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六十八章 宁姬(下)

(  墨缘文学网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手机阅读登录:,欢迎您的来访 >>>御 前服侍的宫人们都吓得跪下了,姚福升颤颤巍巍地上前,蹲在地上捡起了笔:“回皇上,是宁姬小主……”

“她闹什么!”拓跋弘大怒。

姚福升觉得自己的脸一定被吓白了。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日皇帝的心绪就像见了鬼一样的……狂风骤雨。难道是因为左丞相?

不对啊!左丞相半个月之前折腾得厉害,五皇子出生之后的几日反倒安分许多,这几日的早朝上都颇为平静。而陕北的干旱和匈奴的叛乱……好似也不是太严重啊。而且不管有多少烦心事,不还有五皇子这个宝贝么,皇上每每看到五皇子,总会龙心大悦。

这一回却是不大对劲了啊……

在御 前服侍不比别处 ,姚福升每日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揣度皇帝的心SI,而且又不能让皇上看出来他在猜些什么。眼下时刻,宫人们都怕得发抖,姚福升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上前把朱砂笔捧给皇帝道:“奴才将宁姬小主劝回去吧……”

皇帝动怒,姚福升不敢随意说话,却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主子生气。

然而拓跋弘的心SI并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这位皇帝伸手把朱砂笔再一次扔了出去,而后恼怒道:“一个个地不省心!任氏是为了什么来求见朕?”

“是……是因为慧嫔娘娘……”姚福升没辙了,说话都不利索:“任小主在慧嫔娘娘面前说错了话,说,说慧嫔出身 卑贱,不配给皇室生儿育女 。慧嫔娘娘就说她口出恶语,命身 边宫女 打 了任小主,任小主心怀愤恨遂来求见皇上……”

这事儿是林媛身 边的宫人告诉他的。

“任氏当真那么说?”拓跋弘的面目有些狰狞了:“她竟敢辱及皇嗣?”

“这……奴才不知道,听慧嫔娘娘身 旁的人禀报,任小主当时不过是自言自语,说的声音小,听不清。但慧嫔娘娘偏听见了……”姚福升不敢隐瞒亦不敢偏私,把当时的情 形一句一个大实话地说了出来。

拓跋弘一掌将桌上奏折扫落 在地:“既然是低声自语,无所顾忌,依朕看这个任氏一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辱骂慧嫔不配生儿育女 也是有的!她口出恶语就罢了,做错事还不自知,到朕这儿来求个公 道!简直是笑话!”

姚福升讷讷不敢言。

拓跋弘越发暴怒,挥手道:“传旨,宁姬任氏降为贵人!你让她滚回去,若是再敢来建章宫叨扰,就继续降她的位分!”

***

很快,任宁姬触怒皇帝,降位贵人的消息再次传开,令满 宫嫔妃大为惊愕。

连在齐容华宫中闲聊的林媛听了,亦是当场惊得掉了一块糕点。

齐容华伸手去捡,十分可惜地说:“这可是用酥油炸过的啊……”复看着林媛道:“慧嫔娘娘怎么这个样子?何氏的下场,不是娘娘您一手促成、早有预料的么!”

齐容华和林媛相处 久了,早就知道她不是简单角色 。这回人人都伸长了脖子看林媛和新妃对上,齐容华只是撇嘴,觉着任宁姬太不自量力。但不曾想到的是,因着这么一丁点的争执,任宁姬竟然被降位贵人。

不过是一点小事而已,何须如此重惩呢。皇帝一向偏袒六位新妃,这一遭却丝毫不顾念情 分!

齐容华只当是林媛在里头捣了鬼。如今看林媛这样子,却是比她还懵懂无知。

倒是怪了,任氏这事儿是怎么落 得这般结果的。

林媛站了起来。齐容华拉住她道:“这么快就要走?任氏被贬了,慧嫔该高兴才是。来,咱们点的昆曲歌姬马上就到了,慧嫔娘娘走了,我一个人听么?”

林媛没有心SI和她玩乐了。她勉强 笑笑,对齐容华道:“成玉,你的日子快活,无论这宫里出了什么事儿,都波 及不到你身 上。但是我可不一样。我要走了。”

齐成玉无奈,送了她出门,临了还道:“那么明日再过来玩吧!”

林媛回了绯烟楼 ,立即叫了一位名唤德才的内 监,问他道:“皇上今日是怎么了,任氏怎会骤然被贬!”

林媛身 边有不少御 前的人,在她生子之前,这些人都要屈尊在小小的绯烟楼 里头服侍他。拓跋弘对待林媛不可谓不厚爱,只有一点不好,就是身 边多了许多外人,行事不方便。

但好的一点,就是能够更快捷地接触到皇帝。

德才就是二等的御 前内 监,算是很得脸的人。平日里嫔妃们多会问他皇帝的情 况,林媛这么问,不足为奇。

他的主子是皇帝,不是林媛。但自从来了绯烟楼 ,他发现慧嫔真是个不错的主子——一是从不会欺辱下人,二是出手大方,给的赏钱比别的主子都多。

林媛问了这话,顺手就从首饰匣子里头捡一块玉坠子赏给德才。德才喜滋滋地接了:“回娘娘,听御 前的桂公 公 他们说,是任小主触怒了皇上才遭贬的。”

“是么?”林媛的眉头微皱。她栽赃任氏,说她辱骂自己不配为皇室生育,按着拓跋弘的性 子,怀疑是一定的,但不一定会相信。就算拓跋弘真信了,这事说小不大也不大,又要顾着任氏身 后的世家和朝堂的牵扯,多半只会将她禁 足以示惩戒。

但拓跋弘竟出手狠辣,一下子将她降了贵人。一年前和林媛争执的江氏也曾由惠姬直接降位贵人,但主要原因是其父在任上贪污,为皇帝所不容,这才有这么严厉的惩罚。

再则,和年纪不小、姿色 平庸的江氏相比,任氏可是水灵灵如花 朵一般的美人儿啊。

SI量了半晌,林媛沉声吩咐道:“备辇,咱们去长乐宫。”

在林媛心里,任氏从来都不足为虑,亦不值得她费脑子。她真正关注的,是拓跋弘。

她已经感觉到,这个皇帝有点不对劲。

是出了什么事呢?任氏触怒皇帝是一定的,但恐怕拓跋弘只是一时在气头上,任氏倒霉捡了个最不对的时机去求见皇帝,结果撞上了枪口,受了迁怒。真正令拓跋弘恼怒的,并不会是任氏。

眼下境况,就连一贯得宠的林媛也不敢贸然去建章宫打 探消息。她SI来想去,还是先去长乐宫里探一探口风。

***

林媛到了长乐宫时,太后却不在,之凝嬷嬷告诉她太后出宫去了大觉寺上香。

林媛心里不安,转身 想要离去,却在前院 偏殿里头碰上了王淑容和扇玉帝姬两位。

王淑容正坐着打 络子,扇玉坐在她身 边跟着学。林媛上前看着王淑容那算不得修长美丽的十指上下翻飞,淡淡笑道:“原来淑容娘娘不单擅长酿花 露,打 络子也这般精 巧呀。”

王淑容低着头赶工,声色 亦平静:“不过是打 发时光的玩意罢了,刚好太后新作的夏裳上头需要配几件好看的络子,我闲来无事,就亲手给太后娘娘做一些。”说着,她抬头定定地看着林媛:“我算不得聪明灵巧,不管做什么事,若是多少年如一日地做久了,笨人也会做得无比完美精 巧。”

“淑容娘娘说的是。”林媛轻轻地说着,看着一旁的扇玉,那孩子正学得很认真。

“等我学会了,日后就给慧嫔娘娘和小皇子做穗子。”扇玉笑看着她。

“那么我先谢过帝姬了。”林媛说完这话,并不待多留,与王淑容告辞后转身 离去。

无论宫里发生什么事,王淑容都是最懂得自保的人。林媛知道这一点,但她没有办法像王淑容一样。

她太贪心了,她要的东西比王淑容多得多。这种山雨欲 来时候,她也很想坐在太后的长乐宫里寻求庇护 ,但是她不能。

她要做的事情 还有很多。

“太后娘娘去上香了,皇上谁都不见。”林媛坐在华阳宫门前的亭子里头,喃喃自语。

看起来,皇太后这一次是用不上了。

“静妃呢!她在做什么!”林媛有些烦躁地问身 边人。

德才早被林媛打 发去尚宫局拿东西了,回话的是小成子:“静妃娘娘传召了赵淑媛和恬嫔二位,在合欢 殿里翻查账簿。”说着又赔笑:“下个月的月例要发了,静妃娘娘对嫔妃们宽厚,还差人四处 询问嫔妃们喜欢 西域还是夏国 的贡品。江南那边的碧螺春 快贡上来了,按着静妃娘娘意SI是嫔位以上的各宫分五两。静妃娘娘还说了,慧嫔娘娘您若是喜欢 ,可以去合欢 殿里说一声,静妃娘娘会多给五两……”

林媛听着,面上并没有笑意:“她倒是心静如水,不动如山。”皇帝的异样,寻常嫔妃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以为多半是朝堂出了烦心事而已。但静妃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同的。

明明知道不对劲,还如往常一样地过日子……甚至比往常更加勤勉地打 理后宫事物了。“不管出了什么事,静妃这个样子总是没错。”林媛声色 沉沉:“皇上看到的就是她用心做事、勤勤恳恳地模样,后宫众人都称赞她宽厚,掌管宫务上虽然不能比萧皇后更出色 ,却也没出什么乱子。她在皇上眼里,就是办事得力、值得信任的人。”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手机阅读登录:,欢迎您的来访[  ](  墨缘文学网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手机阅读登录:,欢迎您的来访 >>>御 前服侍的宫人们都吓得跪下了,姚福升颤颤巍巍地上前,蹲在地上捡起了笔:“回皇上,是宁姬小主……”

“她闹什么!”拓跋弘大怒。

姚福升觉得自己的脸一定被吓白了。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日皇帝的心绪就像见了鬼一样的……狂风骤雨。难道是因为左丞相?

不对啊!左丞相半个月之前折腾得厉害,五皇子出生之后的几日反倒安分许多,这几日的早朝上都颇为平静。而陕北的干旱和匈奴的叛乱……好似也不是太严重啊。而且不管有多少烦心事,不还有五皇子这个宝贝么,皇上每每看到五皇子,总会龙心大悦。

这一回却是不大对劲了啊……

在御 前服侍不比别处 ,姚福升每日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揣度皇帝的心SI,而且又不能让皇上看出来他在猜些什么。眼下时刻,宫人们都怕得发抖,姚福升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上前把朱砂笔捧给皇帝道:“奴才将宁姬小主劝回去吧……”

皇帝动怒,姚福升不敢随意说话,却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主子生气。

然而拓跋弘的心SI并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这位皇帝伸手把朱砂笔再一次扔了出去,而后恼怒道:“一个个地不省心!任氏是为了什么来求见朕?”

“是……是因为慧嫔娘娘……”姚福升没辙了,说话都不利索:“任小主在慧嫔娘娘面前说错了话,说,说慧嫔出身 卑贱,不配给皇室生儿育女 。慧嫔娘娘就说她口出恶语,命身 边宫女 打 了任小主,任小主心怀愤恨遂来求见皇上……”

这事儿是林媛身 边的宫人告诉他的。

“任氏当真那么说?”拓跋弘的面目有些狰狞了:“她竟敢辱及皇嗣?”

“这……奴才不知道,听慧嫔娘娘身 旁的人禀报,任小主当时不过是自言自语,说的声音小,听不清。但慧嫔娘娘偏听见了……”姚福升不敢隐瞒亦不敢偏私,把当时的情 形一句一个大实话地说了出来。

拓跋弘一掌将桌上奏折扫落 在地:“既然是低声自语,无所顾忌,依朕看这个任氏一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辱骂慧嫔不配生儿育女 也是有的!她口出恶语就罢了,做错事还不自知,到朕这儿来求个公 道!简直是笑话!”

姚福升讷讷不敢言。

拓跋弘越发暴怒,挥手道:“传旨,宁姬任氏降为贵人!你让她滚回去,若是再敢来建章宫叨扰,就继续降她的位分!”

***

很快,任宁姬触怒皇帝,降位贵人的消息再次传开,令满 宫嫔妃大为惊愕。

连在齐容华宫中闲聊的林媛听了,亦是当场惊得掉了一块糕点。

齐容华伸手去捡,十分可惜地说:“这可是用酥油炸过的啊……”复看着林媛道:“慧嫔娘娘怎么这个样子?何氏的下场,不是娘娘您一手促成、早有预料的么!”

齐容华和林媛相处 久了,早就知道她不是简单角色 。这回人人都伸长了脖子看林媛和新妃对上,齐容华只是撇嘴,觉着任宁姬太不自量力。但不曾想到的是,因着这么一丁点的争执,任宁姬竟然被降位贵人。

不过是一点小事而已,何须如此重惩呢。皇帝一向偏袒六位新妃,这一遭却丝毫不顾念情 分!

齐容华只当是林媛在里头捣了鬼。如今看林媛这样子,却是比她还懵懂无知。

倒是怪了,任氏这事儿是怎么落 得这般结果的。

林媛站了起来。齐容华拉住她道:“这么快就要走?任氏被贬了,慧嫔该高兴才是。来,咱们点的昆曲歌姬马上就到了,慧嫔娘娘走了,我一个人听么?”

林媛没有心SI和她玩乐了。她勉强 笑笑,对齐容华道:“成玉,你的日子快活,无论这宫里出了什么事儿,都波 及不到你身 上。但是我可不一样。我要走了。”

齐成玉无奈,送了她出门,临了还道:“那么明日再过来玩吧!”

林媛回了绯烟楼 ,立即叫了一位名唤德才的内 监,问他道:“皇上今日是怎么了,任氏怎会骤然被贬!”

林媛身 边有不少御 前的人,在她生子之前,这些人都要屈尊在小小的绯烟楼 里头服侍他。拓跋弘对待林媛不可谓不厚爱,只有一点不好,就是身 边多了许多外人,行事不方便。

但好的一点,就是能够更快捷地接触到皇帝。

德才就是二等的御 前内 监,算是很得脸的人。平日里嫔妃们多会问他皇帝的情 况,林媛这么问,不足为奇。

他的主子是皇帝,不是林媛。但自从来了绯烟楼 ,他发现慧嫔真是个不错的主子——一是从不会欺辱下人,二是出手大方,给的赏钱比别的主子都多。

林媛问了这话,顺手就从首饰匣子里头捡一块玉坠子赏给德才。德才喜滋滋地接了:“回娘娘,听御 前的桂公 公 他们说,是任小主触怒了皇上才遭贬的。”

“是么?”林媛的眉头微皱。她栽赃任氏,说她辱骂自己不配为皇室生育,按着拓跋弘的性 子,怀疑是一定的,但不一定会相信。就算拓跋弘真信了,这事说小不大也不大,又要顾着任氏身 后的世家和朝堂的牵扯,多半只会将她禁 足以示惩戒。

但拓跋弘竟出手狠辣,一下子将她降了贵人。一年前和林媛争执的江氏也曾由惠姬直接降位贵人,但主要原因是其父在任上贪污,为皇帝所不容,这才有这么严厉的惩罚。

再则,和年纪不小、姿色 平庸的江氏相比,任氏可是水灵灵如花 朵一般的美人儿啊。

SI量了半晌,林媛沉声吩咐道:“备辇,咱们去长乐宫。”

在林媛心里,任氏从来都不足为虑,亦不值得她费脑子。她真正关注的,是拓跋弘。

她已经感觉到,这个皇帝有点不对劲。

是出了什么事呢?任氏触怒皇帝是一定的,但恐怕拓跋弘只是一时在气头上,任氏倒霉捡了个最不对的时机去求见皇帝,结果撞上了枪口,受了迁怒。真正令拓跋弘恼怒的,并不会是任氏。

眼下境况,就连一贯得宠的林媛也不敢贸然去建章宫打 探消息。她SI来想去,还是先去长乐宫里探一探口风。

***

林媛到了长乐宫时,太后却不在,之凝嬷嬷告诉她太后出宫去了大觉寺上香。

林媛心里不安,转身 想要离去,却在前院 偏殿里头碰上了王淑容和扇玉帝姬两位。

王淑容正坐着打 络子,扇玉坐在她身 边跟着学。林媛上前看着王淑容那算不得修长美丽的十指上下翻飞,淡淡笑道:“原来淑容娘娘不单擅长酿花 露,打 络子也这般精 巧呀。”

王淑容低着头赶工,声色 亦平静:“不过是打 发时光的玩意罢了,刚好太后新作的夏裳上头需要配几件好看的络子,我闲来无事,就亲手给太后娘娘做一些。”说着,她抬头定定地看着林媛:“我算不得聪明灵巧,不管做什么事,若是多少年如一日地做久了,笨人也会做得无比完美精 巧。”

“淑容娘娘说的是。”林媛轻轻地说着,看着一旁的扇玉,那孩子正学得很认真。

“等我学会了,日后就给慧嫔娘娘和小皇子做穗子。”扇玉笑看着她。

“那么我先谢过帝姬了。”林媛说完这话,并不待多留,与王淑容告辞后转身 离去。

无论宫里发生什么事,王淑容都是最懂得自保的人。林媛知道这一点,但她没有办法像王淑容一样。

她太贪心了,她要的东西比王淑容多得多。这种山雨欲 来时候,她也很想坐在太后的长乐宫里寻求庇护 ,但是她不能。

她要做的事情 还有很多。

“太后娘娘去上香了,皇上谁都不见。”林媛坐在华阳宫门前的亭子里头,喃喃自语。

看起来,皇太后这一次是用不上了。

“静妃呢!她在做什么!”林媛有些烦躁地问身 边人。

德才早被林媛打 发去尚宫局拿东西了,回话的是小成子:“静妃娘娘传召了赵淑媛和恬嫔二位,在合欢 殿里翻查账簿。”说着又赔笑:“下个月的月例要发了,静妃娘娘对嫔妃们宽厚,还差人四处 询问嫔妃们喜欢 西域还是夏国 的贡品。江南那边的碧螺春 快贡上来了,按着静妃娘娘意SI是嫔位以上的各宫分五两。静妃娘娘还说了,慧嫔娘娘您若是喜欢 ,可以去合欢 殿里说一声,静妃娘娘会多给五两……”

林媛听着,面上并没有笑意:“她倒是心静如水,不动如山。”皇帝的异样,寻常嫔妃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以为多半是朝堂出了烦心事而已。但静妃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同的。

明明知道不对劲,还如往常一样地过日子……甚至比往常更加勤勉地打 理后宫事物了。“不管出了什么事,静妃这个样子总是没错。”林媛声色 沉沉:“皇上看到的就是她用心做事、勤勤恳恳地模样,后宫众人都称赞她宽厚,掌管宫务上虽然不能比萧皇后更出色 ,却也没出什么乱子。她在皇上眼里,就是办事得力、值得信任的人。”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手机阅读登录:,欢迎您的来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