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九十五章 俭省(1)



林媛面上浅笑,伸手抚一抚脸颊:“是安令姬的东西好。否则,这女人生过孩子后总归不似往昔了,腰身又粗,面颊也失了细腻。”说着又叹气:“只是东西再好,终究是外力。安令姬的白皙是与生俱来的,我用芙蓉膏一月有余,只能将黄斑褪尽,却无法如安令姬一般白皙。”

“娘娘即便肤色不够白皙,宫中也无人能与娘娘一争姝色。”那宫女口舌灵巧,十分擅长逢迎:“那芳仪何氏魅惑皇上,在娘娘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林媛浅笑不语,披衣起身上撵。

建章宫大宫门敞开着,正午时分,议政的臣子们才刚刚离去。林媛一路乘辇入内,四周值守的内监宫人们纷纷跪地行礼,不敢阻拦。

直到进了建章宫南书房,姚福升推门出来,面露为难地上前道:“慧主子,皇上谁都不见……”

林媛缓步下撵,一眼瞥过紧闭的殿门,淡淡微笑道:“姚总管,不知出了何事?”

恰在此时,一个着湘妃色苏绣锦缎的女子从殿门后闪出,面上莹莹似有泪光。抬头见了林媛,神色一惊,连忙行礼。

“这可不是新封的丽芳仪么。”林媛浅笑。

何九鸯这幅模样,显然是被拓跋弘遣出来了。只是林媛仍心下不悦,南书房是什么地方,只有皇后能够堂而皇之地进入,嫔妃中也只有曾经的昌和贵妃与她林媛能够近身服侍皇帝的。

不料这何氏竟也能得此殊荣。

何九鸯伸手抹了眼角,咬唇低声道:“若慧贵嫔无事,嫔妾就告退了。”

“芳仪慢走。”林媛并不搭理她。一旁姚福升小心翼翼道:“皇上虽不肯见人,但慧主子不是寻常嫔妃,待老奴进去通禀,皇上多半会见的。”

“不必了。”林媛抬手:“皇上忙于国事,抽不开心思,本妃只是想来给皇上请安,可万万不敢叨扰了皇上。”说着跪地朝殿门的方向磕了头,起身扶着宫人的手离去。

“恭送慧贵嫔。”姚福升领着一众内监在她身后行礼。

“西侧殿暖阁的殿门敞开着,怕是有旁的嫔妃在里头吧。”林媛的眼角不经意间扫过西暖阁,那殿门前站着等候的宫女面上有一道横贯口鼻的疤痕,林媛隐约认出她就是安令姬身旁的宫女采菡。心下思忖一二,回头朝姚福升吩咐道:“那位嫔妃怕是等了很久了,你不如去向皇上通禀一声。”

“奴才遵慧主子的旨。”姚福升点头应下,紧走几步奔到林媛面上,附耳低声道:“今年天凉地早,深秋将至,北方匈奴进犯边城‘打秋风’,故而皇上忙于军国大事,又心绪恼怒,不愿见后宫人。”

林媛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开口道:“知道了”,旋即上撵。

心里却暗自震惊,匈奴自从十年前臣服后已经再也不敢妄动了……何谓臣服?就是放弃本国的尊严,甘愿做强国的附庸——战败国若是不想要灭亡,只有这一条路可选。然而一个已经投降的国家,现在再次放肆起来。

若是寻常小国也就罢了。

匈奴向来兵马彪悍……因为今年的收成不好,就胆敢举兵进攻秦国抢掠财物。从前也有旱灾、霜降的时候,但他们宁可饿死百姓,也没有本事来交战。打秋风,林媛不知这个举动会将拓跋弘惹怒成什么样子,但可以肯定,匈奴臣服的国书从即日起就已经撕毁。

怕是养精蓄锐了多年之后,再次积攒了征战的魄力吧。

林媛回了华阳宫便有宫人传话,道静妃娘娘传召各宫嫔妃去合欢殿。

静妃这一次掌权以来行事十分谨慎,从不接受嫔妃们早起请安,也甚少声势浩大地传召众人。林媛知道她这是有要事,匆匆回绯烟楼换了一身衣裳,前往合欢殿。

合欢殿待客的主殿宽阔敞亮,静妃端坐上首,四下行行排列着桌椅,上头布着筵席。等嫔妃们一一到来,静妃方笑道:“大晌午地,本不该请姐妹们过来。你们都还没有用膳吧?都坐下吧,尝尝合欢殿里厨子的手艺。”

林媛随着众人一块儿坐下,摆在眼前的午膳算不得丰盛,却别出心裁。清清爽爽的一盘小油菜,四碟酸酱菜,一碗野鸡粳米粥,一道百合枸杞甜汤,香气四溢。嫔妃们都知静妃会做人,纷纷谢恩。

静妃与众人一同进膳,席间其乐融融,倒像是一家人。饭毕,静妃才招手与众人道:“今日传你们过来也不为别的,是有个要紧事要与你们商量。前线匈奴进犯,皇上与臣子们决议主战,如此一来军费支出必定很庞大。又兼大修六宫耗费了不少银两,本宫思量着要削减后宫用度,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话一出,嫔妃们面上的笑就都给抹得干干净净。张婉仪惊愕问道:“匈奴十年前就已经臣服,怎地又……”

“今年天冷,冬日来得早,他们北边的人难熬遂只好来抢掠我大秦的边城。”静妃耐着性子与她解释:“匈奴人彪悍善战,又生性贪婪,这一‘打秋风’,我大秦边城的百姓们又该受苦受难,民不聊生。皇上为国库发愁,又不想停止已经动工的修缮,本宫遂只好从其余的地方省银子。”说着顿一顿,神色凛冽地瞥过张婉仪:“这也是皇上的意思。婉仪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的……”张婉仪惊惧地低下头:“嫔妾明白了,一切听从静妃娘娘安排。”

静妃看张婉仪胆小怕事的模样,面露满意之色,随即扫向旁人。

正欲再次开口,林媛却清凌凌地笑了起来:“静妃娘娘忧国忧民,为皇上分忧,堪为后宫表率呀。”说罢笑看一眼众人:“削减用度,这主意不错。姐妹们为了大秦,为了皇上,就暂且委屈一下吧。左右……静妃娘娘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呀……”

“慧贵嫔,你……”静妃听了简直想跳起来一巴掌抽在林媛脸上,当着众人的面,也只好忍住了。林媛笑盈盈看着她:“静妃娘娘是臣妾的主位,娘娘的提议,臣妾自然赞成。娘娘放心吧,臣妾自有了六皇子后皇上就下旨每月多加三百两的月银,臣妾深感不安,特意向娘娘请求削减绯烟楼一半的份例。”

静妃勉强将胸口堵着的闷气压了下去,蹙眉看向林媛:“慧贵嫔当真愿意削减一半的用度?”

“只要能为皇上分忧,臣妾做什么都是愿意的。”林媛浅笑依旧,又沉了声色,淡淡道:“只希望静妃娘娘这样做,真的能够襄助皇上才好。”

“那是自然。”静妃正了神色:“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为了大秦。”说着面露威仪扫视众人:“你们还有异议么?”

静妃平日里温和,在正经事上可绝不含糊。嫔妃们都知静妃在宫中的权势,又知她得皇上看重,哪里敢真的提出什么不满来。再则连慧贵嫔都领头赞同了,她们哪里有资格说一个“不”字呢?

遂纷纷附议道:“嫔妾等谨遵静妃娘娘懿旨。”静妃满意一笑,抬手令众人散去。

***

宫中缩减用度并不是新鲜事,先帝时秦国并不是十分富有,边关战事又多,当时身为皇后的孙太后就时常率领嫔妃们为征战的将士们捐款捐物,甚至还亲手缝制棉衣。

虽然后宫一贯有战时节俭的风尚,但这个年代打起仗来,都是几十万人拿着冷兵器长途跋涉,期间粮草衣物耗费巨大,再加上死亡率高,家属的抚恤又是一大笔。军饷一贯是个天文数字,只靠着一群弱女子节俭,省下来的还不够塞牙缝。

不过皇室是天下的表率,从嫔妃开始节俭,下头的王公贵族们为表忠心自然要跟风,再往下的平民百姓,也会为了国家稍尽绵薄之力。削减宫廷的开支,是对天下人的倡导,静妃这样做十分合理。

只是,这些嫔妃还没高尚到忧国忧民的地步,上头的削减令一下来,自然都不高兴了。

林媛回了绯烟楼,就传召尚宫局的掌事,将刚去领用的十月份的月例退回了一半。一屋子的下人看着肉疼,初桃劝道:“娘娘俭省一点就罢了,何至于一下子削减这么多!日后咱们小厨房连燕窝和党参都不能尽力采购了。”

“我生产之后皇上加了不少月例,多半都花在了药材上头,那些苦药汁子,我不喝也罢。”林媛漫不经心道:“党参和茯苓之类的太昂贵,咱们为了省钱,日后就都不要领用了!省了这些药材,可是一大笔银子呢!”

“娘娘!”初雪叹一口气,劝道:“该把那些衣裳首饰省了,也不能省药材啊……”

“行了,不必多言!”林媛看着被退回尚宫局的三四个装药材的大盒子,面露得意:“就这么办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