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十九章 安氏



林媛在建章宫里陪着皇帝用了膳,很快就告退了。

到了第二日,何涟姬因为佩戴越矩的首饰,被皇帝下旨罚三个月月俸。

这么一件小事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何氏的骄纵是满宫皆知的,虽及不上当初昌和贵妃,但那刁蛮任性的模样却早就让人印象深刻、又遭了很多嫉恨了。嫔妃们都觉着,是皇帝看不下去何氏的骄纵,这才小惩大诫。

罚俸的确不是什么严厉的惩罚。何氏家中父兄都在盐运上任职,家财万贯,更不在乎宫中这点月俸。

然而之后的几日,皇帝竟然再也不曾招幸何氏。何氏隐隐有失宠之象。

宫人们这才发觉事情有些不简单了。

彼时安令姬正坐在绯烟楼中,与林媛笑谈道:“何氏以往自恃美貌,小心思又多,还以为她能拢住皇上的心呢!不想这样快就失了恩宠。”

林媛淡淡地笑:“伴君如伴虎,这宫里还是要谨言慎行才好,自己做事不当心,保不准那一天就被皇上厌恶。”上官璃骄纵那是人家有资本,家世显赫,容颜绝色,心计又多。一个小小的何氏,又有多少资本可以挥霍呢?

那天在半路上发生的事儿,因着受欺辱的是不得宠的安氏,皇帝并不会放在心上,林媛也没打算从安氏入手。但何氏说自己是被采菡吓着了才掉了簪子,正如安氏所说,未必不是何氏刻意为之。

何涟姬也算聪明,舍得用蓝田玉的簪子来换采菡一条命。正因着那簪子珍贵,若是何氏将事情闹到皇帝那里,再撒娇撒痴一番,拓跋弘不仅会处死采菡,还会牵连安令姬。但可惜的是,林媛先她一步。

拓跋弘不是个好糊弄的人,林媛稍微添油加醋,他便疑心何氏是有意摔了簪子。采菡的命不足惜,安令姬也不足惜,只是那簪子是价值连城蓝田玉的,又是拓跋弘亲赐,何氏若是真有意摔碎了,拓跋弘看在眼里会作何感想呢?

原来在何氏心里,他的心意竟是拿来利用作为害人的手段的。

同样一件事,若是何氏在皇上面前言说,一定会是另一番结果。但就算她真去了建章宫分辨,林媛也不担心,这后宫里的女人,皇上心里偏宠谁,便会相信谁的话。有她慧嫔在前,皇上还能信了旁人?

宫妃们都不知内情,只以为何氏的受冷是因着骄纵。

“这何涟姬自从受了罚,又失了宠,想她一时半刻是再不敢欺辱嫔妾了。”安令姬柔柔浅笑,面上尽是愉悦:“嫔妾不知该如何感谢娘娘才好,嫔妾自入宫以来就被何氏和任氏二人欺辱,日子苦不堪言。若不是这次娘娘给嫔妾出头,嫔妾日后还不知会怎样。”

安令姬并不知晓林媛在皇帝面前说了什么,但眼看着何涟姬一夕之间失宠,自然知道是林媛的大功。心里只是暗自钦佩林媛,都说慧嫔娘娘宠冠六宫,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慧嫔的本事。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就能将何涟姬打入泥土中,慧嫔盛宠不错,那何涟姬也不是省油的灯,之前也是颇为得宠的啊。

安令姬冷眼瞧着事态,心里窃喜又有些忌惮,自己找了这样一个厉害的依仗,不知是福是祸。

林媛微微瞥她一眼,瞧着她面上的恭敬神色,抿唇笑道:“令姬太客气了。我不过举手之劳,当不得令姬的感谢。而且,令姬不是送了珍贵的‘玉面芙蓉膏’给我么。”

说着不由地伸手抚上脸颊,安氏所赠的胭脂当真不是凡品,这才用了两天,面颊竟细腻地如苏绣的绸缎一般。她这阵子脸上的黄斑越发严重了,焦兰胭脂都差点压不住,好在安氏送了玉面芙蓉膏,解了她燃眉之急。没想到这出身不算显赫的安氏手里会有这等好东西。

“嫔妾一点子玩物,让娘娘见笑了。”安令姬低头道:“若娘娘喜欢,嫔妾就将这胭脂的方子给娘娘。这东西并不难制,只是里头有一味香料十分难得。”

林媛是想不到这一次会有如此大的收获,本觉得安氏身上没什么价值,但这玉面芙蓉膏却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端看着安氏那如雪的肌肤,就知道玉面芙蓉膏的珍贵。

林媛自然点头笑纳:“看来本妃的眼光没有错,令姬是个真诚的人。”连方子都拿出来了,那是安令姬身上最后一张底牌。

“嫔妾日后还要仰仗娘娘的提携和庇佑。”安令姬不敢托大。

林媛看着她,面上笑意浅淡:“我们同为皇上的妾室,称不上提携罢。说到日后,令姬想要在宫中立足,终究是要靠自个儿。如今何氏失意与皇上,对于令姬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安令姬眸中神色一转,旋即回复如常,只笑答道:“慧嫔娘娘教诲的是。”

之后两人不过说些闲话,打发时光。

安令姬略坐了一会子就走了,她看得出来,这位慧嫔是个独来独往的主儿,就算要拉拢,也不喜欢过于密切的关系。

方出了绯烟楼的门,却见一个衣饰素淡的女子跨进了门槛,低眉顺眼地朝她行过礼后离去。安令姬不免多瞧了一眼,待走远了问身旁宫人道:“进去的人是谁?听说慧嫔娘娘不喜欢嫔妃来拜访的。”

“好像是同住华阳宫的采女王氏。”有记性好的宫女答话道:“王采女服侍皇上有六七年了,听闻起初只是个浣衣的宫女,走了福运被皇上看中了。但她容貌平庸,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自那一夜君恩后就再也没有被宠幸,这么些年还只是个采女,在宫里熬日子罢了。”

安令姬“哦”了一声,不作他想。只是方才瞧着王采女发髻上的饰物都是前几年不时兴的,更连一块像样的玉佩都没有,安令姬心里微微触动,告诫自己这就是不得宠的下场。

***

何涟姬受了冷落之后,宫里人无不欣喜,何氏素日里的嘴脸早就得罪了一大批人,如今这副田地,落井下石的不在少数。

而没了何氏争宠,恬嫔和文贵嫔两位越发宠势浓重了。她们二人倒是不会招来什么嫉恨,其实宫妃们最看不惯的还是礼聘进宫的何氏几个,她们总归与选秀不同,无端高人一等。

在何氏失宠的空当里,咸福宫的淑姬赵氏得幸。

拓跋弘对赵氏的喜爱是丝毫不掩饰的,竟是连着招幸了她三日,还赏赐给她大量奇珍异宝。

宫里人虽不忿,好在赵氏出身书香门第,性情贤良,不论得宠与否都谦恭有礼。日子久了,在宫里的人缘也越发地好了。

赵氏宫中主位正是恬嫔。宫内传言,赵氏原本平庸,一时得宠正是因着那日皇上去咸福宫中看望五皇子,恬嫔趁机向皇上引荐了赵氏。

拉拢扶持的事在宫中屡见不鲜,嫔妃们还道赵氏好福气,有恬嫔做依仗。而赵氏的封位是淑姬,当年的恬嫔也做过淑姬,私下细想,这位赵氏许是会如恬嫔一般前途无量吧。

一时间咸福宫里炙手可热。

嫔妃们纷纷去咸福宫拜访的时候,安令姬闲坐在自己宫门前,神色落寞。

“小主是在为赵淑姬的事情置气么?”已然养好了伤的采菡服侍在侧,尽心地劝道:“淑姬得宠是意料之中,有恬嫔娘娘扶持,何愁没有出头之日?不过淑姬的性子比起涟姬来是千差万别,左右涟姬失了宠,小主日子也好过了。”

采菡虽然伤愈,但脸颊上却留下了一道两寸长的狰狞疤痕,再难褪去。容颜是女子最为珍爱的,就算是宫女,也希冀着年满二十五岁后出宫嫁人。采菡提起何涟姬,几乎是咬牙切齿。

安令姬微微回神,拉过采菡的手道:“我并不是置气。只是觉着这宫里的日子太艰难,皇上只有一个,却有那么多娇艳的嫔妃过来你争我夺。就算涟姬失势,也还有淑姬呢。”

而且她也并不羡慕淑姬。恬嫔的圆滑,她早有耳闻。在见识过慧嫔之后,她更加不敢小觑了和慧嫔旗鼓相当的恬嫔。淑姬在恬嫔的扶持下才得到今日的皇宠,安知她付出了什么代价呢?

只是那一日慧嫔的话犹在耳侧。她恐怕拿不出淑姬那样的代价,慧嫔也不会如恬嫔一般尽十二分的力气来帮她,至多在适宜的时候稍稍拉她一把罢了。

再看采菡脸上的疤痕,想到那一日被何涟姬狠狠一杖打在背上,安令姬的手指渐渐地收紧了。

还是要靠自个儿……

安令姬虽然急于博宠,短时间内却没找到什么机会。她的住所是东西十二宫里较为偏僻的万春宫,主位程贵嫔不过是熬资历熬到了现在的位置,实则无权无势、无宠无位。而旁的几个随居的宫妃也都是宫里的透明人,万春宫里一派死气沉沉。

住在这样的地方,安令姬想见皇帝一面都难。好在她也不是浮躁的人,每日静心等待,只为伺机出手。

如此又是半个月过去。不觉间,林媛的生辰快到了,是八月初六那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