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六十一章 五皇子(1)



偏巧这时候,门口响起三声清脆的击掌,继而有内监高呼道:“皇上驾到……”

听着这一声喊,楚华裳更加挣扎,手脚并用地想爬起来,她身侧的宫女也连忙过来扶她。紫幽阁然而刚一拉扯,楚华裳的伤处就被扯动,一声惨呼伸手捂着自己的下巴。她的左臂方才也跌伤了,手肘那儿蹭破一大块皮,血渍将那一身鲜亮昂贵的天蚕丝都给染透了。

楚华裳起不来了。静妃只顾着去看小皇子了,哪里会管她。

于是拓跋弘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鬓发散乱的女子以十分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哀哀地呻吟着,狼狈不堪。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拓跋弘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就皱了眉头。

楚华裳的样子实在太难看了。别的女人摔倒或晕倒,都是柔柔弱弱地蜷着身子,倚在地上娇喘息息,那模样也可称赞为“楚楚可怜”。可一贯娇美优雅的恬嫔楚氏,她现在四肢张开,脸贴在地面上,左手不正常地扭曲着,右手捂着下巴——那个伤得最重的地方,貌似是下颌骨脱臼了,她的口水混合着鲜血一起流到地上……

简直是不堪入目!

拓跋弘享用惯了如花美眷,这等难堪的场面他是一刻都看不下去。他立即扭过头去看向了别处,发现林媛这位倾国倾城的小美人恰站在一旁,拓跋弘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心情这才好起来。

趴在地上的楚华裳将皇帝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一片悲凉恼恨。她撑着身子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下颌骨疼得厉害,估计是真脱臼了。

好在她身边的宫女机灵,命四个内监抬了担架过来,七手八脚地将楚华裳抬上去了。拓跋弘淡淡问那宫女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是慧嫔娘娘……”那宫女是楚华裳的心腹,方才自家主子摔倒时她看得清楚,张口就要指责是林媛踩了主子的裙摆。

“皇上,都是嫔妾的错。”林媛却是顺着那宫女的话接了下去。她满面担忧关切地看着楚华裳,声色自责而歉疚:“方才恬嫔姐姐想进去看小皇子,我怕里头血房冲撞了姐姐,就拦了姐姐……结果姐姐走得太急了,她一抽手,我脚下站不稳,就……就一个踉跄踩了姐姐的裙摆……”

拓跋弘一听这话,哪里还有心思管恬嫔,忙大步上前抓了林媛的手:“是她碰着了你?你有没有事!”

躺在担架上的楚华裳差点吐出一口血。

林媛瞥一眼楚华裳,面色更加愧疚了:“哪里是姐姐的错,是我身子太重了,一时没有站稳……皇上您知道的,姐姐摔成这个样子,都是因着当时为了避开我。若不是我,姐姐也不会伤到……”

楚华裳落地的姿势太诡异,若是细究的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是为了躲林媛。

林媛对此是实话实说,毕竟再抹黑楚华裳的话,很容易被人反驳。

拓跋弘听了面色稍霁,点头道:“还好恬嫔反应得急。你没事就好,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惊到吧?”

楚华裳还躺在一旁,她不甘心就这么被抬下去。但是眼见着皇帝一心都挂在林媛和她肚子里那块肉上头,楚华裳心头都在滴血。

下巴那儿又实在痛不可支。她最终撑不住,挥手命人先抬了自己回去,请御医诊治。

林媛看她无奈退走,心里不但爽快,亦是大松一口气。她握着皇帝的手低低回答道:“嫔妾无事的,哪有那样娇气。倒是恬嫔姐姐伤得不轻,待会子皇上看过了叶氏,可一定要去看看姐姐,否则嫔妾心里难安。”

“媛儿,你总是这样为别人着想……”拓跋弘揽着她。

此时,有数位年长的宫女从内室步出,打头的一人怀里抱一个明黄色的襁褓。众人面上都是浓重的喜色,大声跪下与皇帝回禀道:“叶良媛小主方才诞下麟儿,是一位小皇子!”

因着皇帝吩咐了会亲自过来的,遂方才叶氏生了嬷嬷们也不会先把皇子抱出来给静妃看,而是要等到皇帝过来,才一并通报喜讯。静妃听了面上只有浓重的喜色,连忙和赵淑媛一块儿跪下行大礼,喜盈盈道:“恭贺皇上,恭贺大秦啊!”

不同于数月之前在麟趾宫里那一出,此时的拓跋弘看到那个明黄色的小小的锦被,心里一阵大喜过望。宫中祖制,帝姬降生用朱红锦被,而皇子用的才是明黄色。

拓跋弘迫不及待地一手拦过了小皇子,亲自抱在怀里细看。刚出生的婴儿皮肤是通红的,眉眼皱在一块儿,并不好看。而拓跋弘是个很可怜的父亲,他的孩子大多早夭,几乎没有机会抱孩子,此时抱着小皇子的手法就很别扭,小皇子在他怀里不一会儿就开始哭。

拓跋弘无奈地放下来。却还是盯着小皇子的哭相,对静妃等笑说:“五皇子哭得响,一看就是个结实的。”

想起那个令人失望的长子,拓跋弘盯着一团小小的五皇子,已经开始给他规划未来。

再看看林媛的肚子,拓跋弘的心情大好。

静妃和赵淑媛都连声附和着,说着讨喜的话,整个大殿一片欢欣。而此时的楚华裳正待出宫门,她已经听到了生的是皇子而不是帝姬的消息。

她的双手死死地握着,眼睛盯在内室的珠帘上移不开。

静妃和赵淑媛都欣喜地去看小皇子了。林媛却在这个时候奔了过来,把楚华裳捂在下巴上的手生生地拿开,而后握着,十分真诚地道:“恬嫔姐姐也很想看小皇子吧?不过姐姐还是早些回宫,养伤为重,日后想见自然会见到的!”

又一眼扫过室内几个宫女:“还有呀,姐姐身旁的这些宫人怎么不跟着姐姐回去呢?您现在是需要照料的,她们还留在这儿,真是怠懒!”

林媛的目光如冰刀刮过那些宫人的脸。她不知道他们其中的哪个身上藏有不妥的东西。恬嫔显然并没有放弃对叶氏下手。

恬嫔的眼睛猛地迸发出恼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媛走到那几个宫人面前,命令道:“都杵在这儿做什么!本妃知道,你们是想看小皇子,沾沾喜气,可你们主子还伤着呢!恬嫔姐姐是因为我才受伤,你们怠慢她,我可是不容的!再则这儿人多杂乱,你们再来添乱,吵到了五皇子可怎么好。”

林媛声音不大不小,拓跋弘起初还没在意,这会子也闻声看了过来。

他哪有心思去管楚氏和她的宫女们,听林媛这么说,挥手就道:“听慧嫔的,都退下。楚氏伤着了就快些回宫,别在这里耽搁。”

楚华裳最终只好和一众随行宫人们一并退下了。

她的离去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大殿里的众人围在五皇子身侧,争相探看着。林媛也随着众人一块儿去看孩子了,那个孩子长得的确壮实,听嬷嬷说有八斤,很健康的男孩子。

想起叶绣心那瘦弱的身板,她生得真不容易啊……只是这个时候,皇帝和众人的魂都被五皇子勾走了,没有人记得去看一眼叶氏。

***

五皇子降生的喜讯很快传遍满宫,又传遍了京城。

拓跋弘喜得眼角眉梢都舒展开了,五皇子生的时辰是凌晨,那时候天还没亮。他摸着黑将五皇子带回了建章宫,上早朝时顺便又带去了金銮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昭告天下。

这个时候,左丞相已经不再闹腾了。他昨日跪得腿疼中途回去补觉,本想第二天养足力气接着来的,不料五皇子降生,天下大喜。他想一想就告了病假不过来上朝了,五皇子是龙嗣,他再怎么威风也只是臣子而已,不能在五皇子的好日子上头扯着满朝文武纠缠自己的私事。

左丞相挑衅皇权是真的,但他做人处事都是很得拓跋弘赏识的。他这一遭的目的不是威胁打压拓跋弘,只是想解决事情,解决皇后禁足这件事。

拓跋弘的预料没有错,五皇子一事,使得左丞相那边也有了缓冲。今日整个朝堂上已经没有一人说起皇后的事了,纷纷恭贺五皇子降生之喜。

礼部的官吏们亦会看眼色,趁着时机,将几个早就拟好的字眼禀给皇上给五皇子赐名。一般皇子赐名都是由翰林院或者礼部拟字的,皇帝从里头挑一个。

不过这时候,钦天监的冯大人却出列,与皇帝道:“微臣夜观星象,昨日看到武曲星辉灿异常,果然今日五皇子就降生了。微臣有一‘珷’字进献与皇上。”

说来,钦天监也是时常给皇子帝姬们取名的——那还是一百二十年以前的隆昌一朝,隆昌皇帝笃信道教,最后因服食丹药而死,他的儿子女儿们都是“夜观星象”得来的名字。后世的皇帝们却不怎么喜欢钦天监了,毕竟翰林院和礼部的大学士们要文雅得多。

拓跋弘听了冯大人的话,面上微微一愣。武曲星……这孩子甫一出生就十分壮实,将来掌管兵马也算妥当啊。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