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七十章 翻身(1)



和萧皇后不同,静妃对身边的人从来不吝啬,也不恶毒地算计她们。就算方才人不够聪明当不得大用,她也给了方才人很多好处。

这一点她和林媛的想法一样,对敌人从不手软,对合作者,就要拿出诚意来。

等方才人兴致勃勃地谢恩告退了,她的面色才渐渐冷下来。她缓慢地走到窗栏下,静静地坐了下去,一言不发。

翌日,嫔妃们寻着惯例来华阳宫给静妃请安。林媛挺着肚子勤勉地来了,却到的最晚。

静妃面色有些憔悴,精神头也不似往常了。她对林媛招一招手道:“我本不是正宫,到我这儿请安算不得什么规矩,慧嫔有了身子,可以不用过来的。”说着微微叹气:“看起来,慧嫔昨晚上好眠,气色很好呢。”

林媛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微笑道:“嫔妾怠懒,一觉睡得连时辰都过了。”看面前小几上有一盘栗子,忙拿过来吃:“唔,这合欢殿的糖炒栗子口味最地道了。”

“你喜欢,待会子本宫给你送一些。”静妃似是敷衍,又似是无聊的闲话。

林媛只是笑,和身边的嫔妃们闲话。

一早上都没有人提一句长信宫。宫里的流言向来快速,但涉及到萧皇后,无论是主子下人都闭口不敢多言了。而大家心里想的是,皇帝这一遭的动作很可能是废后,皇后一旦动摇,昔日里跟随皇后的势力一定会被清洗,届时会有怎样的血腥风雨还未可知,只是很多嫔妃都惶惶不可终日。

旁的人更不敢关心一句萧皇后,生怕被人当做皇后党羽。

而长信宫,从皇帝昨日去了一次之后,到了今日的清晨也并没有新的消息传来。

静妃早早地令嫔妃们散了,大家三五成群地安安分分地回宫,谁都没心思去上林苑游玩或者凑在一块听戏了。

到了这一日的黄昏时分,禁闭了两个月的长信宫宫门大开。

对于萧皇后,皇帝对外的宣称是皇后重病,需要静养,这无疑是变相的禁足。虽然是皇后之尊,禁足后的萧月宜亦是狼狈落魄不堪,长信宫宫门外一把厚重的铜锁将它紧紧封闭,除了每日从角门上送膳食之外,任何人不得出入,亦不允许旁人探望。萧皇后就如牢中囚徒。

然而在这一日,那宫门上头的铜锁被打开了。

昨日皇帝去了一趟,很快就走了。今日却是有了这样的变动。

宫里人的眼睛都盯在长信宫,但并没有人敢参与其中,打探什么消息。

长信宫解了禁足之后,皇帝当晚又过去了一趟。之后到了夜里,长信宫传御医,皇帝却没有再出来了。

萧皇后之前虽然“病重”,皇帝却根本不肯给她请御医,后宫前朝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却是传了梁院判并内医院一大半的医官,去长信宫给皇后问诊。

很多人一夜无眠。长信宫一夜死寂。

天亮的时候,左丞相又奉诏入宫,是圣山特许的恩典,让他去探望皇后。

在左丞相进宫的时候,华阳宫里的静妃便失手打碎了一个茶盏。屋子里除了心腹宫女没有外人,她大口喘着粗气瘫倒在软榻上,口中喃喃道:“皇后……”

“娘娘!”宫女连忙上前搀扶她,一壁对外道:“快传御医……”

静妃当即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要!”说着抚着自己的胸口:“御医们都在长信宫,我这个时候去叨扰,皇上一定不喜。”

她本就没什么毛病,只是一时惊吓,胸口闷得慌。她喘息了片刻,终于恢复过来,拉过心腹宫女道:“阿凉,皇上他,他一直在长信宫里么?”

那个被唤作阿凉的宫女愣愣地点头:“是,一晚上都没有出来呢,且左丞相也在的。”随即想到什么,面色变得雪白:“娘娘,您是说……皇上他要宽恕皇后娘娘了?”

前日皇帝第一次踏进长信宫,反而可能是去传旨废后的,方才人之流还欢喜了半日。但之后他又解了长信宫禁闭,还给皇后传御医。事情恐怕有变数了。

但到了现在,左丞相都进宫和皇后见面了。

阿凉敏锐地感觉到,皇后这一遭是要翻身了。

“不是宽恕。”静妃摇头:“这个样子,一定是皇上查清楚了事情。他查清楚了,皇后本就无罪。”

“长乐宫的事当真与皇后无关么!”阿凉的声音几不可闻,却充满惊恐:“当初是咱们安插了小邓子,让他构陷皇后与许容华有牵连……但虽然是陷害,却也是事实,许容华是皇后的暗线,一直在帮皇后做事的……”

“皇后和许氏勾结是真,但谋害太后,就算我都认为不是皇后所为。”阿凉是静妃的心腹,素日十分能干得力,静妃也信任她:“你记得咱们曾经暗中调查许氏时,就发现她是个很复杂的人,背后并不止皇后一个主子。许氏为人阴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是有另一股势力要她合作杀了太后,只要给的好处足够,许氏是愿意冒险的。”

“太后虽然对待皇后并不好,但若说皇后想要杀了太后铲除阻碍,却也十分牵强。”

“我十年前进宫,和萧氏相处许久。以我的了解,萧氏精于算计,又能看透大局,并不会做风险太大回报又不大的蠢事。”

在静妃看来,皇后选择除掉太后就是在犯傻。太后就算碍了她的路,却是个风烛残年、身子又弱的老人,对付她,最好的办法就是熬死她。

有那精力,皇后不如想办法把赵王一群皇子给弄死,或者弄死她这个静妃。

若是真的无罪,皇上查出来了……萧皇后复位势起,是必然的了。

静妃只是不甘,筹谋了这么久,已经得了宫权,离那个位置也只有一步之遥,却一夕之间,前功尽弃。

这便是命么?自从病愈苏醒后,她步步为营地筹谋,甚至还冒险做下了许多……本以为这一次的回归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不曾想诸事不顺。

费劲心机扶持林氏来阻挡楚氏,暗中操控后宫时局,却冷不丁进来六位礼聘的新妃,打乱了她的布局。本想借长乐宫投毒一事除掉几位新妃,不曾想事情中途生变。最终冒险往皇后身上泼脏水,好不容易事成,短短几月竟再次被皇后翻身……

静妃在屋子里猜来猜去,心神不宁,那边绯烟楼里也不平静。

着急上火的是初雪初桃两个。她们战战兢兢地不断问林媛,是不是两个月前吴御医在紫竹林里动的手脚被人发现了,导致皇帝查出太后被谋害一事根本是子虚乌有。

林媛静坐不言。方才被她遣出去的小成子已经听到了合欢殿里有瓷器碎落的声音,她轻笑,淡淡地道:“静妃倒是有些浮躁了。”

“娘娘现在怎么有心思去管静妃!”初雪急道。

“比起皇上和萧皇后,我最忌惮的,倒是我的主位,静妃娘娘。”林媛轻轻地呼气:“吴御医手法隐秘,那一次的事情,谁都不会知道,但我只怕静妃。我能感觉到她早已插手长乐宫一事。只怕她怀疑到我身上。”

想想却又笑了,道:“我做事一向自信滴水不漏,她不会知道。”

林媛所料不错,静妃的确是不知她在紫竹林里的动作的,静妃是将这件事情当成了长乐宫谋杀来处理,最后扳倒皇后的。

萧皇后当日被禁足,可以说是林媛和静妃两人鬼使神差的联手。

“不过娘娘,现在皇后眼看着就要翻身,难道不是皇上查出了什么吗!”初桃虽然年纪小,脑子却一贯清醒。

“皇上能查出什么?查出长乐宫谋杀一事是我无中生有?”林媛冷笑一声:“行了,此事到此为止,你们日后谁也不准再谈论。”

“娘娘……”初雪忍不住想要再劝。

“初雪!”林媛低低叫了一声:“闭嘴!真的,不要再说了。你真以为长乐宫一事是我一手作弄出来的?最后皇上还因着这事要处置皇后?这件事情比你们想象地更严重,若私下里议论传了出去,被牵连上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女孩初桃吓怕了,睁着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盯着林媛。

“皇上查出许氏和皇后的牵连是真的,但他并没有立即将皇后禁足。”林媛的声色很低沉:“后来皇上将此事交于刑部主理,几日之后,皇上亲自去长信宫搜查。最终皇后被禁足。”

初雪听得有些迷茫,却又有些明白了。

两个宫女再不敢说一个字,低头退下了。

林媛长舒一口气,她能感觉到,这宫里真正的风雨才刚刚来临。

皇帝严厉惩处萧皇后,将她禁足后还在继续搜罗罪证,一定不单单是因着她和许氏的牵连——和许氏私交是真,但这也不代表她指使了许氏去谋害太后,这么大的事,没有一点证据,仅凭一个“私交”就能将皇后定罪么?

而皇帝着手彻查此事,还命刑部主理,他一定是又发现了什么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