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

宠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3:21:26

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遗诏(完结篇)“娘娘!”安如意跺脚。“储君之事,咱们少谈论为好。”林媛放下茶匙,突然叹息起来:“贵嫔,张开山谋反那事儿,我早就知道是皇后。”安如意闷闷地坐了下来:“那娘娘要怎么办?好容易劝着皇上扭转心意,重新选定了东宫。这几日却是越发听信皇后谗言,昨晚上整整一夜,皇后的耳边风没少吹

第五十一章 迷毒(3)



拓跋弘瞧着懋嫔满面笑意的样子便心头不喜,皱眉道:“慧嫔还病着,你话这样多难免叨扰她,还是先回去吧。”倒是对方才人露出满意之色来。

懋嫔愣了一愣,立即满面委屈之色,哽咽欲泣地喊道:“皇上——”无奈拓跋弘根本不理会她,转身坐在床上拉着林媛的手细细地说话。懋嫔咬着唇,看了两眼方退下了。

拓跋弘和林媛嘘寒问暖,一旁的方才人不敢放肆,只静静地垂首站在床尾,低着头不说话。拓跋弘亲自端了药碗给林媛喂药,温声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朕已经命人捆了尚食局那些人,严加审问,一定能查出结果的。”

林媛静默着微微点头。半晌问道:“不知皇上查出什么蛛丝马迹了么?”

“暂时还没有。”拓跋弘摇摇头:“不过在尚食局的食材里头发现了马齿苋,且近来有几个嫔妃去领用过,朕让御前的人去查了她们。”

“马齿苋?就是那种常用来做好吃的凉菜的?嫔妾的病是和它有关么?”林媛疑惑地道。

拓跋弘面上含了微怒,道:“依御医所说,你这一次晕倒多半与吃食有关,胎像不稳亦有寒凉之物入体的痕迹。马齿苋是孕妇的大忌,吃了不会小产也会动胎气,你身边的吴御医和医女们素日里肯定是半点也不敢让你碰的。那些嫔妃们一贯不安分,朕瞧着她们就不像是干净的。”

“皇上圣命,嫔妾相信皇上。”林媛柔柔笑答道。

林媛出事之后,拓跋弘动了盛怒,满宫里因着这事儿倒霉的不知凡己。马齿苋是一种家常的菜品,用大酱、青椒、小白豆腐拌了清脆爽口,宫里头还有不少人爱吃。尚食局的宫人们和那些领用马齿苋的嫔妃们都是无辜的,但林媛可不会去为她们开脱,她现在都自身难保了,那些人就自求多福吧。

后宫一贯如此,哪怕再小心也会莫名地被飞来横祸砸到,每年都有枉死的妃子,冷宫里更是一大群。若不是林媛这一次命大,她也早去了黄泉。

林媛和拓跋弘正说着话,方才人端了两碗杏仁酥过来,低眉顺目地呈给林媛和皇帝。拓跋弘看她一眼,想起来这位方才人在华阳宫里住了许多年不挪窝,当初静妃半死不活地她也没有请旨搬出去,觉得此人是个老实的。遂问道:“你和慧嫔同住一宫,可曾留意到她最近吃过什么不妥的东西?”

这句话是方才人五年下来第一次被皇帝主动问话。她不由有些激动,强压着手上的颤抖回答道:“并没有的,嫔妾也不曾留心……”

拓跋弘淡淡地“哦”了一声。

方才人眉目流转,想起今日静妃的交代,转了转眼珠子道:“安令姬小主这几日来过绯烟楼,听说令姬小主也曾从尚食局里拿用过马齿苋呢。”

拓跋弘听着面色渐渐沉下来了。

他看着林媛道:“真有此事么?安氏曾来过你这儿?”

要说这几日来林媛这儿的嫔妃多了去,她瞧着拓跋弘思索了好一会子,才点头道:“令姬是三天前过来的。也没什么要紧事,当时是万春宫的主位程贵嫔娘娘带着她一块儿来的,坐了一会子说些闲话而已。”

安令姬等六人进宫后位分不上不下,都是随居偏殿的。安氏去了万春宫居住,主位程贵嫔不算得宠,但也不是欺压人性子,她住着还算舒坦。

旁的人,如容貌最好的何氏被皇后塞到了王淑容宫里,那地方皇上一年到头去不了一次,宠势上头就落了亏。稳重端庄的赵氏则被安顿在咸福宫,那里的主位楚华裳拿捏起人来是一把好手,要么利用她,要么就排挤她,赵氏以后的日子还不知该怎么过。

“安氏她没带吃的过来么?”拓跋弘追问。

林媛摇了摇头。

而挑起事端的方才人说了那一句后就再无多言,低头找了个借口退下了。

拓跋弘此时早就懒得管方才人,一心命人去搜查安氏了。

林媛这儿还需要静养,拓跋弘不能久留,又坐了片刻就离开了。皇帝走了之后,绯烟楼的宫人们进殿服侍林媛,一个伶俐的二等宫女述芳凑上来和林媛低声道:“娘娘的事儿牵连甚大,如今那些从尚食局领用过马齿苋的人都被搜宫了,听说皇后的人进去把桌子椅子都砸烂了,落了好大的脸面。六位新妃里头就占了两个,安小主与谢小主,宫里已经有流言说六位小主入宫以来,后宫甚是不平静。”

这个述芳并不是林媛的心腹,但跟着的时间不短了,混成了有体面的二等宫女。林媛淡笑道:“安氏她们六个进宫来也是遭罪的命。嫔妃们无不针对她们,这一次我的事又牵连到安氏和赵氏,旁人哪里肯放过她们,自然要添油加醋地四处诋毁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流言并非没有道理。”初雪轻轻地道:“六个新妃都不是安分角色,前日何涟姬和卫温姬因着在皇上面前争宠,生了龃龉,还闹出口角来呢。”

“她们都是家族精挑细选出来的,怎么会老实了。”林媛抬头看了述芳一眼:“你们都退下。”

述芳等不敢有违,连忙退下去拉上了门窗,留初雪一个在里头。林媛看着初雪道:“今天方才人怎么会挑了安氏来说事?”

初雪脸色沉肃,思量着道:“奴婢也觉得奇怪。方才人一贯不出头……虽然六位新妃在宫中遭众人嫉恨,许容华等都给新妃脸子看,但她一个小小才人却怎么能和许容华相提并论,又怎么有资格得罪盛宠的新妃们。”

林媛的食指轻轻地敲在案几上,那是上好的红楠木,声音清脆透亮。半晌,她低低道:“方才人是静妃的人。”

林媛并非揣测,而是一种很肯定的语气。初雪神色微变,随即平静下来:“这一点也在我们意料之中。从前静妃昏睡,方才人也跟着老实。现在静妃醒了,她自然跟着蹦起来。”

“她是不是静妃的人不重要,我们都能看得出来,说明她也只是一颗明棋,不足为惧。静妃此人不简单,手里还不知握着多少暗棋,那才是我需要留心的。”林媛声色平缓却透着冷意:“六个新妃入宫以来,明枪暗箭挨了不少,许多嫔妃明面上就和她们作对,方才人受静妃指使挑起事端,并不奇怪。但是,真正让我留心的是静妃做事的方式。”

“娘娘这话怎么说?”

“若是和新妃们过不去,静妃根本无需指使方才人这么麻烦,在皇上面前说一句就够了。用上了方才人,且行事万分周全谨慎,只说一句话就不敢再多嘴生怕引得皇上疑心……“林媛说着连连摇头:“这么个架势,哪里是寻常的争宠,倒像是静妃和安令姬有什么旧仇,要用心图谋力求给对方致命一击。”

“会有什么旧仇?”初雪瞪大了眼睛:“安令姬才进宫不到一个月……要么就是安令姬威胁到了静妃,静妃欲除之而后快。但安令姬位分低了静妃不止一点半点呀,她哪里配做静妃的对手……”

林媛想到这里也是想不通了,只好道:“罢了,静妃的事儿,日后有时间琢磨。咱们现在还是想想怎样追查这一次害我的人吧,她即便算计周全,我也定会揪出她来,狠狠惩治她。”

***

林媛这边下了决心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敌人,但只是嘴上逞强罢了。御医们没本事查出她体内到底中了什么毒,她也不敢命令人去长乐宫附近搜查——

这就是被拓跋弘派了人保护的弊端了。她现在每动一步都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一次的事牵扯到太后,她更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在搜查长乐宫的时候被发现了,拓跋弘少不得会查到她晕厥的真正原因。

几日过去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身子却是慢慢地养好了。亏得她晕倒的时候当机立断回绯烟楼,吸入的毒物不多,那暗中之人想必也在咬牙切齿,白费了一番苦心。

双方都拿对方没辙了,事情陷入僵局,仿佛只能不了了之。

拓跋弘对此毫无办法,那真凶十分狡猾、诡计多端,让他查不出痕迹来。受害人却也遮遮掩掩、欲盖弥彰,面对主持公道的皇帝不肯说实话。两头都是这个样子,难倒了拓跋大法官。

无奈之中,拓跋弘只能越加怜惜林媛,日日来绯烟楼久坐陪着,还对林媛安慰道:“这后宫之事,朕也不能手眼通天、洞悉一切,委屈你受了这样的苦。不如朕将那些拿用马齿苋的嫔妃都重重地处置了,以解你心头之恨,如何?”

林媛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是不想追查这事了。查不出来不说,还闹得满宫人心惶惶,拓跋弘就算再宠爱她也不能为她一个人查上个经年累月,使得宫闱不宁。

拓跋弘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那些无辜的嫔妃们背黑锅,同时处置了她们给林媛出气,以示对林媛的爱重。

但是就这么算了的话……

到底,意难平!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