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六十九章 迷惑

“娘娘,咱们还是回宫吧!”初雪忍不住劝言道:“娘娘是怀了身子的人,眼下境况不利,娘娘大可假意称病在宫中静养,躲过这一阵的风头再说。”

林媛看她两眼,叹气道:“我和王淑容不一样。我本就是风口浪尖上的人,就算避祸,很多人也是不肯的。”

再则,若是如王淑容一样的处处躲着,或许会得到一个平安的结果,但更多的,就得不到了。

在这个宫里头,不争,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争有风险,但林媛就是那种喜欢拼命的人。

林媛思虑良久,最终吩咐道:“走,咱们去小厨房里煮荷叶粥。”

那还是去年,林媛和初雪想出荷叶粥这一道膳食,皇上食用过后大加赞扬。那时候林媛只是寻常嫔妃,在拓跋弘心里如玩物一般,因着这样尽心尽力的博宠倒也得了许多好处。后来嫔妃争相效仿,煮粥的人多了,皇上反而腻味了不喜。

时隔一年,碧波池里已经有了早开的荷花,再煮荷叶粥,拓跋弘多半会喜欢的。

而且听德才所说,皇上这一日一直没有传午膳,想必心绪十分不好,吃不下往日的饭菜。

林媛身子不方便,却仍是洗了手下厨房,亲自淘澄米水,切了细碎的葱花和鱼肉沫子。绯烟楼里头有皇帝赏赐的御厨,但林媛给皇帝送东西从来都是亲力亲为。拥有天下的帝王不会将任何美食放在眼里,而嫔妃亲手做的略有瑕疵的膳食,却会让他觉得新鲜有趣。

“夏日里皇上心绪烦闷,多加一味绿豆吧。”几个厨子自然比林媛的手艺好上许多,无奈林媛不准他们插手,只好在一旁提些建议。林媛看着手里头的米粒,询问道:“把绿豆磨成粉怎么样?我平日就不喜欢吃绿豆饭,那东西煮出来比薏米还要硬。”

几个厨子互相看着,都知道绿豆粉和大米混一块的味道不会有多好……但看林媛兴致勃勃,也就都不敢有异议了。

荷叶粥费时费力,等林媛和初雪两个忙活半日煮出来一小锅,连忙用厚实的瓷壶盛了,装在垫了棉絮的红木食盒里头准备送给皇帝。初雪微微皱眉道:“皇上对何氏发了好大的脾气之后,宫人都不敢去建章宫附近了,娘娘不是也说不能轻易去打探皇上的消息,这会子真的要送过去么?”

“自然要送。”林媛坚持:“只是不能直接去求见皇上。”复又想一想,道:“皇上不传午膳,尚食局里的人不敢贸然送膳却又怕饿了皇上,一定愁得不行。初雪,你就将荷叶粥送到尚食局里头,以我的名义给皇上准备膳食。尚食局的人只是怕膳食不合皇上的胃口再遭责难而已,既然是咱们准备的托他们往上送,最后即便皇上不喜,责任也落不到他们头上。”

林媛说着神色越发肯定:“对,就这样做!尚食局的人求助无门,一定会帮我们把东西呈上去的!”

初雪得了令,并不多言,拿着食盒便出门了。林媛问小成子道:“今日还有旁人给皇上送膳食么?”

以往皇帝胃口不好的时候,后宫众人大多闻风而动,趁机争宠。不过今日……小成子想一想道:“倒是没有!任贵人几个时辰气前才遭了贬,连降三级把嫔妃们都吓怕了。众人都怕再叨扰了皇上落得和任氏一般下场,哪里敢去建章宫里。”

“这就好。”林媛听着点头:“若是都和我一样,咱们反倒做无用功,落在皇上眼里也和那些蓄意争宠的人一样了。”

说着又自嘲:“说到底我还不是在蓄意争宠……”

小成子听着微有不解,谄媚赔笑道:“娘娘您是宠冠六宫的人物,又怀了孕,皇上日日地捧着您都不够……这宠势哪里还需要“争”呢?”

林媛睨他一眼,半晌轻哼一声:“你想得简单!你以为我有救驾之功,这辈子就能高枕无忧了?宫里能人辈出,如静妃那样的,为了给皇上生孩子昏过去五年,皇上多么怜惜疼爱她……我自觉在皇上心里有位置,可旁的人未必比我差。就算萧皇后,她对皇帝的功劳可比我大得多,年少的时候和皇上两情相悦,亦是专宠过。可现在又如何呢……”

说着微微叹气:“服侍皇上,我从来不敢掉以轻心。”

林媛这边将东西送去了,尚食局的管事是个五十多岁的年老内监,看了慧嫔娘娘的食盒整个人就起死回生一般活了过来。他在宫里呆了三十多年,和姚福升一样久的资历,无奈他为人有些木头,没有多少伶俐劲,最终只能在尚食局这种没油水的地方做总管。

不过这尚食大人有一点好处,就是忠心为主,做人做事本本分分,服侍皇帝十分用心。他亲自领了手底下的两个管事姑姑,端着食盒并几样中规中矩的御膳往建章宫里去。

建章宫里的皇帝果然还在气闷中,他一听是尚食局的人,挥手只说了一句话:“让他们退下。”尚食揣着小心,点头哈腰地将东西交到了姚福升手上,求道:“姚大人给皇上悄悄地送进屋里吧,皇上不用膳,咱们服侍的人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菜品也就罢了,无非是寻常的御膳,这食盒里头的热粥却是慧嫔娘娘的手艺,想必皇上会喜欢的。”

姚福升一听眼睛亮了,他看着皇帝闷着自己不吃饭,心里比尚食局还焦心上火。这慧嫔娘娘到底最对皇上的脾气,从前皇上不悦,她也都能给安抚好了。姚福升立即双手接过东西,喜道:“怎么方才不直接给皇上通禀呢!有了慧嫔娘娘这块招牌,还怕送不进去东西?”

尚食内监是个本分的人,这会子不光想着自己,还记着人家慧嫔娘娘的嘱托。他连忙道:“这万万不可呀!慧嫔娘娘交代了奴才,要以尚食局的名义送上去,不能提及慧嫔娘娘……而且说了只要悄悄放在皇上书案上就好,皇上若是不肯用,就说明这粥不合皇上心意,那就回来重做,而不是硬劝着皇上用。”

姚福升听着暗暗寻思,而后笑道:“你说的是!还是我想左了。这膳食不合胃口就是咱们底下人的不是,劝着皇上用膳,不如回去做得更精细些让皇上喜欢。”

心里却是有些明白了,这慧嫔娘娘比他们精明百倍,知道这一次皇上的火气不简单,不敢贸然上来触霉头,就打着尚食局的名义了。到时候皇上吃好了,慧嫔和尚食局都有功。嫌弃不好了,也不会觉着慧嫔趁机争宠出风头而怪罪她。

说话间姚福升不敢耽搁,和几个姑姑一块儿提了东西,蹑手蹑脚地进了皇帝书房。拓跋弘在书房里头忙碌,姚福升几个心腹宫人都被他赶出去了,但也要时不时进来添茶倒水、研墨铺纸,这会子他们进来,并没有引起拓跋弘的注意。

姚福升悄声将东西放下了,一句话不敢说就下去了。

拓跋弘仍在看折子,封皮上印的是刑部的奏报,折子下头还压着一寸厚的宗卷。他看了半晌,口干舌燥地伸手去拿杯盏的时候,一抬头,终于看见了不远处多出来的食盒。

东西放的也不远,他一伸手就够到了。本来没想着用膳,只是顺手打开了看看是什么东西,结果这一开盖儿,荷叶粥混合着鱼肉的清爽鲜美的香气四溢开来。

荷叶粥这东西,本并不比乌鸡粥、燕窝粥好上几分,但胜在香气浓重,夏日里吃起来清新可口。

拓跋弘没有用午膳,这会子闻见香气,本能地便觉得饿。他端过碗,舀了一大勺在嘴里,立即十分满足地舒展了眉头。这粥的味道和素日里吃的不同,却有一种别样的熟悉,是什么时候吃过的呢……

不过现在的拓跋弘根本没心思思考粥,他站起来端着碗吃了好几大口,胡乱垫了点肚子,扬声对外头道:“来人!摆驾长信宫。”

***

皇帝竟是去了长信宫。

静妃和赵淑媛几个都惊住了。长信宫里那一位的罪名还没查清楚,皇帝嫌恶地几个月不肯踏足一步,还将叶贵姬搬了出来。怎么今日会突发奇想去了长信宫?

方才人没什么大智慧,只知道一味奉承静妃,私底下无人时便窃窃笑说:“长乐宫和长信宫的纠葛,刑部查了好久,也该有个结果出来了。说不准,皇上走这一遭,那一位就要给废了呢!”

静妃出身高贵,资历久,又得皇帝心意。若是萧皇后一旦被废,继后的人选除了她还能有谁?方才人一想到这一点,整个心肝都欢喜起来,静妃若真是凤命,她也能跟着飞黄腾达不是?

虽然不聪明,但她有一点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凭着自己是绝无可能得宠得势的,只能去抱一个靠谱的大腿。

她觉得,这么些年沉寂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静妃笑一笑,温和地与她道:“你不要想这些了,这话也不是咱们能随意谈论的。尚宫局新分了苏绣下来,你去我的小库房里挑点好的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