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九十一章 皇子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责任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3 263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2-20100081-3互联网出版资质证:新出网证(湘)字11号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29号

林媛看向托盘中的珍贵药材,结果一眼看到了用牛皮纸包着的雪莲,嗓子眼咕咚一声,连连摆手笑道:“为皇室开枝散叶是嫔妃本分,当不得太后娘娘的重赏。”

拓跋弘只是笑:“太后一贯最疼爱你,这次你立下大功,太后她老人家欢喜,再怎样重赏都不为过的。”

说罢又想到什么,抬手道:“姚福升,传旨,封慧嫔为贵嫔。”

册封是最大的恩典了,满屋子的下人都跪下谢恩,林媛也不好多言,在床上给拓跋弘磕头。拓跋弘双手抱住她,感慨道:“媛儿,你终于给朕诞下一位麟儿。六皇子是朕最疼爱的孩子,朕一定会好生教导他,将来他亦会是大秦最出色的皇子。”

心中有一瞬间的恍惚,林媛微笑:“多谢皇上对六皇子的恩典。”

不是不知道宫中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命运……林媛揪紧了身下的被褥,还好,这个孩子拥有一个好的起点。东宫之位太遥远,但却不得不早日开始谋划。一个皇子,若是在争储中落败,失去的不仅仅是皇位而已。

没有办法,所有人都必须拼尽全力。身为皇子,输不起。

林媛产后虚弱,疲累得不愿意说话,拓跋弘在绯烟楼里呆了一个时辰就离去了,走时抱了六皇子去长乐宫给太后瞧。

第二日早朝时,皇帝携六皇子上朝接受百官叩拜,定下六皇子名“琪”,意蕴荣华与祥瑞。

而六皇子的乳名是林媛给起的。她上辈子没养过孩子,这辈子也没有任何经验,看皇帝给起了个琪字,就干脆叫小奇。团团和包子、小宝之类的,她深感无聊。

林媛册封为贵嫔的旨意也在前后脚的时间晓谕六宫。皇帝在建章宫颁下隆重的圣旨,在上面加盖朱印册封林媛的同时,颁下另一道旨意至咸福宫——

恬嫔楚氏,入宫以来行事骄矜失仪,甚是不合朕的心意。暂将其禁足在咸福宫,听候发落。

在林媛喜事临门之际,咸福宫里一派凄风苦雨。在绯烟楼里坐月子、翻查着各宫嫔妃花团锦簇一般的礼物的林媛,只是在闲聊时听宫人说起——在圣旨下来的当天晚上,咸福宫就被禁闭,恬嫔身边宫人一应罚没浣衣局,亲近的心腹宫人则被杖杀。

而之前被送往长信宫的淑姬赵氏,传出了病逝的消息。

赵淑姬被暗中处死,恬嫔被禁足中等候处置。咸福宫的陡然落寞,几乎只发生在一夕之间。林媛没有过多地打听这件事,怀中抱着一日比一日长开了的六皇子,面上是满足而惬意的微笑。

原本她也不曾想到楚华裳会这样快就被定罪——毕竟只有一个赵淑姬作为人证而已,凭着楚华裳的伶牙俐齿,设法脱罪也是可能的。且赵淑姬当时是被吓傻了,说她“一派胡言,信不得”,亦是十分有理。

不过,宫里头可不止林媛一人想扳倒恬嫔。在赵氏被送去长信宫之后,文贵嫔就去长信宫里求见了皇后。

当日绯烟楼里出了蛇,赵氏胡言乱语之下说出来的话,在场人都猜到与恬嫔脱不了干系。文贵嫔怎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相比于林媛,文贵嫔才真正将楚华裳看做死敌。而萧皇后,亦因当初五皇子的争夺之仇,不可能轻易放过恬嫔。

这二人在长信宫里合计了什么,林媛并不知晓。但没有她们推波助澜,皇帝也不会如此迅速地定恬嫔的罪。

林媛想起这些就想笑,被群殴的感觉如何啊,楚华裳?

恬嫔被贬之事在宫中掀起的波澜很快被六皇子降生的喜气冲淡,直至毫无痕迹。曾经隆宠一时的恬嫔楚氏,再也没有人提起。只有拓跋弘殷勤地至林媛寝宫中探望时,声色冰冷地谈道:“恬嫔是个心肠狠毒的女人。她虽然曾得朕看重,但她所作所为,早已超出朕的底线。朕已经下旨,将她圈禁在慎德堂,非诏用不得出。”

林媛静默不语,楚华裳有此下场,是她费尽心机利用了何涟姬才得到的结果。但是……她并不满意。

只是圈禁而已么?呵,她还以为皇帝会以冷宫来处置楚华裳!

慎德堂并不是冷宫,而是皇宫东北角上一处较为偏僻的宫殿,大秦三百年来,慎德堂与寻常宫殿一般无二,里头居住着不甚得宠的嫔妃们。但在先帝康靖帝时,宜妃刘氏获罪失宠,被迁入此地闭门思过,最终宜妃被幽禁致死,从此慎德堂就没有住过人了。

楚华裳被迁入慎德堂,算是极大的惩罚了。但比起先帝,拓跋弘对她的处置实在太仁慈了,以楚华裳谋害自己、最终害死任氏母子的罪状,理应废去封位入冷宫,甚至是处死。

但皇帝竟还保留她恬嫔头衔!

林媛心里漫过无限的不甘,拓跋弘正重用楚家,再怎样,也不可能重惩恬嫔的。

只是禁足在慎德堂而已……楚华裳总会有翻身的机会!林媛思及此地,心中就极为不安,实在是后患无穷啊。

拓跋弘一手拿着装满了豆角的小牛皮鼓逗弄六皇子,一壁揽着林媛:“朕已经处置了楚氏,你放心,宫里再不会出现蛇祸了。”

“蛇祸而已,哪里及得上人心的险恶呢。”林媛轻轻地叹气,至少暂时楚华裳不会再兴风作浪了,但没有一个恬嫔,还有无数的嫔妃们。

战争,永远不会停止。

六皇子的出生,贵嫔的晋封,一切都令她的人生繁花似锦,却也遍布荆棘。

“罢了,不提楚氏。”拓跋弘看着林媛越发沉重的面色,心里只当她为蛇祸一事后怕,对楚华裳也越发厌恶了起来。

他沉默片刻,抬头打量着绯烟楼不算气派的寝殿,道:“媛儿,朕给你迁宫好不好?有了皇子,就不好再屈居偏殿了。朕不想委屈你,更不能委屈孩子,你有孕时连番受惊,朕不知该怎么封赏安慰你,就在晋封的同时让你做上主位吧。”

上一回搬宫时的心力交瘁还历历在目,林媛不想多谈这个话题,与拓跋弘道:“嫔妾迁入绯烟楼也不到一年,再次大动干戈恐怕不适。再则,嫔妾住在哪里都无妨的,只要皇上心里看重嫔妾,就算居在偏殿,满宫里的人也不敢不看重啊。”

“你还自称‘嫔妾’么?”拓跋弘笑看着她:“在朕心里,早就将你当做最珍爱的人,你出身不佳多年居于低位,只能自称‘嫔妾’,若不是碍于祖宗规矩,朕早就想将你早早晋封了。”

林媛一愣,旋即低了头:“皇上厚爱,臣妾……惶恐。”

就算是“臣妾”又能如何呢?就算是正室皇后,她难道过得好么?

帝王的宠爱,是何等厚重压得人喘不过气。

“朕知道你识大体。”拓跋弘只一心想着迁宫的事情,忖着下巴一壁思量一壁道:“你身为贵嫔本就应该居主位,正身份。景仁宫烧得太厉害,修缮至少要两年……延禧宫又太偏远破落了。”

想来想去突然击掌道:“还有一个麟趾宫主殿空着呢!当初是因麟趾宫谨嫔位分高于你,不能将你搬去那里做主位,不过现在就无妨了。”

林媛听着“麟趾宫”三个字心里就一梗,昌和贵妃剩下来的东西,她可不稀罕!

只好强笑着道:“邀月楼可是当年皇上为贵妃娘娘特意修建的。”

拓跋弘微微沉默,半晌道:“当初的确是为了她……将麟趾宫主殿改建成楼阁。”

林媛觑着他面上的惆怅,心里暗恨。拓跋弘到底是放不下她!阴魂不散,真是阴魂不散!

林媛压下心头恼怒,拉了拓跋弘的袖口,娇嗔道:“皇上就不要再费心思了!臣妾从来不是那等看重位分的人,只要有皇上的喜欢,臣妾就心满意足了啊。况且现在还有小奇……”

拓跋弘呵呵地笑一声,伸手抚一抚她的额头:“你不要再推拒了,上一次你没能入主景仁宫,朕一直心有遗憾。唔,怎地忘了咸福宫呢?恬嫔搬去了慎德堂,那里不就空出来了么。”

林媛一听这个主意,心里更是不悦,捡了贵妃剩下的,还要捡楚华裳剩下的?

先帝旧妃们住过的宫殿她都能接受,那些女人,与她的人生并没有交集。但当朝嫔妃住过的屋子就令人心烦了,当初的宿敌们被她踩在脚下,却还要住她们的屋子。

还不如守着绯烟楼呢!

林媛本就性格高傲,如今因着在宫中扶摇直上,位分高了,眼界也越来越高。论起傲气,这满宫的女人真没一个及得上她。

她自己犹自不觉得,“不肯住曾经交恶的人住过的寝殿”,这话若传出去,萧皇后都能自叹不如地骂她矫情到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