熄灭,火光悸动一如殿中人无处安宁的心绪。

第二日清晨时,建章宫传下口谕,册封华氏为采女。

此事在众人意料之中,只是想不到这么快就封位了。按着规矩,华采女要去凤仪宫跟前叩头的。

皇后虽病了,嫔妃们还是每日都会去凤仪宫外行礼。但这一日竟是没有看到华采女。

嫔妃们议论华氏恃宠而骄,凤仪宫皇后却颁下赏赐,道华采女受了委屈,这几日都不需要来请安了。

有好事者打探此事,这才知道,原来昨晚上华舞女回了梨园就被下令押去了慎刑司,说她偷盗。而后摆了杖刑要活活打死她,还好慧贵嫔的人来得及时,救下了华舞女。

慧贵嫔将此事报给皇帝,皇帝怜惜之下,连夜封了位分。

林媛只能说后宫很乱。她昨天派小成子去梨园,的确是想扶持华舞女,但没想到去得巧,若是没去华采女一条命都没了,何谈日后的价值。

林媛心里清楚,对华采女发难的绝不是静妃,她做不出这么蠢的事。宫里人人都知道华氏冒犯了静妃,静妃再暗中处死的话,岂不落人话柄。

而此事最终还是以静妃被皇帝斥责收场。身为皇帝的拓跋弘可懒得追查这种小事,只以为是静妃昨日被惹恼了,才想暗中除掉华采女。

林媛估摸着,那个毒打华采女的人,应就是昨日捧她的人,那人的唯一目的就是对付静妃。可怜的华采女无力反抗,差点沦为后宫争权夺利的牺牲。

最可怜的还是静妃,昨日刚折了颜面,今日又被皇帝斥责。若不是持续三天的冰禧今日还需要摆宴,静妃简直就想在合欢殿里挖个洞钻下去。

而那冰禧,自然是照常进行。

第二日的冰禧与第一日不同,是世家子弟们上场比武的。冬日里的冰禧和春狩、秋弥的骑射比赛异曲同工,不少武艺好的贵族少年都会趁此机会出个风头,博个前程。

静妃撑着面子在座,主持筵席大局,却不复昨日光彩了。好在今日没有舞女助兴,她又看得紧,没人上来使绊子。

昨日因路途遥远不曾赶到的西梁王今日终于到了。与西梁王同来的是王妃陈氏,还有两位郡主。

陈王妃的娘家与静妃之母、欣荣长帝姬是亲家,自然和静妃交好。因着陈王妃的入宫,静妃好似找到了可谈的对象,拉着她的手絮絮闲聊,也好避开那些嫔妃们的恶语。

而西梁王是拓跋弘最小的嫡亲叔叔,在朝中颇有些地位,与王妃陈氏的伉俪美名却是比亲王的煊赫权势更为人所称道。妻凭夫贵,深受西梁王爱重的陈氏在内外命妇的圈子里风光无二。

有陈氏给静妃撑场子,倒是让静妃找回了一点面子。

静妃与她说起家长里短,闲话了片刻,静妃笑问道:“西梁王世子今年有十四岁了吧?可有定下亲事?”

大秦的贵族子女虽是十五六岁才成亲,但十一二岁时就要开始相看了。这个年代三书六礼,十分繁琐,结个婚光走过程就要两年,若是十四岁都没定下人家,还真有点晚了。今日外命妇进宫一同赏冰禧,在座还有不少没出阁的高门贵女,都是抓住了进宫的机会想露个脸,引人相看。

陈王妃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微变,随即恢复如常,淡笑不语。静妃继续笑道:“听闻世子年少英才,七岁时就出口成诗,美名远播呢。”说着朝皇帝道:“西梁王世子就是前两年作‘凤凰台’的少年才子,皇上还记得么?不过那孩子醉心诗书,不闻世事,却是耽搁了大事了。”

拓跋弘今日兴致高,听静妃一说也想起了西梁王世子。西梁王是他的十一叔叔,封地云州草木丰美,这些年又养兵蓄锐,势力不俗。只是这位王爷身子不好,自知寿命不长,遂不肯参与朝中争夺。

穆武王余孽作祟、在宫中行刺的事,令拓跋弘日日不安。穆武王是先帝最爱的儿子,更是遗诏上的正统,若不是当初借蒙古的同盟,哪里能快速除掉他。穆武王虽然死了,留下来的势力却不容小觑,想彻底清除还须费经年的功夫。

如此境况,拓跋弘生出了拉拢西梁王的心思。

静妃出身大族,自然对朝政有所见地。听静妃提及西梁王世子,拓跋弘眼前一亮,笑道:“朕记起来了!十一王叔有三子,次子从军,三子年幼,长子却年少成名。那一年他做‘凤凰台’,云州城内竞相传颂,竟有洛阳纸贵的盛况了!若不是他身为承袭爵位的世子不能参与科考,咱们大秦早出了个年少的状元郎了。”

拓跋弘当众夸赞西梁王世子,心里则暗赞静妃,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所谓夫唱妇随,有个见多识广的女人陪在身边,关键时刻还懂得辅佐,自是一大乐事。

果然陈王妃听着面上渐露喜色,与静妃闲谈更是热络了。

冰禧是要持续三天的,这三天,皇室贵胄和朝臣们都会受邀进宫,这也是一年中外命妇们进宫参拜的最好机会。第一天众人欢饮,直到黄昏时方才散去,静妃安顿好车马送外命妇们出宫,回头就听皇帝传召,与她商议西梁王世子的事情。

静妃微微松一口气,好在走对了一步,帮着皇帝拉拢西梁王,多少能挽回华采女一事皇帝对她的不满吧。

西梁王久居封地,鲜少到京城来,拓跋弘对这一家子也不是很熟,就知道那个小世子是个李白在世,很有天赋。

“都十四岁了,还没有下定么?”拓跋弘疑问:“这孩子莫不是个书呆子吧。”

静妃浅笑道:“皇上差矣,臣妾幼年时与陈王妃交好,是看着小世子出生长大的。当初西梁王居在京城时,和辅国公周阁老的孙女指腹为婚,这本算不得什么;后来这一对金童玉女渐渐长大,世子惊才绝艳,周姑娘美貌名动京城,两家越看越对眼,就真的下了定。可天有不测风云……”

静妃未说完,拓跋弘已经恍然大悟:“哦!是周炜言的孙女啊!可惜了那孩子,前年出天花病死了。”又道:“这么说西梁王世子自周姑娘死后就没有再下定了?”

“也不是没有。”静妃叹气:“当年庶人拓跋绍横行朝野,因与西梁王不睦,不是放出传言道西梁王世子命硬克妻么……”

拓跋弘听着连连点头,更生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心里越发地喜欢这位西梁王世子。他大手一挥,道:“朕的幼弟,皇族的世子,怎能被一个谋逆的庶人污蔑!冰禧三日,正好是个机会,明日就请西梁王世子进宫,满场在座的贵女里头一定能挑个好的!”

到了第三日,西梁王夫妇就携着世子一块儿来了。

这位十四岁的少年生得俊朗秀美,若不是个头矮些,真能把如今名满京城的方尚书家里的“玉面郎”给比下去。西梁王久居云州,多年未曾踏入京城了,这小世子一露面,席间便隐有悸动。

那可是西梁王的世子啊!又才名远播,容颜俊朗!

这就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富二代加官二代。

静妃就瞧着在座的礼部尚书夫人和襄阳侯夫人的眼睛都亮了。这年头,完美到这个地步的女婿打着灯笼难找。

而上首的皇帝也面露满意之色。

静妃双手紧紧地攥了攥,终于起身亲自给拓跋弘斟酒,趁机附耳说了句什么。

拓跋弘听了目光一亮。随即笑与西梁王道:“皇叔的世子少年才俊,听说还没有许亲呢?”

西梁王年纪只比拓跋弘大五六岁,却生得儒雅文弱,还常年抱病。他咳了两声,拱手道:“犬子资质驽钝。”

拓跋弘哈哈大笑:“世子若是驽钝,那这天下就净是蠢人了!莫不是你家世子太过出色,眼高于顶,这才到现在都没个亲讯吧?”说着问座下臣子:“你们看呢?”

趁着冰禧带女儿进宫相看的人不在少数,可怜天下父母心,西梁王世子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立即就有一位年迈的文臣接话道:“这……这世子邸下年少成名,必定是百家仰慕……”

翰林院大学士刘大人,家里有一十九岁没能嫁出去的孙女,那姑娘是真的眼高于顶,挑来挑去,成了剩女。

他没说完,一髭须满面的武将插言:“臣的妹妹,今年也十四岁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