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八十章 昙花(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nb拓跋弘亲自下旨,命令皇后大肆操办。%d7%cf%d3%c4%b8%f3

&nb嫔妃们没什么有趣的玩乐,却被连日来处决的事情吓得心惊胆战,倒是林媛的生辰成了这些日子里唯一的喜事。

&nb林媛在绯烟楼里接了拓跋弘的恩赏,传话的小内监笑盈盈地道:“皇上说了,这绯烟楼里太狭小,不好操办,遂指了合欢殿来给慧嫔娘娘庆生。静妃娘娘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当场就赞同了皇上的主意。”

&nb拓跋弘的额外恩宠,林媛并没有太在意,她心里想的是静妃那张永远平和却让人看不透的完美面孔。

&nb她果然是太得宠了,莫说旁人,连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自己不过区区嫔位而已,上头不仅有太后、皇帝、皇后三位正主,还有妃位和九嫔。按着宫规,嫔位的生辰皇帝都不需要露面,只在自己宫中操办庆祝,请同住一宫的人一块儿宴饮而已。为了一个慧嫔,阖宫惊动,是一件很稀罕意外的事情。

&nb去年林媛过生辰的时候,位分低微,亦不似如今得宠又有孕。她在自己宫中煮了长寿面也就过去了。

&nb“皇上厚爱,嫔妾受宠若惊。”林媛恭恭敬敬地回答。

&nb“慧嫔娘娘谦逊了。”传话内监满面都是谄媚:“在咱们皇上心里头,慧嫔娘娘就是头一份的,娘娘的生辰,皇上早就想好生操办一次,只是碍着娘娘入宫时日短,资历尚浅罢了。”

&nb林媛笑着敷衍几句,最后拿了大把的金锞子赏赐这位内监。

&nb很快到了初六。皇后谨遵拓跋弘的旨意,借用了合欢殿主殿布置出来,设了极体面的长寿席面请各宫的主子们过来,一同给慧嫔祝寿。

&nb不单如此,皇后还命梨园戏班进宫献艺。

&nb萧皇后从不计较小事,不过是生辰的额外恩赏,她乐意做个好人,把林媛安顿好了在皇上面前讨个乖。而静妃,她亦对此没有任何异议,慧嫔借用了她的大殿来办生辰,那就一块儿热闹吧,这也恰恰是因着慧嫔自己的宫殿太狭小才不得已而为之啊——慧嫔是当初倒了霉,皇上已经扶持了她为一宫主位,好好一个气派奢华的景仁宫却好巧不巧地走水了。如今她只能屈居在偏殿里,想办一个大点的席面都要借地方。

&nb喧天的锣鼓声里,林媛和皇帝一同坐在主位上,底下嫔妃笑语嫣然,其乐融融。

&nb或许是这段日子过得太心慌,林媛破例办生辰,并没有多少人怨怼,反倒想趁着机会沾些喜气。美中不足的是皇后推说宫务繁忙,手头上有急事要处理,并不能过来。

&nb皇后不来,是意料之中。萧月宜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容忍妃妾和自己同坐主位,就算是寿星也不可以。

&nb林媛浑不在意,萧月宜能给她面子帮她操办,已经很难得了。

&nb几个素日里交好的嫔妃上前给林媛敬酒祝寿,林媛都一一笑着回敬了。而台子上头的杂耍手艺人正在表演“爬杆”、“喷火”等,林媛看得入迷,一壁欣喜地拉着皇帝的臂膀连连道:“皇上,您看那个顶碗的,唔,站得那么高,脚一踢碗就上了头顶……”

&nb拓跋弘则宠溺地揽住她:“你喜欢,日后朕就让这些杂耍手艺人也进梨园,和那些歌姬们在一块儿,能够随时为皇室献艺。”

&nb古时候的人对杂耍的热情是不亚于京戏的,只是宫廷里头不养杂耍班子,都从宫外请,因着历代的皇帝都觉得这东西比起歌舞来,太粗俗上不得台面。

&nb不过如此也阻止不了嫔妃们每每到了除夕端午,都央求皇帝请杂耍班子的劲头。

&nb林媛咯咯地娇笑,又拿了果子酿对嫔妃们道:“姐妹们可听见了,日后时常都会有杂耍看了,皇上可不准食言。”说罢一饮而尽。

&nb她好些日子没尽兴地玩了,每日守着繁琐的礼仪去请安,又怀了孕不能侍寝,日子百无聊赖。她没想到拓跋弘能这么用心地给她过生辰,这一日就放下了所有的紧张与忧虑,被一众或真心或假意的嫔妃们捧着,热热闹闹地玩个痛快。

&nb拓跋弘伸手理一理她的发髻,看她满面娇笑的可爱模样,心底一片柔软。

&nb众人玩闹到了深夜。二更天的时候,许多人都略有醉意,淑姬赵氏上前对皇帝行了一礼,微笑道:“今日慧嫔娘娘过生辰,宫里却是有个好彩头的。上林苑里的昙花花圃一夜之间盛开,十分绚烂夺目,不知皇上与众位姐妹们有没有兴致一观。”

&nb赵淑姬的话不可谓不讨巧。拓跋弘听罢面露喜意,伸手握住林媛道:“你看,连昙花都为你倾倒了。”

&nb林媛发现这拓跋弘说话越来越不靠谱,当着外人面也露骨。她只是笑,低低嗔道:“皇上净会打趣人。昙花之美,如何是嫔妾中人之姿能比拟的。”

&nb拓跋弘爽朗而笑,下首静妃起身笑说:“皇上只顾着与慧妹妹打趣么!臣妾却是想快些去看昙花,若再耽搁下去,过了花期凋零可怎么好呀!”

&nb底下妃妾都满面企盼之色,赵淑媛一手拉着长宁,亦笑着附和道:“若皇上不走,咱们可先走了!”

&nb拓跋弘这才连忙起身,吩咐宫人道:“快些备轿!昙花花期只一刻,晚了就不美。”

&nb昙花花圃距离华阳宫不远,不过是碧波池东南角上的一块小园林,里头除了遍植昙花,四周种的则是从扬州城移栽过来的垂柳并大月国进贡的美人蕉,夏日时风姿绰约,美不胜收。

&nb寻常昙花一年只盛开一次,花期一刻钟,素日里是见不到的。不过尚宫局有专门栽培花卉的手艺人,在他们调弄之下,这整片的昙花能够同时盛开,绚烂而壮观,十分惹人注目。

&nb不多时,拓跋弘领着众妃急急地赶到了。底下人做事尽心,拓跋弘看着那绵延不绝、色泽各异的花儿,龙心大悦,拉着林媛下撵观赏。

&nb相比起牡丹的端丽和芍药的妖媚,这昙花说不上最美,但胜在夜间盛开、即刻凋零的新奇与稀罕。这昙花花圃从碧波池湖畔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假山,占地并不小,许多心急的嫔妃此时竟都钻进了花圃之中,她们的宫女也忙着采摘主子中意的花儿,一时间热闹十足。

&nb拓跋弘身为男子对这些玩意没那么大兴趣,但看着整片昙花同时盛开,应了赵淑姬口中的“彩头”,心里还是十分愉悦的。他也不约束嫔妃们,只坐在不远处笑看着众人玩闹。

&nb四周都是笑语盈盈的女子,下人们点起了无数的橘黄色宫灯,将夜晚映照地辉灿如明。“慧嫔娘娘,这‘映山红’的颜色当真艳丽!”安令姬发髻上插着的簪花开得正艳,正是刚摘下来的。昙花虽然贵重,却是允许随意采摘的,索性它很快就会凋谢,不如给嫔妃们玩。

&nb“说是‘映山红’,颜色却并非朱红,充其量是茜色与橙色交替罢了。”林媛笑着接过安氏手中递过来的另一朵,就着灯笼细细看了两眼,惊道:“哟,这花瓣还泛着荧光呢!”

&nb“难怪叫‘映山’了。”安令姬玩得畅怀,转身又摘一朵金黄色的,指着花瓣与林媛笑闹:“再看看这个!这颜色可算是娇艳,不过这花瓣四周围了一圈银白的边,还起了个‘花开富贵’的名儿。唔,倒是有些俗气了。”

&nb“金银交映,宫里头的人贯是喜欢的,俗气又有何妨。”林媛一手拿过这花开富贵,簪到了自己耳边:“你看,配不配?”

&nb话未说完,刚插上去的花儿被人拔了下来,身后齐容华笑闹道:“怎么就能配!慧嫔娘娘穿着嫩黄色的阮烟罗,再插上金黄色的花儿!就算不嫌弃这金银交错的俗气,也不能整个人俗不可耐啊!”

&nb说着就抢了花插到自己头上,一转身跑得没影。林媛跺着脚想上去抓,无奈肚子挺得老高,哪里有齐容华身手敏捷。

&nb这边林媛玩得尽兴,不远处静妃却不与众人一道,独自清凌凌地立在湖畔长亭中,笑意稀薄。

&nb她手上也拈了一朵“映山红”,那花儿采摘下来时还是极盛,一会子之后已经缓缓枯萎。她把玩了片刻,将枯了一半的花儿随手丢下,淡淡与身边宫女道:“昙花这东西,就算再美,也及不上牡丹的国色。”

&nb她素日喜静,跟出来的只有心腹宫女阿凉一人。阿凉低着头不敢接话。

&nb静妃只是淡笑:“说是‘映山红’,颜色还不纯正,如何称得上‘红’呢!再放眼这成片的花圃,能有一株是正色的么?”

&nb昙花的美无可否认,但这种植物和仙人掌花是近亲,原本都是长在沙漠戈壁中,由大月国他们进献到中原的。它的血脉中拥有的不是牡丹、玫瑰、芙蓉一类的雍容华贵,而是坎坷命运中练就的坚韧的妖娆。

&nb它的祖先是需要长出极深的根才能汲取到水源的,已经没有精力去铸就深沉而浓烈的颜色。它的颜色也大多偏浅淡,只是宫里人手巧,培育出色泽各异的品种。

本站访问地址入:&&nb&nb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八十章昙花(1))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爱猫咪的小樱谢谢您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