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7 16:23:33

最新章节: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五味杂陈,一切尽在不言中。小樱不准备写番外了,宠妃故事本身很庞大,所有人物基本交代完,正文足够满足,所以,就酱紫了。以后如果小樱一时兴起,或许会出个番外吧(*^__^*)现在的心情,恩,主要还是开心,没觉得可惜啦这样快结束啦,就是挺开心!最后的最后小樱必须要说三件事:第一。《宠妃》,

第五十五章 余波(1)



且拓跋弘也说了,穆武王死后他们有点掉以轻心了,上次刺客射杀他结果被林媛挡下那件事,就足够说明穆武王的残余势力比他们想象地要大。至少在未来的三年之内,皇宫和京城都应该加强防范。

后宫这边暂且平静了下来。

然而过了几日,御前的人突然拿着皇帝的旨意去了长信宫里,在谢庆姬所居的偏殿中将一个名唤小邓子的内监带走。

这个小内监很快以“参与许氏为祸”的罪名押进慎刑司。原本一个宫人被处置不会引起任何注目,但因着和许氏沾了边,这事也就传开了。之后众人又得了消息,说这个小内监是许氏的同乡,两年前曾在许氏宫里服侍的,因为侍弄花草的手艺好,被皇后要去了长信宫服侍。

后来谢氏进宫,住在长信宫里的偏殿,皇后将小邓子赏赐给谢庆姬。

内监小邓子算是长乐宫之祸的漏网之鱼,原本他离开许容华已经两年多,不算是许氏的人,也不应该被牵连。但倒霉的是这个小邓子在换了主子之后对原主许容华仍然十分亲近,还时不时地跑到许容华宫里为她打理花草。

就这么着,他被认定为许氏的帮凶之一。

按照皇帝发落许氏的圣旨,内廷总管姚福升命慎刑司处死小邓子。

蝼蚁尚且偷生,小邓子自然百般求饶不肯就死。慎刑司里的掌刑内监们把他押在长凳上,取了重杖来要活活打死他,他嚎哭不止,一壁喊着“这些都是庆姬小主指使我做的……”

慎刑司里的主管姑姑听了这话,心里吓得不轻。指使,什么指使?是为的什么事?是不是谋害太后的事?她当即抬手命人留下小邓子一条命,转身去了内廷禀报给姚总管了。

长乐宫投毒之事,因为一个小内监,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谢庆姬很快被下旨关押,小邓子则被送进刑部,严加审问。不出两日,刑部给出了结果——谢庆姬自入宫以来,就和许氏私交甚密。而根据小邓子招认,在长乐宫投毒一事中,谢氏亦参与其中,甚至帮着许氏出谋划策,提供了安息香、藜芦与紫竹混合后会产生剧毒的药理。

许氏虽然早已被处死,但依着宫人们的记忆,许氏此人是不通医理的。而谢氏,她的母亲恰好出身与医药世家。

但并没有证据证明,谢庆姬曾和许容华说起过什么剧毒的药方。

最后刑部上报给皇帝的卷宗上是这么写的——皇妃谢氏参与投毒一事,物证缺失,人证仅有宦官邓冉一人,证据尚且不足。此案断定:皇妃谢氏确有嫌疑,但不容定罪。

这样的案子,按照大秦律法是不能定罪的。除非谢氏自己亲口招认。

但拓跋弘看了卷宗之后,立即就暴怒起来。身为一个被害妄想症晚期患者,这位大秦帝王在看到谢庆姬和投毒一事的牵连之后,心里就已经放不下了,他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当即下令,谢氏褫夺封号,废位赐死。

她的母族是新提携上来的世家,皇帝为了朝堂大业,并没有迁怒谢家,只是申饬了谢氏的父亲“教女不善”之后了事。相比于许氏的惨状,谢家简直是得了天大的恩典。

谢庆姬成为六个新妃里头,第一个丧命的人。

但这事儿还没完。谢氏的获罪激起了皇帝无限的疑心,那个名唤小邓子的太监在跟着谢氏一块儿被处死的时候,临死之前竟还喊了这么一句话:

“主子你死得冤啊,若不是皇后娘娘……”

小邓子的这句话石破天惊,比之前那句“都是庆姬小主的指使”还吓人。但这一次他没能被留活口了,因为他是被灌了毒药的,姚福升想留下他都不行了。

长乐宫投毒这把火,从许容华身上烧到了谢庆姬身上,最后烧到了大秦皇后的身上。

拓跋弘在听到姚福升回禀小邓子的话的时候,并不如当时谢庆姬被牵扯进去时那般大怒——就好比狼来了一般,小邓子故技重施,第二次的时候就不那么可信了。

尤其他这次是往皇后身上泼脏水。

拓跋弘纵然疑心重,心里却是不信的。在他的意识里,面对共同的敌人,萧皇后永远是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是和母后站在一起的。萧皇后这些年做错了很多事,她和宠妃们过不去,和皇嗣过不去,拓跋弘早就知道她并不是个贤德之人。但若说她参与到了谋害太后之事……

这不太可能吧。

但不论怎样,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拓跋弘想拔也拔不出来。最关键的还不是小邓子那句话,而是谢庆姬——她自入宫之后就被皇后安置在长信宫居住,宫里人人都知道谢氏依附于皇后。

既然谢氏和长乐宫一事有关,那么皇后呢?

拓跋弘的猜想如同春天里的杂草,越长越高。他很快下了旨,命令御前的人前往长信宫搜查,但不可冒犯皇后。

彼时正受着病痛折磨、躺在长信宫里安心静养的萧皇后,听了暗线回报过来的消息,惊愕地还没能想出解决之策来的时候,御前办差的人已经到了长信宫门口。

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些一涌而进的宫人们,面色冷冷地,似笑非笑道:“搜长信宫?呵,皇上,你可真是敬重我啊。”

***

事情最终牵扯到了长信宫,满宫的嫔妃们都惊愕万分了。

宫里关于此事的议论声戛然而止,皇后受了牵连,岂是许容华可比,无论嫔妃还是宫人谁也不敢再嘴碎,生怕触怒皇后。

而长信宫的搜查已经开始了。

在绯烟楼里头独自用着晚膳的林媛,撑着下巴轻轻地叹气。她是真没想到这事儿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若是萧皇后真被查出了问题,这个后宫可要变天了。

许容华被处置时,拓跋弘也曾查证过,但并没有查出许容华身后的人,最后只让她一人背了罪过。而许容华依附于皇后,这一点还是乾武八年的时候经历白秀薇一事,林媛偶然得知的,宫里其余的人并不知道。

而许氏为人非常圆滑,素日里笑脸迎人、性格热情,在宫里是出了名的有人缘。正是因为如此,皇帝想要查出她依附与谁就非常艰难,和所有的嫔妃都交好的话,就算她去皇后的长信宫里勤快了一些,也会让人觉得很正常。

皇帝不知道的事情,林媛却知道。

但长乐宫一事事发、许容华被定罪之后,林媛却不想顺蔓摸瓜把皇后给扯出来。

因为她不敢。

她知道萧皇后在皇帝心里的分量。萧皇后有没有指使许容华来害她的孩子,这是个未知数,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萧皇后和许容华私交甚密。

但许氏是什么人?那是个喜欢脚踏两条船的人。谁知道她除了皇后之外,有没有第二个主子?按着林媛对许容华的了解,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也就是说,萧皇后很有可能和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

仅凭着萧皇后和许容华有私交这一点,手里头没有万全的准备,就想去陷害萧皇后……

而且不是寻常的事,是谋害太后这样的大罪啊!拓跋弘再犯疑心病,怎么可能轻易给皇后定这个重罪呢。

林媛根本不敢做。

别看萧皇后不得宠,但论起在皇帝心里的分量,她不在林媛之下。若是最后查出来萧皇后被她冤枉……那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许氏死后,林媛彻底龟缩起来,不再有任何动作。但想不到,萧皇后到底被牵扯进去了。

再想到那个诡异的内监小邓子……

若说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林媛打死都不信。

她不敢用没有把握的事情来和皇后作对,但有人敢!她没有母族支撑,全身而退的能力还不够强,但有的人够!

放眼看着这动荡不安的后宫,林媛并没有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而感觉到快意——很快就要变天了,但是,这样的巨变对于她自己来说,是好是坏,还未可知。

长信宫那边的事还没有结果。三日之后,皇帝亲自驾临长信宫。

后宫众人们谁都不知皇帝在长信宫里查到了什么,更不知皇帝和皇后说了些什么。但就在皇帝从长信宫里出来的时候,一道圣旨晓谕六宫——

皇后萧氏,病痛渐笃,不适宜掌管六宫。自今日起皇后闭门静养,六宫之事交由静妃主理,赵淑媛协理,恬嫔亦可协理。

这道旨意可谓是乾武一朝最惊人的旨意了。

大秦国的皇后,第一次失去了宫权,而且失得很彻底。

她早就失去了宠爱,如今又失去了权柄。除了有皇后名分外,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