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一百零五章 偏袒



王选侍在晋封之后循例要去合欢殿给主位静妃行礼,因着皇后抱病,凤仪宫就不必去了。彼时林媛也在座,伸手摘下自己发髻上的玲珑紫玉攒梅簪子赏给了王选侍,道:“王姐姐也算拨开云雾见月明了,这簪子你以后在皇上面前常带着,皇上喜欢。”

王选侍诺诺地接了,上首的静妃脸色青白交加。

很好,林媛再次给了她一个“惊喜”。王氏平白得宠晋封,林媛是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她就是拉拢了王氏和自己作对!

对于旁的嫔妃来说,王氏就是这宫里透明的空气,但静妃对王氏还是印象颇深的——同住华阳宫五六年,相比于方才人玲珑会奉承、齐容华出身清贵却胸无大志、张婉仪胆小怕事,宫女出身的王氏则是安分守己、恭谨礼让,是个最让人放心的偏殿妃子。

然而就是这么个安分的人……竟被林氏拉拢了去!且不提她今日得宠晋封,之前她竟敢伙同林氏在除夕夜宴上陷害自己!

胆子大得想在老虎头上动土啊!

这是林媛明晃晃的挑衅,自己却无计可施!

半晌,静妃抬手,身旁一位嬷嬷捧了一个朱红色托盘,赐给王氏作为晋位的封赏。

“既然得了恩,你日后就尽心服侍皇上。”静妃气闷得很,不想再看林媛一眼:“本宫乏了,你们各自散了吧。”

“那么臣妾告退了。”林媛笑意盈盈,抬脚跨出殿门。身后的王氏亦步亦趋地跟着,等走得远了,王氏慌忙上前道:“娘娘,我都快吓死了……看静妃娘娘那张脸,几乎要把我吃了……”

“吃了你?”林媛嗤笑:“她敢!你如今是皇上的新宠,就算皇后也无法随意抹杀你。不过王姐姐,我从前竟是小瞧你了,不想你一夜侍寝就能晋封,可见皇上都喜欢上你了。”

“娘娘谬赞了……”王氏最大的长处就是懂得明哲保身,再有一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了:“若不是有娘娘身边的初雪姑姑跟着,嫔妾昨晚上哪里能进的了建章宫的门呢,皇上宠幸嫔妾也是看在娘娘的面子上罢了。”

“你不要妄自菲薄。”林媛轻笑:“我只是把你送进去,之后的事儿却是你自己的能耐。”

想不到这个王氏还真有几分本事,昨晚上听初雪回来禀报,王氏容貌平庸本激不起皇帝的兴致,不曾想她和初雪换了衣裳,装扮成宫女上前给皇帝揉肩。王氏生就一双巧手,不单在尚食局做宫女练出了好厨艺,捏揉上也功夫十足,服侍得拓跋弘万分舒坦。

她又性子沉静,温柔小意,拓跋弘如何能不喜欢。

不过王氏到底只是会推拿之术罢了,容貌和年纪都太拖后腿。林媛思忖着,趁着皇帝的新鲜劲让王氏多宠上几月就顶天了,至于能不能在皇上心里留下一丝痕迹?还真不好说呢。

她只能尽力提携王氏,至于她能走到哪一步?只能看她自己。

“王姐姐,若是无事,你先回宫去吧。”林媛挥手支开了王氏。

心里想着,还是叶贵仪和安顺仪她们更得力些。这二位一个有子,一个年轻貌美,可比王氏的用处大多了。

这一次拿徐氏立威,还权要靠着叶贵仪在皇帝面前替她周旋,才能收好尾。让王氏在文贵嫔眼皮子底下进建章宫承宠,不过是打文贵嫔的脸面罢了,实则也没捞到实际的好处……念及此处,林媛心情又轻松起来。拓跋弘偏袒的一定会是她,而不是文贵嫔!

回绯烟楼后就有内监来报,说圣驾到。林媛唇角含笑,整一整衣衫去殿外迎驾。

甫一出屋就见拓跋弘迎头赶来,将她一把揽进怀里道:“你这丫头,生着病,大冷的天竟还出来!”拉住她的手细问道:“昨儿你只遣宫女来说你病了,不能服侍朕,是受凉了么?”

拓跋弘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的文贵嫔瞧着他与林媛双手相扣的模样,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她昨日求见皇帝不得,今儿一早上又去建章宫,却不巧叶贵仪抱病,皇帝下了朝就去汀兰小筑了。她耐心等待,不敢再去偏殿睡觉,总算等到皇上回来诉了自己的苦楚。

文贵嫔这两天是真倒霉,被林媛气得半死不活,想求见皇帝又被百般折腾。好在皇帝对她还算厚爱,耐心地听完,还安抚她道那些古书字画以后还会再赏赐她的,叫她不要太难过了。

却不曾责备一句林氏做事太苛刻。

她当时就觉出不对来了,心知皇帝会偏袒林媛。其实林媛那日在碧霄殿的行事实在有些过分,虽是打着整顿宫闱的名头,但得宠得势如文贵嫔,就算多拿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皇帝默许的。有时侍寝时床笫之间跟皇上讨些东西,皇上大手一挥道“只要尚宫局里有的就尽管去拿”,这种情况又不会登记在册。

这种事情谁能说得清?深究下去,文贵嫔多拿东西是不对,林媛身为掌宫人,苛待嫔妃也不对。

如今两人争执起来,却权看皇帝偏袒谁了……

文贵嫔求皇帝做主,皇帝口头上应着“朕带你去一趟绯烟楼,化解你和慧贵嫔的恩怨”,下一句却又道“慧贵嫔昨晚上病了,正好去瞧瞧她”。文贵嫔当时就被堵得半死不活。

强撑着面子跟随皇帝来了绯烟楼,又见林氏这小狐狸精青天白日地与皇上歪缠!

此时文贵嫔的脸色和合欢殿里的静妃有的一拼。

林媛瞥着文贵嫔,轻笑一声,诚恳道:“文姐姐也来探望臣妾么?臣妾真是感动呀。”又将身子往皇帝怀里靠了靠,道:“臣妾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吃坏了东西胃里不舒服,心绪也郁结。”

拓跋弘听了却是微微紧张,也不理会徐氏了,急急地拥着林媛进了内室:“你心绪郁结?朕记得当初叶氏生产后也犯了这个毛病,她有两个月都寝食不安,后来才慢慢好起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是不舒坦么?”

“皇上,臣妾无碍的。”林媛摇头:“臣妾见了皇上,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了,恩,也有点想吃东西了……不过是胃病而已,哪里有那么严重!”说话间内室响起婴儿的咿呀声,林媛忙奔过去,抱了六皇子道:“小奇也知道父皇来了对吧?小奇,来,叫父皇!”

拓跋弘从她手里接过了六皇子,神色仍是担忧:“媛儿,你是不是近日累着了?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理事。”

拓跋弘是男人,又是坐拥天下的帝王,是从未有过这般体贴关怀的——甚至都有点婆婆妈妈了。原因无他,拓跋弘是真的很担心林媛。今儿刚下了早朝,他就听人禀报道叶贵仪晕倒了,他连忙赶过去看了一趟,好在没有大碍,御医说只是心绪郁结没有完全康复。

他从前不怎么清楚“产后郁结”这种病,眼睁睁看着叶氏从生产后足足瘦了一圈,风吹吹就倒的可怜相,他才知道这病很伤身。不过林媛这丫头是不会有这个问题吧?她心气高傲,性子娇蛮,从来都有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

可是现在这样子……

看林媛脸色泛黄,胃口不佳……这症状怎么这么眼熟?

拓跋弘心里开始打鼓了。

林媛瞧着拓跋弘深思的模样,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轻松笑道:“皇上您在想什么呢?啊!对了,皇上今儿来不单单是探望臣妾吧?是不是为着文姐姐的事情呀!”

拓跋弘“哦”了一声,一手紧握住林媛的手温言道:“哪里的话,朕是专程来探望你的。文贵嫔的事情朕也知道了,你是掌宫权的人,将碧霄殿里越制的东西搬走并不过分……”

说着他冷淡瞥一眼文贵嫔,继续道:“媛儿聪颖能干,你昨儿雷厉风行令嫔妃们退回贪墨的东西,整治后宫风气,很是不错!只是万万别再累着了,病倒了可怎么办呢!”

“臣妾记住了,皇上别为臣妾操心。”林媛摇晃着拓跋弘的胳膊。

“好好,你要学会照顾自己啊。”在拓跋弘眼里,媛儿虽已为人母,却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他无奈地笑,伸手去摸林媛的脑袋:“今儿朕就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臣妾病中不能服侍皇上,您不如多去陪陪文姐姐吧!”林媛笑盈盈地,又道:“还有合欢殿里的静妃娘娘,也很得皇上喜欢呀!”

文贵嫔自诩为宠妃,听着昔日宿敌将皇帝“施舍”给自己,简直快气炸了肺。现在的她终于能体会到静妃的感受了,和林媛交手,那根本是被气晕过去又被气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