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五十六章 余波(2)



从最高的云端摔到地面上的样子,不过如此。

拓跋弘决绝跨出长信宫宫门的时候,萧皇后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朝着他的背影声嘶力竭道:“五郎!你从来都不肯相信我……”

在最绝望的时刻,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口中毫不犹豫地对着皇帝喊出了“五郎”这两个字。那是多少年前,她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夫君的,后来再也不曾了……

然而拓跋弘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长信宫朱红色的大宫门被重重阖上、外加了一把厚重的铜锁之后,大秦后宫的局势动荡才刚刚开始。

后宫众人们看着皇后被变相禁足,心里都清楚是因着长乐宫一事,无一不是万分的震惊——身为国母,竟然胆敢做下谋逆的重罪,这简直是……

而皇帝对皇后的查证并没有停止,他在宫中大肆搜查从前所有和皇后有牵连的人,统统送去了刑部审问。显然,皇后的禁足只是个开始,等皇帝查完了一切,没有人知道他会怎么处置皇后。

许氏诛了九族,谢氏被赐死,那么皇后呢?

没有人能猜到结局。

事关皇后,嫔妃们不敢多嘴,只是后宫里的日子已然和从前大不一样了。至少,众人再也不必去长信宫里请安了。

因着静妃主理后宫,且位分最高,在她获得宫权的第二日,就有数十位心思活络、脑子机灵的嫔妃自发地去了华阳宫主殿,给静妃请安。静妃性格安稳不张扬,看着这些人满面热情地过来,遂反问:“宫中并无给妃位晨省的规矩,各位缘何来此?”

嫔妃们都一脸笑盈盈,方才人抢先答道:“中宫病重,宫中一切事宜由静妃娘娘主理,静妃娘娘自然担得起姐妹们的请安。”

静妃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反对。

之后,每日给静妃请安的人人越来越多。华阳宫俨然成了后宫之主。

到了最后,几乎人人都如去长信宫晨省一般来华阳宫请安了。林媛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嫔妃们,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跟着一块儿去给静妃请安。

说实话,萧皇后禁足之后,宫里的局势不过是从西风吹变成了东风吹。站在合欢殿里的林媛瞧着上首坐着的面色红润、满面喜气的静妃,心里一点儿也不开心。

掌权者从萧皇后变成了静妃,这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这也是她当初不肯对萧皇后出手的原因。她只是嫔位,上头还压着一群贵嫔、九嫔,萧皇后就算倒了、死了,那宫权什么的也不可能落到自己头上。

此时的静妃似乎已经适应了坐在高位、看着下头人三拜九叩的模样。她眼睛一扫,目光落在林媛身上,笑眯眯地道:“慧嫔怎么还站着呢?来人,快扶了慧嫔去坐下。你的肚子也有五个月了吧,可得好生调养着。”

林媛慢慢地抬头看着静妃,笑答道:“嫔妾知道了,谢静妃娘娘教诲。”

萧皇后被卷入长乐宫投毒一事到底是谁的手笔,林媛不用猜都知道。那个关键人物小邓子根本不是“偶然”被查出与许氏有牵连,又“偶然”供出了皇后和谢氏,他怕是从一开始就是被安排好了的。

再看看现在的局势——皇后禁足后,谁从中获利最多?放眼这后宫,敢在长乐宫一事中动手脚陷害萧皇后的,又能有谁?

还不是静妃。

林媛倒有些意外,静妃比她想象得更有能耐,她动的手脚不多,只是将皇后与许氏之间的私交暴漏了出来而已。但如此却是成功地引起了皇帝的疑心。

只是可怜了谢氏,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牺牲品。她的存在就是许氏、皇后、小邓子这三者之间的桥梁,静妃正是以她为线索,顺蔓摸瓜将火烧到了皇后身上。

静妃装饰得宜的面孔上闪过一丝恼意。看着这个最后一天才肯过来向自己请安的慧嫔,她心里不顺,却又发作不得。

虽然得了宫权之后风光无二,但慧嫔可是皇帝的心头好,就算当初萧皇后在位时,也没能在她身上讨到便宜。静妃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慧嫔就是宫里头最硬的钉子,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和她硬碰硬。

遂按捺着不悦,和往日一样同嫔妃们闲话些衣裳首饰的事情。

嫔妃们面上都笑得和顺,长乐宫的案子到了这个地步,真的算是要结束了,她们也终于能松一口气。萧皇后都牵扯上了,怕是不会再牵扯更多了吧?那样子整个后宫都会被血洗了。

而看着当今的局势,静妃掌权后,她们的日子至少过得比以前好了一些。萧皇后虽然睿智有气度,但性格强势,对下严厉,嫔妃们在萧皇后眼前都大气也不敢喘,不小心犯个小错都要被罚抄宫规。而这位静妃娘娘就宽容多了,一是她性子随和,底下人犯了错也能体谅,大事化小地就过去了。二是静妃不如萧皇后勤快,她什么事儿都有点糊弄的感觉,晨省懒得教训人,说说笑笑就完了。

如此一来,静妃在宫里头的口碑还不错。

乍然接手权柄,嫔妃们都无异议,她这新官当得也顺利。

等齐容华炖了一大碗羊肉汤给嫔妃们分食了之后,大家吃饱喝足,纷纷笑嘻嘻地给静妃行了礼,从华阳宫告退。林媛打了个呵欠,扶着宫人的手看也不看静妃,懒懒道:“累死我了,快,扶我回去补个觉。”

静妃白了她一眼,懒得和她计较。

出了合欢殿,初雪连忙将林媛拉到僻静地儿,小声道:“娘娘好歹要多敬重静妃娘娘呀,现在她主理后宫,娘娘和她过不去,难道不怕日后……”

林媛睨她一眼,轻飘飘道:“日后怎么了?她还敢对我怎么样么?她爹多少年前就死了,家里早就没落,我何必如忌惮萧皇后一般忌惮她。”

“那也不能轻慢了静妃呀……”初雪十分担忧:“主子,静妃的母家虽然不如萧家,但说句不好听的,再怎样也强过咱们。且静妃受皇上赏识,眼看着前途无量,咱们和静妃娘娘同住一宫,不想结交,也不能得罪了呀。”

“呵,你说得轻巧。”林媛面露不屑:“韦宓庄这人,你以为面子上和睦恭顺地就不会得罪她了么?她是个贪婪的人,想要的比萧皇后都多。那一次她拉拢我不成,我就已经得罪了她,兼之我有孕,对她这个曾经丧子的人来说根本就是眼中钉,我何必再装样子。皇上喜欢她又怎么样?难道及得上皇上对我的宠爱么!”

初雪看林媛这个样子,不知如何相劝,只好讷讷地闭了口。

林媛看她一副踟蹰的样子,心里好笑,却也懒得解释。

放下身段去对着静妃恭恭敬敬……林媛不愿意这么干,一是自己性子要强,除非遇上萧皇后那样恐怖的硬茬,对旁的人,她是能不低头就不低头的。这二嘛……

皇帝平衡后宫的把戏她早已看穿。沈妃,上官贵妃,萧皇后,一个个死的死,失势的失势。眼下萧皇后禁足绝对不是皇帝愿意看到的,但他没法子,敢在太后头上动土,他无法原谅。宫里头没了主心骨,他也只能让静妃主理六宫。

静妃大病醒过来也有五个月了,身子恢复得差不多。

赵淑媛虽然协理,但她一贯没什么威势,又是个明哲保身的性子,恐怕不能和静妃抗衡。最可笑的是,拓跋弘眼看局势即将失衡,竟扶了恬嫔让她也学着掌宫。恬嫔当权是早晚的事情,但她现在只入宫一年半,资历浅位分不高,拓跋弘这么做就是一个词——揠苗助长。

在这种时候,若是林媛还笑盈盈地凑上去巴结静妃……

拓跋弘估计会被气死。

而与静妃不合,却会正好顺了拓跋弘的心意。

林媛知道自己的目标是皇帝太后这两位大BOSS,把这二位伺候好才是唯一要紧的。其余的人,再怎么能耐,也不需要在她们身上花心思。

“不过,皇后那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被禁足在长信宫。”林媛托着下巴,声色低低地。

皇后起初只是被查出了和许氏有私交而已,皇帝起了疑心很正常。但后来皇帝搜查长信宫,最后的结果竟是皇后被禁足。

而且这事儿到现在都没完。

单单一个私交,并不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皇帝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别的。

可那是什么呢?难道当初真的是萧皇后暗害林媛在紫竹林里投毒?

林媛现在是不想再管长乐宫的事了。她不是静妃,她手中的力量不够大,也没那个资本继续在这件事情中搅和。

至于萧皇后和静妃——林媛心里哀叹。她现在的处境就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她可一点不觉得静妃比皇后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